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王小伟奔到售票厅购票,苍天保佑,他买到了八点整飞往北京的航班机票,并迅速发出了传呼,告知了乘座的航班,立即通过安检进入了候机厅,广播中响起了登机的通知,他走进机舱闭上了眼睛,当飞机腾空而起时,他想起了哥哥第一次受伤的情景,自己当时也在直升飞机上,那时只是很害怕哥哥离去,但今天却在矇眬中已经预感到哥哥将永远离开自己,同时心中猛地一痛,他又听到了哥哥心中的召唤,哥哥在等待着见自己最后一面,他的热泪如泉水般涌出。三小时整,飞机降落在了首都机场,王小伟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出口,看到小段举着写着自己名字的报纸在等待,他冲上去急喊道:“我是王小伟,快走!”

小段二话没说领着他奔上警车,警笛立即拉响,警车飞速冲上了灯火通明的公路。王小伟急促地问着哥哥的情况,但小段也说不清楚,因为他已经来机场三个小时了……

医院急诊室内,王大伟戴着氧气罩躺在病床上,李燕和父母、残疾的弟弟、及战友们眼含热泪守候在一旁。医生们紧紧地盯各种仪器,象征着英雄生命的弧线在一下没一下地跳动,一名老医生扭身冲大家问道:“他还有亲人没有到吗?”

父亲坚强地:“他还有一个弟弟没到。”

老医生悲痛地:“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无法再挽救英雄的生命,他的心脏早就停止了跳动,但他的脑电图却一直在波动,似乎还有一件心事未了,在苦苦地支撑着不愿离去,这是我从没有看到过的现象,证明他等待的亲人是他一生中永远的牵挂,感情之深,无与伦比……”

“请让开!”王小伟的喊声响起,他奔到病床前抹去眼中的热泪,跪下抓着哥哥的手、将脸贴在哥哥的脸上,平静而又轻轻地呼唤道:“哥,我是小伟,我来啦,我没有哭,你不要再牵挂着我,战场上的坚强会重新回到我的身上,我也会永远牢记对你许下的诺言。大伟哥、哥哥、哥,一路走好!”

王大伟的脑电图在仪器上终于停止了跳动……

老医生含泪轻轻地:“英雄走啦!”

李燕和父母、残疾的弟弟扑在了亲人的身上,哭喊着:“大伟!”“孩子!”“哥哥!”

战友们和医生们肃立流泪,几名女干警哭着上来安抚李燕和老人……

王小伟站起身,轻轻地:“爸爸、妈妈、嫂子,弟弟,请节哀。”然后紧紧地咬着嘴唇,闭上了眼睛,身子颤抖着向后倒去,小段等人一把抱住他喊道:“小伟!”

王小伟睁开眼睛,坚强地挺直身子,嘴唇都咬出了血。

母亲扑上来紧紧地抱住他,哭呼道:“小伟,哭吧,你想哭就哭吧,别憋在心里。孩子,妈妈知道,你们兄弟俩的感情比谁都深,没有你,就没有他,你们两个血脉相通,比我们还要亲,他躺在这里整整等了你四个小时,你能赶来,才使他放心地离去。哭吧,孩子。”

王小伟长出一口气:“妈妈,哥哥最后说了什么没有?”

母亲抹去泪:“他对李燕说,生下孩子,还当警察。”

王小伟扶起李燕:“嫂子,坚强起来,完成哥哥的遗愿。”

李燕悲泣道:“小伟,大伟最后叫的是你的名字。”

王小伟:“我听到了,当我的心连续痛了三次时,我就听到了哥哥对我的召唤。嫂子,节哀顺变,身体要紧,哥哥的后事由我来办理。”

一名老警察含泪走上前来:“李燕,你们对王大伟同志的后事有何要求?”

李燕抹去泪:“小伟,这是我们局长,你对大伟的后事有什么想法就提出来。”

王小伟:“局长,该怎样办,您比我们清楚,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我哥哥是战士,请按照军人的最高礼节,鸣枪为他送行,也请给我准备一支枪,我将最后向哥哥鸣枪致敬!”

局长:“好!我们会安排的。王大伟同志的遗体将立即送往殡仪馆,新的警服已经准备好,后天将为烈士举行隆重的追悼会,然后安葬在烈士陵园。”

王大伟:“爸爸,妈妈,嫂子,你们还有什么要求?”

母亲悲伤地:“李燕,孩子,你有什么话就对领导说出来。”

李燕说:“让小伟做主吧。”

母亲:“小伟,你就决定吧。”

王小伟:“好,局长,请将我哥哥送殡仪馆。”

局长招了下手,两名青年抬着担架走了进来……

王小伟阻止道:“不需要你们,我来。”他抱起哥哥的遗体说:“哥,弟弟抱着你走。”然后向外走去,大家都知道了他的用意,立即闪开一条道,搀扶着李燕和老人跟随在后,走出医院,上了灵车坐下,他依然如故地抱着哥哥不放。李燕也坚持登上灵车,抱着丈夫的头放在自己的胸前,局长让小段几名年轻干警相伴。警车响着警笛开道,引领灵车行驶在静静的、灯光明亮的大街上。来到殡仪馆,王小伟抱着哥哥走下灵车,一些干警已经等在那里,当工作人员上来要接过烈士的遗体时,他轻轻地:“不麻烦你们了,我来。”

工作人员只好推开一间小屋,里面已经准备好一切换洗的用品。

王小伟还是轻轻地:“嫂子,你先去休息吧,不要过于悲伤,一切为了孩子。”

李燕在老人和同事的劝慰下只得流着泪坐上警车离去……

王小伟抱着哥哥走进小屋,将遗体放在铺着白布的台子上,冲着跟进来的工作人员威严地:“出去!”

局长和干警们瞧着王小伟威严的目光,真正感受到了这名从战场上走下来的战士内心深处的坚韧,忙让大家都出去。

王小伟关上门,默默地为哥哥换洗,用毛巾小心而又仔细地擦净哥哥身上的每一粒尘土和血迹,轻轻地抚摸着哥哥胸口上的三道伤口,最后为哥哥穿上洁白的衬衣和崭新的警装,一切完成后,他又抱着哥哥走出小屋在水晶棺前坐下,紧紧地将哥哥搂抱在怀中,将脸贴在哥哥的脸上,热泪终于如泉水般涌出,嚎啕大哭,放声悲呼:“哥,哥哥,大伟哥!”

小段他们上来想抱过烈士的遗体,但根本无法让王小伟松手。

父母亲悲鸣道:“你们就让小伟最后抱抱他的哥哥吧,你们不知道,他们兄弟俩的命是连在一起的。”

王小伟的哭嚎撕心裂肺,在殡仪馆、在夜空中回荡,久久地、久久地却在一刹那间停止了,局长和小段他们哭叫着扑上去,迅速对昏死过去的王小伟实施抢救,并用力扳开他的双手抱起烈士放进水晶棺。

两位老人和残疾的弟弟扑上来哭呼道:“小伟!”“小伟哥!”

王小伟清醒过来,在小段他们的搀扶下站起身,静静地注视着水晶棺中的哥哥,猛地推开小段他们,跨进了水晶棺、抱着哥哥一起坐在了水晶棺里,平静地对围上来的老人和局长他们说:“你们放心,我不会有其它的想法,你们就让我们兄弟俩再静静地坐一会。”

局长他们瞧着他平静的面容,无奈地只能守候在一旁。

王小伟不再哭吼,只是搂抱着哥哥、脸贴脸地如同一座雕塑般坐在水晶棺里,干警们和在场的人们无不为他对哥哥的情感所震憾……

天亮了,烈士昔日的战友们赶来了,大家都知道他们兄弟俩的情义,哭泣着轻声安慰,但谁也别想将他们兄弟俩分开。在这一天又一夜的时间里,王小伟搂抱着着哥哥坐在水晶棺中不吃不喝,不哭也不闹,只是轻轻地在哥哥的耳旁说着兄弟俩的往事,他平静而又充满着情感的表情让每一个来悼念的首长、战友和群众都为之动容,兄弟俩的情感故事也迅速传开,连工作人员都是流着泪默默地在水晶棺周围、轻轻地摆上一盆盆鲜花,生怕微小的响声会打断兄弟俩的交淡……

第三天清晨,王小伟才起身将哥哥轻轻地放下,跨出水晶棺小心地整理好哥哥的警装,将鲜红的党旗盖在哥哥的身上,又将警帽端正地放在哥哥的胸前,肃立着深深地三鞠躬。然后胸戴白花、臂挽黑纱,如同一尊雕塑挺胸立正站在了哥哥的头前,同八名礼仪干警一起守护着哥哥的英灵。

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的首长和大批的干警、群众赶来,瞧着王小伟挺拔的英姿,不由得向他投出了敬佩的目光,他们兄弟俩的情感故事已经在人们中间传唱。随后,大家为烈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公安部授予烈士一等功臣和革命烈士的光荣称号,遗体火化后安葬在了城郊的烈士陵园,阵阵枪声为烈士送行,王小伟也举着步枪向哥哥鸣枪致敬。

傍晚,王小伟和亲人们回到哥哥生前工作的地方清理遗物,李燕从抽屉里拿出了丈夫没有烧毁的两封信,打开写着自己名字的信看着,是丈夫对自己留下的遗言,做为同一战壕里的战友和亲人,她知道这是丈夫每次出去处理重大案情时必备的家书,信中表达了对亲人深深地热爱和对未出生孩子的无限希望。当她把信交给父母后,打开另一个没写名字的信封,抽出信纸看时,却被那一行潦草而又匆忙写成的字体惊愣住了,两位老人觉察到了儿媳的神情,探头来看时,她赶忙折叠好信装进信封,瞅着站在一边的王小伟,轻声道:“小伟,三天前的中午,你是否感觉到了大伟紧张的心跳?”

王小伟点头:“是的,那天中午我听到了哥哥的心在紧张地跳动,好象在说:‘痛、痛、痛!’我吓得慌忙跑下楼打电话,他却说没事,只是紧张了一下,我让他出去时小心。”

李燕痛楚地:“是我们大意啦,他回家告诉了我这种感觉,却没有引起我们的重视,前天不应该上街的,不然不会发生这种事。小伟,那前天你又是怎么知道你哥出事了,我们刚到医院,就听到了BB机响,你哥最后一句话就是说:是小伟!”

“前天下午两点多钟,我的心连着又痛了三下,感应到了哥哥在喊我,赶紧打电话过来,有人说他休息,我才急忙让传呼台呼哥哥的BB机,没想到却真的出事啦。”

“看来你们兄弟俩真的有心灵感应。小伟,秀梅到底咋样了?”

“她、她很好,医生说,只要再坚持一年半载,她就会醒来。”

“小伟,你能骗得了你哥哥吗?这是他留给你的信,写得很匆忙、很潦草,应该是在你听到他紧张的心跳后写的,你看看吧。”

王小伟接过信封,抽出信看了那行字后,吃惊地立即收了起来,坚定地:“嫂子,哥哥的叮嘱我记住了。”

母亲走过来:“小伟,你哥说了什么?”

王小伟瞅着老人:“妈妈,我今晚就得回去,请你和爸爸多多保重。”

父亲过来拉着他的手:“小伟,住几天再回去吧。”

王小伟摇头:“爸爸,我也想陪你们几天,但大磊、主要是秀梅还在医院……”

李燕:“你走吧,爸爸妈妈我会照顾的,好好把大磊养育成人。”

母亲着急地:“小伟,秀梅真的……,可你哥说,她、她、她已经……,小伟,你哥哥不在了,你明年还会来北京吗?”

王小伟猛然跪下说:“妈妈,爸爸,小伟不孝,哥哥的信让我、无法回答您的问题,如果我再来北京、可、北京我来不了啦。”

两位老人吃了一惊,齐声地:“为什么?你起来说。”赶紧拉起王小伟。

在场的小段和干警们也吃惊地瞧着王小伟。

李燕含泪说:“小伟,你哥哥的信把它忘掉吧,我也不会记得这封信。”

王小伟也含泪说:“嫂子,每年替我为哥哥上三柱香,孩子出生后,我、不能来看他。爸爸,妈妈,保重!我走了,再见!”他转身冲了出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