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77 接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老虎他们正在跑呢。

没有人能够比在朝鲜战争经历过的老虎这样的中国铁血军人,更知道美军飞机和炮弹报复的厉害。

所以,老虎制定的计划中,根本没有丝毫的停顿。

两发炮弹一打完,所有战士全体出动,抬着炮就跑。

一刻不停地在老虎制定的撤退路线上,迅速地退却。

当敌人的炮弹落下来时,他们已经撤离了。

敌人的炮弹响得越厉害,战士跑得越快。

直升机进攻时,他们已经离开攻击地近一公里了。

老虎还在不断地催促着。

战士们也没有歇一口气的打算。

终于直升机的十八般武艺全用上了。

老虎也停了下来,在一处山泉边。

大家喝着泉水,观赏着美军直升机如同放礼花一样的爆炸。

喝了一口泉水,老虎的喉咙得到了滋润,裂开了嘴笑起来了。

老虎笑起来很有感染力:一张脸上的肌肉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活动,眉毛活泼地跳动着,眼睛那怕在黑夜也不断闪动着亮光。

“玩美国鬼子玩得开心吗?”老虎突然大声地吼道。

“开心!”大家七嘴八舌地答道。

“那你们为什么不叫啊!”

“啊!”“哦呵!”“老子开心死啦!”....

老虎和战士们疯狂地乱叫起来。

与美军射击的爆炸声交织在一起。

把这个夜晚搞得很怪异。


凯阅中校很生气,因为黄道日主动带着他的混混队伍,进入了丛林腹地,来到了被直升机和炮弹尽一个小时攻击的地点。

带回来的消息,照黄道日的话说:空费狗气力!

所以,太阳还没出来,凯阅的脸气得象太阳一样的红。

黄道日那狗日的,却还是在笑呢:“我有一个主意。”

凯阅中校真的觉得这黄道日是上帝送给他的一个活宝,他总是干着自己的想干,自己的军队又往往要费很大力未必干得了的事情。

所以,凯阅那白屁股一样的大脸上,居然浮出了笑容:“我乐意听到你的主意,黄!”

黄道日的嘴角挂起嘲讽的笑:“我的兄弟可不乐意。”

“怎么啦?”

“又搞了一晚上,你得慰劳一下他们。”

凯阅顿时大笑起来:“好,你们需要什么?酒?肉?越南女人你们就自己去搞啦!”

黄道日晃晃脑袋:“酒也要肉也要,还有弹药。还有周围这几个村庄你就放了手给我们玩了。”

凯阅中校点点头:“没问题。”

“给个手令吧!”

凯阅中校点点头:“我马上命人把东西送来,命令就下你为周围五村联防司令如何?”

黄道日一手按桌子,连翻了两个跟斗。

凯阅中校这才忙问道:“噫,你的主意呢?”

黄道日伸出一跟手指:“我决定把我的人和胡客家的人,全部派往丛林,进行侦察和渗透,抓住老虎的尾巴。”

凯阅中校看住他,眼睛瞪得老大。

“喂,你这眼睛象牛卵子那么大,看起来叫人害怕。”黄道日叫起来。

凯阅中校哈哈大笑起来:“你狗日的胆子,完全比得上老虎了!还小?”凯阅站起来:“告诉我,什么时候出发?”

黄道日眼睛翻着二白眼:“白天要喝点小酒酒,那么晚上出发就好!”

凯阅中校一击掌:“就这样安排。你还有什么要求?”

黄道日敲敲脑袋:“恩啦,我的兄弟究竟不能和老虎的人比较。所以,所以,他们总是会不断地回到封锁线里面来讨生活。这个你知道。”

凯阅点点头:“那么,我给你的人,每人颁发一个特别通行证。可以在任何时候出入封锁线畅通无阻。”

黄道日的脸就黑下来:“别又象上次,你的士兵把我的人放倒了!这次 我要还手了。”

凯阅中校一挥手:“不会有第二次了!”

黄道日的脸又松弛下来:“那么酒酒儿和肉什么的,马上拿来了。”


太阳出来,丛林里弥漫着树木和青草的气息。

黎英的眼睛也和太阳一起睁开了。

老虎特意把自己从头到脚,连指甲也洗干净了。

盘腿坐在黎英的床前,给黎英讲着昨夜的故事。

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溶进他的眼睛里。

黎英听得高兴,轻声说:“我知道,你总是有办法的。”

老虎快乐而羞涩的笑:“他们都说我是一个神,只有你知道,那都是我千百次思考出来的。”

“我知道。”黎英抿抿嘴:“你又在我身边睡一觉吧。”

“不,看到你醒过来了,我就兴奋得睡不着觉。”

黎英微微一笑,就把老虎那眼睛看呆了:“你把我吓坏了,英。”

黎英脉脉地把眼神对着他:“我不会离开你的,老虎!”

“真的?”

“真的!”

“我也不会。”

黎英说:“我累了,要睡觉。”

老虎点点头:“好!你闭上眼,我陪你。”

黎英闭上了眼,英武的游击队长那长长的睫毛合上了,就象一个温柔的猫眯。

老虎忍不住,在她的眼睛上嗅了一下,看着她进入了睡眠。

老虎这才躺下,鼾声随之轻扬而起。

特别游击队的驻地显得格外的安静。

只有流动哨和做午餐的战士在忙碌着。

但声音也很轻。

黎英再一次慢慢地睁开了眼,静静地看着老虎。

老虎已经有了浓浓的八字须,这让他看上去,显得格外的富有灵气。浓黑的头发,很不听话的向四周伸展,把他那永不服输的性格表露无遗。鼻梁笔挺令他的脸很有立体感,而两道飞扬跋扈的眉毛,告诉着人们,这是一个将军的生命。

黎英忍不住笑了,因为她喜欢这个人,这个人也喜欢她。她甚至想象着战争胜利了,自己给他生出来的儿女的模样。

天上的太阳就在黎英那美好的想象中,一点点升上了天空正中。


黄道日已经喝醉了,有手拿着一根油腻的猪蹄,一手抱着胡客家,大声地说着:“胡兄弟呀,你狗日是越共那边投降过来的!我听说共产党对付叛徒那是很厉害的!所以,你要和我一起,把老虎干掉!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胡客家虽然非常不喜欢与男人勾肩搭背,无奈他深知这个新的上司喜怒无常的脾气,只得勉力点头。把酒来与上司喝。

会佛村的地主张大年,已经习惯了被黄道日耍玩。也把酒来喝,只盼喝醉了他,好有一番安宁。

混混们就是混混,他们带着酒带着肉消失在他们的领地里。

凯阅中校完全遵守了他的承诺,黄道日为五村联防司令的命令和混混们的特别通行证与酒和肉一起送来了。

所以,混混们的领地遍布整个会山右峰的乡村。

混混们进入了一个个村庄,就如同消失了一样。

这是个秋日艳阳高照的日子。

胡客家的人则聚集在一起。

直到醉醺醺的黄道日来看他们来了。

醉了的黄道日只管找人喝酒,亲自把了酒杯,与大家干起来。

这些游击队员在美军的序列里,可不象黄客家的混混那么嚣张,一个个规规矩矩地倒上酒,听了黄道日的号令就喝。

就把黄道日喝笑起来了,“噗”地一口把酒喷了出来,指着众人:“就是做狗也活出狗的个性来,如何一个个见了我这么个狗屁上司,就象见了亲娘老子一样的。”

众人脸上挂不住,黄道日可不管他这些。再次倒上酒,举起杯来:“在我的手下就要活得愉快,你等今后只要不违反军令,当然,你不怕一条命,便连军令也违抗得的。大家只管活出个人样来!愿听我这句话的,就把这杯酒喝了,不愿听的,不喝我也没法找你!”

说罢,仰天一口灌了下去。扔了酒杯,摇摇晃晃,一步步走出门去。

突然高声地吼起歌来。

那字也听不清楚,只是唱得高低婉转,畅快淋漓。在上午的阳光里,肆无忌惮地冲撞着,仿佛一下子弥漫在整个村庄里。


封锁线因为就近的树木被燃烧弹烧毁了,留下了很大一片较大的缓冲区,所以显得安全了许多。

只是那狰狞的被烟熏黑了的崖和树桩,却也让人看起来极不安逸。

凯阅中校很高兴,对扬克尔道:“这是一个经验,凡是搞封锁线就得搞出一缓冲区来。”

杨克尔叹口气:“这岂不把丛林都烧了去!”

凯阅中校大笑起来:“军人要的是战争的胜利!”

扭头爬上他的直升机开始巡视他的封锁线。

从直升机上看下去,就更是明显了。

被烧毁的地带,象一条黑色纽带把会山右峰与会山城隔离开了。

他不断兴奋地与参与封锁的各部队指挥员通着话,这真是一个不错的天气。

上午,老虎游击队的进攻也停顿了下来。

他抹抹长出了很硬的胡须的下巴:“跳不动了吧。老子要开始逗你了!”他想起了黄道日。

于是抓起通话器,要通了黄道日。

黄道日醉了,胡言乱语着:“哈哈,凯阅兄弟,放心,哥哥说了的事,一定给你搞得妥妥帖帖,迷迷糊糊,是啊!老虎的胡须至少我会揪一根下来给你!哼哼,不相信,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我连死都不怕,没什么我不干的!放心,我该做什么,我明白着呢,明白着呢!”接着他就怪笑起来,不断地怪笑。

直到笑得那凯阅也忍不住被逗笑了。

放下话筒,大声地道:“真是一个有趣的流氓!”

他决定去他自己的指挥部修剪一下他自己的胡子,他觉得自己应该打扮一下。

因为晋升他为上校的命令已经到了会山司令部,他决定完成这次任务才去听取!


老虎坐在偏西的夕阳下,愣愣地看着夕阳。

他越来越喜欢这样一个人思考,起伏的丛林,变幻的天空,不断地给他无限的启迪。

终于他忍不住站了起来,在草地上,一步步有力地走了起来。

突然,报务员彭冈村快步地冲了上来。

立正,把一份电报送递给老虎。

上面只有四个字:安全送到!

老虎的脸上顿时储满了夕阳的金黄:“给黎英看了。”

彭冈村点点头:“是!他叫我送给你!”

老虎挥挥手,彭冈村去了。

老虎才禁不住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腰:“好!我们该回去了!”

接着,他急忙向山下走去。

身后的夕阳,一点点地往山下落去。

夜幕也随着一点点地降临了。


夜幕降临,混混们陆续回到了会佛村。黄道日也醒来了。

吃了晚餐,混混们和胡客家的游击队在黄道日的带领下,向封锁线走来。

接着又三个一群,五个一堆越过封锁线进入了丛林。

黄道日是第一个,他带着两个人,一进入丛林便如同鱼入大海一样在里面兴奋地急进。

月亮还没有出来,丛林里很黑暗。用油树打的火把,只能照亮身边的道路。

不过,这并不影响黄道日。他们三个人似乎有一个既定的目标,这会儿只管急进。

走了差不到两个时辰,月亮已经开始发出微弱的光亮。他们来到了一处高岗上。

这里有三块巨大的石头。

他们在中间的石头边刚一站定,就从石头后面转出来一个人,轻唤一声:“阴阳无常,你狗日终于来了!”

不是那老虎是谁呢?

黄道日立马一个立正:“会山右峰五村联防司令,向老虎报到!”

另两个人,一律的光头。

两个彪形大汉,齐齐也是一个立正:“老虎!”

老虎挥挥手,突然一把把三个人都抱成了一堆。

他们三人,分别是阴阳无常、机关枪、迫击炮。

老虎松开了他们,叫声:“狗日的,你三个吃香的,喝辣的,做混混,一个个都养胖了呢!”

又一把拍在阴阳无常的光头上:“混得好,联防司令!”

机关枪和迫击炮飞快地散开。

老虎摇摇手:“已经放了暗哨,你们跟我来吧!”

四人转过大石头,没了踪影。


胡客家的三十六个人,成一个扇面进入的丛林。

这会儿都汇聚在他的面前。

胡客家一个个盯着大家:“这狗日的黄道日是借刀杀人!这片丛林里,不知什么时候就会钻出老虎的人来。所以,大家要格外小心。大家知道,特别游击队最恨我们。”

面皮白净,学生出生的胡客人眼睛闪烁地盯着胡客家:“我们怎么办?大哥。”

胡客家冷哼一声:“战乱之季,明责保生。”他坐了下来,示意大家也坐下来,他继续道:“当初我不得已听了客人的话投了美军,那就是为了生存。满以为上次能捉了老虎,成就一番功勋。没想到老虎是人中之精。现在我们在凯阅面前也失了秘密用途。就是比那杨克尔的人也自差了一等。”他长叹一口气:“现在我们第一的是保全性命。”

众人都盯住他,油树火把虽然亮,但一时也看不见众人表情。

胡客家慢慢地点燃一支烟:“我不管你们怎么想。不想丢命的,就在这里停下来。就地宿营。”

他按熄了烟,站起来,大声命令道:“五分钟支帐篷,一个时辰换一次岗哨。火把全部熄灭。”

所有的游击队员都动了起来,不一会儿,帐篷支好了。

胡客家亲自动手,把一个个火把熄灭了。

只有月光照着这片丛林的小小营地,模糊不清,一片安静。

其实,整个丛林都格外安静。

这种安静直到黎明,黎明时,陆续有些混混返回了封锁线内。

又有些混混在下午带着各种食品进入了丛林内。

老虎却变得格外的安静。

封锁线上,除了这些持特别通行证的混混在来来去去,几乎没有故事发生。

凯阅中校却一直在忙碌着,他要了一支专门的空降特种兵中队,准备在黄道日侦察出了老虎的营地后,进行攻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