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多人提到民间艺术就想到“剪纸、蜡染、木刻、根雕”等等,其实被忽视的民间艺术很多,比如:过年蒸的花样馒头、端午节的各色粽子、八月十五的多味月饼等都有民间艺术的精品。今天我要说的是,民间缝纫刺绣也称 “女红”。聪明、勤劳、智慧的中国妇女将自己美好的情感倾注到了针缝制作之中,风格各异或细腻纤秀、淡洁清雅;或粗犷豪放、色彩鲜明,创造出了无数动人心弦的布艺作品。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姥姥就教我做针线活,她最先教我们的是“纳袜底”。现在的人肯定都不知道这“纳袜底”是怎么回事。在旧社会没有钱的人家都是用破布把脚缠起来,穿鞋子。随着发展就做“脚套”也是袜子的前身,很多妇女为了显示自己的聪明灵巧,就在自己家的男人脚上下功夫,因为北方男人聚会都是坐在炕上抽烟、喝酒、唠嗑,上炕就得脱鞋子,而且是要盘腿坐着,这样就会露出两个脚底板,聪明的女人就在自己的男人脚下,利用袜底的空间来显示自己的娴静和聪明智慧。这也是男人们显摆自己有个贤惠聪明女人的机会。所以过去的中国妇女基本上都有过硬的“女红”,没有过硬的“女红”,等出嫁的时候会被别人家的女人笑话。再发展有了线织品的袜子,但是线织品的袜子容易穿破,聪明的女人们又在线织品的袜子上下功夫,她们把袜子底打翻殿上厚布做成袜垫子,在袜垫子上绣花,这样袜子结实了,也变得美观了。

文革期间学校停学,在家里妈妈负责教我们文化课,等没事做的时候姥姥就教我和姐姐做针线活,这里要说明下,这是我们自己要求学的。姥姥在老家是远近有名的巧手,画个花样儿、剪个鞋样子、拿块花布给乡里乡亲裁剪个衣服,特别是剪花样儿,到姥姥手里就变得活灵活现了,什么喜鹊登梅、富贵牡丹、鸳鸯戏水、百年好合、龙凤呈祥、八仙过海、寿星老等有都多少样子我也搞不清楚,谁家闺女出嫁描个龙画个凤的、绣个枕头、鞋子,新添的小孩儿绣个五毒兜兜嘴子,新媳妇绣个荷包,都是来找姥姥几笔就托出个花样来,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五毒图,这五毒有蜈蚣、蝎子、蛇、蟾蜍。还有就是鞋样子了,小的只有三寸,大的有一尺六(以前的老尺是八寸)。姥姥教我们其实就是带着我们练耐心,这纳袜底最基本的是要走线直,针脚要均匀,也就是横平竖直。刚拿针的时候老是扎手,经常的手会被扎破,十指连心啊,有的时候一天手会被扎破几十次,但是出于好胜我就没想着放弃过,因为姐姐比我学的快,纳的好,我暗地里和姐姐叫着劲。可是我纳出来的东西抽抽的拧吧在一起,简直不能看,好端端的一块布在我手里简直变成了“恶魔”。姥姥看了后笑着对我说:要有耐心啊,不要急,从你纳的线脚上就可以看出你的小心眼在想啥。姥姥又纠正了我拿针的手法,就这样经过一个多月的练习,我有了很大的进步,针在我的手里听话了,纳出的针脚也不是那么乱了,最起码的可以看了。

记得是快过年了,妈妈给家里人每人买了一双新袜子,按照北方人的习惯,喜欢做袜底,在征得妈妈的同意下,我和姐姐在姥姥的指导下开始制作我的第一个 “纳袜底”作品。为了满足我的想法,妈妈让姥姥帮助我,不要让我恶作剧。(注明下:因为我的好奇,我经常把妈妈买来的布乱剪、乱缝,好端端的布经常残缺不全不能用了)姥姥先用鞋样把尺寸画在布上,再把花样托到布上,用花崩把布固定好,就交给了我。我高兴的不得了啊,我想一定给你们看看我的本事。我先是把外面简单的绣好,这时布又点皱了,我就跑去找姥爷帮我紧花崩,姥爷帮我紧好花崩就拍着我的头说:不要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并在我的鼻子上轻轻的刮了一下,笑着对姥姥说:这丫头急得鼻子上都是汉!我又回到原来的板凳坐下来,进入了我的境界,忘记了傍边的一切,一针一线的纳着我的袜底,这是我第一次正式“纳袜底”姥姥用了比较简单的图案,是个坐立的小猫,用线也很简单,就是黑白棉线就可以了。我用了两天的时间才完成了“作品”,当我拿着“作品”让姥爷卸花崩时,姥爷拿着袜底端详了老半天说:小猫有点生气了,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说:小猫要挠你的脚心子啦!虽然看的是不大漂亮,但是我的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毕竟我完成了我的第一个“作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