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却了的一次任务

灯红酒绿的歌舞厅,走进两男两女,四双眼睛环视一周,明亮,坦荡。他们的气质显然与这里的格调不太协调。这不是电视剧的片头,是我刚工作时一次任务的序幕。这次任务虽然在当时是所里最为人乐道的谈资,却早已在我的记忆中消失。从记忆深处搜寻到它,是因了一位听过我故事的老同学的无意提起。

那是九十年代的一个初冬,刚工作不久的我,与三名同事接受任务,在管刑侦的所长带领下,化妆进入歌舞厅,搜寻一名有犯罪嫌疑的持枪男子。这名男子的姓名、职业、住址都不清楚,线索只透露他常来这家歌舞厅,与那里的一个小姐关系甚密。关于这个小姐,线索也仅仅透露了她的艺名。

行动计划是,刑侦副所长扮作老板等候在车内,我们四人扮作老板的随从,在歌舞厅内找到这个小姐,可能的话拿下那个男子。领到任务后,我们就分头去准备“道具”、化妆。瘦高的同事化妆最出彩,他穿了一身当时并不流行的单排扣浅灰西装(据他说这西装是给毛阿敏做西装的师傅做的,是世界当时流行款式),左手无名指上套了一枚从朋友那里借来的十几克“规模”的黄金大戒指,右手提了一个很气派的大哥大(当时这家伙可是经济实力和老板身份的标志啊)。我估计他是想借任务的名义过一下“阔”瘾。

我们踏入歌舞厅绕场转了半圈,没有发现疑似的男人,便落座像模像样地开始了“娱乐”活动。警长有话在先,今晚的开支是任务的需要,消费由大家实施,开支由他承担。瘦同事很善于抓机遇,表现极为大方,酒水、小吃点了一大堆,歌曲选了一大串,还虚张声势地掀起衣襟:“咱有的是钱。”其实,我们都知道,他的衣兜里只配备了一百元人民币。对此,警长也是知道的,他看着瘦同事哗啦啦地消费,恶急啊。他准备的钱哪里经得起如此潇洒的消费。瘦同事吃着、喝着,煞有介事地点那位小姐的艺名,要她来陪唱、陪舞。当然,这更是任务的需要,瘦同事就更加理直气壮。小姐来了,身矬,腿圈,微胖,面部脂粉的厚度已经到了让人看不出眉眼本来形状的程度。盘旋一时,那男子一直未出现,我们决定将这个小姐先行骗出,带回所里再审。瘦同事执行这一决定雷厉风行。他立即躬身邀请,挽起小姐的手款款步入舞池,两人卿卿我我,气氛很是热烈,只是所聊何者我们不得而知。据他事后“交代”,他的老板的海归身份、他自己那身与众不同的装束和硕大戒指、他的流利的英语(业余爱好),让那女人兴奋异常,他还在适宜的时机十分慷慨地将戒指相赠,并留给了对方一个长长的十三位的美国电话号码。这小姐大概是发现了瘦同事的潜在价值,舞完便坐在我们这里不肯离开。我们自然就展开了“攻势”,不曾想,我竟然成了骗术中的角色:“瞧这么小的女孩子跟着我们老板挣的钱比你多好多倍,你比她能干多了,怎么样,也跟我们老板干吧,开个歌舞厅,你去管理,挣的钱绝对不会比她少的。”“……”小姐晕了头,真的随着我们出了歌舞厅,被我们护送到了车跟前。不知大背头的“老板”哪一个动作不慎,引得小姐犯了疑。不过她如何能够跳得出我们的掌心,没容得她迟疑就已经被我们“劝”上了“老板”的车。

进得车内这小姐便紧着嚷嚷:“我没打招呼就走不合适的,……。”“老板”早已没了哄她的耐心,掏出工作证说:“我们是警察,闭住你的嘴,跟我们回去再说。”

我们坐了另一辆车紧随其后。到了所里,瘦同事第一个跳下车直奔询问室,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也跟在他身后跑。只见他气喘吁吁地冲着那个女人喊:“快把戒指还我!”那女人小心翼翼地从衣袋里拿出一团卫生纸来,左剥右剥,露出了那个硕大的戒指。瘦同事手疾眼快,一把便从她手里把戒指夺了过来,迅即转身、出门。我在他身后捂着肚子笑啊笑……

第二天,我们看到了小姐写的材料,其中有这样的描述:那个帅气英俊的小伙子……。瘦同事因而名声大振,英名远播。他的传呼机在一段时间内就很忙,时不时地在屏幕上会出现如下字样:“我在派出所门口的公厕旁等你,不见不散!”落款就是那位小姐的艺名(此芳名我早忘记了,瘦同事是一定记得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