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小伟,小伟!”母亲追到门口,瞧着他远去的身影,转身急得:“李燕,大伟到底对小伟说了什么?他为什么就不能来北京了?”

李燕趴在桌子上哭泣起来……

老人茫然不知所措地不好再问,赶紧劝慰儿媳。同时,随着王小伟的匆忙离去,哥哥留给弟弟的遗信内容成了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王小伟匆匆地赶到火车站,买好晚上返回昆明的车票,站在广场上掏出哥哥的遗信又看了下那一行潦草的字迹,滚烫的热泪再一次流出,哥哥的重托使自己处于两难的境地,如果再来北京将无法面对哥哥的亲人,不来北京就意味着从此不能为哥哥扫墓,只能百年之后兄弟俩在地下相会了。当晚,他登上了南下的列车,三天后回到云南的家中,将哥哥的一张遗像披上黑纱挂在了客厅,妻子的遗像挂在了自己的卧室。从此每月的一百来块钱的工资也分成了五份,湖南的父母和北京的父母按月寄去十元钱,自己留下三十元吃饭,另外三十元交给岳母扶养儿子,剩下的存入银行,做为儿子今后读书的费用。同时,他将哥哥在战场上写的那封信和最后的遗信一起珍藏起来放在了箱底,想起哥哥时再拿出来看一看。每到星期六下班后就匆忙赶到乡下看孩子,抱着儿子睡、逗着儿子玩,带着儿子去屋后的山上看看妻子的坟头,说些思念的话,心情也就舒畅一些,星期一的早上再匆匆赶回来上班。

八月初,老头子夫妇到昆明看望老战友夫妇,四位老人一起来儿子家看孙子,才知道儿媳已经死亡和王大伟也牺牲了的消息,老人们顿时陷入了悲痛之中,想把孙子带回湖南扶养,但孩子的外公外婆不答应只能放弃。同时六位老人商议后,一起劝王小伟再找个媳妇,但被他坚决拒绝,说今后不会再结婚,一心一意将儿子扶养长大就心满意足了。

九月初,王小伟收到了北京父母的来信,李燕八月二十九日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为王小磊,同时让他不要寄钱,国家每月发放的抚恤金足够用了,并询问秀梅和大磊的情况。王小伟立即回信,祝嫂子和小磊平安,秀梅和大磊一切都好,并取出一千元钱寄了过去。从此,他每月还从自己的生活费中扣下十元寄往北京,由父母转交给嫂子做为小磊的生活费,但从不过问李燕的情况,她也只让父母在信中代问大磊的事,也从不过问王小伟和秀梅的情况,似乎在他们弟嫂之间存在着一种无法跨越的鸿沟,只能让时间来回答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