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六卷 南京保卫战 一百四十六章 不哭,不哭!(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阿超暗淡的点点头,看了我一眼后就出去准备了,我向外面望了望,没发现小敏和阿莲的身影,奇怪了,阿莲不敢来那还能理解,可小敏不来就奇怪了,要知道整个湘西不怕我师傅的就只数小敏了,从小就有师娘护着,只要小敏一见我下跪,一准就憋着嘴跑到师娘那去告师傅的状,没少让师傅挨师娘的骂,所以小敏没在第一时间来见我让我觉得很奇怪, 难道有了身孕就忘记老公了?恩!回去得好好教训教训这傻婆娘。

“你在这傻笑什么呢?坐在这儿给师傅说说你杀了多少鬼子的。”

“是!师傅。”我立即放下身上的所有装备,然后坐在他旁边的大椅子上,想也没想的就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长长地吐了口气,感觉到全身都舒坦无比后,马上放下茶,有声有色的向师傅吹嘘着。师傅听的是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点头,当我说到我亲手杀了宫本太郎时,师傅眉头舒展的喝了口茶,当我说到看见鬼子怎么怎么屠杀中国老百姓时,师傅面无表情,只是我见到师傅脖子上的血管猛地涨了几次,当我说到在A桥上的所见和所做时,师傅终于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虽然面色不变,可是他手里的茶杯却猛地“喀!”的一声破裂了。

我急忙拿衣服给师傅擦拭,师傅却阻止了我,然后愤恨的说:“我纵横江湖数十年,大大小小的仗也打了百十来次了,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禽兽不如的军队,不!他们不应该叫军队,应该叫野兽机器。这些狗日的鬼子,真当中国无人么?桥本木野那小子气愤的向老子下挑战书,我正想没必要为那虚名坏了我的修行,这下好了,桥本木野那小子不来找老子,老子到要去会会他。我——我——”

这次是我的嘴巴张的比蛤蟆还大,我从小跟着师傅,还从没有见过师傅发这么大的火,连粗话都出口了,为了不殃及池鱼,我小心的身子向后缩了缩,然后从新倒了杯茶,伸直了双手递上,见师傅接过后我才试探的问:“师傅,您消消气,犯不着和小鬼子一般见识。那桥本木野不是来找师傅决斗么,好,师傅,弟子帮你挡了,不就一个鬼子么。”

“师傅就这么不中用了么?二十多年前我能狠揍他一顿,二十年后的今天我照样吃定他。你小子也别在这儿讨好,你的本事还没练到家,就这么去,还不被他给一枪打死啊!”师傅表面上虽然回复了平静,可眼睛里闪射着摄人心魄的寒光,看着茶杯老久后才带着怒意的说。

“嘿!嘿!”我在旁边傻笑。

“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像猪圈里的猪一样傻笑,笨头笨脑的,让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收了个这么蠢的徒弟。”师傅一见我那样傻笑,立即就皱眉的骂我。

“是!师傅!”我立即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师傅敬礼,师傅这才点点头说:“这样还象我徒弟,身为我的弟子,走到哪也不能把脑袋低下,都得给我抬头挺胸。”

“是!”

“对了,你这次还算是给我增了面子,虽然只杀了二十一名鬼子,可杀的都是鬼子精英,所以维师很欣慰,特别是杀了宫本太郎,给维师脸上增了光彩,我说桥本木野那小子怎么突然要和我决斗,肯定是觉得我的弟子超过了他,他脸上没光。没想到二十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么死要面子,哈!哈!……”

这个时候阿超亲自端着酒菜进来了,身后还跟了个戴眼镜的洋鬼子,我在师傅面前的表现可一向都是最好的,所以我立即就去搬椅子,可我刚搬开椅子,却发现有一张黄色的薄纸折成几叠垫在椅子下面,我忙把椅子搬过去让那洋鬼子坐后,回来拣起那张黄色薄纸,边打开边对师傅说:“师傅,这是什么,你怎么把它垫椅子脚啊?”

“哦!这个是鬼子的宣传单字,我见它折叠后能起点作用就垫那儿了,上面都是鬼子的宣传,你自己看看吧。”师傅和那洋鬼子握手后,转身对我随意的说。

我好奇的打开一看,真是笑死我了,这上面大致是说宫本太郎把我围困在某个洞里无路可逃,出于对军人的尊重(那是啊,船越文夫就是被我给杀了的,要是他们把我说的太无赖,那不就是说船越文夫是连无赖都不如了吗。),宫本太郎自愿放下武器进洞要求我投降,可是我却卑鄙的用宫本太郎做人质,在最后我就要桃逃离的紧要关头,宫本太郎一声怒吼,拉响了我身上的手雷和我同归于尽了。

我捂着肚子爬上了酒桌,然后把那张宣传单子边递给阿超边闷笑着说:“阿超,你看过没有,那宫本太郎是被我活捉后绑在竹杆上给活活炸的死无全尸了,没想到鬼子真会打宣传战,把牛皮都吹到天上了,哈!哈!……可笑死我了,不过你还别说,要是我真到那环境了,还真得这样做。哈!哈!……”

阿超从来不说谎话,也不太会掩饰自己的表情,所以他严肃的接过宣传单放在桌子上,笑的很假的对我说:“先吃饭,先吃饭,你晚饭还没吃吧,来多吃点。”

我就要拿酒,师傅却严肃的说:“阿峰,你刚回来,还没休息好了,今天就别喝酒了,多吃饭,知道吗?”

“是!师傅。”我没趣的答应,然后就有些生气的猛吃饭。

奇怪的是师傅今天再没说我吃象,而是视而不见的对我俩介绍那个洋鬼子:“来,我来给你们介绍这为德国著名的摄影师,摩尔-格林先生。”

我急忙擦了擦嘴站起来和摩尔握手,师傅也在旁边说:“摩尔先生,我不是对你说过我有两个徒弟吗,这个就是我说的那个聪明过了头的徒弟。”

“你好,李峰先生,很高兴认识你。”真没想到这个摩尔的中国话说的这么流利,我急忙回答:“你好,摩尔先生,我也很高兴认识您。”

等我们都坐下后,那个摩尔又对我说:“俩位的大名我在德国就已经听说过了,这次我来中国虽然是准备先采访贵国的总统(八成又是有特殊使命的家伙)蒋介石先生的,然后再去采访两位先生,既然先遇到两位,我能不能对两位先生和彭先生一起做个采访呢?”

“可以,当然可以。”师傅对于能让我和阿超出风采的事很赞同,一口就替我俩答应了下来,然后师傅又说:“今天恐怕不行,阿峰才回来,得等几天。”

“好,当然可以。我也正想体验一下贵国中被称誉‘战场幽灵’的王牌部队,是怎样生活和战斗的,要知道,我年轻的时候,也在前线当过排长,不过现在老了”

我表面上答应心里却想着:这洋鬼子真狡猾,这不是明显来刺探机密吗?(德国的军事观察团在这之前已经回国了)老子得好好防着你这洋鬼子。

“阿峰,阿超,你俩都把右手伸过来,师傅给你们教你俩一个容易冷静的法子。”师傅见我眼睛闪烁不定,知道我在乱想,就很温柔的对我俩说。

一听师傅还要教我们经验,我和阿超二话不说的就把右手伸过去,师傅点了支雪茄,猛抽几口后,吹了吹烟灰,然后突然严肃的大声说:“不准动!”

说完就拉住我的右手,用雪茄在我的右手手背上按了下去,我立即疼的直咬牙,可在外国人面前我不好丢脸,只能硬抗着,很快师傅就放开了我,我立即直对那个被烟烫的地方吹气,眼睁睁地看着那地方长了个的水泡。就在这个时候,师傅也对阿超做完了同样的事,阿超立即就皱着眉头问:“师傅,你这教的是什么?”

“让你两个蠢蛋都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把自己想成天下第一,做事也就不会太轻浮,年少轻狂是个大忌。做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在战斗中只有一次开枪的机会,你们的小命也就只有一条,所以你们要随时保持冷静,我见你俩老是不能安心定神,就临时想到了这个方法,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先摸摸这个伤疤,先让自己冷静冷静。记住:越危险的时刻就越要冷静!”

“师傅你怎么不早说,我可以用匕首划一刀的,你看,现在我手背上多丑,要是用刀划的伤疤,别人问起来,我也可以说是和鬼子拼刺刀时给刺的,那多有战绩啊。”我生气的责怪师傅。

“我喜欢这样,怎么样?”师傅也是很憋气的看着我问。

“不怎么样,我吃饭,吃饭。”我立即就投降。

看得一旁的摩尔先生是又吃惊又觉得好笑。

时间就这么慢慢地过去了十分钟,席间只见师傅和那洋鬼子谈笑风生,我插不上嘴,只好无趣的吃闷饭,阿超却一反常态的只皱着眉头喝酒,要不是他酒量只比我小那么一点点,估计现在都给喝趴下了。

见阿超不开心,我悄悄的对他说:“阿超,今天怎么呢?难道我回来和你分东西你不高兴?还是你小子什么地方得罪小月,她让你睡大街啊?放心,有兄弟在了,只要呆会儿师傅不在,我教你一招,保证你立即就能进得了小月的闺房,而且还……”

“别说了!”阿超猛地站起来把酒杯甩在地板上,然后对我说:“峰少,反正你迟早会知道的,那我还不如现在就——!”

“住嘴!”师傅猛地喝住了阿超下面的发言,然后见阿超还要再说,立即生气的说:“坐下!”

阿超看了看师傅,又看了看我,嘴巴动了几下,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后面的话,然后他抱起酒瓶猛向嘴里灌酒,我急忙抢了过来,然后大声的说:“阿超,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喝这么多酒,不想活了!”

阿超却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大哭起来,这到把我给吓蒙了,没想到阿超却大哭起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绝对是和我有关的事,而且还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一种不详的感觉慢慢地涌上心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