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一十二节 “东陵大盗”的下场(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民国二十九年一月二十三日十六点五十五分 山西省 系舟山区 周家峪 武太行官邸


黄飞飞的一句“军长,吻我一下可以吗?”让武太行彻底的呆住了,武太行怎么也不会想到面前的这个女孩子会真的把自己放在心里,在他看来这个小女孩更像自己的小妹妹,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一个一身稚气的女孩子之间发生什么,可是回过头来仔细想想,她真的是一身的稚气吗?究竟是黄飞飞一身的稚气还是自己在心里边希望她一身稚气呢?他糊涂了,难道自己真的心中也有这个女孩子?可是怎么可能呢?自己真正和这个女孩子单独相处的时间恐怕只有几个小时,难道就在这几个小时里彼此的心灵就可以产生共鸣吗?


武太行向着黄飞飞又走进了几步,女孩子清澈的眼睛中依旧折射出一种让武太行不能不为之心动的期盼,白皙的面庞已经变得绯红,气息也开始有些加重,这让武太行回忆起1999年自己入伍前的那个晚上和曾经的那个她的一段对话——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已经得到入伍通知书的薛枫带着牟杉儿来到了两个人初识的北海,在水畔的长椅上武太行拥着娇小的牟杉儿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女孩子已经感到这个男孩的心中有什么事情要说,但是她并没有道破,只是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进男孩的怀中,尽情的享受着那宽广的胸膛给她带来的温暖,女儿家对生活的憧憬也在一幕幕的浮现在她的眼前——


“杉儿,我想我快要走了!”薛枫艰难的打破了沉寂。


女孩子怎么也不会想到男孩会对自己说这个,但是短暂的失落后女孩仍旧用一如既往的温柔的声音道:“走?枫,你要去哪里?”


回想起自己衣兜里那张没有任何实质性信息的入伍通知书薛枫十分的无奈,“哪里?杉儿,如果我告诉你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你会相信我吗?”


“枫,可以告诉我你究竟要去做什么吗?”女孩没有抬头,只是习惯性的将头深深的贴在男孩儿的身上细细的体味着男孩身上汗水的味道。


“杉儿,说实话,我只知道自己要去当兵了,至于去哪里,做什么我都不清楚。”薛枫将自己的脸贴到了女孩子的头上,女孩子身上那种特有的体香令男孩陶醉。


“枫,你是想知道我会不会等你吗?”


“嗯!”男孩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泪水已经开始在他的眼圈中打转。


“等你,我等你,等你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女孩子说罢用牙齿咬开了男孩儿胸前衬衫的扣子,用自己的牙齿在男孩子的胸前用力的啃了一下,借助皎洁的月光女孩看到了一圈渗着鲜血的牙印,满意的道,“盖上了我的印章,你永远都是我的人!”


男孩子自然是知道疼的,可是他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悦,他知道,她是爱她的,既然她已经愿意等待他了那他还有什么可以苛求的呢?男孩轻轻的将女孩儿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捋了捋女孩儿的头发,静静的打量着她那美丽、细腻、单纯、温柔的面孔,他感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杉儿,你真的等我吗?”男孩希望可以确定一下女孩儿刚才的话,他生怕自己听错了。


“傻蛋!你是不是没听清楚啊?”


“杉儿,我听清楚了,不过我怕自己听错了,可以再对我说一遍吗?”


“好!傻蛋,听清楚了哈!等你,我等你,等你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男孩儿没有再说什么,早已经在眼圈中转动的泪水刷的淌了下来,就在他试图对他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吻了他的泪水,“枫,以前都是你在吻干我的泪水,这次换我了,放心吧,只要你的心里有我我就会等你的,我会等你一生一世,不!是生生世世!”


——


看着自己军长已经变得迷离的眼睛黄飞飞的心里感到十分的难受,她的心中并没有奢望眼前的这个男人会爱上自己,在她看来这个男人实在是太优秀了,根本就不是自己一个普通的女医生配得上的,可是在内心深处她又真切的希望这个男人会接受自己哪怕就是一分钟也好。


就在黄飞飞看着武太行发愣的时候武太行突然走到了她的面前,一双强有力的臂膀将她紧紧的拥在自己的怀里,厚重的双唇迅速的吻到了她的双唇上,他的舌头在她的嘴里游走着,给她前所未有的快感和激动,她感觉到对方简直要将她的肺吸出来了,她感到自己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象是有电流流过一样,她觉得自己的呼吸已经停滞——


在一个五分钟的长吻之后武太行放开了还处于陶醉之中的黄飞飞,“好了,你准备一下,晚上和我一起出席招待酒会,衣服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在柜子里,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看着武太行离去的背影她感到十分的失落,难道他的心里真的容不下自己吗?难道自己真的只能在心里爱他吗?但是她很快就不这样想了,因为她在他的衣橱中发现了大量的女士时装和一沓的水彩画,水彩画上分明就是他想象她穿着这些衣服的样子。


看到这些女孩简直要飞起来了,他的心不是铁的,他也不是冷的,他的心中有自己,至少他的心中有一部分是属于自己的


——


一月二十三日十七点十分 山西省 系舟山区 溥仪临时住所


在溥仪全力的厮杀下琬容、谭玉玲二女已经筋疲力尽的倒在溥仪的怀里,已经十几年没有这种滋味的溥仪此时畅快的很,此刻的他再一次觉得自己身上男人的气息,再一次的体味到男人的自尊带给自己的满足,看着这两个女人溥仪的心里第一次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愧疚与无奈。


“皇上,你在想什么?”琬容道。


看着琬容赤裸的酮体,溥仪的小弟弟又开始抬头了,而此时皇后的手正放在自己的小弟弟上边,溥仪索性什么都不说翻身就将琬容再次压在了自己的身下让自己练过“特长”的小弟弟蓄势待发。


琬容没有任何的异议,只是关切的问道:“皇上,真的还要吗?已经第四次了!”


瞄了一眼自己身下的“特长生”溥仪笑着道:“怎么?我的容儿不相信朕的能力吗?今天朕就让你看看朕的实力!”说罢挺枪而入。


“啊——”已经被溥仪滋润了整整一下午的琬容再次发出一声娇呼,她的这声娇呼在刺激了溥仪的欲望的同时也唤醒了沉睡中的谭玉玲,这个羞答答的贵人也迅速的加入了三人的混战,一时间卧房中娇呼连连,杀声震天。


——


“万岁爷,时候到了,咱们该准备参加宴会了!”就在溥仪和自己的两个女人尽情的享受人生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喜顺的声音。


“狗奴才!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侯着!”正在兴头上的溥仪显然被喜顺搞得兴致大减,就连进攻的速度也放了下来。


“皇上,咱们还是先办正事吧,您的身子这么棒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是?”看到溥仪一脸的不悦,被溥仪压在身下的琬容不禁劝慰道。


“等我小弟弟吐完口水不成啊!”说吧溥仪加快了进攻的速度。


“啊————,啊———,啊——,啊—,啊、啊、啊————”


——


“总管,人家来人说叫怎么派两个人过去看着对孙殿英行刑,皇上这样咱们怎么办啊?”一个小太监担心的说道。


“算了,主子十几年没有这样的高兴过了,咱们做下人的也要体贴主子,我去找齐王和扎王去监督行刑吧!”


——


一月二十三日十七点三十分 山西省 系舟山区 国民革命军十八集团军新编第七十八军军部


“军长!一切顺利,卫平他们已经搞定了!”李向阳拿着一份电报高兴的向武太行汇报。


“快!拿来我看看!”武太行接过电报仔细的读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数千件文物啊,数千件文物啊!真是了不起,了不起啊,嘉奖,嘉奖参与抓捕孙殿英的有功人员,先拿出一百万法币,不够的话你找刘雨田要去,一定要重奖!一定要重奖!”武太行几乎高兴得要跳起来了,这些被孙殿英偷偷的运到国外的文物居然被自己找到了,想着自己的国家可以在这上边减少一些的损失让武太行感到十分的高兴。


“军长,这批文物要怎么处理?卫平他们还等着咱们的回话呢!”


“处理?有什么地方比苏黎世银行安全的,告诉卫平让他把文物就寄存在苏黎世银行的金库里,另外就是我们运到欧洲的‘特殊货物’(假币)以后就不要在苏黎世银行流通了,免得惹麻烦,具体怎么操作让他自己和张秋商量吧!”


“是!军长,我这就去给他们发报!”


“向阳,等等,告诉张秋,我会从国内给她调一批人过去,让她一定要将卫平置于我们的控制之中,明白吗?”武太行不是那种疑心病重的人,可是对于这种核心机密的绝对保密还是武太行必须要做的。


“对了,军长,忘记通报你了,上午卫平他们还有一份电报,就是说咱们在欧洲的情报部门接受了波兰原政府的一批流亡谍报人员,他们由于对英法十分的失望就希望可以为我们的情报部门服务,不过条件是我们要在适当的时候帮助他们复国!”


“臭小子,怎么不早说,卫平说没有说总共有多少人,这些人的分量如何?”


“军长,卫平说这批人大约有五百人,几乎覆盖了所有的欧洲国家,不过其中在德国和苏联的人数最多级别也最高,其中包括党卫军的一个少将和苏军的一个城防司令。”


“不错啊!告诉卫平让他将这些人作为我们情报系统外的一个辅助系统使用,但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和咱们的情报系统发生碰撞!”武太行现在也十分的矛盾,可以在短时间之内接受一个国家费尽气力建立起来的情报机关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这样的情报系统对于自己和自己的国家的忠诚度究竟有多高呢?武太行心里也没有数。


“军长,你不会真的打算帮他们复国吧?”在李向阳看来武太行最多只能考虑接受这些人中的某些重量级的任务,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武太行会整个的接受波兰原政府的情报部门。


“向阳,不要用这样惊奇的目光看着我,其实这就是政治,不管将来我们的党能否取得全国的政权,我们的国家都需要在强国林立的欧洲有一个忠诚的盟友的存在,如果可能的话我不会排除派我们的部队参加欧战的可能性!”


“军长,你想让咱们的部队参加欧战?怎么可能?咱们现在还在和日本人作战,就算是我们最近一段时间内取得了大量的胜利也歼灭了日军不少的有生力量,可是在全国的战场着眼的话日军依旧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在这样的情况下抽调精锐部队参加欧洲战场的作战无疑是一场灾难!”


“向阳,不要激动,在这间房间里我敢向你打保票,最多半年,我们和日本人之间的战争就会进入一段时间不短的休战期,这期间我们的军队有足够的时间为未来的决战做出准备,当然,作为姿态我们也可以抽调一定的部队加入欧洲战场。”


“军长,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向阳,刚才的一番话我是不会向你解释的,不光不会向你解释,一旦出了这间房间我甚至都不会承认自己说过这番话的,时间不长,等一等,相信你会看到最后的结果的!”武太行可不敢告诉李向阳自己为了减轻国内作战的压力便将后世欧洲学者对于诺门坎之战的实力评估透露给了满铁调查课的人,那样的话自己可就真的会成为党内军内的第一大汉奸了。(近年来许多学者对于诺门坎的战斗进行了新的解读,根据最近一些年俄罗斯政府解密的原始资料来看在诺门坎的战斗完全是朱可夫使用了整个远东地区的苏军战备力量进行的一次战争赌博,庆幸的是朱可夫赌赢了。)


“军长,有一天我希望你能够将我当作你的朋友看待!”武太行的再次拒绝让李向阳感到了阵阵的失落,他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军长并没有将自己看作是心腹。


“向阳,你误会了,作为一个高级将领我必须为了国家的利益做很多永远也不允许出现在历史上的事情,这些事情就连我自己都希望可以快点忘掉你又何必要知道呢?”


“军长,你真的不是不相信我吗?”


“向阳,我相信你,正是相信你我才会对你说了刚才的话,这种事情知道的人多一个我就会多一分的危险。”


“军长,我信你!”


“行了,别她娘的跟个娘们儿似的,赶紧回去换上礼服,今天晚上我们还要去参加招待酒会呢!”


谈到招待酒会的问题李向阳十分狡黠的说:“军长,听说你在第一时间把黄院长叫到了你那里搞得咱们好多同志十分的有意见啊?”


“意见?什么意见,这群王老五,想媳妇想疯了!”虽然嘴上很生气但是谈及黄飞飞的时候武太行的心里还是甜甜的,虽说武太行也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了黄飞飞但是武太行知道自己的心里有这个女孩子。


“军长,你现在去哪里啊?用不用我开车送你去啊?”


“滚!臭小子,赶紧忙乎你的女伴去吧,老子自己有车!”说罢武太行理也不理李向阳自顾自的离开了。


——


一月二十三日十八点三十分已经验明正身的孙殿英在清室代表的监督下被执行死刑。


——


一月二十三日十九点整 山西省 系舟山区 抗大系舟山分校礼堂


为了应付从各个地方赶来祝贺长春大捷和溥仪南归的大量使节武太行特地安排了一场招待酒会,充满欧洲气息的招待酒会让这些欧美使节代表和那些受过完整的欧式教育的代表们感到十分的舒服与亲切,同时也令那些本土代表们感到十分的新鲜。


看到该来的都来了临时充当司仪的刘雨田开始介绍起今晚的来宾:


“国民政府代表徐永昌先生偕夫人到——”


“蒋委员长私人代表蒋纬国先生到——”


“云南省主席龙云先生代表汤绍文先生到——”


“法国公使代表密特朗先生偕夫人到——”


“美国大使馆参赞汤姆先生偕夫人到——”


“英国大使馆武官爱德华上校偕夫人到——”


“德国德华洋行代表汉斯先生到——”


——


“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左权将军偕夫人到——


——


“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新编第七十八军军长陆军二级上将武太行将军偕未婚妻黄飞飞小姐到——”武太行从司令部出来后越想着黄飞飞越觉得可爱,一时感到十分的兴奋便暗地里示意刘雨田这样介绍黄飞飞。


听到刘雨田的介绍整个身子不由得一振,“军、军长,刘副政委没有说错吧?”


武太行扫了一眼满面绯红的黄飞飞将嘴凑到黄飞飞的耳边,“怎么?我很差劲吗?”


“不,军长,我——”一切对于黄飞飞来说来得实在是太快了,她现在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答复眼前这个男人。


“怎么还叫我军长,可以的话叫我太行行吗?”


“军长,你说话算数吗?”黄飞飞有再次问了一遍。


“我的大医生,这么多的高级人士在这里看着咱们你还怕我反悔吗?”


“太、太行,我想你,你再吻我一次,可以吗?”


武太行没有说什么,当着众人和大量的国内外记者就将黄飞飞揽在怀里深深的就是一个长吻。


咔 咔 咔 咔


武太行和黄飞飞的这一个长吻被在场的记者迅速的抓拍下来,这张照片也流传了下来,在战后的几十年里一直是亚洲反法西斯战场上流传下来的经典照片。


在武太行和黄飞飞将众人抛在脑后自顾自的吻着对方的时候一曲伦巴舞曲响起,伴随着激昂的乐曲武太行、黄飞飞和一干人等步入了中央大厅尽情的舞动着自己的人生。


——


谢谢您对于《脊梁》一如既往地支持,欲知后事如何,且听太子下回给你继续分解!


第一百一十三节 北进!北进! 正在写作,一定准时奉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