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诺言 第十一章 兄弟绝唱 之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北京火车站,天空在下着大雪,大地一片白茫茫。王大伟愣愣地站在电话亭旁,弟弟为什么说弟妹没事,接电话的大嫂又怎么会吞吞吐吐,看来我想到的弟弟也想到了,他想瞒住我,怕我为他担心。

李燕怀疑地:“大伟,你是不是弄错啦?”

王大伟肯定地:“不会,他心里传给我的话从来没有错过,你虽然怀疑我们兄弟之间的心灵感应,但这的确是真的,谁也无法将它解释清楚。小伟已经想到了我会重新打电话,大嫂是按照他的吩咐回答我的,他是怕我们为他难过。”

李燕:“那我再打一次试试。”

王大伟:“没用,大嫂还会那样说,等五一节放假,我过去一趟,就什么都知道啦,我们回家吧。”他提着行李,挽着妻子的手走进了风雪中,朝地铁站走去。乘坐地铁在西直门下车,经过繁华的大街、穿过一座座高楼大厦,走进一条小胡同,来到一栋破旧的三层楼前,打开底层的一扇屋门,拉亮灯,这只是一间直捅的房子,除了中间摆着一张床,家具没有几件,靠里头还有一间没有窗户,只能摆放一张小床的小楼梯间。

李燕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说:“大伟,有空得把这楼梯间收拾一下,将来给儿子住。要是小伟他们来了,我们也可以在里头对付几晚,总不能让他们去住旅馆吧。”

“李燕,小伟这几年肯定不会来北京,大磊没有了妈妈,只能由外婆外公照看,这孩子才一岁,恐怕要受苦啦。”

“你就这么肯定秀梅真的走啦?”

“这是肯定的,你不用怀疑,过几个月我去了就会证明给你看。明天你去买几套小孩的衣服寄去吧。”

“干脆寄几百块钱去,我回来时身上的钱只够路费了,才没有给。”

“他不会要的,寄去了也会给退回来,这个弟弟没人有我了解他,他倔强而又善良。”

“这次我也多少了解了他一些,他真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如果秀梅真的不在了,我估计他不会再去找别的女人,可他才二十多岁呀。”

“过几年我会逼他的,如果实在不行,只能请老头子出面啦。”

“照你说,秀梅的事小伟肯定也不会告诉他家里,对吗?”

“是的,他连我都不说真话,那就谁也别想知道了。洗脸睡吧,明天我们就要上班了,我还得抽空回家一趟,让爸爸妈妈写封信去安慰一下小伟,他对老人的话还是愿意听的。”

夫妻们洗漱后躺在床上,却久久地不能入睡,两人在想着王小伟该如何度过难关,重新振作起来……

时间在一天一天地度过,王大伟做为一名特警队的队长总是冲在一些突发性事件的最前面,虽然他的脚伤不能进行一些大运动量的训练,但他敏捷的身手和准确的枪法在队里无人能比。同时,他和战友们都养成了一个习惯,平常没事时都会写一封家书放在抽屉里,一旦紧急出动时迅速写上年月日,等行动结束又将前一封家书烧掉、重新再写一封备用。

一九九零年春节来临,王大伟因工作要值班,只能让李燕回乡下陪父母过年,他打电话给云南的弟弟拜年,祝他们全家节日快乐。王小伟也祝哥哥嫂子和爸爸妈妈、弟弟春节愉快,然后主动说秀梅的身体又有了好转,让亲人们不要惦记,大磊长得又白又胖,已经会叫爸爸妈妈了,再过几个月一定会叫伯伯,到时让儿子在电话中跟哥哥说话。王大伟放下电话,眼泪不由得流出,弟弟在千方百计隐瞒着真相,他的善良和对情感的专一只有自己才最清楚。正月初六,王大伟回家给父母拜年,顺便接李燕回城,父母将王小伟的信给他看,信中除了对老人的问候外,也是说秀梅在一天天好转,大磊很好,请亲人不要惦念。

三月二十日中午,王大伟他们接到准备出击的命令,大家迅速在备用的家书上签名和写上年月日,然后装上信封准备出发。王大伟突然莫名其妙地心跳加快,心脏接连紧缩了三下,有着一种痛的感觉,虽然只有短短的几钞钟,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他矇眬中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脑海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难道……?他不敢多想,立即提起笔第一次给弟弟留下了一句话,但还没写上日期,桌子上的兰色电话已经响起,这是外线电话,他刚抓起电话,弟弟紧张急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是大伟哥吗?”

“是我,小伟,有什么事?”

“你是不是病了,心跳那么快,好象很痛,把我吓死了。”

“我没病,刚才只是紧张了一下,你还好吗?”

“我很好。哥,这是我第二次听到你的心声,你出去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不会有事的。小伟,我还有事要办,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再见!”王大伟放下电话,弟弟的感应让他意识到了某种无法解释的危险,决定向上级请假不参加今天的行动,但桌子上的红色电话猛然响起,他抓起电话,是上级下达了出击的命令,他没有任何犹豫地将写给弟弟的信装进空信封,提起狙击步枪、率领特警队员们冲出门、登上警车向指定的目标飞驰而去,到达一座四合院外时,在封锁现场的领导上来通报,一名劫匪抓住一名老人做人质,躲在屋里要求警察撤离,可他身上绑着炸药,如果放他出来必将危害更大,只能就地击毙。

王大伟迅速上前观察,只见绑匪用刀架在老人的脖子上站在窗前、对谈判的民警凶吼,五分钟内警察不撤离,他将杀死人质、引爆炸药。王大伟立即通过对讲机、轻声向队员们发出了利用周围建筑、当场击毙绑匪的命令。自己也登上左侧的平房屋顶、快捷地出枪瞄准了绑匪,就在绑匪对着谈判民警吼叫着、头微微向左边偏移的一瞬间,王大伟枪膛中的子弹已经飞来、击中了绑匪的脑壳,他重重地倒了下去。民警破门而入,救出已吓呆了的老人,绑匪已经死亡。

清理完现场,王大伟带领特警队员撤回局里,领导又通知他去会议室开会,并交给他一张杀人犯的通缉令,上面除了被击毙的绑匪外,还有一名长着四方脸、迷迷眼的逃犯。会议对今天的行动进行了总结,要求大家严密侦破另一名逃犯的下落,直到天夜才散会。王大伟想起明天是自己轮休的日子,父母也要进城来看望已挺着肚子的李燕,便没有去办公室,直接坐公交车赶回家里,路上想起今天写的两封信没有烧掉,心里又觉得有点好笑,怪自己神经过敏,在那种时候还给弟弟留下了一封信,后天上班时一定要烧掉。同时,他又想起了弟弟的电话,自己莫名其妙的紧张心跳,弟弟却在几千里外就感应到了,短短的两分钟之内就打来了电话,他一定是飞奔下楼的,得给他回个电话才行,不然他一夜都不会安宁。下车后,王大伟在电话亭拨通了弟弟楼下的公用电话,大嫂喊小伟接电话的声音只过了不到一分钟,他急促的声音就响起:“哥,没事吧?”

“没事,看把你紧张得,吃饭了吗?”

“没事就好,以后一定要小心。我吃过了,我、我正在给秀梅熬米粥,哥,秀梅虽然还是没醒来,但已经能吃点东西了,你们别惦记着,等她醒来,我让她给你们打电话。”

王大伟再也无法忍受了,哭泣道:“小伟啊,你别骗哥哥啦,我紧张的心跳你能感觉到,难道哥哥就听不到你的心声吗?三个多月了,你还要瞒我多久?”

几千里之外,王小伟慌乱地:“哥,我、我没瞒你什么。好、好了,你没事就好,我得赶紧回去熬粥,再见!”他挂断了电话,趴在电话亭上痛苦地悲哭,大嫂也陪着洒下了泪珠。

北京的王大伟悲伤地往家中走去,一个月后一定要趁五一放假去云南看弟弟,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回到家,李燕瞧着丈夫红肿的双眼,忙问出了什么事?王大伟就将今天莫名其妙地紧张心跳、弟弟立即就感应到、并迅速打来电话的事,及刚才与弟弟通话的内容告诉了妻子,夫妇俩都为王小伟的良苦用心感到悲叹,可却忽略了应该引起高度警惕的自身反应,每个人都在特定的时候,对自己的未来有着难以猜测的预报。

三月二十一日上午,王大伟穿着便服倍着进城的父母和已经挺起肚子的李燕逛街,购买了一些新生儿的必备用品,在街上吃完中饭已是下午两点,便送父母去地铁站坐车回门头沟,母亲搀扶着儿媳,叮嘱她一些注意事项。就在这时,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迎面走来一名长着四方脸、一双迷迷眼睛的粗壮汉子,王大伟无意识地瞧了汉子一眼,却立即停下脚步深思了一下,扭头小声对妻子说:“李燕,刚才这个人好象是一名全国通缉的杀人在逃犯。”

李燕也立刻警觉地:“你看清楚了吗?”

王小伟肯定地:“你应该相信我的眼睛,不会错。李燕,你马上打电话向局里汇报,派人支援,我先跟着他。爸爸,妈妈,你俩跟着李燕,不要靠得太近。”他便跟踪了上去……

李燕赶紧用公用电话打电话,两位老人紧张地注视着远去的儿子。李燕打完电话,急忙和父母一起慌忙跟在丈夫身后不远处……

大街上,王大伟机警地利用行人的掩护,悄悄跟在犯罪嫌疑人的身后,几次都想靠近一点好趁机采取行动,但犯罪嫌疑人心虚地边走边不时的扭头盯几眼身边的人和四周。这时,两名在街上执勤的警察走来,犯罪嫌疑人便闪到一旁,在街边花圃的水泥围栏上坐下,眼睛却偷偷地扫视着越走越近的警察,手还放在了腰间,他的身旁还坐着一对夫妻,女的是一位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肯定是走累了才坐下休息的。王大伟想靠近犯罪嫌疑人,但看到他很警觉,怕引起他的怀疑,同时也注意到了他放在腰间的手,知道他身上一定有凶器,要是被他发觉,搞得不好会危害到行人的安全,又想上前去同两名执勤的警察打声招呼,但两名警察已经快到犯罪嫌疑人跟前了,不能打草惊蛇,只好警惕地站在不远处静观其变。

两名警察走过犯罪嫌疑人身旁时,一名警察无意识地看了犯罪嫌疑人一眼,犯罪嫌疑人立刻心虚地躲避警察的目光。那名警察觉察到这个人有点不对头,便又回头注视着犯罪嫌疑人。没想到突发事件发生了,逃犯做贼心虚地凶恶地迅速抓住身边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挡在身前当人质,并从腰间抽出匕首架在孕妇的肚子上,叫嚣着说:“我已经杀了一个人,不怕再杀第二个,你们通通给我滚开。”两名警察只能退后,行人也吓得尖叫着四处躲避,李燕和父母站在围观的人群中,焦急地注视着。孕妇更是吓得全身发抖,喊也不敢喊,只知道哭。孕妇的丈夫吓得跪在地上求罪犯放了妻子和肚子里的孩子,由于匪徒害怕得手发抖,刀随时都有可能伤害到孕妇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王大伟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此时挺身而出,大声地:“这名孕妇是我妹妹,只要你放了她,我愿意当你的人质。”

这时,远处传来警笛声,逃犯知道再也逃不掉,穷途末路地叫喊道:“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赢一个。”举刀就朝孕妇的胸口刺去,王大伟没有犹豫,飞扑上去一把抓住了逃犯举刀的手,由于孕妇挡在身前,没能一下擒拿住匪徒,只能将逃犯拖开孕妇的身边,没想到逃犯的身上还有另外一把刀,他用另一只手凶残地抽出刀就在王大伟的胸膛上连刺三刀,两名警察扑上来擒住匪徒。

李燕和父母哭喊着扑上来抱起血泊中的王大伟,叫喊着:“大伟、大伟、大伟!”

一大批警察赶来,围上来呼喊:“大伟,王队长!”

王大伟艰难地:“李燕,生下孩子,还当警察。”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大伟、大伟!”亲人们和同事们呼喊着将王大伟抱上警车,向医院飞驰……

几千里之外的王小伟在哥哥遇刺的一瞬间,他正站在大门旁检查出厂的车辆,心脏却连续阵痛了三下,差点摔倒在地,他呆愣地感应到了哥哥的呼唤,疯狂地飞奔到大嫂的公用电话旁,抓起电话就拨出了号码,紧张地:“大伟哥吗?王大伟在不在?他今天休息?”他迅速又按下了北京传呼台的号码,报出了哥哥的BB机号码并留言:“我是小伟,速回电。”

北京的王大伟已经抬下了警车,向手术室奔去,李燕握着丈夫的手哭喊着:“大伟,大伟,你要坚持住。”

王大伟身上的BB机响起,他努力着睁开眼睛:“是、小、小伟。”他昏了过去。

李燕立即取下丈夫身上的BB机,流着泪目送着丈夫推进了手术室,两位老人惊慌地上来抱着儿媳,干警们悲痛在站在手术室外。BB机不停的响声惊醒了李燕,她看了一眼后对一名年轻警察说:“小段,麻烦你去回个电话,告诉小伟,他哥哥很好。”

两位老人悲痛地:“李燕,瞒不了小伟的,让他来北京。”“小伟同大伟血脉相通,瞒不过他的,让他来吧。”

李燕坚强地:“小段,就说一句话,让他来北京。”

“嗯!”小段接过BB机跑出了医院……

云南的王小伟守在电话机旁,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大嫂紧张地:“小伟,出了什么事?”

王小伟喃喃地:“我哥、出事啦。”这时,电话猛然响起,他抓起电话就哭喊:“大伟哥,你吓死我了。你不是?我哥呢,什么?他被歹徒刺伤了。好,我立即来北京,不,我今晚坐飞机来。”他扣下电话就冲进了厂里,请假、借钱、然后飞奔到汽车站,气喘吁吁地拦下了一辆正要驶出大门、往昆明还去的班车,请求上车赶往昆明,但工作人员说班车已坐满,让他等下一班车。王小伟“扑腾”就跪在了车前,哭喊道:“求你们了,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昆明,坐飞机去北京。我哥哥出事了,他是人民的功臣,两次上战场为国而战,求你们让我上车吧,我给你们叩头啦。”他趴在地上叩下了头。

司机打开车门喊道:“上车,快!”

王小伟跑上车感激地:“谢谢!”

司机边开车边询问是怎么回事,王小伟就说哥哥是警察,一小时前被歹徒刺伤,正在医院抢救。旅客们又问他哥哥真的两次上过战场,他就把哥哥和自己的事都说了出来,大家被感动了,纷纷要求司机直接先将客车开往飞机场,司机痛快地答应了。客车一路奔驰,在天夜时分将王小伟直接送到了飞机场,他向大家鞠了一躬,迅速跑进机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