鬼子进山了 一 第十七章 进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0/

深深地看了一眼仍然站在自己旁边,用怨恨的目光盯着自己的井上三朗,小野阴森森地笑了一下,转过身来,命令手下立刻进村。

一个小队的士兵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了绳索桥,迅速占领了各个重要的地方,把三八大盖架了起来,构筑了一道警戒线,大日本帝国虽然现在是日暮途穷,也不知道能够撑多久了,可是,说老实话,他们士兵的素质还是不错的。

等差不多有一半的士兵通过了绳索桥,并且已经散了开来,牢牢地控制了所有的地方后,小野太朗这才在藤下次朗的小心翼翼的搀扶下,走过了绳索桥。当走到一半的时候,猛烈的山风,把绳索桥吹得晃晃悠悠了起来,吓得小野太朗紧紧地拉着藤下的手,两条腿不听使唤,感觉某个地方又有控制不住往外喷射的趋势了。幸好,这里的山风是一阵一阵的,一下子就过去了。小野太朗连忙加快了脚步,三下五除二地窜到对面去了,直到脚踏上了实地,小野太朗这才轻轻地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八格牙鲁,这里的山风也太猛烈了一点吧。在这样大的山风下,刚才井上三朗竟然能够完成任务,这家伙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啊,看样子,为了自己的两张优惠券不至于白白送出去,自己还得多加努力啊。

绳索桥离李家堡才不过半里远,在众多士兵的拱卫下,小野太朗几下就走到了堡前。这是一个破旧不堪的小堡,堡是用土垒成的,那个堡门已经烂得不能再烂了,有一半已经倒塌,小野太朗甚至于有些怀疑,是不是那个赵紫薇婊子骗了自己的叔叔啊,这么烂的地方,怎么可能有着一笔巨大的财富呢。想了想,应该是不会错的,自己的叔叔是什么人啊,耍起阴谋诡计来厉害得很,姓赵的那家伙不可能骗得过他呢,而且,姓赵的女人也没有必要骗自己的叔叔啊,看样子,这些只是表面现象,堡民们说不定就希望这破烂不堪的堡门能够让自己打了退堂鼓呢,中国人怎么说来着,这叫欲盖弥彰。

堡的外面,是一片绿油油的菜地,在这样的高山上,能够见到如此之大的一片菜地,真的是不容易啊,只是,这片菜地现在被破坏了,挖得坑坑洼洼的,连个绿色也没有见着,再看看堡后面的黑乎乎的森林,这个地方,真是天造地设的藏身的好地方啊,就算桥被炸掉了,也起码支撑几百个堡民活上一辈子呢。

一大堆的鬼子迅速冲进了堡,开始了他们经常干的那种工作了。他们一个个扛着三八大盖,缩着头,哈着腰,小心翼翼地前进着,一间间地踹开房门,看看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人或者鸡啊鸭啊等等,小野太朗已经下命令了,一定要找到几个堡民来,拷问一下消息,他可不想着在这么大一座虎头山上漫无边际地找闯王的坟墓呢。

只是,让小野气得半死的是,人没找着一个,鸡没抓着一只,李家堡里,却时不时地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

自打昨天下午受了一下午的惊吓之后,现在又进了堡民的老家,那一个鬼子不打点起十二万分的小心呢。一个鬼子一脚踢开了一扇门,然后迅速地躲藏在一边,还好,门里没有射出弩箭。他舒了一口气,往里面探了探头,地上并没有那种散发着血腥味的竹钉,这个鬼子的胆子更大了,堡民们应该不会想到自己这么早就度过了绳索桥吧,他们应该不会在自己的家里设机关吧。他再仔细地看了一下地面后,放心大胆地踏进门去,可是这一脚下去就收不回来了,表面上看起来平整得很的地面,竟然是蒙人的,他的一只脚立刻陷进了一个小小的洞里,里面插着的一根竹钉立刻刺穿了他的脚心。这个鬼子惨叫一声,立刻跳出了门,抱着脚不断地蹦来蹦去的,极度的痛苦不堪。正要跟着他进去的另外几个鬼子吓得立刻缩回了脑袋,爱莫能助地看着这个鬼子的惨叫声越来越弱,十几分钟之后,终于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好一会儿,在军官的催促下,另一个鬼子又扛着三八大盖,小心翼翼地越过了现出来的那个洞口,浑身发抖地往里面搜索。为了安全,他把去掉刺刀的三八大盖当成拐杖,一点一点地敲打着地面,整整半个小时,几乎把整座房子共四个房间的每一寸地面都敲遍了,直到确信再也没有陷阱了,他才轻了一口气,朝着外面等着的军官打了一声招呼,几个鬼子立刻蜂拥了进来,拿着三八大盖,翻箱倒柜地寻找着各自所需要的东西。

一个鬼子三不管地扑向床辅,伸手去抓上面辅着的一床薄棉被,看样子,昨晚上把他冻坏了,得把这玩意儿据为已有,手慢一点的话,肯定会被军官们弄走的。只是,当他抱着薄棉被,心满意足地朝外走的时候,一只被蒙在棉被里憋了三五天的蝎子,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光明,从棉被里面探出头来,看了看兴高采烈的那个鬼子后,同样兴高采烈地在他的手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狠狠地出了口闷气之后,在那个鬼子如猪般的惨叫声中,悠然自得地跳到地上,迅速离开了这个房间。

被蝎子照顾过的这个鬼子,看了看不断肿胀起来的中指,咬了咬牙,从绑腿处拔了一把匕首来,对准了目标,狠狠地砍了下去。一声更加凄历的叫声之后,那个鬼子抱着正不断地往下滴血的手指,鬼哭狼嚎般地冲出了门,在李家堡的那条用碎石辅成的小村路上跑了整整十分钟之后,这才平静了下来。这个家伙的运气真好啊,被这种山里的蝎子咬了一口之后,竟然还能保住性命,也算是异数了。只是,几天之内,就算见到了一只毛毛虫,他都会吓得跳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躲到其它鬼子的身后,这还不是主要的,这个家伙被咬的手,一直就不断地发抖着,山里的蝎子可不是闹着玩的,后遗症严重得很啊。

还好,占领这间屋子,只付出了一个鬼子死亡的代价,小得很啊,这么大一间屋子,足够一个小队三四十号人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了,要知道,全堡才一百户出头呢,那些当大官的,显然是不会跟士兵们同吃同住的,能留给士兵的房间真的是不多,手快有手慢无,这是咱大日本帝国军队的光荣传统,正常得很啊。

对于另一个小队的鬼子来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要占领的是一间有着六间房间的房子,从外面看到这间房子,就足以让这些鬼子兴奋了,这么大的房子,住进去显然要比呆在街道上要强多了,所以,一看到刚才的那个小队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几间房子,这个小队的鬼子就有点儿忍不住了。看了看正准备越过自己强行进入的另一个小队,这个小队长急了,手一挥,几个鬼子立刻朝着房子跑去。

一个鬼子学着刚才的样子,猛地朝着破烂的木门猛地踢了一脚,只是,他立刻就退了回来,抱着自己的脚呱呱乱叫的。小队长看了有点儿纳闷,这家伙不是得了抽心疯吧,才踢了一下木门就疼成这个样子,那里有咱伟大的大日本帝国黄军的光辉形象啊。恶狠狠地朝着那个鬼子的屁股踢了一脚之后,感觉到这家伙的惨叫声有点儿不大对劲,小队长凑到木门前仔细地看了老半天,这才发现,在木门的中间偏下的地方,钉着几根细小的铁钉,铁钉的上面是黑色的,显然如经前一样涂了毒药了,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啊。小队长不由得赞叹了起来,设这个机关的人真的是聪明啊,第一座房间不设,第二座房间却偏偏设了,摆明了是利用自己的麻痹大意啊,更重要的是,这个设机关的人,心思也慎细到了极点,你瞧那铁钉所在的位置,显然,人家是充分考虑到了我们大日本帝国士兵的普遍身高了,要是一般的中国人去踢,说不定还不会受伤呢。

转过头来看了看还在抱着脚拼命地惨叫着的那个鬼子,小队长知道自己错怪他了,他低下身子,蹲在那个鬼子的旁边,抱着极大的同情心,以他们大日本帝国国民所能用出的最最温柔、最最可亲的语气,亲切地说到:“作为一个大日本帝国的士兵,你这样的惨叫,是十分丢脸的,不过,看在我刚才错怪了你,我原谅你一次。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希望我用指挥刀砍去你的脑袋呢,还是砍去你的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