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华南虎事件"幕后真相独家披露

“华南虎事件”,一场游离于事实之外的喧嚣


眼下,关于华南虎事件的报道煞是热闹,但是,在这种表面上的浮华背后,是现代都市人集体心灵失落的背景,也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自然情结流淌,这种欲望,就如同人的普罗米修斯情结一样,是人的心灵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当现代中国人不仅远离了他们祖祖背背气脉相连的乡野,甚至也没有功夫去阅读国内如鲁迅的风土民俗的小说,体会“黄的月亮挂在天上,海边的沙地里,滚圆的西瓜,少年闰土,颈上带了一个银色的项圈,手里拿着一把钢叉”的纯净之美;国外如屠格涅夫《猎人笔记》里早晨晶莹的露珠在草叶上滚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花香的感觉;无暇去聆听柴科夫斯基的《六月.船歌》的时候,人们的心灵便成了一片干涸的沙漠。然而正是这样的干涸造就了饥渴,被某些人利用起来,掀起了一场从网络到现实社会的风潮,而在这样的潮起浪涌中,事实,已经不是人们首先关注的第一要务了,在新闻的流动、激荡中,话题已经不知不觉之中发生了畸变,已经转换到了事实之外的非事实本身上去了。


生活车轮不可止歇的滚向它认准的方向,而我们每个人,只不过是裹挟在其间的一粒沙。 这种对自己生活控制感被削弱甚至丧失的感觉成了萦绕在现代人心头的一片雨云。就像一首歌里唱的那样,“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许多情,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如果说,歌曲中的表达还有几分可供抒情的审美,那么,现实往往要沉重和繁琐许多,就像这城市一如既往的灰色而冰冷的本质,即使是晚灯初上的繁华也并不能带来亲切的温情,就像球场上铺设的假草尽管也绿色成茵,但不具有自然的气息一样。 当专业化的边界像蜿蜒的围墙,禁锢住渴望新鲜的心灵;当用心力憔悴的身体去填适一片灰色的空间,当一件件磨砺工作的繁琐去换来微薄或丰厚的薪水,一次次的拒绝了自己的冲动之后,人们沾沾自喜于自己取得的社会化的成绩,眼角眉梢间,就像自己又从孩提成长了一次一样。

但是,这种“去自然化”的生活让不少人疲惫,尽管有不少人可以把自己修炼成乐在其中的“工作狂”,但是,自然,在于心灵,那种灵台空明,脱离了纷扰的形而上的境界,就是其一部分。当然,心灵,并不仅仅包括阳春白雪式的审美需要,他并不排斥认得本真的需求,只要本真,都是美的。好奇心、自然的风景、探险的冲动、有美的曲线乃至美好的性爱,都是其中的一部分。从人的本性来看,厌倦钢筋水泥,转而追求原始的乡野,也是一种本性的流露了,就像在日常面对公开信息的灌输的之余,转而追求隐秘的、非常的探险一样正常。就后者来看,最近网络上流行一时的盗墓系列网络小说的风行可谓迎合了人们的这种对隐秘探险的心理。而对乡野乃至原始的回归,也在这个网络时代逐渐发酵成为了一个萌动的欲望。对一些“驴友”来说,可以结伴而行,或自驾车,或乘坐公共交通,甚至自己骑一踏单车,去体验有惊无险的刺激,而这种刺激,是早已厌倦从小嬉戏的动物园中病恹恹的“大猫”之后的搜寻。而这种欲望,只能用人与生俱来的本能来解释。有需求就会有满足,而当下网络的便捷又无疑降低了这种满足的门槛。2007年风靡网络的本物天下霸唱先生凭借他的盗墓探险小说《鬼吹灯》赢得了无数网民的心,进而印刷出版,获得了07年作家收入榜的前十名,获得了280万元的出版版税,并曾是百度搜索榜第一名。可以说,就是因为他的小说充满悬念的探险隐秘的世界赢得了追求冒险刺激,而自身又生活在钢筋水泥保护下的都市人的心。同样的道理,不仅仅追求隐秘探险是都市人的心理需要,回归原始自然的体验,既是对这种生活的某种反叛,也便成为每一个都市人隐秘而挥之不去的欲望。也正是这样一种心理的集体发酵,成为了同样是肇端于网络的“华南虎事件”的集体心理基础。

统观整个“华南虎事件”,首先,无论真实与否,周正明和当地政府乃至陕西省林业厅都是这个事件的幕前幕后的推手,这其中的利益不难分析。第一,一旦有虎的话,拍出一张照片,周都会得到明码标价的奖金,这对生活贫困的周来说不啻一不小的诱惑。而陕西省林业部门也会因此而获得自己的政绩,进而可以获得国家的拨款以及其他各种好处。然而一个眼下的好处就是,通过这样一个媒介事件,当地出了名,而周正明也会通过媒体的关注成为了天下皆知的人物,何况周还在采访过程中收取不菲的采访费这样直接的现实的好处。

再则,另一方面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的证伪和网民的证伪。而周正明所提供的是一张漏洞百出、缺乏真实质感的照片。即使是照片证实方陕西林业部门也承认照片经过了处理,但是理由却是驴唇不对马嘴的“为了保护照片的版权”,给人以欲盖弥彰之感。

第三,其实,周所提供的关于事实的信息是:

1.一张漏洞百出的照片;

2.一些暗示性,但构不成事实论据的信息,比如“烂草黄”的称谓,给人很强烈的乡土气息,知道是当地民众对华南虎的称谓,尽管与事实真相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其暗示性确给人以遐想。

3.一些强烈的自我辩解和发出“威胁”的情绪

也许以上都不重要,关键在于媒体的呈现方式。

一则媒体将故事结构锁定在了周所表述情节结构中,为城市人们提供了一个关于野生华南虎的想象空间,“烂草黄、烂草黄的脚印、幼虎的脚印、我跟踪华南虎的脚印、神仙湾......”带给缺乏大自然呼吸的都市人以一种原始的旷野的气息,使其能够在想象中完成一趟意淫般的野生兽王之旅。

二则媒体总是要关注矛盾的,尤其是激烈的矛盾或争论。于是关于证实与证伪的争论从网上争论到纸媒,铺天盖地的来了。但是,结果呢,无非是网友现场演示照片的制作过程;再有网友发现周照片中的老虎是某一张年画的,并查明了年画的生产厂家;还有人查明周曾在该事件披露前买过该年画;还有记者采访到当地有知情人士透露周的一个在县城搞喷绘的亲戚参与了照片的制作。然而,事实上,并不需要专业的证明,只要是略具摄影经验的人都一眼能看出来,照片中那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毫无生气和立体感的老虎有怎么会是真的呢?

到这里,事实上到底有没有华南虎已经不再重要,周通过媒体的聚光灯“一举成名天下知”,陕西省相关部门的“坚定立场”和“忽悠神功”同样令人印象深刻,在注意力已经成为了稀缺资源的当下社会,陕西省各部门的联动已经算得上是一次成功的“品牌公关”了。而媒体通过上述两种叙事结构成功吸引了广大网民和读者的关注。那么,只有网民和读者被忽悠了么?似乎也不是,他们通过阅读和争论,也得到了某种放松和娱乐。也许,再过一段时间,等情绪逐渐平息下来,再回头来看,你会发现,原来这只不过是一场游离于事实之外的喧嚣而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