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赴后继的宾虚——犹太革命战争史 zt

看过著名的好莱坞大片《宾虚》的朋友一定还记得犹大•宾虚这个人,在电影里,犹大•宾虚被塑造成为一个毅然反抗罗马帝国主义暴政的英雄,为了本民族的利益不惜牺牲自身与家族而与罗马统治者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整个电影场面恢宏庞大,剧情也扣人心弦,比较忠实地反映了当时犹太人与罗马帝国的深刻矛盾,不失为一部很好的影片,但是整部影片的基调仍然是站在帝国主义的立场上看问题,所以影片的最后,宾虚还是与罗马人达成了和解,对帝国主义采取了宽容的态度,从这一点来说,宾虚,作为一个民族英雄,最终仍然成为罗马帝国的奴仆。

然而,历史的真实是什么样子呢?在历史上,巴勒斯坦地区(当时分为四块,南边是朱迪亚也叫做犹大地,是犹太人的最主要居住区,圣城耶路撒冷就位于朱迪亚,中间是撒玛利亚,北边是加利利,南部是以东)的犹太人是罗马统治下的最“不听话”的民族,从罗马的第一次入侵到罗马的全面统治时期,犹太人都进行了顽强的反抗,罗马帝国所推行的全面的民族、文化同化政策在犹太人身上遭到了彻底的失败,罗马帝国经过几百年时间都无法让犹太人接受帝国的大一统,无法将犹太民族整合进帝国所倡导的“罗马大民族”中去,也因为如此,罗马帝国对犹太人的统治也最为残酷,甚至可以说是残暴,不过这更激起了犹太人激烈的反抗情绪,一部罗马时代的犹太史简直就是一部前赴后继的犹太革命战争史,在这部历史中像宾虚那样的英雄可谓多不胜数,套用一句中国的俗话来说就是“一个宾虚倒下去,千万个宾虚站起来”。

第一个涉足巴勒斯坦地区的罗马人是凯撒的对手,罗马最伟大的将军之一,被称为“伟大的人”的庞培。公元前70年前后,庞培刚刚平定了西班牙南部的叛乱,然后赶回国帮助克拉苏一同绞杀了伟大的斯巴达克思起义,正闲在家里没什么事干,这时元老院紧急给了她一项命令让他去收拾西里西亚(现在土耳其的南部)的海盗。原来这帮海盗当时在地中海的势力已相当庞大,四处劫掠,他们的抢掠严重影响了罗马城的海上粮食生命线,而当时罗马城的人口已经有近百万了,粮食供应已成为最为严重的问题,元老院对于海上通道的顺畅与否是非常关心的,所以这才有了前述的那项命令。为了能让庞培保质保量的完成“保住饭碗”的任务,元老院给了他长达3年的全权授权,这在当时权力斗争激烈的罗马是很少见的,不过如果仔细想想也属正常,西里西亚海盗也不是猖獗一天两天了,而且力量较强,哪能很快的就被搞定,而让庞培一个陆军将领去打海战,也要允许人家有一段学习适应的时间嘛。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庞培不愧被苏拉称为“伟大的人”,他把海盗活动的海域划分为多个小区域,然后采取分区进剿、剿抚并重的办法,三下五除二的只用了3个月时间就逼的西里西亚海盗全部投降,估计在收到这个喜讯时,元老院可能掉了一地的眼镜。在出人意料的完成任务后,庞培没有傻乎乎的归还元老院授予他的权力,而是充分利用了元老院的命令,利用剩下的33个月的时间来使用手里巨大资源为自己谋得更大的荣耀与财富。可是,下一步该去哪哩?庞培选择了东方,在罗马人的眼里,东方的财富要远大于贫穷的未开发的挤满了蛮族的西欧,而当时的东方确实也充满了机会,小亚细亚的本都王国备受罗马的打击但仍然在与罗马人进行战争,在克里特与叙利亚,垂死的塞流古王国政权混乱,内斗不断,这一切都给了庞培巨大的机会去实现自己的野心,除此之外,庞培还将他的目光放在了遥远的地中海东南角的犹太王国。当时的犹太王国,女皇亚力山德拉•萨乐美刚刚去世,他的两个儿子赫凯努斯与阿里斯托布鲁斯开始了血腥了内战,战火遍及整个朱迪亚。在这个时候被庞培盯上,犹太王国真是时运不济。面对当时整个东方混乱的形势,庞培决不会放过这个能使自己功成名就良机。在元老院的支持下,公元前66年庞培接管了本都战区的指挥权,出兵本都王国并很快就灭亡了他,然后,庞培挥军东进侵入亚美尼亚王国,一直打到了几乎到达里海之滨的地方才停了下来,然后他率师南下轻松灭掉了已奄奄一息的塞流古王国,兼并了整个叙利亚,到64年为止,短短两年时间庞培连破三国,威震东方,那时的庞培绝对是意气风发,目空一切,尾巴已经是翘到了天上,既然这样,那小小的犹太王国又算得了什么了,干脆顺带将他一起收拾了算了。

就在庞培筹划着如何进行下一步征服的时候,犹太王国内部的内斗也继续升温。犹太教的两个教派在这场内战中也分裂了,他们分别拥护不同的王子,法理赛派支持赫凯努斯,而萨都该派站在了阿里斯托布鲁斯一边。在前63年犹太教的逾越节里,阿里斯托布鲁斯和萨都该派的教徒被赫凯努斯和他的由佩特拉王阿雷塔斯率领的盟军包围在了耶路撒冷的神庙区里。情急之下,阿里斯托布鲁斯派了一个使节突围出去见庞培在叙利亚的代表阿米留斯。阿里斯托布鲁斯的使节告知阿米留斯如果他进行干预的话,阿里斯托布鲁斯将送给他8千公斤的银子,面对这么丰厚的条件,阿米留斯当然不可能拒绝,他马上派人去见阿雷塔斯,命令他立刻撤军,面对罗马人的威胁,阿雷塔斯马上溜之大吉,阿雷塔斯一跑,赫凯努斯立刻变得势单力薄起来。阿米留斯收了阿里斯托布鲁斯这么大一笔好处,不敢独吞,他将此事禀报给了庞培,而这时阿里斯托布鲁斯又送来了一支重达800公斤的黄金藤蔓,这么贵重的财宝连庞培都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庞培立刻派人告诉赫凯努斯让他撤军,放阿里斯托布鲁斯一马。在罗马人的压力下,赫凯努斯也只好撤围,阿里斯托布鲁斯终于检回了性命。其实,阿里斯托布鲁斯敬献给罗马人金银都是神庙里的供品,庞培得知此事后,贪婪的他立刻对耶路撒冷的神庙产生了巨大的兴趣,这为阿里斯托布鲁斯的失败埋下了伏笔。在强盗面前露富,阿里斯托布鲁斯真是傻得可以。

在逃出包围以后,可能是对于献出如此巨大的财宝有点心不甘,阿里斯托布鲁斯跑到了庞培面前控告阿米留斯,说阿米留斯向他敲榨了8000公斤的白银,要庞培惩罚阿米留斯,不过阿里斯托布鲁斯算计错了,阿米留斯已经将银子交给了庞培,所以庞培听了阿里斯托布鲁斯的指控后,勃然大怒,认为是阿里斯托布鲁斯故意挑拨,马上逮捕了阿里斯托布鲁斯。

在逮捕阿里斯托布鲁斯后,庞培终于忍耐不住对耶路撒冷神庙里财宝的垂涎,率军开到了耶路撒冷城下。掌握耶路撒冷城控制权的赫凯努斯自知决不是罗马军的对手,在与属下商量后,开城投降,放罗马军进入了耶路撒冷城。庞培带领手下迫不及待的冲进耶路撒冷之后才发现,原来耶路撒冷真正财富都集中在城东北神庙区内,这个神庙区内的神庙都是几百年营建的结果,里面据说有数不清的奇珍异宝,不过可惜的是神庙区仍然被阿里斯托布鲁斯的萨都该派所控制,而萨都该派不放庞培进城。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庞培在劝降无效后,马上命令部队攻城,当时从城内进入神庙区有三条道路,一条是一座大桥,不过已被摧毁,另两条路都位于深深的峡谷之内,庞培害怕遭受埋伏,就决定从北面的城外攻击城墙。

耶路撒冷城北的城墙修筑在梯次上升的高原之上,地势险要,无法用普通的云梯或攻城塔直接攻击,不过这难不倒庞培,他命令士兵每天担土挑石垒起了一个与高崖一般高的土坝。经过连日加紧施工,土坝很快就建成了,庞培马上命令部队开始总攻击,于是攻城塔被推上土坝,罗马兵由此攀登城墙,城下,各种弩炮疯狂射击从而压制犹太兵的还击以掩护攻城槌对城墙的破坏,虽然犹太士兵竭力奋战,但在优势兵力的罗马军的围攻下,城墙终于失守,罗马军冲入了神庙区内。尽管城已破,犹太守军还是未放弃抵抗,他们退入城内的神庙中继续与罗马人展开殊死搏斗。激烈的巷战整整持续了一天,直到守军全部牺牲,罗马军才终于控制了神庙区。

虽然损失巨大,但当庞培进入神庙里后,一切损失都变得值得了,每一间器物都吸引着庞培、他的军官和早已惊奇万分的罗马军团士兵们。尽管有犹太祭祀警告,庞培还是与他的军官进入到了神庙区最崇高的所在——圣殿,犹太人认为只有最高祭司才可以进入的地方,但作为胜利者的庞培根本不在乎这些,圣殿内的财富更是令庞培垂涎三尺,在他的默许下,罗马官兵开始了大肆抢劫,几乎到掘地三地程度,所有神庙无一幸免,犹太王国几百年的财富都毁于一旦,第二天一早,庞培命令将神庙清理干净,然后任命了投降的赫凯努斯作为最高祭司与新任国王,犹太王国的内战终于由于罗马人的介入得到了解决,而赫凯努斯倒霉的兄弟阿里斯托布鲁斯作为囚犯被押回了罗马。

在做完这些事后,庞培终于带着他的心满意足的大军撤离了朱迪亚,在最后平定了克利特后,庞培终于回到了罗马,这次规模巨大的征服给庞培带来了多大的财富,这已经是无可得知的事了,但在这次征服后,庞培一跃成为了罗马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家,而阿里斯托布鲁斯献给他的那个800公斤的藤蔓被他奉献给了罗马城内的丘比特神庙,对于他带回来的大批犹太战俘,庞培显得很大度,在城内为他们修建了一个专门的城区供他们居住,这也是罗马城的犹太人的最初来源。

经过庞培的这次征服,独立的犹太王国成为了罗马在东方众多的附属国之一,犹太王国2/1的土地(受希腊化最深的地区)被罗马吞并,这里面包括所有的海岸地区。

在庞培离开后,赫凯努斯成为了这个缩小了的王国的国王,虽然看似罗马人的离开使得这个小王国又重新平静下来,其实这只是火山爆发前一次短暂的平静而已,已被绑上罗马战车的犹太王国是不可能避开罗马政治地震所带来的影响的,而在此期间,一个政治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犹太王国新王赫凯努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助手,叫作安提帕特,这是一个心机颇重、很有城府,在政治方面很会见风使舵的人,虽然在表面上安提帕特是赫凯努斯的臣属,但实际上他是赫凯努斯王国统治机器的真正操纵者,不过安提帕特不是犹太人,而是居住在朱迪亚南部的以东人,所以他也并不冀望于自己能成为真正的国王。安提帕特在内战期间就站在赫凯努斯一边,给赫凯努斯出谋划策,当庞培带领罗马大军加入这场内战时,也是安提帕特劝说赫凯努斯改变政策,从而赢得了庞培的支持,成功地使赫凯努斯登上了王位。在庞培离开后,安提帕特尽可能得保持与罗马人的合作局面,他的做法获得了罗马的欣赏,给罗马统治层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保持了犹太小王国近20年的和平稳定的局面。

公元前49年,罗马内战爆发,安提帕特与赫凯努斯毫不犹豫地参加了庞培的阵营,原因很简单,当时罗马东部的实际统治者是庞培,不过当凯撒占得上风后,他又立刻转向了凯撒。公元前47年,凯撒带领大军到达东方,作为对及时转向的奖励,凯撒任命安提帕特为“摄政”,并授予了安提帕特罗马公民权,这使得安提帕特无论在实质上还是在名誉上都成了犹太王国的真正统治者而且拉近了他与罗马人关系,不过与罗马人过于亲密的关系也激起了传统犹太人的不满。

安提帕特立他的长子法撒勒、次子希律分管耶路撒冷与加利利,这个希律真可谓少年英雄,他16岁时就曾率领小股部队打败了打家劫舍的强盗,所以他在普通百姓中有较高的威望,但是却不被犹太长老会所喜欢。当时犹太王国最重要的地区就是耶路撒冷城与加利利地区,安提帕特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分管这两个地方,无疑牢牢的把持住了政权,尤其是在加利利地区,这里与罗马叙利亚相接壤,统治这里的希律自然与罗马人有很多打交道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希律很快的就掌握了罗马人的心理和罗马帝国的政治形势,这为他日后更大的作为奠定了基础。

公元前44年3月,凯撒被谋杀,他的部将和继承人屋大维兴兵讨伐谋杀者布鲁图斯和卡西欧司。布鲁图斯与卡西欧司逃亡到东方举兵对抗,他们下令向所有省份与附属国筹集军饷,犹太王国也不例外。面对赤裸裸的军事威胁,安提帕特不得不搜刮了15000白银,安提帕特的做法激怒了犹太人,于是导致了当年年底他被谋杀。在罗马人的帮助下,希律杀死了谋杀者,为其父报了仇。

安提帕特的死使犹太王国再次陷入了政治纷争之中,赫凯努斯的王位的继承权成了一个令众人觊觎的对象,公元前43年,赫凯努斯的侄子安提贡发动了一场兵变试图废黜赫凯努斯,但很快就被希律击败,安提贡逃亡到了帕提亚。安提贡事件提醒了希律,他的地位仍然是不稳定的,为了加强自己在继承权争夺中的分量,他与赫凯努斯的女儿玛利亚米结婚,通过婚姻,希律终于成为了犹太王室成员并且获得了合法的王位继承权。

与此同时,犹太王国的太上皇——罗马的政治局势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布鲁图斯和卡西欧司兵败被杀,屋大维与安东尼变成了罗马的统治者。在他俩战后的政治清算中,犹太王国面临着巨大的危险,因为希律的父亲安提帕特曾在战争中支持过布鲁图斯和卡西欧司,虽然他是被迫的,但希律仍然要为他父亲的政治错误负责。希律通过受贿与劝说成功地使当时东部的统治者安东尼相信其父的做法是被迫的,不仅如此,希律还被安东尼封为加利利侯,他的兄弟法撒勒同时被授予耶路撒冷侯的头衔,而赫凯努斯仍然保有犹太国王的地位。

罗马的册封导致了犹太人的强烈不满,他们认为希律和他的兄弟不是犹太人,他们的父亲是犹太人一向鄙视的以东人,虽然安提帕特对待犹太神灵是非常虔诚的,在宗教上实际与传统犹太人无异,不过他的出身仍无法让犹太人接受,除此之外,希律还有一个更令人诟病的地方,那就是他的母亲竟然是更令犹太人所不齿的阿拉伯人,既然如此,在犹太人的心目中希律怎么能成为他们的统治者呢?

这种不满情绪正好被远在异国的安提贡所利用,当罗马与帕提亚再次爆发战争时,安提贡乘机引帕提亚军队攻入巴勒斯坦,公元前40年,在城内犹太人的配合下帕提亚大军攻克耶路撒冷,赫凯努斯遭到废黜并被作为俘虏带到了巴比伦,安提贡成为新的国王,法撒勒被杀,希律因在北部的加利利而逃过一劫。

在安提贡的反攻下,希律被迫逃到了叙利亚,从那里他前往罗马以求得罗马人的支持。在屋大维与元老院的支持下,安东尼出兵击退了帕提亚军队,然后给了希律两个军团供他克服耶路撒冷。安提贡率领犹太起义军进行了坚决的抵抗。前37年,耶路撒冷城破,安提贡被杀死,起义军几乎全部牺牲,俘虏被卖作奴隶,这场战斗可以被看作继庞培入侵后犹太人的第二次对罗马人的反抗。在古代犹太史学家约瑟夫关于耶路撒冷城最后抵抗的记载中,残余的起义者躲进了一座山中,然后山上挖了很多山洞,躲藏在里面,由于地势险要,到处都是悬崖绝壁,希律率领罗马军采取了逐个清缴的办法对付起义者,面对犹太起义者的顽强抵抗,希律命人在休息的时候吟唱犹太哀歌,当山上的犹太战士们听到时,都感到逃脱是不可能的了,全部陷入了绝望之中。到了晚上,希律派人劝降,一些人走了出来,这说明希律的办法起了作用,但第二天的劝降也再也没有得到任何成效,没有一个人走出山洞,希律只好下令全面进攻。他们采用火攻的办法,一个山洞一个山洞的进攻,起义者们进行了决死的抵抗,使用了任何可以使用的工具,很多妇女甚至用篮子去攻击罗马士兵,犹太人的决死精神深深的震撼了希律与罗马人,并让罗马军遭受了重大的伤亡。攻至最后一个山洞时,只剩下一个男人、他的妻子和他们的七个孩子,希律让他们投降,这个男人的妻子与孩子于是开始走出山洞准备投降,但这个男人立刻站在洞口将他们都拦了回去,然后他将妻子和孩子们全部杀死并且将他孩子们的尸体抛下了悬崖,现在他站在悬崖边大骂希律与他的家族是多么的卑鄙无耻,最后他抱着他妻子的尸体跳下了悬崖,用这种行为证明了自己宁死也不做奴隶的决心。

在罗马大兵手中刀剑的支持下,希律终于完成了他的理想,铲除了所有的政敌,登基成为了犹太王国的国王,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希律王。除了原有的国王与最高祭司的称号外,希律还获得了另一个最高的世俗称号“basileus”,按现代的称呼,可以译为“武装力量总司令”。

希律王的统治在圣经里被认为是极为残暴的,在传统***与犹太人的眼力,希律王简直就是恶魔的化身,是历史上所有暴君的集大成者,希律王最被西方人所唾弃的就是他曾经为了消灭传说中可能夺取自己王位的一个婴儿曾下令屠杀伯利恒地四境两岁以内的男孩,而这个婴儿就是耶稣。虽然这件事是否符实,历史学家还有争论,但希律王的残暴与他所开创的希律王朝的邪恶的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尤其是从宗教层面来看。然而在这里,我不想从宗教上来批判希律与他的王朝,因为我不信***更不是犹太人,宗教仇恨与我无关,所以,我只想尽量平实的叙述这一段犹太人历史上非常重要的历史,探讨一下这个圣经里的暴君与他后代国王的得失。

希律在公元前37年加冕为犹太国王,虽然已大权在握并得到了罗马人的全力支持,但希律王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统治并不稳定,王国里的犹太人并不买他的账,耶路撒冷攻城战中犹太起义者的英勇决死的抵抗精神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内心,所以他必须做点什么以使他的政权得到巩固。在成为国王不久,希律王就派出特使前往巴比伦,请求帕提亚人送回他的老丈人,前任国王赫凯努斯,没有任何阻力,帕提亚国王非常乐意的同意了希律王的请求,原因说起来也很有趣,国王的被俘不仅没有打击帕提亚王国内犹太人的精神,赫凯努斯的存在反而成了一面大旗,鼓励了犹太人与帕提亚政府的对抗,所以这次希律王主动请求送回赫凯努斯,无疑是被帕提亚政府认为是一次良机。

赫凯努斯回国后受到了希律王极高的礼遇,虽然没有任何职务,但希律仍在公开场合表现得极度敬重自己这位岳父大人,当然这很显然是一种政治策略,因为有前任正统国王的支持很明显将加强自身政权的合法性与正统性。

希律王很快开始便开始一系列建设项目,他在神庙区东面新修建了一道城墙,从而形成了一个新的城区,在新城及神庙区的结合部它修建了一个大型堡垒用来警卫神庙,这个堡垒处于在城区内居高临下的位置,可以俯瞰整个耶路撒冷城,不过为了取悦当时罗马东部的主人马克•安东尼,他为堡垒起名为安东尼堡垒。他还十分大方的送了很多昂贵的礼物给安东尼和他的埃及情人——女王克里奥佩特拉。另一方面他新铸造了钱币,在钱币的正面是他的头像和他的名字,背面是一个燃烧着的三角香炉,这是犹太人敬神时的必须器皿,这一做法是有意取悦犹太人的,这说明希律王很有统治技巧,非常注意平衡矛盾。

虽然希律王对罗马人备极殷勤,但罗马的三头政治使得这些礼物差点毁了希律王自己。公元前31年,罗马内战再度爆发,8个月后安东内就在亚克兴角被决定性的击败,屋大维成为了整个罗马世界的唯一主人,这一下,希律王可着了慌,自己先前对安东尼的极尽巴结现在反倒成了自己与罗马为敌的证据,可能平生第一次,希律王尝到了头颅套在绞索里的感觉。

不过希律也是政治老手了,在政治中站错队的情况他也不是第一次碰到,而且他与罗马人打了多年的交道,他明白罗马人的心思与做事方法。希律王很快便稳下神来仔细考虑怎么来度过这次难关,首先,他处死了了前任国王赫凯努斯和叔父约瑟,在当时政局不稳、人心浮动、罗马人也不信任自己的情况下,很难保证赫凯努斯本人或其他的人利用前任犹太玛喀比王朝的国王这面大旗从内部威胁自己的统治。然后,他立即启程赶赴罗得岛去觐见屋大维。在经过一番极为精彩与聪明的演说后,屋大维接受了希律王的忠诚,希律王也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会竭尽全力忠诚于屋大维,希律王的这次觐见可谓完全成功,不仅巩固了自己的统治,甚至还得到了屋大维奖赏给他的罗马兼并了的朱迪亚海滨区和撒玛利亚地区。希律王对屋大维的忠诚保证可谓够大胆,在政治上是从来没有绝对忠诚的,更不论希律刚刚背叛了前任主子安东尼,屋大维是何等精明之人,当然不会凭几句话就被希律哄的团团转,屋大维对希律王所表现出的信任有自己的利益考虑:当时安东尼还活着,并且在埃及还有相当力量,内战并未结束,这时把希律拉拢过来不仅会增加一个很有用的盟友还会得到很好的作战基地。屋大维的心思希律王当然也明白,因此他还要继续抓住机会向屋大维表示自己的忠心。在安东尼兵败被杀后,希律王马上带着大量的财宝赶到了埃及向屋大维祝捷,公元前29年,在妹妹撒罗米的阴谋策划下,希律之妻马利亚米和岳母也被迅速处死,希律王用这一行动向屋大维表明他已完全与旧犹太的玛喀比王朝决裂,从此以后,他将完全忠实于屋大维。经过希律王不断的努力,已加冕为奥古斯都的屋大维将加沙与杰里科两地的统治权交给了他,作为对他忠诚服侍自己的奖励,这标志着罗马帝国官方终于肯定了希律王朝在巴勒斯坦的统治地位,为了让奥古斯都彻底放心,希律王送他的儿子们赴罗马罗学习,实质上是作为人质。

公元前31年,巴勒斯坦发生了一场大地震,无数的房子被地震摧毁,在耶路撒冷就有几千人死亡。地震过后,希律王开始了一系列浩大的建设项目,不过这里面含有谋取人心的成分,希律王想借此讨好犹太人。在耶路撒冷的建设项目中包括一座市场、一座剧场和一座供犹太长老们议事的议院,另外,他还为自己修建了一座王宫,这座宫殿被称为希律宫。公元前20年,他又下令重建多次战火所损毁的神庙区,这一做法无疑使犹太人对希律王的怨恨稍稍减轻了一点,但是仍对他不存好感,公元五世纪犹太人《塔尔木经》的《米德拉西》中就大希律的修殿之事如此论评说:“大希律建造圣殿,算是他杀了许多以色列人的一种赎罪祭”。同年,希律王再次命令在王国内的多个城市也开始进行大规模建设项目,例如杰里科与撒玛利亚。除此以外,他还在全国很多地势险要之处修建了多座驻兵堡垒,例如马萨达、希落底、马克埃里。

然而,上述这些已经很庞大的工程并不是希律王建设计划中最为辉煌的工程。希律王最为得意的建设项目要数在萨马里亚地区修建了一座新的港口城市,这是一个极为宏伟和富裕的城市,整个项目的建设开始于公元前9年。因为投入巨大,所以城市的港口一经启用就很快成为了与亚历山大一样成功的贸易港口。为了讨好奥古斯都,希律王给这个城市命名为凯撒雷,这个城市的修建一方面迎合了希律王个人喜欢希腊—罗马文化的爱好,一方面是为了向罗马帝国献媚,因此整个新城完全是希腊—罗马风格,无论是从城区规划还是建筑设计方面。市场、巨大的输水道、政府大楼、浴室、别墅、竞技场、圆形剧场、朱匹特神庙,全部都是希腊风格的建筑。最能说明这座城市是献媚之作的是那座朱匹特神庙,里面不仅有供奉着众神,还供奉着奥古斯都的雕像。不过,从工程学角度来说,这座港口城市是非常了不起的,它的港口的石墩完全是由水压混凝土构造的,能抗击巨大的海浪侵袭,在当时是非常罕见的结构。

虽然希律需要不断地向罗马帝国献媚以巩固自己的统治,但他的犹太王国在外交上是独立自主的。前31年,希律在没有知会罗马的情况下击退了来自佩特拉的阿拉伯人入侵,并且在前9年,他主动攻击阿拉伯人并获得了胜利。尽管希律王的这些独立行动让罗马有些不高兴,但他们也无话可说,因为在罗马人的军事行动中,希律王完全履行了自己作附属国的职责,在公元前25年的入侵也门的行动中,希律王派遣了很多部队作为辅助军帮助罗马人成功达成目标。因为希律王的忠心,奥古斯都分别于前23年与20年增加了很多地区作为犹太王国的领土,这里面就包括现在很著名的戈兰高地。

随着领土的增加、工程项目稳步推进和一个有效率的官僚机构的建立,在希律王的领导下,整个犹太王国的经济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整个王国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繁胜景象。考虑到这些因素,中肯的说,希律王决不是一个无能之辈而是一个十分有作为的君主,他对罗马人的谄媚也应该是无可指责的,在当时那种一霸独强的国际大环境下,这个犹太小王国的生存随时会面临危险,要知道,当时罗马帝国灭国无数,他的小附属国随时都会被强大的罗马军团碾成碎屑,例如亚美尼亚,这个国家在历史上多次被罗马帝国所吞并,它的权利在罗马帝国面前只是一张苍白的废纸,它的独立与否完全取决于罗马。在这种强权压顶的情况下,如果稍有不慎,这个犹太王国就面临灭顶之灾,而希律能保持这个国家长达30多年的独立,经济繁荣,而且自己的国土内没有一支外国军队的存在实属不易,所以,如果现在还用当时犹太人狭隘的宗教、民族的观点来斥责希律王实在是冤屈了他。

尽管希律王尽力为这个国家做事,但仍然难以在内部与外部这两个方面达成平衡,比如他的充满希腊—罗马风格的建设工程就遭到了犹太人的强烈不满,除开这一方面,希律的很多其他地方也得罪了正统的犹太人,他们认为希律侵犯了古老的摩西律法。希律的大型建设工程也导致税收的提高,这是最为犹太人所憎恨的。

无论希律王怎样做其实它都无法使犹太人对他的看法作任何实质性的转变,因为他作为犹太国王本身就是一个引来怨恨的源泉,撒都该派认为他结束了正统的犹太玛喀比王朝,而撒都该派中的很多人都与这个王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由于希律王的强力统治,古老的犹太长老会议被虚置,成为了一个装饰而已,这触犯了他们很多人的切身利益,法理赛派认为希律王的很多措施没有遵照摩西律法的规定,而他们是讨厌任何不遵守摩西律法的国王的。

总而言之,在犹太人眼里,希律王根本不是一个犹太人的国王而是一个异教徒的国王,他完全是为罗马皇帝服务的。在当时犹太圣殿的大门顶上,希律王竟然让人竖起了一个金鹰,在圣殿上竟然站立着一支代表着罗马帝国威权的金鹰,可以想象这会让众多虔诚的犹太人有多么的愤恨,不仅这样,更让人发狂的是奥古斯都命令祭司每天在在位于黑门山麓的奥古斯都皇庙前向他自己、元老院、罗马人民献祭两次,这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挑衅犹太神灵的行为。在这种狂躁的局面下,很多不真实的谣言四处传播,其中一个谣言说希律王已经挖掘了大卫王与所罗门的陵墓,盗走了里面所有的财宝进献给了罗马人,可怕的是这些谣言几乎都被犹太人所相信,因为如此,希律王不得不雇佣了大量雇佣军(犹太本族军队已不能被相信)和秘密警察来加强统治,维持秩序。

因为王国内的犹太人的强烈反抗情绪,希律王统治晚期开始实行白色统治,公元前8年,他派人秘密焚烧了埃塞尼派的大本营——库姆兰修道院,很多信徒被烧死。与此同时,两个十分有威信的教授,犹大与马提亚(不是耶稣时期的那两个)鼓动他们的学生将圣殿门上的金鹰卸了下来,在病床上的希律王马上下令调察,然后将两个教授与他们的学生全部逮捕并烧死了他们。当时有学者发现古文献显示,从创世纪开始已过了26世,在第27世将会有弥赛亚(复国救主)把他们从外来统治着的压迫下救赎出来,这个说法激怒了希律王,他于是下了那个著名的在伯利恒全城捕杀两岁以内男婴的命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