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纵横 第一卷 战狼在野 第38章 战友情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报告,学员梁爽报到!”

一身戎装的梁爽,腰杆笔挺。

他推开拉市某部军区作战大厅的大门,踏着标准的方步踏进大厅。

他踏步行进的动作刚劲有力,虎虎生威。

当兵的就是不一样,举手投足都迸发出浓浓的威猛而阳光之气,加上军人特有的、能支撑起中国脊梁的热血军魂,使他形成特有的气质,更加粗犷,更加阳光。

烟雾缭绕的大厅中,就坐的都是拉市的党、政、军、公安、国安的一把手,领导荟萃一堂,方嘉乐上校也在座。

大厅悬挂的大屏幕画面不断切换,里面就坐的都是军政首长。

长长的椭圆形会议桌的正中坐着两位将星闪耀的少将,一老一少。其中年纪比较大的将军年过五旬,头发斑白,是该自治区武警总队的李少将,但梁爽眼光最终下落点在李将军身旁的那个年轻少将身上,最后定格。

那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少将,年约三十八、九岁。他的脸庞如大理石般坚硬,菱角分明,神情严峻,脸容冷峭,如裹寒冰,不怒而威。宽阔的额际,可能是经常皱着眉思考问题,形成一个明显的“川”字。他的剑眉入鬓,虎目亮如漆黑宇宙的北极星,眼睛眨动之间,精光爆射,寒光四闪,摄人心魂。

可能军务繁忙,劳心劳力,年轻少将双眼的眼角出现了浅浅的鱼尾纹。

这个年轻的少将就是冷剑少将,他接到拉市有泛突圣战组织残余力量搞恐怖袭击,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连夜就带着全国最杰出的审讯专家、心理行为分析推理专家、测谎专家等乘坐军机飞临拉市指导反恐工作。

经过通宵达旦的审讯,在几个专家高超的审讯艺术下,撬开了桑贾伊甘地的口,揪出本市原来一直潜伏着泛突圣战组织的接头人,因为单线联系,贾伊·甘地不知道此人隐匿在哪儿,只有买买提清楚。而买买提是个死硬分子,撬开他的嘴需要时间。冷剑于是趁着这个机会,在拉市召开全国的反恐电视会议,一边开会一边等审讯结果,这叫科学合理安排时间。

现场很多军警领导是和冷剑第一次面对面接触,都被这位年轻少将震天撼地的凌厉霸气刺激得呼吸不畅。

百闻不如一见,冷剑少将强悍而霸道的威仪竟然比传说中的还厉害,他们第一次领略到这个有传奇色彩的铁血军人那逼人的飒爽风姿。

冷剑专管首都武警总部的武警特警,负责首都的卫戍工作和全国的反恐工作。

首都是共和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是共和国的心脏。每天几乎都有外国政要的友好访问,海外友人川流不息,国际性的大型会议频频召开。冷剑少将负责首都的卫戍和反恐工作,工作能不忙吗?鱼尾纹过早出现就不足为奇。

梁爽望着冷剑冷峭的脸,心里竟然产生温暖之感。

为了一切向实战出发,冷剑命令特警学院挑选一些精干力量随着鹰凖特战大队扫荡泛突圣战组织,跟着就是野外生存训练,梁爽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亲眼目睹冷剑的风采了。

梁爽脸容冷峻,立正,挺胸收腹,向两位将军长和在座的各位首长敬个有力的军礼,目不斜视,静候首长的指示。

此时的梁爽绝没有丝毫的嬉皮笑脸,取而代之的是钢铁军人特有的彪悍之气。

冷剑站起来,走到梁爽身旁,狠狠地拍了拍梁爽的肩膀,说:“好样的。”然后冷剑回转身,和梁爽并排着,把手搭在梁爽的肩膀上,对着在座的所有人和大屏幕说:“这个孬兵是我的劣徒,幸亏他没有丢我的脸,否则我亲手崩了他。”

语气虽然是一如既往的冷峭,但自豪之情逸然于表。

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大屏幕中的首长也在狠狠鼓掌。

“怪不得梁爽学员身手惊人,原来是冷将军的徒弟。”

“名师出高徒!”

“强将手下无弱兵!”

“猛龙将军铁血兵!”

“我国铁血军人薪火相传,后继有人啊!”

现场的赞美之词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

冷剑罕有地微笑着接受大家的赞美,不断地摇手,说:“年轻人不能捧,这只是万里长征迈出了第一步,道路还曲折着呢!”

梁爽虽然脸色如常,既没有羞涩,也没有喜悦之色,但心里惊喜交集,这是冷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主动承认梁爽是他的徒弟。以前冷剑只允许梁爽在他家里叫他师父,梁爽和冷剑的师徒关系只有冷剑少数的战友如方嘉乐等几人知道,但严令他们不准公开,说是不想梁爽仗着他的关系而耽搁军事训练,前途要梁爽自己去拼搏。

冷剑放开搭在梁爽肩上的手,骤然厉声大喝:“方嘉乐上校,梁爽学员听令!”

梁爽马上挺挺已经挺得笔直的骄傲腰肢,肃然静听。方嘉乐也马上离席立正,静候将军的指示。

“我命令,命令方嘉乐上校为‘绝岭行动’的总指挥,梁爽为突击队队长,抓捕泛突圣战组织潜伏在拉市的接头人多嘎·扎西贡布。”

李将军是地方军方首脑,虽然和冷剑平级,但冷剑是京城的将军,所以命令是冷剑下达。

“是,保证完成任务。”方嘉乐和梁爽怒喊,从心底迸发出的怒喊。

“散会!你们两个留下。”冷剑指着方嘉乐和梁爽说。

冷剑威严日隆,方嘉乐面对着昔日的首长,不敢有丝毫的造次,和梁爽直挺挺地站着,静等冷剑的指示。

冷剑轻轻地拍拍方嘉乐的肩膀,说:“都坐下吧。”

“是,首长。”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然后就齐唰唰地坐下,坐得非常严肃端正,腰杆挺直,两眼平视,双手放在双膝上,和他们平时开会作报告没有什么两样。

冷剑笑了,对方嘉乐说:“方熊子,现在是私下场合,还是叫我队长顺耳。”

“是,首……队长,呵呵,队长,有没有为兄弟带来点粮食?”四十多岁的方嘉乐突然嬉皮笑脸地说。

方嘉乐拘谨之情既然消去,和冷剑出生入死十几年的战友情就爆发了。他们之间的战友情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是可以毫不眨眼就可以为对方挡子弹的战友情,就是因为有这种血浓于水的战友情,所以能挺起共和国铁血的军魂。

(要了解方嘉乐和冷剑之间的真情厚意,请看拙著《热血军魂》)

冷剑从身上掏出包“大中华”抛过去,笑着说:“吸烟危害健康。”

方嘉乐如获至宝抽出一根,递给冷剑,自己拿出一根叼在嘴里,那包烟却没有还给冷剑,而是快捷地顺手塞进自己的口袋。

冷剑笑而不言,打上火,要为他点烟。方嘉乐居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心安理得凑头上去点燃烟,闭上眼狠狠地抽上两口,然后缓缓地吐出来,一副受乐无穷的瘾君子状态。

冷剑只是把烟放在鼻子下闻闻,然后捏在手里把玩,没有点燃。

梁爽每次见到冷剑,面对千军万马都不心怯的他心情都十分紧张,师威如虎啊。因此他乖乖地坐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坐得比幼儿园的小朋友还要端正。如果给他的战友方便面看见,肯定有一顿好笑。

良久,方嘉乐睁开眼,道:“领导的香烟就是好抽,只是队长也忒小气了,只有一包,我可舍不得分烟给你的徒弟抽,即使分烟给他,你的徒弟也不敢抽吧。嘿嘿。”说完,一面贼计得逞的笑容。

冷剑笑骂道:“早为你这个烟鬼准备好了,接住。”

冷剑说完从座位下拿起一条大中华扔给他,方嘉乐接住后,叫起来:“不是吧,只有一条,队长领导也太小气了。要知道你能坐安稳,还需要我等流血拼命呢!”

“嫌少就还给我,我的工资还不够花呢。”

方嘉乐连忙把香烟紧紧地藏在身后,一副怕冷剑抢回去的神态。

冷剑见了,哈哈大笑,方嘉乐和冷剑对视一眼也大笑起来。

等级森严的军衔,在战友的相视大笑间荡然无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