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情亲情友情征文]隔辈儿亲

隔辈儿亲


小时侯,父辈儿们都在外面忙活,孙子辈儿的我们就都集中在爷爷奶奶(或叫老爷姥姥)跟前,最多的时候,用奶奶的话讲:光秃子就八个,每天早晨起床最是热闹。八十年代姜昆有段相声说得就特象:“早起往床边一站:大毛、二毛.....八毛、截住,起床!”呵呵,虽然没这么叫过,孩子们是分两间屋睡,名字也没相声里叫着顺嘴,但经常是老两口挨个扒拉脑袋,还得数数儿,孩子们睡觉不老实,睡觉转圈,睡了一宿,脑袋就不知道冲哪个方向去了,床上骨碌滚蛋的。洗脸漱口背书包,桌上早摆好了吃的,一人抓一份,呼啦就没影了。中午放学了,桌子上一摞大饼,大碗的炖肉汤熬白菜,或者团子、米粥,孩子们书包还没放下,就奔了去,这时候,奶奶会啪啪地打孩子们伸向桌子的脏手:洗手去,洗手去!然后是争先恐后,冲吧冲吧,手上的水就往衣服上一蹭,一通风卷残云。爷爷会坐在八仙桌旁,吧嗒吧嗒抽着,一脸的满足,木壳的话匣子里放的是现代京剧......

到现在咱还佩服两位老人的智慧.为了让一帮孩子经常能吃上肉,经常早早去肉店,买没人愿意买的,不好做的肉或骨头,经老人的手,做出来那绝对是美食,红红的,入口嫩滑,绝不会塞牙;骨头上已经极少的碎肉,会用小刀一点一点剜下来,烧饼、大饼或馒头、窝头夹上葱丝菜叶,在煤球炉子边上一烤,嘿!“中国的汉堡包”。这手艺也遗传给了我们这帮孩子。为了要省钱,老人想了个绝招儿,买来的羊蝎子,炖出一大锅的汤,撇出上面的浮油,浮油留着炒菜或烙葱油饼,肉汤留着炖萝卜、土豆、白菜;孩子们啃过的羊蝎子,用小刀再剔一遍,连脆骨都不放过一丝,干干净净的骨头埋到湿土里,过几天挖出来卖到废品收购站,那时侯骨头是化工原料,卖的钱基本又可以再大吃一回。

那时,父母们基本都不在跟前,孩子们在外面有点事,都是爷爷出面,爷爷就是我们的靠山。后来孩子们跟着父母四散了,可似乎都不自觉地惦记着回到那里,离着近的,放学先去看看,然后再回家,离得远的放假必回那大院。工作后,有钱了,独立自主了,每周都会回去聚齐.说实话,没见给父母买什么,可总要给两位老人带点什么,学习啊工作啦,反正一大堆的破事都和老人念叨,交了女朋友男朋友,先带着让老人看看。

那时侯,北京的大院小院里都盖了简易房子,听院里的邻居讲,老太太上房去铺油毡去了,哎,八十多了都,就为了孙子们来了能有个住的地方.屋里的家具不算多,可大床就有三个...

呵呵,说不清楚,说不清楚。

现在又轮到咱老父亲了。就是孩子少了点,可基本都是在她们爷爷奶奶跟前长大的。老爷子存了一柜子的像册和录象带,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年年都有,有亲戚朋友上门,还要拿出来炫耀一番。用他的话说:你们就好好的上学上班赚钱,别的甭管。孩子上幼儿园、小学蹬个三轮接送,风雨无阻的。第一个大点了,又接着胡撸小的。孩子要是有个头疼脑热,不睡觉也的看着,“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去”。哎!除了教孩子写作业,去学校开家长会,什么都管不上。咱那大侄女和他爸都不亲,都上班了,还要回来和爷爷奶奶挤一块堆;这现在结婚了,三天两头往回跑,钱都不放自己家里,让她奶奶给收着,小两口花钱还要到奶奶那儿去支。

都说隔辈儿亲,咱可是深有体会了的。不知道以后咱会不会也这样。

本文内容于 2007-12-5 0:41:08 被亚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