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骂警察的人和被骂的警察

这是一个个人对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起全部责任的年代,无须敷衍,更无须推搪。在生活中,每个行业都力图把自己的职责美化和神圣化。教师可以说:我们甘做人梯,春蚕到死丝方尽。医生可以说:我们是人类健康的守护者,妙手仁心克病魔。警察可以说:我们是金色的盾牌,甘洒热血写春秋。军人可以说:我们是钢铁长城,保家卫国驱豺狼。记者可以说:我们是无冕之王,是舆论监督的前沿。律师可以说:我们捍卫法律,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然而,教师可以在课堂上打骂学生,可以在课外推销劣质的课本。医生可以左手拿手术刀,右手拿红包;记者可以把媒体当作献媚或者牟利的工具,颠倒黑白是非;律师可以白天教唆犯人做伪证,晚上回家钻研法律漏洞。


我们可以说,上述人等都只是其所在群体中的部分或者少数。但是,我们无法抹煞他们的存在。正如历史每天从我们面前流过,天下之人,熙熙攘攘,我们无法把握和预测身边任何人的行为和思想。所能做到的,惟有管住自己。这是一个个人负责任的年代,个人的风格与所在的阵营无关。


市场经济,大潮汹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已经不再饱受非议,甚至成为很多人的人生信条。可是当我们为利益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和内心法则的时候,可曾掂量过自己的良心?人的良心是最贵重的,用金钱对它进行估量完全是对它的侮辱;人的良心也是最贫贱的,因为当它被以金钱精确度量后,也就分文不值了。


教师、医生、警察、军人、记者、律师……这些行业并行不悖的运转构成了我们这个有机统一的世界。出于对各行业那些优秀人物的尊敬、出于政治宣传的需要、出于职业群体利益的捍卫,我们尽可以给每个行业套上美丽甚至眩目的光环。


“在和平时期,警察就是最可爱的人。” 任长霞是中国每年因公殉职的众多警察中的一员。中国近年来平均每年都有460多名警察牺牲。据公安部的信息,2002年全国公安民警牺牲443人,2003年为476人,2004年达492人,数目还在不断攀升之中。北京市社科院社会科学研究所的一项长达两年的跟踪调查表明,警察在所有行业中是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位警察因此自嘲:“除了沿海地区血汗工厂的民工外,我们人民警察大概是加班最多的人了。”研究发现,在所有的公务员中,警察的工作量最大:一个警察一年的工作量已经相当于同级政府部门公务员两年半的工作量。一项来自广州的调查显示,当地巡警人均日加班4.4小时,派出所民警、刑警人均日加班3.5小时,而广州警力数量在全国位列前茅。其他警力缺乏的地区更是可想而知。全国的数据则显示,中国警察一般每天要工作11~15小时,而且平均3周才能休息一天。“我们的警察,一个要顶三个干,能不累吗?”西方国家警察数量和人口比例是35:10000,而中国则只有11:10000;在人口稠密的城市,西方国家警力与城市人口的比例平均是1:300,而中国一些地方则只有1:1250。况且,在中国现有的173万警察编制中,大多数都不在基层。直面社会、服务社会的警力更是捉襟见肘。


即使不去考虑职业本身的高危险性,长期的超负荷运转,也使得警察身心疲惫,难以为继。有报道称,警察的平均寿命比正常人少13岁。此前一项对北京、辽宁两地的公安民警进行的体检调研表明,在接受检查的1.6万名民警中患病率竟高达86%。相比身体健康,警察的心理健康问题显然更为危险,也更不易被察觉。有专家指出,警察仅在任职头3年内耳闻目睹的丑恶面,比普通人一生中见到和感受的还要多得多。研究结果表明,在所有应急性职业中,警察在工作中所承受的心理压力指数高居首位。


与这种身心俱疲相对应的,是中国警察的待遇并不高。财政上对警察投入不足曾是地方上长期存在的问题。公安系统内部也坦称,长期以来,派出所办公经费的很大部分靠自筹解决。“中国警察论坛”曾经做过一项调查:大多数地方的警察都有罚款任务,每年普遍在2万元至5万元,最高可达10万元。“当了这么多年警察,经济创收好像总是处于工作的第一位。”一位警察如是感慨。在这一系统内,警察的收入也显然相当微薄。


“物质的力量不解决,精神力量最终将不起作用”。现实的生活,总有许多无奈。


作为单纯的个人,警察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制服后面,全部是普通的躯体;作为社会人,我们一样要应付粮油涨价、小孩上学、爱人下岗的压力;作为职业人,我们也有自己不为人知的痛苦与辛酸。大部分的民警收入不高,可是他们却永远为那些贪污受贿的家伙承受骂名。当他们要求提高待遇时,外界的口水几乎要把呼声淹没;当他们用自己辛苦攒下的收入购置家需时,无边的非议又会滚滚而来。


几名烈士牺牲了,几起大案破获了。一次负面报道就可以把所有的成绩全部抹杀。这其中自然有我们自己宣传工作的失误,多少年来,一直把英烈神话成高大全的人物,让大家觉得这些曾经鲜活的生命是那么的疏远和不可信。也的确是有些败类不争气,任凭自己的特权思想或者贪欲去践踏法律和公私权利。但是,这其中难道就没有某些媒体的因素吗,当他们刻意去迎合大众的所谓猎奇欲望,当他们努力把自己打扮成人权正义的斗士而肆意夸张事实,我们还能说他们是客观和中立的么?


无奈在所难免,为了这个相对稳定的饭碗,我们依然得应付一次次运动和教育。当捐款和摊派被从我们的工资中强行扣除的时候,我们无法抗争,只能无奈一笑;当竟争上岗的努力被人情关系驳倒的时候,我们只能无奈一笑……


无奈也好,慨叹也好,自豪也好,做一个快乐而正直的人是最重要的。当我们脱下制服的时候,能够这样说:“我以曾经是人民警察中的一员而自豪,但我更以自己一直是一名好警察而自豪。”


什么是我们的贡献?我们的贡献就是恪守自己的职业道德,尽自己作为警察的本分。当我们去办证、排队的时候,我们不会因为自己执法者的身份就自我感觉拥有跨越规则的特权;当因为违章被交警拦下时,我们不会因为自己人的不识抬举而怒火中烧;当诱惑摆在面前的时候,我们不会因为自己的贪心去践踏他人的权益;当破案指标层层下压的时候,我们不会为了完成任务就随意出人入罪……


无论是一个刚刚迈出警校的学员……


无论是一名正在办公室里汇总着枯燥的信息的机关科员……


无论是一位正在杀人现场舍己追凶的刑警……


无论是一名骑着自行车穿行在胡同里面的片儿警……


无论是一个举着盾牌警棍迎向骚乱球场的防暴警……


无论是一个正在显微镜后察微知著的技术警……


我们都可以问自己:我需要对什么负责?我的贡献是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