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华为买断工龄与劳动者权益保障



华为这个富有神秘色彩的企业,因为买断近八千名员工的工龄,再次沸沸扬扬于公众舆论之中。在华为高层的强力运作下,近八千名8年以上工龄的华为员工一起自动辞职,公司按照劳动法规定给予足额经济补偿,从而成功完成了8年以上华为员工工龄的清零运动,然后再本着双方自愿原则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华为为什么要对员工八年以上的工龄进行清零呢?这显然是针对着2008年1月1日就要实行的新劳动法而来,因为依据新劳动法,“劳动者在该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十年的”,“除劳动者提出订立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外,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也就是说,明年1月1日新劳动法正式生效以后,凡是工龄满10年的华为员工,只要本人不愿意或不提出订立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华为就必须与之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通过工龄清零之后,在这近八千华为员工身上,华为就可以赢得10年不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时间,这是华为为规避新劳动法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条款而采取的企业行为。那么,华为的行为违法吗?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真的对企业不利吗?新劳动法实行以后劳动者权益能够得到保障吗?


第一,华为买断工龄是打现行法律的擦边球。现行的劳动法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1999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颁布的《关於贯彻两个条例扩大社会保险覆盖范围加强基金征缴工作的通知》规定:“任何单位都不能以‘买断工龄’等形式终止职工的社会保险关系。”也就是说,通常的买断工龄就是为了彻底解除劳动关系,而作为维系劳动关系的社会保险费的缴纳也就可以中止。国家现行法律的规定只是禁止企业通过买断工龄的形式将职工推向社会,这主要是针对前段时间国有企业风起云涌的职工下岗和失业来说的。现在,华为只是买断了职工的工龄,没有终止职工的社会保险关系,通过工龄清零后的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将社会保险关系重新接续起来。


同过去国有企业为了裁员增效而大规模地买断工龄相比,华为的买断工龄显得比较温和。值得指出的是,自1999年国家出台禁止通过买断工龄终止职工的社会保险关系的规定以后,不少国有大型企业依然顶风作案悍然违法。2001年中石油投入400亿元买断职工工龄,40万企业职工被迫自谋生路。同年前后,中石化耗资300亿元买断工龄,使30多万员工离开原来的岗位。从2002年到2004年,中国工商银行拿出100多亿元用于买断工龄,从而同10万多40-50人员切割了劳动关系。这些做法显然都是严重违法行为,这三家大型国有企业分离出来的80多万员工,又成为社会就业市场的庞大包袱。不过,撇开是否违法不说,比起中石油、中石化和中国工商银行的做法,百草止水认为华为其实是在做亏本生意,这三家大型国企花了前走了人,而华为是白白花钱而人还在,只不过是为了不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已。


第二,华为规避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是愚蠢的表现。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显然对职工有利,这样他们就不用成天担心合同到期后走人,只要单位效益还好,发展前景广阔,就可以放松心情地工作和生活。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使得广大普通劳动者工作变得稳定,收入有了保障,新劳动法的这一条款的确惠及了社会基层的广大群众。但是,劳动者的权益有了保障,并不意味着企业就有了损失。相反,企业不仅未因此增加财政负担,职工还会因为工作稳定而安心地为企业尽心尽力,应该说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在一定程度上还有利于促进企业的生产力。


那么华为为何还要恐惧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并不惜拿出100亿元的资金来为员工工龄清零呢?这主要因为,长期以来,中国的企业对工人的管理,极其热衷于以失业相威胁进行约束。在祖国的大江南北,有一个口号常常被我们的企业领导者们喊着,这就是有名的“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如果你“今天工作不努力”,企业就会想方设法地开除你,或者合同到期后不跟你续签。众所周知,在新劳动法实施之前,中国的企业同他们的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大都是两三年的期限,如果你不听从企业及其领导的各种吩咐,两三年弹指一挥间你就要加入再就业大军。新劳动法对此有了限制,只要你工作年限已经达到十年,或者同企业连续签订了两次劳动合同,你就有权要求得到一份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这样一来企业就无法随意威胁你了。


百草止水一直认为,中国绝大多数的企业领导人不懂现代企业管理,他们对企业的掌控靠的是统治,也就是靠威胁、恐吓和命令来维持企业的运转。前些年,无论国企还是民营,企业领导人都热衷于让企业的保安充当打手,不仅靠严刑峻法管理企业,而且还一再擅自剥夺企业员工的基本人权。后来,随着社会矛盾的激化,国家强力介入并制止了这种管理方式,于是对职工工作权益的掌控就成了唯一能够威胁利诱的手段,华为买断工龄的举措只不过试图将这种威胁利诱手段再延长十年而已。新劳动法的颁布令不懂现代管理的企业老总们异常惊恐,如何掌控职工运转企业又成了令他们心焦的课题,这就是为什么在新劳动法即将生效之前不少企业抓紧买断职工工龄的缘故。


第三,新劳动法对职工的权益进行了全方位的维护,但是如何将这些维护一五一十地予以兑现又成了麻烦。新劳动法强调了工会的作用,规定一切涉及到职工权益的事务企业都必须同工会协商讨论。问题是工会能够代表工人并为职工谋取利益吗?显然不能!中国的工会不是工人选举产生的,工会领导的薪水也不是来自工人缴纳的工会费,那么工会凭什么为工人说话?无论国企还是民营,工会领导都属于企业高级管理人员,他们的薪水和职务任免都同企业一把手的态度息息相关,那么他们不为企业说话为谁说话?假如一旦出现企业同职工权益的纠纷,工会一定会站在企业而非工人一边,在签订集体合同的时候工会也肯定惟企业指令是从。一旦出现这些情况,工人要么忍气吞声,要么就奋起抗争。一旦奋起抗争的职工越来越多,社会矛盾就会加剧,整个社会就会呈现出混乱的征象。


所以要想让新劳动法的好处全面兑现,要想全心全意地维护广大工人阶级的权益,就必须想方设法地让工会从企业中独立出来。怎样让工会独立呢?首先,工会必须由工人选举产生,而非依靠企业和上级的任命;其次,工会领导的薪水必须来自工人依法缴纳的工会费,而非来自企业;再次,工会领导不能属于企业编制,应该属于对普通职工提供帮助、咨询和服务的社会自救组织。如果能够这样,工会就能彻底同企业高层管理人员切割,同普通企业职工反而形成真正的鱼水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工会能不全心全意地为工人服务吗?所以百草止水认为,新劳动法的完美着陆,尚依赖于工会的真正独立!

本文内容于 2007-12-4 20:47:13 被百草止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