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题记:

总有一种声音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张照片让我们隐隐作痛。

在我们无意享受幸福的时候,不要忘记,有一群本应和我们一样的人正在苦苦挣扎。他们,被称做-----------中国弱势群体!

农民工无疑是这个弱势群体中的弱势。报纸、杂志、各种网站随处可见关于拖欠民工工资、民工的医疗无法得到保障。在拿不到工钱的情况下,民工只有通过一些极端的做法,如以死相胁或挟持工头,虽然这些做法有点不理智,但是,他们除了这种办法之外,已经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因为他们不懂法律,也不知道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在《XX早报》曾经有一篇文章,一民工为了讨回被拖欠的工钱,爬到几十米高的铁架上,直到要回工资。事后,有记者采访了这名民工,问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要工钱。这位民工的回答让人心酸,因为他讨了很久,工头就是不给他工钱,他又是和熟人一起出来的!现在家里的老母亲又有重病在身,急需用钱,工头如果能按时发工资,谁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的这个做法也是无奈的选择。椐其透露,他那个工地还有很多人的工资被拖欠着。本人切身体验之后,发现……

7月11号的早上9:30,我就到了工地,亲眼目睹了一件工伤事故,受伤的是一个玻璃装修工。他是在从车上把玻璃卸下来的时候受伤的,由于玻璃在运来的路上被雨淋湿了!很滑,他在搬动的时候,玻璃从车上划下来,在他的胳膊上划开了三条大口子,大家一阵手忙脚乱地拿烟丝替他包扎,可是,根本就止不了血。我大声说:“快去医院吧,这样不能止血啊!”他的回答让人心酸,“去医院,这几天的工钱就没有了,去医院太贵了。”最后,可以说是大家把他骂着去医院的。事实上他的胳膊被划伤了四处,如果再深一点的话,这条胳膊就废了,不幸中的万幸是没有伤到筋骨。只是缝了二十多针。然而,第二天,这个民工依然出现在工地上,依然在用另一只手干活,问他为什么不休息,他说,如果休息了几天,昂贵的医药费就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据《华商报》2004年12月3日报导: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陕西山阳县民工“肺案”,日前在洛南县人民法院首次开庭审理,可两年前提起集团诉讼的32位民工中已经有6人没能等到开庭就已 经离开了人世。由于集团诉讼被驳回,该案最终被要求案审理,当庭没有宣判审理结果。自从2001年8月患病民工代表多次向陈耳金矿提出享受工伤待遇、给因尘肺死亡的矿工的家属补偿丧葬费等要求遭到拒绝后,至今两年多时间过去了,民工兄弟们频频往来于陈耳金矿、洛南县政府、商洛地区,向有关部门反映、申诉,想"讨个说法",却不断碰壁。后来他们又向洛南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递交了要求享受工伤职业病待遇的申诉书,但还是石沉大海。我们痛心地看到:陈耳金矿没有完善的防尘设施,也从来没有给这些民工做过身体检查,可有关监管部门不闻不问;民工患病后,一般情况下7天可以知道尘肺鉴定结果,可当地卫生主管部门 在民工们苦苦等待了80多天后才公布;这些患病民工是陕西省建国以来检查出的最大尘肺职业病民工群体,但是两年多时间过去了,当地人事劳动部门竟然连一个工伤鉴定都没有做;本来是民工集体诉讼行得通的事情,却被撕扯成零碎的个案处理,在人事劳动部门和法院之间如皮球一般踢来踢去,踢了两年多,民工的劳动关系竟还没有弄清楚!这种漠视生命的"不作为"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我国早在2001年就颁布的《职业病防治法》明确规定,尘肺患者的诊疗、康复费用,伤残以及丧失劳动能力后的社会保障等,都应该由原用人单位承担。尘肺职业病除依法享有工伤社会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法律规定得明明白白,可山阳县尘肺民工的合法权益还是得不到尊重和维护。我们习惯于从单纯的道德角度去谴责漠视民工生命的行为,可是面对愈来愈多的尘肺民工含恨离世,面对有关监管门责任意识的淡薄和执法保障机制的缺位,仅仅从道德层面来谴责事件本身已没有实际意义。一直以来,民工劳动卫生管理就是一个盲区,消除盲区的治本之策还得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严厉制裁那些为牟个人暴利,连别人的死活的不顾的私营企业主;另一方面建立起严厉的责任追究机制,提高行政不作为的风险和成本,让不作为者自咽苦果。如此,看谁还敢拿法律当儿戏,视百姓生命如草芥?尘肺民工的生命已然逝去,更多的尘肺民工还在生死上挣扎,我们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民工兄弟含恨离世而无动于衷,珍视民工生命、关注弱势群体应当成为全社会的共同责任。

从这些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出,农民工的医疗保障根本就没有保障,说的直接一点,就是,那些用人单位把民工当人看吗?

7月12日,笔者亲身体验,了解民工的吃饭情况。早上8点钟在工地食堂,笔者看到了这样一幕:稀得可以倒影出人的稀饭,简直就是水加了几粒米,有点黑的馒头和带点酸味的面包,还有一盘酸菜。笔者乘了一碗稀饭,那股有点酸酸怪怪的味道叫人难以喝下第二口。在工地上,笔者又见了那位受伤的民工,他说每天都这样吃,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早餐,对你的伤口很不好啊!”我对他说,他说,工地外面有的饭店里的早餐好,但是,我们这种工仔享受不起啊!

这时,我才仔细的观察了这个工地的食堂,这里苍蝇到处飞,地上有许多的污水,而且在小角落里还有一小堆发霉的剩饭菜,整个食堂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餐桌是用简易的模板和几跟竹子搭起来的!模板上还残留着很多的混泥土。锅台上一层厚厚的油污,今天中午的菜很随意的放在,满是污水的地上。

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了,民工们蜂拥进食堂,洗手后,就开始了狼吞虎咽了,用了不到10分钟,食堂已经变得很冷清了!只有那么几个人在那里喝着啤酒。吃过饭的民工们开始坐在工棚里抽烟说笑了。

民工秦某告诉笔者,工地上有食堂还好,为他们节省了很多钱,他们一个月的伙食最多就200多块。如果没有食堂,出外面吃的话,不知道要贵多少呢?看着他们那满足的表情,想着他们吃的东西,我的心里真的不是滋味!想想报纸上报道的陈化粮事件,我真的很为民工们的健康担心!真的应该让那些卖陈化粮的不法商贩到工地上看看,看他们的良心会不会受到谴责!

在民工住的简易工棚里,我又有了新的感触,简易工棚一般由石棉瓦、帆布、蛇皮袋、模板构成,有的工棚甚至连门也没有,里面很乱,也很脏,走到门口一股汗味夹杂着说不清楚是什么气味的“空气”扑面而来。走进工棚,看到他们的床上堆着破棉被,露出棉絮的烂枕头。“床”下堆着臭袜子、旧解放鞋和一大堆的工具还有一个安全帽。

民工李某告诉笔者,在工棚里住,夏天蚊子多,老鼠爬到床上来咬耳朵。夏天闷热,冬天又冷,但是总比在外面租房子住好,因为租房子贵。如果是工头出钱还好说,但是也和工棚差不多,因为租的房子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有的甚至连床都没有,还是打地铺的呢?

7月23日晚,吃过饭后,笔者和几个民工坐在工地的门口聊天,突然,从前面走来两个衣着时髦的姑娘,原本说话都不想说,只顾着抽闷烟的民工们突然来了精神,大呼小叫起来,还吹起了口哨……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一个姓周的民工告诉笔者,像这种情况很正常,因为,工地上很少有女性,他们这些年轻人聊天的内容全部是关于“女人”的话题,久而久之,他们就对女人产生了极度的渴望,他们只有通过看黄色书籍、或者黄色录像来解决这个问题!

据商报报道:中国内地现有民工1亿多人,其中仅北京就有几百万。近日,《北京娱乐信报》记者对他们性生活状况的调查表明,有将近一半的受访者半年多没有性生活,他们中有超过1/4的人感到性压抑,一半人有与陌生女性发生性关系幻想。75%的受访者每周都会选择看黄色录像或书刊来打发时间,85%的受访者称看到街上的情侣心情复杂。

该报记者采用随机抽样的方法,从北京5个建筑工地随机调查了40位年龄在20岁至60岁之间的男性民工,这些民工绝大部分都是已婚者,对於他们来说,长时间远离家庭、远离妻子的痛苦和思念是无法抑制的。单身在外的民工面对性方面的需求,超过62.5%的人选择了自我压抑,4个人承认自己曾经找过“小姐”,1个人回答用“手淫”解决生理上的问题。另外的民工只是说有自己的解决办法,但拒绝向记者透露。

据报道民工中有45%半年多没有性生活,在北京5处建筑工地随机调查了40位男性民工。他们主要来自四川、河南、河北、湖北、湖南等地区。其中28位为已婚男性,占70%,12位未婚,占30%。

在40位被访民工中,分别有12位民工来北京半年到一年、或一年到两年,还有6位来北京2年以上,另外10位在北京半年以内。40名被访民工中,45%(18人)已经半年以上没有过性生活(其中2人1年到2年没过性生活,5人2年以上没过性生活,11人半年到1年没过性生活),8位民工有3个月到半年没有过性生活,还有9位未婚民工说自己从没过过性生活,另外5人3个月内过过性生活。

关注民工生活条件,尊重和以人性关怀的眼光关注民工,应是各级政府和全社会共同关心的话题和应尽的责任。以平等、尊重的人性关怀的眼光善待民工,需要建立完善的制度,营造公平的环境。民工无论从事何种工作,都应受到同样尊重和礼遇。各级领导要和他们多进行感情交流,关心了解他们的疾苦痛痒。在生活上多为他们排忧解难;在工作上征求听取他们的意见,使其心里感到农民工的尊严和自豪,从而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民工不仅是城市的建设者,还是实现质量、安全、进度乃至整个建设项目的根本保证。善待民工,关注他们的生活条件,努力为他们营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创造良好舒心的生活、工作条件,让他们进城犹如“家”的感觉,城市应成为广大民工的谋生之地、精神家园、成才舞台。





劣者建议给予B级精华--骑着小泉踩安倍

本文内容于 2007-12-5 1:51:54 被骑着小泉踩安倍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