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战争初漏端倪 辽沈战役中的电磁战

1948年8月,辽沈战役即将拉开战幕。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内首长们在作战地图前讨论着一个重要问题:“辽沈战役是一场‘关门打狗’的空前规模的大歼灭战,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我北满、东满数十万人的大军南调锦州方向,以形成关闭东北大门之作战态势?”野司参谋长刘亚楼提出:“为避免蒋军阻我南下,可派出一部电台发假情报迷惑敌人,造成他们判断和指挥上的失误,以掩护我大军顺利开进,一举拿下锦州,关上东北地区的南大门。




”当话题讨论至此,时任东北局社会部部长的汪金祥报告:“正好有一部特务电台,编号257,是蒋军国防部二厅长春站派来哈尔滨刺探我军事情报的,现已被我破获逆用,敌人还未察觉。是否可在我严格控制下利用这部电台发假情报以迷惑敌人?”野司首长当即表态,使用257号电台的方案可以考虑,具体内容待进一步与有关部门研究后再定。


经过研究,第二天东北局社会部向东北野战军司令部提出方案:“建议我军以4个师的兵力向南开进,作出佯攻沈阳之假象,将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东线上来,而我攻锦大军则趁机暗沿四平、郑家屯、阜新西线迅速南下,出其不意地进入锦州地区。佯动过程中可用257号电台编造假情报,隐真示假骗敌上钩,配合我军攻锦行动。”野司首长同意这一方案,同时要求:“佯攻部队则要偃旗息鼓、暗渡陈仓,不准走漏任何消息。”


为了使假情报信息能在敌人心目中发挥最大的可信性,我野司决定以257号电台的名义,给蒋军长春谍报站发出“请示”电:“东北野战军司令部有一个作战参谋,离心倾向很大,是否可以拉过来为我所用,以便及时准确地掌握共军的军事机密。”当时敌人派入哈尔滨的特务组织被破坏殆尽,急需得力的军事情报人员,于是很快批准同意,并要速报此人姓名、年龄和官职。257号电台复电:“此人叫王展玉,31岁,是共军东北野战军司令部作战处参谋。他手里正握有一份重要军事情报可以拍发。”敌人果然十分感兴趣,立即复电指派王展玉为特派谍报员,表示如果送来的情报重要,还可随时予以提升。其实这是一个徒有虚名的“ 王展玉”。


我军佯动开始后,257号电台立即发出情报,称:“共军有4个师正在白城子至四平、吉林至沈阳之间向南运动。”随后又发电报告了我军的“出发时间、行军路线和宿营地点”。沈阳守敌闻讯后惊恐万分,慌忙布置空中侦察,密令地面特务核查,并连续数次向257号电台查询:“共军南下的意图何在?”


257号电台复电曰:“围困沈阳!”


敌人经过空中侦察和地面特务报告,果然证实有“共军”大部队正向南开进,民工大队也沿着吉沈公路急驰。情报被证实了。257号电台提供的情况属实,而且与其他方面的查证也相同。于是敌人认为这个情报很有价值,立即上报批准,提升257号电台台长为上校台长,提升获取情报有功的“王展玉”为少校谍报员。然而,蒋军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仍心有疑虑。他思索:共军为何不打孤城长春而偏要直取沈阳?共军会不会在锦州做文章?一旦锦州失守,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他又急令空军反复侦察,但确实找不到共军打锦州的迹象。加之257号电台的情报作用,最终促使其作出了共军先打沈阳后取长春的错误判断。


进攻锦州的战前准备十分紧张。繁重的军运工作开始后,东北野战军司令部使用了我军已经控制的郑家屯、彰武、西阜新等铁路干线。然而时间不长,敌人开始察觉我军在郑家屯、彰武、西阜新等铁路线上有活动。敌人随即电令257号电台查明情况。257号电台复电:“东北部分共军奉命进关配合华北共军进攻承德、赤峰。”就在电波的往来周旋之中、在敌人的分析辨别之中,我军已悄然如期完成了几十万大军人员、粮秣、弹药等军运任务。


辽沈战役全面打响后,我军巨炮裂空,重兵卷地,取锦州,克长春,势不可挡。当战役发展到歼灭敌廖耀湘兵团防止其与葫芦岛之敌南北会合时,野司适时指示257号电台向敌发出“共军有两个纵队向山海关开去”的假情报。电报发出后,廖耀湘兵团南逃恰与我辽南地区的独立第2师迎头相遇。廖耀湘误认为与我主力部队遭遇,匆忙转向营口逃窜。257号电台又迅速发出假情报:“共军有大量轻骑兵向营口开进。”目的是加重廖耀湘的顾虑,阻止敌人从海上逃跑。这些电报造成了敌高级指挥官决策上的顾虑,有效地牵制了敌人,为我军全歼东北之敌、取得辽沈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岁月如云,辽沈战役已经成为历史。辽沈战役胜利的伟大意义与指挥艺术已被世人所肯定。但有一条应该补充:辽沈战役中电磁战场上的较量,对现代战争中的电子信息斗争仍然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