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的国军伞兵部队

伞兵部队成军


抗战后期,国府有鉴于盟军于北非及西欧战场,大量使用伞兵部队,获得不错的战果,于是在美军十四航空队司令陈纳德的建议下,于民国三十二年十二月(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命第五集团军总司令杜聿明着手成立伞兵部队。杜氏受命后,即以第五军特务营为基干,于民国三十三年元月一日,在云南昆明北郊岗头村永丰寺成立国府第一支伞兵部队——伞兵第一团。


伞兵第一团成立时直接隶属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政部,但人事、补给、训练均受杜聿明将军督导,所以伞兵第一团实际上成了第五集团军的直属部队。为了保密起见,伞兵第一团对外一律以“鸿翔部队”的代号称之。


伞兵第一团的编制为:团部、三个步兵营、特务连、及勤务连;步兵营辖营部、营部连、及三个步兵连;营部连则辖连部、通信排、重机枪排、及八一迫炮排;步兵连由连部及三个步兵排组成。伞兵第一团首任团长为李汉萍少将(湖南长沙人,黄埔军校第六期、陆大第一期毕业),第一营营长初为钟明达中校,后为邓绍华中校;第二营营长先后为张致忱中校、乔九龄中校、李海平中校;第三营营长为呼保佑中校(后第三营因美军顾问团之建议而裁撤)。


伞兵部队成立之初,由于缺乏装备及训练器材,因此除一般之步兵基本战斗训练外,只能着重于体能方面的加强。三十四年元月,伞兵第一团在首席顾问美军柯克斯中校的建议下,由连营制改编为队制,并开始由美军装训伞兵。至此,伞兵部队之建军进入了一个新的里程碑。


扩编为陆军突击总队


民国三十四年四月八日,为配合盟军反攻,国府接受魏德迈将军的建议,将伞兵第一团扩编为陆军突击总队。因此,四月八日后来成为国军伞兵建军纪念日。扩编后之突击总队直属陆军总司令部,仍由李汉萍少将担任司令,副司令为张绪滋少将,并接受美国之装备及空降训练。


美军的空降训练分三阶段:第一阶段为体能及一般战技训练,第二阶段为突击战斗教练,第三阶段为基本伞训。为培养伞兵干部,美军并于宜良县成立伞兵学校,师资、装备、教材,均由美军顾问团提供,同时并于呈贡县北校场机场,开始对伞兵官兵实施空中跳伞训练。


由于美军顾问认为国军伞兵表现优异,突击总队旋奉命准备参与对日军反攻作战,直至抗战胜利前,伞兵之所有作战、训练、及械弹补给等,一律由美军顾问组全权负责主导。


三十四年八月抗战胜利前夕,伞兵第一团已扩编成二十个突击队及两个补充大队。突击总队的编制为:总队辖二十个突击队;每突击队辖三个步枪分队、一个六○迫炮分队、一个三○重机枪分队、及一个爆破分队;突击队队长为中校编阶,队附编阶为少校,国军、美军各一人;分队长为上尉编阶,另设美军分队队附一员;全队编制官兵一百八十人。


由于兵员缺乏,原伞兵第一团之员额只能编足五个突击队,分别以井庆爽、姜健、李海平、潘荣辉、段超群分任一至五队队长。第六至二十队之兵源,则由驻防昆明附近之青年军二○七师官兵中择优编拨。此外,每一突击队,军委会均赋予其保密代号,如第一队为“定远”,第二队为“诸葛”等。


抗战中的三次战斗


一、突击广东德庆南江口


三十四年七月,国军反攻粤桂。为了策应国军反攻,国府决心使用伞兵,空降于粤东梧州与桂西高要间,目的在破坏日军补给线、西江水上交通工具、及日军陆上交通设施,于完成任务后,待命占领梧州及高要县城,以利尔后国军之前进。


七月七日,突击总队第一队奉命担任此任务,七月十二日,井庆爽队长率全队官兵,连同美军十员译员八人,于呈贡巫家坝机场,搭乘美军第二十七航空运输队十四架C-47运输机,成功于开平上空实施空降。


第一队空降开平后,根据各方情报,得知日军七万正由广州湾向广州急进中,而阳江隘为必经之地;日军于德庆附近建有仓库,且日军正将梧州撤退之物资沿西江运送。敌情如此,井庆爽队长乃派第六分队罗汉生上尉率该分队携爆破器材,急往阳江隘设障阻敌;其余部队由井队长率领向罗店挺进,以截断日军水上交通。


突击总队第一队经数日之侦查后,决定会同三罗民兵向德庆对岸南江口、南窑、及南渡之日军驻地袭击。


二十一日雨夜,突击队会同三罗民兵一大队由罗定出发。二十二日五时,突击队以第二、三分队为主攻,六分队为预备队,在迫炮及机枪的掩护下,向南江口日军突击;同时派遣工兵分队配合三罗民兵,攻击南渡方面日军。南江口日军遭突击队奇袭,猝不及防,退入碉堡死守;南渡方面,因三罗民兵误时,导致日军及时脱离。战事正烈时,日军由德庆以汽车载运增援部队,逆袭三罗民兵,民兵溃散,井队长急命第六队截击增援之日军。正当战况渐趋不利时,攻击南渡得手之突击队,由侧面迂回攻击日军,日军不支,退回德庆城内。井队长于完成破坏日军交通补给设施后,沿西江撤回罗定。


此役国军伞兵阵亡三人,负伤五人,日军伤亡人数约为二十余人。由于国军成功的破坏日军交通设施,导致西江水运严重受损。为此,日军编组特遣支队约三千人,前往罗定,准备捕捉国军伞兵。井庆爽队长鉴于敌重我寡且身处敌后,决定进入山区,准备游击作战。所幸不久日军投降,突击总队第一队奉命开赴广州,受第二方面军司令张发奎将军指挥。



二、突击广西平南丹竹机场


三十四年七月十六日,突击总队奉陆军总司令部电“着突击总队编为一个大队,即由宜良火车运输至呈贡飞机场飞运柳州再开往丹竹,扫荡丹竹机场之敌,并担任该机场之保卫。如遇八十九师先头团到达柳州后,即协同东进。”


突击总队奉命后,由第二大队大队长林树英上校,率第八、九、十等三队,总兵力七百余人,经空运柳州后,于二十四日抵达平南县,二十六日,推进至吞塘。林大队长除派遣部队侦查地形,实施威力搜索外,美军连络官富赛尔上尉并亲赴丹竹机场北方十五公里之仁义村设立指挥所,并与当地游击队取得联系,获悉日军于丹竹地区之兵力部署。


三十一日,增援之友军八十九师二六五团抵达,第二大队与友军会合后,决定以第二大队担任正面主攻:第八队攻击丹竹机场制高点蒲阳崖,第九队埋伏柳江岸边,预备截断日军之接应与撤离,第十队负责突击凤凰山;二六五团担任土村、马鹿窝方面之佯攻。


八月三日,突击总队第二大队于凌晨二时向日军展开奇袭,日军仓促应战,纷纷不支退入丹竹机场,并趁夜急速沿西江撤退,我军不及追击,使日军安然撤离。是役,日军伤亡约百余人,我突击队阵亡军官三员、译员一员,士官兵十九员,另负伤官兵二十五员。


三、突击湖南衡阳台元寺


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六日,突击总队奉命派遣一突击队,于二十七日,空降衡阳、宝庆、湘潭间,归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指挥,袭击及破坏该区内日军后方水陆交通,并侦查地形。


突击总队命姜健中校率领官兵一百七十三人,于二十八日空降衡阳以北,集结于洪罗庙附近,稍后推进至渣江村埋伏,搜集敌情,并与当地民众自卫队取得联系。突击队获悉衡阳西北之台元寺为日军重要据点,且为粮食储存要地,遂决心在当地民军配合下,实施台元寺作战。


八月五日清晨,突击队迫近台元寺,以第一、二分队为第一线主攻部队,三、六分队为预备队,四、五分队提供火力支持。清晨五时,攻击开始,突击队以迫击炮与火箭炮向日军阵地行破坏射击,第一线部队同时猛扑日军阵地,日军伤亡惨重,士气不振,分向衡阳方面溃逃,我军于上午十时收复台元寺。


此役我突击队大获全胜,战果丰硕,除击毙日军九十余人外,另击伤日军五十余名,我军阵亡官兵四员,负伤九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