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如果说,陈水扁的语言让我们嗅到了那尚在星星之火的不祥意图,那么,检警查抄出版社的作为,却让我们见识到了具体行动。

据台媒报道,日前“国安局”与检警人员前往台湾时英出版社查抄书籍。台湾《中国时报》社论认为,此举简直让人感到惊惧—— 一个已经在台湾消逝二十多年的恶行,竟就在这么不经意间悄悄复活了!

社论说,别辩称这只是个案,也不要搬出什么“国家安全”如何如何,更不要扯什么“言论自由不能无限上纲”这种谬论。此时此刻是解严二十年后的台湾,这是一个反覆以“人权治国”为标榜的政党在执政,竟容得大批检警人员,拿着一纸搜索令,就能闯进一家民间的出版社,不由分说就将大批出版品全部查扣带走。这幅只有在二十年前警总(“警备总司令部”)查扣党外杂志才看得到的画面,全套的在此刻的台湾重现了!原来解严了二十年,台湾的“国安局”与检警人员对人民言论、出版自由的理解,对人民财产权的尊重,竟然还停留在二十年前的警总年代。

社论指出,千万别轻忽这个案例,如果当局相关部门可以片面指控人民的著作出版泄密,如果检警仅凭一纸搜索令就可以将出版品当违禁品予以查扣没收,那么它的示范效应实在是太可怕了!这些行为如果是可以被容许的,甚至是可以被原谅的,那么我们真的不知道宪法中所谓的言论出版自由,还有没有意义?我们更不 知道,执政党还有没有资格在这解严二十年的时刻,脸不红气不喘的继续吹嘘他们对人权保障的功业?

而更令我们害怕的是,如果从情治单位、检警甚至“司法”单位,都认为直接闯进一家民间出版社查扣书籍的行为,是可以被容许的,是一纸公文就可以恣意执行的作为,而整个当局上下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批评这个行为不对,整个民间也都噤声不语,那我们可以在这预言:这不会只是个个案,这将会是个开端! 还记得前几年,壹周刊曾经因为报导“国安秘帐案”而遭搜索,过程虽有争议,但至少没有阻止杂志正常出刊,泄密与否则归“司法”审理。但这次却是过分到直接查扣书籍,就完全不能原谅了!如果说陈水扁的慎重考虑戒严说是在“宪政”理念的信守上越了界,则这次检警在查扣民间出版品的作为,则是直接在向“宪法”挑战了。

社论认为,以“国安局”本身的内控与外控机制,不可能做不到防堵自己的离休人员著书泄密,更何况这次事件的当事人萧台福在出书前都给“国安局”看过,且该书在十一月初就已经在网路贩售,“国安局”拖到这个时候才大张旗鼓搜索查扣,真要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机密,不早就全泄露光了?更何况看过该书的资深情治人员都说该书根本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机密,整个侦办查扣的行动被相关人士解读为是在“杀鸡儆猴”,是因为作者“挑战长官尊严”,而到底实情究为何?不讳言说我们其实没太大兴趣想知道,我们所最不能接受的是,“国安局”不能因为自己内部管理机制出了问题,就以伤害人民的言论、出版自由为代价。

有许多观念,已不是第一次强调,遗憾的是,经历解严二十年的淬炼,台湾人民已经具有人权的观念,但当局的许多部门却还停留在戒严的年代,自认可以片面就判定民间出版品有无泄密,可以持一张搜索令就将人民的出版品查扣搬走,言论出版自由这些宪法所保障的基本权利,经过了解严二十年,对身处“国家机器”里的人们,好像根本毫无意义。

社论认为,有必要再强调一次:任何涉及公共利益的资讯,是属于人民的,不属于当局的,什么是行政机密,不是情治单位、甚至检警有资格片面裁定的,最起码是该交由“司法”裁定的;而“宪法”所保障的人民言论出版自由,不是写在“宪法”里供观赏用的,它具体保障的是人民权利,所规范的是行政机关的作为,因为唯一能侵犯人民言论出版自由的,就是行政机关。

若干年前,台湾花那么大的力量废除“出版法”,就是要防堵当局对人民言论出版自由的干预。如今有了“宪法”保障,没了“出版法”干预,当局还是照样侵犯人民的言论、出版自由,这不明摆的就是在走民主回头路?




相关阅读: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返台因出版《情报生涯三十年》一书而遭台湾“安全局”指控泄密的“安全局”前副处长萧台福,日前对外强调自己绝无泄密,并说“安全局”友人向他透露,安全局把他视为“思维泄密”。萧台福认为,这比当年“警备总部”的文字检查还要可怕,如果因为他的批评就得罪人,不就跟戒严一样。

据报道,11月27日晚上,“安全局”行文给台北地检署,以公务机密泄密为由,要求检方查扣《情报生涯三十年》一书。

检方隔天早上立即出动,这件被认为是解严以来首桩查禁政治性书刊风波(《壹周刊》曾因报道“安全局”秘帐案遭扣,但当日下午仍如常出版),立即牵动最敏感的言论自由神经。

出版此书的时英出版社负责人吴心健谈起被搜索的经历,还心有余悸。已经出版许多军事、情报系列书籍的他,不能理解为何已经解严二十年了,还会有类似戒严时期警备总部的白色恐怖,而执政的还是当初带头冲撞戒严体制的民进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