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感动你我 2007征文]乙肝人生

我从小就一直以为自己的身体良好,虽然有些小病,但没有出现过什么大一点的病,自己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不托。但这种自我感觉良好在1992年彻底发生了改变。

1992年我初中毕业考上一所技校,在到学校报到后,学校组织所有新生进行体检,体检结果显示我和很多同学都有乙肝大三阳,我当时并不知道乙肝大三阳到底是一种什么病,这种病到底严不严重,一切都是那么的无知,但我还是感到从没有过害怕、感到从没有过的无助,也带着哭腔赶紧打电话告诉父母这个不辛的消息,问他们乙肝大三阳到底是什么病,严不严重,我又该怎么办。然而父母却告诉我,我的乙肝大三阳可能是他们遗传给我的,因为我哥哥也有,不过他们也不太了解乙肝大三阳到底是什么,又要如何治疗,因为他们也记不清他们之间到底谁有,也从来就没有在意过,更谈不上治疗了。我当时拿着话筒傻在那里,真是欲哭无泪,家里人有乙肝大三阳,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好在哥哥告诉我,不要紧张,一次体检结果不能确定,学校会组织第二次体检的,我的心情才没有那么紧张,但我还是感到害怕。

在焦急中度过了二三天,终于等来了学校组织在第一次体检中有乙肝大三阳的同学进行第二次复检的通知,我也带着紧张的心情去参加了体检,体检结果显示我确实是有乙肝大三阳,这让我的害怕和无助之心又一次提上来了,特别是在二天后发生我的同班同学也因为乙肝大三阳被学校劝休学一年回家治疗的事,使我更加感到害怕和无助,我的求知欲望也从没有过的强烈,因为我急于想知道乙肝大三阳到底是什么病,到底严不严重,又要如何治疗。我去问老师、去图书馆查阅有关书籍,但却失望而回,因为教我们的教师当中也没有一个了解这到底是什么病,图书馆也只有一般的科学杂志,而没有有关乙肝大三阳的书籍。没办法,只好求助于哥哥了,哥哥也不知所以然,只是把我带到医院去看医生,谁知医生却告诉我,这病没得治,一听到说没得治,我就害怕得蒙了、傻了,以至于医生后面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呆子一样跟着哥哥拿着药方去交钱取药,直至送我回到学校。

从看完医生开始,我的吃药人生就开始了,也不管药到底有没有效,反正就是天天都在吃药,也不管什么药,只要听说对治疗乙肝大三阳有效的药都去买来吃,就这样,读了三年书就吃了三年的药,当然每年也去体检一次,但每次的体检结果都是一样,有乙肝大三阳,这让我感到很痛苦,也很无奈。

读完书出来参加工作后,我也没有放弃治疗,也在到处打听那里可治乙肝大三阳,但我更小心了,不敢给同事知道我有乙肝大三阳,因为在学校受到的礼遇已经让自己感到害怕和痛苦:同学因为知道我有乙肝大三阳,都不肯和我玩,还把我当外星人一样的看。我怕同事知道我有乙肝大三阳也会把我当外星人,也不肯和我玩,以至于我象整天心事重重一样的过着自己的每一天,同时也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就连单位组织的体检我也不敢参加,生怕自己不小心走漏出去,那时生活真是感觉很痛苦,感到干什么事都要象做贼一样,就象做了见不得光的事一样,就算和太太拍拖时,也不敢告诉她,生拍她和其他人一样,一听说我有乙肝大三阳就离我而去,因为我很爱她,也正因为我很爱她,我每天也在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告诉她,因为到那时我还不了解乙肝大三阳到底是什么病,我会不会把这种病传染给她。到最后,我不想再挣扎了,不想对不起她,也不想害她,就坦白的跟她说,太太当时也感到害怕,也拿不定主意要不要离开我,因为她父亲就是因为肝癌而死的,这个阴影也一直留在她的脑海里,只要一听到有关肝的病,她就感到害怕,现在我有乙肝大三阳,当然也使她感到害怕,害怕我会不会将来有一天会象她父亲一样的离去。当她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我选择了离开。但太太却告诉我,她虽然害怕,但她愿意和我一起面对,因为她爱我,这使我高兴了很久,也感动了很久,并发誓,这一生我要好好对她,要好好珍惜她,当然我有乙肝大三阳的事也不敢告诉她家里人,因为怕她家里人接受不了。太太虽然和我结婚并生了我们的小孩,但她到现在还是担心我的乙肝大三阳,也在网上不停的查找有关乙肝大三阳的信息,也因为我们在网上不停的查找有关乙肝大三阳的信息,使我和太太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有关乙肝大三阳的知识,知道一些平时应注意的生活习惯,也知道这病并不好治,只要平时保持心态、身体没感到不适就行了,这也多少让我和太太感到放心一点。但太太还是少不了唠叨,并不时的劝我注意身体,使我时时感到很幸福,也好在太太和女儿到现在都没有乙肝大三阳,这也使我多少感到一些宽心。当然,到我写这篇文章时,也只有太太知道我有乙肝大三阳。

虽然没有同事知道我有乙肝大三阳,也明知这病不能治好,我也一直没有放弃治疗,也一直期望能治好,但却事与愿违,药吃了数都数不清,病却没一点好转,面对这样的结果,我想过放弃,但想到太太,我又坚持了下来。直到小舅子(太太的弟弟)也检查出乙肝大三阳并治疗后,才使我放弃了治疗:在二年前,小舅子体检时检查出乙肝大三阳,全家人都感到害怕,他母亲甚至害怕到在一个月内差不多天天以泪洗脸,小舅子也害怕得赶紧去医院看,谁知医生却把乙肝大三阳说得很可怕、很吓人,一时间小舅子也没了主意,任由医生怎么做,医生也不负所望的开了一大堆的药和要打几个月的针,并保证一定能治好。一听能治好就不管那么多了,药照吃,针照打,但两个月后,就感觉不对,因为感到肝痛,就去问医生,谁知医生说没事,再吃些药打些针就会好的,但我们不放心,就让小舅子去广州的大医院看一下,广州大医院的医生还算老实,说起乙肝大三阳来,不夸大、也不吓你,并告诉小舅子,因为他是刚得的这病(以前检查没有),可以慢慢治,但要完全治好就不敢包了,要看各人的体质和生活习惯,这才使我们悬着的心放下了一点。那医生开的药还挺有效,吃了两三个月的药后,肝不痛了,乙肝大三阳也变成乙肝小三阳,这使我们悬着的心又放下了一点,他现在还在治疗,还在吃药,希望有一天能完全治好。也因为小舅子吃药打针导至肝痛,才让我不敢再乱吃药,虽然我到现在都没有感到不适,但也怕再吃下去,将来有一天也会感到肝痛,那时后悔就来不及了,太太也劝我放弃治疗,因为她不想象担心她弟弟一样再担心我,这时我也才彻底放弃治疗,并尽量保持开心的心态,现在不再求治好病,只求这乙肝大三阳不要再恶化。

虽然我已放弃治疗,但在同事面前我还是过着象做贼一样的生活,因为我知道我身边的同事对乙肝的知识了解甚少,虽然有条件给他们去了解,但他们没有乙肝时,也不会特意去了解,他们对乙肝也还是感到害怕,害怕自己会传染上。记得上个月,我们班的同事在一起喝茶时,就有同事愤愤不平的说:“单位那么多年也不组织职工体检,真不知我有没有被传染上乙肝,我的抗体都不知有没有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打了针有抗体,但两三年后又没有了。”听了这些话,我不敢说什么,因为就算单位组织体检,我想我也不会去,因为我更害怕我有乙肝大三阳这事给全世界知道,因为我也知道单位体检是一点隐私都没有的,几年前就试过,同事的体检结果被一个个的传阅,什么隐私都被曝光,那一次我也没有参加体检,所以同事也不知道我有乙肝大三阳,不然我又要孤独了、又做外星人了。

虽然我只知道我身边的同事对乙肝的知识了解甚少,但我相信社会上还有很多的人对乙肝的知识了解也是甚少,不然社会上就会谈乙色变,乙肝病人也不会在社会上受到误解、歧视和冷漠,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也不会联合发出《关于维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就业权利的意见》,从法律上肯定了乙肝表面携带者的就业权利。但是一部《关于维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就业权利的意见》就可以从根本上改变我们这些乙肝病人的处境吗?就可以让全社会的人都接受我们吗?我想,这不能改变我们的处境,全社会的人也不会因此而接受我们,因为大家对乙肝的知识了解得太少,同时也因为社会上对乙肝知识的宣传太少了,让大众无从了解有关乙肝的知识,更谈不上让大众来接受我们。

我们因为携带乙肝病毒使我们感到孤独、感到无助、感到痛苦,又有谁能了解,我们也因为社会大众的不了解,我们只能默默得沉受着这些孤独、无助和痛苦,我和每一个乙肝病毒携带都一样,是多么的希望社会不要误解我们、歧视我们、冷漠对我们,也多么希望能见到多一点对乙肝常识的宣传,好让社会了解更多的乙肝常识,让我们的处境能改变一点,让社会用从容一点的心态来接纳我们,让我们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温情和爱心。

经过这漫长的治疗,使我懂得,凡事不能盲目去做,必须了解清楚才动手,就象治病一样,在不了解病情的情况下,不能盲目吃药,要去了解一下病情,才好对症下药,才能做到药到病除。同时也使我懂得,人生苦短,凡事都不要那么悲观,尽量放开心情去面对,说不定那一天会峰回路转,就算不能峰回路转,也因为我们用从容的心态去面对人生,我们感受到的痛苦也会少一点,也因为我们笑对人生,人们也会不枉此生。

一直以来我都在想把自己的遭遇写下来,卸下心中的那一点包袱,但自己一直都不敢写,生怕不小心让别人看到。今天,借着生活客栈“感动你我 2007”征文活动,下定决心,卸下心中的包袱,把自己的遭遇写下来,让大家了解一下我自从知道自己有乙肝大三阳后的心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