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黑道权欲财色之舞--《天诏》 (八) (八)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


贺铮深深地吁了一口气,然后点燃一支烟:“好了,见面酒喝过了,你该说说约我见面的真实用意了吧。”

“真的没有什么用意。”郑天龙再次表白,“老伙计了,坐在一起叙叙旧,重修于好嘛。”

“重修于好?”贺铮讥讽,“你也未免太一厢情愿了吧!”

“我是诚心诚意,你也给个面子嘛。”郑天龙面色讪然。

“如果你没有别的用意,我就此告辞。”贺铮不留情面,起身欲走。

郑天龙急忙阻拦:“别走,坐下嘛,既来之则安之。”

贺铮重新坐下,直戳戳逼问:“有什么话,请你直说。”

“唉——!”郑天龙长长叹了一口气,“老伙计了,搞成今天这个样子,实在令人痛心呵。”

“你不用装模作样。”贺铮不耐烦,“有话快说。”

郑天龙思忖片刻,然后缓缓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精致的银行信用卡,直送到贺铮的面前,目光里闪烁着几分忐忑:“这里面存有一百万元,密码是你的手机号。”

“你想收买我?!”贺铮十分惊诧。

“别说那么难听。”郑天龙极力表现出诚恳,“这是对你这些年的补偿,微不足道呵。”

贺铮迅速镇定下来,一番思索之后,忽然大笑:“哈哈……区区一百万,你也拿得出手?”

“你要多少?”郑天龙颇感意外。

贺铮倏然收住笑:“我要一个亿!”

郑天龙呆愣住了:“老伙计,别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贺铮神情严肃,“我算过账,这些年你从中纺集团窃取的增值利润最少也有一个多亿,我要你把这些非法所得全部吐出来!”

郑天龙如遭雷击一般,两眼发直,许久醒不过神。

贺铮继续说:“你想用金钱堵住我的嘴,打错了算盘!”

“你这是何苦呢?”郑天龙满脸苦涩,“历史的过节是我对不住你,我给你赔情、赔损失,杀人不过头点地,老伙计别闹成生死冤家。”

“你以为我是解不开个人恩怨吗?”贺铮义正词严,“你错了,我是要为广大下岗职工讨还公道!”

“下岗职工有什么公道不公道?”郑天龙困惑。

“当然有。”贺铮真情大恸,“这些下岗职工大都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从小就吃不饱肚子;也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没能好好读书;还都被发配上山下乡,大好的青春年华蹉跎荒废。好不容易返城了,参加了工作,又是多年领取低额的报酬,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全部贡献给了国家。如今,他们老了,身体也垮了,正是需要给予关爱的时候,你却为了降低人工成本,为了捞取更多的增值利润,竟然逼迫他们下岗失业,断绝他们的生活来源,你天良何在?你知道他们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这样的命运对他们公道吗?!”

贺铮情绪激动,眼睛里闪出泪光。

“历史的账,不能算在我的头上。”郑天龙依然振振有词,“下岗也是整个社会的现象,这是改革必须承受的阵痛。”

“为什么偏偏要广大普通职工来承受改革的阵痛?为什么你们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却在乘改革之机大发横财?”贺铮咄咄逼问。

郑天龙哑口无言。

“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别的账我可以不管,中纺的账我一定要算!”贺铮神情决然,“只要我喉间尚存三寸气,就绝不会与你们善罢甘休!就一定要为广大下岗职工讨还公道!”

郑天龙闻之神色大变,流露出内心的惊恐,同时也耿耿不服:“就凭你的能量也想翻中州的天?”

“当然不是。”贺铮充满信心,“我个人无足轻重,但是,上有党中央根除腐败的决心,下有广大人民群众痛恨腐败的呼声,你们称王称霸的日子绝不会长远!”

“老伙计,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呀。”郑天龙有些恼羞成怒,面色阴沉地威胁,“你也知道我如今在中州的份量,明里暗里我都有手段,你千万不要逼我!”

贺铮哈哈一声长笑:“你这是色厉内荏,实际上,你很心虚。这么多年了,你什么时候想过要同我叙叙旧?今天这桌酒宴,恰恰表明你的心态不安。”

郑天龙硬着头皮不认可:“你不要自以为是,中州的形势仍旧一片大好,我个人也仍旧底气十足。”

贺铮又是一声长笑,然后站起身,走到窗前,指着窗外漫天飞舞的大雪:“你现在已经感觉到了冬天的寒冷,只是还没有被冻僵。”

郑天龙听得明白,贺铮是把自己比喻成了一条蛇,这家伙太刻毒了。不过,细细想一想,似乎也有几分贴切。

贺铮转回身,走到郑天龙的面前:“既然是老伙计,我送你一句衷告。如果你现在幡然悔悟,主动向组织上坦白一切,也许还有一条生路。不然,你就等着党和人民对你的审判吧!”

说完,贺铮充满憎恶地盯视郑天龙片刻,倏然拂袖而去。

郑天龙惊出一身冷汗……


(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