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人大代表被小舅子诽谤和其妻通奸

核心提示:八年来,长春人大代表、某大型企业董事长王林一直被小舅子陈春强诽谤其和陈春强妻子宋瑛通奸,被其索要精神损失费。王林以涉嫌诽谤罪将陈春强告上法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些都是诽谤的证据记者李磊摄


东亚经贸新闻12月4日报道 书信、短信、互联网、大小字报,诽谤辱骂通过各种形式困扰了他整整八年,身为人大代表、五一奖章获得者、省特等劳动模范、某大型企业董事长王林被小舅子陈春强折磨得妻离女散,陈春强的疯狂是因他自称要对“儿子陈光是王林和妻子宋瑛通奸所生”这一事件进行报复。


八年前,陈春强给自己的亲姐陈春丽写信,说自己的孩子是姐夫王林和妻子宋瑛通奸所生,并要精神损失费。从此,“王林和宋瑛通奸生下陈光”的言论不停地涌向王林的亲朋、客户、领导和下属,其中还夹杂大量辱骂王林、陈春丽的语言。


为了证实自己是清白的,宋瑛与陈春强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表明陈光为陈春强的亲生儿子,然而,陈春强表示还是不相信这一事实,继续通过各种形式诽谤辱骂姐夫王林,2007年11月,王林以涉嫌诽谤罪将陈春强告上法庭。连日来,记者走近身陷这场旋涡中的人们,发现这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


小舅子打碎亲情


跟姐“控诉”姐夫与妻通奸


1999年11月,陈春丽收到一封信——来自同一个城市亲弟弟的信:“姐,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和你说这件事,我姐夫与我妻子通奸,我的儿子是我姐夫与我妻子生的……”陈春丽相信老公绝不是那种人,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弟弟。


陈春丽回忆:“开始的时候,我都没敢告诉我爱人,自己抗了两年,后来实在是抗不住了,我才将这件事告诉我爱人和亲属。这些年我都记不清找弟弟谈过多少次了,他要钱我就想办法给他钱。后来,我告诉他‘你可以去公安局告,去法院告’,可每次都被我弟弟拒绝,2004年,我约他一同报案,我在公安局门口等了很久,他却说正在跟朋友喝茶,没时间过来。我的生活全让他给毁了!”


给儿拍照印大字报比较长相


在认定妻子与姐夫通奸之后,陈春强选择了离婚,陈光被判给陈春强抚养,随后陈春强和新女友开始了3年的同居生活。一天,陈春强突然带着陈光来到王林所在的工厂门前,让陈光站在门口照相,答应照完带陈光去公园玩。拍完照片之后,陈春强冲洗了相片,而这张相片,成为以后多数大字报和短信中配发的图片。在这些大字报和短信中,都提示注意陈光与王林长得像不像。同时陈春强还把“陈光是王林宋瑛通奸所生”的书信送给陈光学校的老师。陈光的亲属说:“还好孩子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要是知道了孩子就完了!”


拒做鉴定狂发传单、短信


陈春强的举动让王林和陈春丽感觉到很头疼,为了大事化小,他们数次找到陈春强希望他能进行亲子鉴定,可陈春强一面拒绝进行亲子鉴定,一面开始四处散发传单、利用手机短信、互联网、大字报等形式对外宣传王林与妻子通奸一事,甚至对外宣称王林已经死了,导致很多客户特意从外地赶到长春参加王林的葬礼,这一闹就是八年之久。


1999年、2004年、2006年是陈春强最为疯狂的三年,每次散发王林与妻子通奸的消息至少要持续两个月,期间还夹杂着各种辱骂。每到这个时候,王林、陈春丽和周围的亲朋一开手机,就是10几条的短信和语音留言,每次陈春丽听着语音留言中亲弟弟的声音,都欲哭无泪。


亲人们开始反击


妹妹打伤哥哥逼迫他去做亲子鉴定


对于陈春强所做的一切,第一个站出来反抗的却不是王林本人,而是陈春强的亲妹妹。


在长春市兴隆山镇陈春强父亲的家中,记者见到了陈春强的妹妹、妹夫和父亲。陈春强80多岁的老父躺在床上,照顾父亲的陈春强妹妹说:“我爸因为这事也没少说过我哥,可他根本就不听,因为这事我还打过他,要不是因为我打他,他到现在还不肯做亲子鉴定呢!2006年1月26日,他到父亲家要钱,他坐在楼下的出租车里,让陈光上楼取钱。看陈光半天不下来,他上楼拽陈光走,看见我爸的时候他说‘×××(他给父亲起的外号)你还活得挺好啊’。听了这话我就来气了,我告诉他‘你骂大姐我管不了你,你骂咱爸,别怪我不客气!’我俩吵了起来,我用扳子把他打了,脑袋缝了8针,后来派出所出面调解,写下和解书,让我赔他2万块钱,我告诉他,除非他做亲子鉴定,要不然,我不会给他钱。”


DNA鉴定破了谣言诽谤却更甚了


2006年3月,陈春强被迫和陈光、宋瑛、还有陈春强的舅舅一起来到省公安厅做DNA亲子鉴定。工作人员抽取了陈春强、陈光、宋瑛三人的血样。不久,鉴定结果出来了,亲权关系概率大于99.999%。陈光是陈春强宋瑛所生。至此,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以为事情到此终结。而陈春强并没有就此收手。


在鉴定结果出来不久,网上突然出现两篇博客:“男人遭遇”和“亲姐夫雇亲妹夫谋杀亲小舅子”。博客中写道:陈春强的妹妹、妹夫杀陈春强灭口,陈春强妹妹拿扳子打他那次是王林指使的谋杀。同时“通奸”的说法仍在以各种途径被人散布。两篇博客被多家网站转载。再加上陈春强通过短信把网站的地址向亲友群发,一时间王林所在的单位的员工们议论纷纷,为此,王林多次召开大会进行辟谣,并联系相关网站予以澄清。


陈春强的亲戚回忆,陈春强做完DNA鉴定后对周围的人说:“DNA鉴定有假,王林肯定找人做手脚了。”


前妻说亲子鉴定都有了他为什么不信


陈春强散播信息说王林与宋瑛通奸生陈光的依据有2个:一是他老婆怀孕时,他人在外地;二是王林、陈春丽只有一个女儿,王林为了传宗接代,才与宋瑛通奸。对此宋瑛说:“我们结婚五年,结婚后就有了孩子,我和王林只有春节时在陈春强父亲家见过几次,怎么可能有那种关系呢!1999年陈春强突然提出要和我离婚,动手打我让我说孩子是我跟王林生的;2000年9月陈春强用电话线把我绑上,从晚上12点打到我早上8点,还是逼我承认孩子是我和王林生的。婚后陈春强也没放过我,离婚第二年的大年初五,陈春强把我骗到车库,用棒子打我,往我身上喷药,逼我承认!这孩子真是我和他生的,亲子鉴定都有了,他为什么不相信。”


劳模董事长忍了八年后把他告上法庭


走进王林的办公室,大大小小的奖状有数十个,这个市人大代表,这个把一个濒临倒闭的小厂发展成现在的全国民营企业500强的省级劳模流下了眼泪。王林说:“他整整骂了我八年啊!我真的忍不了了,我家孩子原来在政府机关上班,因为这事儿跑到北京去了,我和爱人也离了婚,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必须承担责任,还我清白!”


2006年10月,王林向长春市公安局报案。2007年11月20日逃亡一年的陈春强被抓获,而在逃亡的一年内,陈春强还在不停地向外散布着姐夫和前妻“通奸”的消息。11月29日,王林向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出刑事自诉。在警方的讯问中,陈春强承认了8年来散布“通奸”谣言的人是他,陈春强请求民警告诉他的姐姐姐夫,原谅他这一次。


诽谤的目的何在


他把儿子当“摇钱树”?


在DNA鉴定这份铁证面前,陈春强为什么还坚持说陈光是王林宋瑛所生呢?就这个问题,记者问了陈春强的众多亲属。陈春强的妹妹说:“他明知道孩子是他的,只是把孩子当‘摇钱树’罢了。”


陈春强的亲属们证明,在这八年中,每次陈春强散布“通奸”说法后,家人都会凑一笔钱借给他,现在亲属们还保有陈春强打的欠条。2000年1万,2004年4万,2005年5万,加在一起这10万元钱都是陈春强的姐姐哥哥妹妹三家凑的,每次收到钱,陈春强都会写下保证书和检讨书,表示不再骚扰姐姐姐夫。


记者问陈春强的家人:“你们既然说都知道陈春强在说谎,为什么还给他钱。”陈春丽说:“妈死的早,这个弟弟一直都惯着,我们都明白,他不过是想要些钱,以为给他钱一切都会过去,根本就没想到会有这种结果啊!”


法院即将开庭审理此案,所有当事人都已经被折磨得筋疲力尽,但愿一切真相尽早大白于天下。(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