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梁山泊一百单八条好汉,在北宋时期闹得轰轰烈烈,最后却在宋江的带领下全体投降招安。最后的定论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也就是说:他们的“替天行道”斗争是代表皇帝的,而不是代表人民的。尽管李逵大呼小叫“晁盖哥哥便做了大皇帝,宋江哥哥便做了小皇帝。吴先生做个丞相,公孙道士便做个国师。我们都做个将军。杀去东京,夺了鸟位,在那里快活”,“你的皇帝姓宋,我的哥哥也姓宋,你做得皇帝,偏我哥哥做不得皇帝!”,一力抬举宋江,但宋江就是愿当“招安”的头,不愿当“造反”的头,怎么劝说也无称帝之心。那么,梁山泊有没有想推翻大宋“称帝”的英雄好汉呢?答案是肯定的,只是他没有宋江那么大的影响力罢了。


他就是天罡星排行第十位的“小旋风”柴进。


柴进是梁山好汉中身份最特殊的人物。“他是大周柴世宗子孙,自陈桥让位,太祖武德皇帝敕赐与他誓书铁券在家”。也就是说,大宋江山本来是他们柴家让与赵家的,柴进的叔叔柴皇城与高俅的叔伯兄弟高廉的小舅子殷天锡争执时就曾自夸身世:“我家是金枝玉叶,有先朝丹书铁券在门,诸人不许欺侮。”阿Q的话:“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啦!”,这么显赫的身世,在宋朝也属于有钱有势的人物,本该与宋帝徽宗是一伙的才是。但柴进干了些什么事呢?他“专一招接天下往来的好汉,三五十个养在家中,常常嘱咐我们酒店里:‘如有流配来的犯人,可叫他投我庄上来,我自资助他。”梁山第一批好汉王伦、杜迁、宋万、朱贵是他资助造反的,犯了罪的林冲、宋江、武松等人都受过他的恩惠,一个曾立过大功的皇族,放着福不享,却编着法的干些与朝庭作对的事,用现在的话说,那是犯了反革命罪呀!柴进所作所为,与他的身份极不相符,他的目的何在呢?


反革命罪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就是诛灭九族的大罪,甘冒这么大的风险而为之,又出在曾让过皇位的柴家,只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重新夺回皇位,坐回他们柴家的江山。


中国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大多是一个模式,即找寻一位前朝皇族的后代,扶保他打下当朝的江山。如秦末农民起义,刘邦、项羽保的是“楚怀王”熊心,西汉末年绿林农民起义军保的是破落的贵族刘玄,后来刘秀做了皇帝,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不管哪朝哪代的起义军,都是需要一个首领来统一指挥抵抗朝庭的暴政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那么选谁当首领才能更好地统一号令呢?按当时的正统观念,找一个前朝皇族的人当首领最符合人心,尽管有时立的“皇帝”纯属傀儡。如果宋末农民起义也走这条路的话,前朝柴家是推翻北宋王朝的不二人选。


北宋末年,蔡、杨、高、童四大奸臣惑乱朝纲,宋帝徽宗昏庸无能,内有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外有大金国频繁入寇,直弄得民不聊生。这对于不满皇权被赵家无端夺去的柴家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柴进绰号“小旋风”,既是柴家的顶梁柱,又是叱咤风云的一方豪杰,不会想不到这一点。所谓“乱世出英雄”,柴进生逢乱世,对宋室江山起了觊觎之心是很正常的。他做了两手准备:一是一再声称他家是凤子龙孙。你想想,从北宋建国到宋帝徽宗继位将近一百五六十年了,翻起陈年旧事,是不是有提醒想造反的好汉们他柴家才是皇室正宗的嫌疑。造赵家的反,拥柴反赵是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至于柴进的丹书铁券,无非是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对柴家开出的优待条件,到了一百多年后的徽宗时已成了陈年的皇历,就象现在清朝的爱新觉罗氏又拿出了民国对清室的优待条件一样,早成了招人笑话的古董。动不动拿出来炫耀,怪不得殷天西不放在眼里。但柴进一家这么做有他们的理由,不管怎么说丹书铁券也是皇帝老子给的,这是关健时刻“白道”上唯一的“护身符”,至少“尊纪守法”的官府认可,碰到殷天锡那样的无赖是没法的事;二是暗自“招兵买马”,积聚“人气”,待机而动。前边介绍过,柴进不昔冒着犯罪的风险,广泛拉拢人心,凡是与朝庭作对的人,就是他柴进的朋友,就会受到他的眷顾,他不但象孟尝君一样家里养着“好汉”,而且与占山为王的好汉们暗中联系,不时介绍新朋友进入梁山入伙,在他的心里,如果他振臂一呼,这些受过他恩惠的“朋友”便是他干大事的最大本钱。


但柴进又是个志大才空的人,并非君王之才。第一他不是伯乐,看不准谁是真正的英雄,如他一心支持的梁山第一批所谓的“好汉”王伦等人,是嫉贤妒能的小人,对他的事业根本不会有多大的帮助和支持,他家里养的众多“好汉”,十有八九是吃闲饭的草包,如自命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洪教头,被林冲几个回合就打得屁滚尿流,真正的好汉武松投奔到他庄上,他却以庸才对待,甚至对他还不如一般的庄客。如此眼光,怎会有真正的良才辅佐于他;第二柴进不会拉拢人心。若按仗义疏财,柴进是水泊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中最有条件的人,因为他家有钱呀,平常就总养着三五十个“好汉”,可惜都是“饭桶”,所以很多人花了他的钱,却不支他的情,他花的钱就象灾荒年头“吃大户”一样,人们只把他当做个“大善人”,而不是把他当做可以结交的好汉。他这两下子可比宋江差远了,宋江用有限的钱,用别人给的钱“仗义疏财”却结交了很多朋友,赢得了“山东及时雨”的美名。这两个致命的缺点,注定了柴进的计划只不过是“空中楼阁”。


果然,柴进陈年皇历似的丹书铁券在社会上吃不开,被“地头蛇”殷天锡一顿暴打关进了监狱,多亏了他过去曾对梁山有恩,被群雄攻破高唐州救了出来。柴进进了梁山才发现,他过去虽花了很多钱,但没有买通人们的心。宋江对从无恩情的卢俊义、关胜、呼延灼等人都肯做个样子“倒头下拜”,愿让老大的位子,对他柴进这一项却免了,全不念他宋江落魄时柴进对其的礼遇之恩。梁山是一个强势社会,是靠实力吃饭的,根本没把他这个“人人敬仰”的皇族放在眼里,更别提拥立他为君了。一把手宋江审时度势,冷了一些兄弟想推翻大宋干一番事业之心,把最后招安投降定为梁山前进的大方向,这个计划一定让柴进很灰心,“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先造反再投降”,亏宋江想得出来。柴进文韬武略只是个二流角色,过去“公子哥”的生活过惯了,在梁山是很难适应的。一百单八将排座次时,柴进排了个第十,号为天贵星,掌管梁山的钱粮,平常全靠“管家”支应事的主子这会倒成了宋江的管家,这还靠了他过去曾有恩于梁山不少英雄的面子。唉,“进了梁山门,就是梁山人”,柴进此时已无退路。至此,柴进依靠梁山的“称帝梦”彻底破灭。


在英雄辈出的梁山世界里,柴进基本上没有发挥什么大的作用,只不过和扑天雕李应掌管钱粮,做做轻闲的后勤工作罢了。但后来宋江一心想招安,柴进发挥了他应有的作用,因为宋江是个“老土”,没见过“大场合”,所以每次去东京办事必带着柴进。招安成功后,梁山队伍受命南征方腊,此时柴进脱颖而出,化名柯引,前去方腊阵营卧底,并做了方腊的女婿。后勤人员上了前线,这里面有没有文章呢?柴进主动请缨,是否动了未上梁山之前的“称帝”之心,借此一探方腊造反的实力呢?不能说没有这个可能。柴进探察到:这方腊是个真造反的英雄,可惜大势已去;方腊自己想推翻大宋做“天子”,没有一丝一毫的拥立前朝柴家“称帝”之心。命中注定柴进没有做天子的命,于是他死了“复辟”之心,帮助宋江干净利索地解决了方腊,立下了投奔梁山以来最大的一次功劳。


柴进南征方腊立了大功,被封为横海军沧州都统制,因见戴宗纳官求闲走了,又听说朝廷夺了阮小七的官,罚为庶民。想起自己做过方腊的驸马,未免被疑其实真有过的“不臣”之心,为免受奸臣之辱,推称风疾病患,纳还官诰,回沧州为民,历史跟柴进开了一个大玩笑,又回到了从前,不过,物是人非,柴进在官场上唯一的“护身符”极有可能也宣布作废,他再也找不到从前的感觉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