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六卷 南京保卫战 一百四十七章 不哭,不哭!(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我奇怪地向师傅看了看,师傅放下筷子对我看了半天后才说:“你跟维师学艺多少年了?”

“到今天为止,共十年零三个月又一十六天。”看师傅这表情,我知道事态严重了,我急于想证实那种不详的预感。

师傅站起来,走到门口,轻轻地把门打开,一阵风猛地吹进来,让我觉得有些冷,师傅却看着外面不说话,老半天后对天叹了口气才说了点让我更着急的话:“是啊!十年。转眼又过去了十年,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年。”说完师傅连门也没关的转身走了回来,拿起酒杯一口就的酒喝尽,然后温柔的看着我说:“这十年里我是怎样教你的?”

“师傅教导弟子:好男儿流血不流泪,身为强者就当为国为民尽力,此为大丈夫也!为国当尽忠,为民当——!”我立即站起来严肃的回答。

“好了,好了,好男儿流血不流泪!说的好,说的好!那你今天能做到吗?”

那种不详的预感已经冲进了我的大脑,占据了我的神经,让我的手都开始微微发抖,但我还是一口答应:“能!”

“好!”师傅立即走到门口大声的喊道:“来人,快去把摩尔先生的放映机和那片子拿来。”

听见外面有人回答了一声后,师傅又坐下来,我们四人谁都没有说话,都在等待着事件的发生。

在这种小针落地都能听见的煎熬中,我觉得时间过的真慢,只到进来三名拿着机器的队员后,这种沉闷的压抑感才被打破。

一张大白布挂在一面墙上,摩尔亲自调试了几下,然后就叫三名队员退下,吹灭了蜡烛后,放映开始了。

我深深地连续呼吸了几次,放平心态后开始等待着命运的到来。

摩尔先生也许不想让我看到太多别的画面来刺激我,所以他快速的把镜头直接调到了我最关心的场面。

两排整齐而亮洁的房子首先出现在镜头中,我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南京富人居住区,而其中三栋洋楼就是我们的,然后在三栋房子前的街面上,开始出现人群惊慌失措的从一面向另一面涌去,接着,一群日本鬼子向人群追赶而去,在这群鬼子过后不久,又有更多的鬼子出现在这一地区,起先他们是有序的分成无数十二人为一队的小队,每个小队负责搜索一栋房子,看到这场面我还是不理解这到底与我有何关系,因为在抵押了这三栋房子后,我把所有人都拉到湘西了,鬼子搜索我们这三栋房子根本就连根鸟毛都别想得到,但是既然阿超和师傅都这样了,那就一定有问题,我双手紧紧地抓住椅子两边的扶手,以便平息自己那焦急的心态。

鬼子是有序的搜索,这本来就没什么,哪个胜利者都会这样做的,可是画面中很快就出现了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感到耻辱的场面,从一栋房子里突然冲出了两名中国妇女,两人都穿着旗袍,身上还带着反光的首饰,一看就是富贵之人,两人刚冲到街面上,立即就被另一群鬼子给围住了,然后从房子里也追出四个鬼子,一二十个人把两人围的死死地,然后其中的两名鬼子开始脱衣服和裤子,赤身裸体的两名鬼子像猫捉老鼠一样的嬉耍的两名妇女,周围的鬼子也是淫笑的把包围圈缩小了,都把两名妇女推来推去,猛地,一名妇女被其中一名赤身裸体的鬼子抱住,一把就被摔向地上,另一名妇女见状立即就要去救那名女子,可又被另一人给捉住,然后两名妇女拼死挣扎,可四周的鬼子一涌而上,瞬间就捉住两名妇女的手脚,两名妇女的旗袍也被大力的撕烂……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的中华大地上,日本鬼子如此禽兽不如的又欠下了中国人民的一笔血债。

画面依旧继续拍摄着,在这个‘东方明珠富人区’内,不时的有中国妇女被追赶出来,然后被鬼子们给凌辱了,不时的有男人随着自己的亲人逃出来,可是他们都被鬼子捉住了,士可杀不可辱!我竟然看见了一名中国男子护着一名年轻的女子跑了出来,可是被鬼子捉住后,那名女子被鬼子们当着那男子的面给侮辱了,那名男子起先是奋力挣扎和怒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彻底绝望了,只能在一边无声的哭泣与哀求,可就算这样,鬼子们依旧不肯放过这男子,当他们觉得这样的凌辱还不够刺激时,竟然强行拔下男子的衣裤,然后要那男子再上去对那女子实施凌辱,那名男子趁鬼子们不备,猛地拣起鬼子实施兽行时扔在地上的枪,想对着旁边的鬼子开枪,可惜,被旁边的几个鬼子给同时用刺刀杀了,那名女子由于受到了天大的侮辱,脑子一时不能接受,看到自己的亲人倒在鬼子刺刀下,竟然疯了,可就算这样,鬼子们依旧没有放过她,而是继续对她实施暴行……

也许摩尔先生当时也不想再把这样的镜头拍摄下去,所以他把镜头向上稍稍地拉高了点,可就在他猛地拉高镜头时,却突然从远处的斜对面发现了几个小点在移动,然后镜头又被调试,那栋小楼上的人立即被放大了不少的展现在画面中,虽然无法看轻面目但还是能见到身影。

一名中国女子慌乱的出现在顶楼,她想向周围寻找着继续逃生的路,可是时间很短,几秒钟后就陆续出现了七八名日本鬼子,鬼子们慢慢地把这名女子逼到了死角,这名女子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当场被鬼子凌辱(其实很多历史材料和证据都证明,就算被凌辱后,受凌辱者绝大多数也会被当场用用各种罕见的杀人方式杀死,那一小部分女子也多会被拉去做慰安妇。),然后苟且偷生;要么就只有向下一跳.生死的考验,谁都会犹豫一下的,可这名女子却奇怪的转身,也不知道她对鬼子们说了句什么,然后边看着天上边从怀了掏出个黑东西,凭着军人对武器的了解,我一眼就认出那是颗手雷,然后这名女子把手雷环猛地一拉就向几米外正吃惊的鬼子们扔去,最后这名女子扔完手雷后做了个让我终生难忘的动作,那是小敏从小就向往着能像鸟儿一样在天空自由翱翔的动作,每当我背起她,她总是把双手尽量伸直,手腕靠拢,然后手指尽量向外张开,手腕也有外向内的转动。看到这名女子这样的动作,我猛地用力握紧椅子的扶手,忍受着折磨继续看着。

画面出现了轻微的震动,然后就是那七八名鬼子被炸上了天,可就在爆炸响起的同时,这名女子双脚猛地向外一用力,身体也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快速从顶楼向地面落去。

也许摩尔先生感觉到了我的愤怒和杀气,立即调试着机器,加快了放映速度,当画面出现强烈震动时,他才把放映机回复到正常播放速度,一群特勤军人从一栋房屋中猛地扑了出来,见到鬼子就杀,手雷和子弹在天空中乱飞,完全没有章法的乱攻击,我也注意到了这些爆炸并不全是这群军人所扔的,有几个是在鬼子中心开花的,我知道那定是有姐妹趁着鬼子慌乱时,抢夺过鬼子的手榴弹或手雷之类的东西而与鬼子同归于尽。然后在一名军人回身的大叫中,我认出了那是阿超,阿超继续带领兄弟们向我们自己的三栋小洋楼冲去,不久又退了出来,只不过有两名特勤团兄弟的背上多了两道身影,他们很快又扶起或背起受伤的兄弟或阵亡兄弟的尸体,边打边冲入那栋楼中消失了……

其实,从那名跳楼女子一出现在画面中,我就已经肯定了那是小敏,因为我对她太熟悉了,熟悉到我能从她的一举一动中知道她的大致想法,可是我心里不愿意承认这事实,但当那个飞翔的动作出现时,我又不得不承认事实,我心里一片慌乱和怒火,我无法面对着失去小敏的事实,此时,我才知道小敏在我心中的地位,为什么失去后才知道它的可贵了?

在师傅的眼神下,摩尔先生已经停止了放映,三人都看着我不说话,我则脸色越来越青,双手越来越用力的体现我的愤怒。

“喀!”

椅子两边的扶手被我强行同时瓣断,我轻轻地把扶手放在地上,然后站起来拍着阿超的肩膀说:“谢谢你,我最好的兄弟!”

“兄弟!”阿超也不知道怎样安慰我,所以只是站起来看着我说。

“阿峰,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你可是答应过为师的。”师傅也在旁边严肃的说。

“知道了,师傅,弟子不流泪!小敏做的对,也做的好,不仅仅为我李家保住了名声,也为我李峰增了面子,我高兴还来不及了,怎么会哭了。弟子身体不舒服,想下去休息了。”我低着脑袋很平和的说,说完也不等师傅答应就低着脑袋向外走去。

“可是,师傅,阿峰他——”阿超想和我一起去,却被师傅给拦住了,阿超想哀求师傅,师傅却用眼神制止了他的继续发言,然后三人都默默地坐下喝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