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第九章 庞明先生“作”了什么 第六节 功夫的层次与练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任何一个大师的信众基本都把自己大师的功夫用各自的术语装饰得很高,有多高呢?三、四层楼那么高吧。


洒家曾经认为,佛家的四禅八定和后世道家的三炼精气神一层一层对应着的,宗教里面,罗汉相当于人仙,菩萨相当于神仙,佛相当于金仙,但是看南怀瑾先生的书看多了,才知道罗汉有初中高级的差别,分果位的;菩萨也有十个职称;佛长了三张脸。另外佛家还有三身四智、五眼六通的划分。总之,按照现代观念都是宗教意味比较浓厚的名词,中国某些人听了就信了,剩下的大部分人不相信,洋人只相信上帝。这就是必须得换汤不换药的“作”点儿什么的原因,换件马甲人会感觉眼前一亮然后才能相信,然后庞明先生就“作”了。




练智能气功的三个阶段

一、外混元阶段(具体内容略)

二、内混元阶段(具体内容略)

三、中混元阶段


这是练至混元窍开启以后的练功内容。


(一)何谓中混元?有两层含义:一是把意念集中到中脉,使气在中脉中形成一个直通人体上下的“气柱”,使人体之气与此中气相混化;二是把意念集中到人的中点。这个中点是一无所着的无分别的匀态物的特殊称谓,它与意元体的体性是一致的,因而把意念集中到这个中点,实际是意念返还到意元体自身。


(二)中混元阶段的练功效应。使人进入超常智能状态。(《智能气功科学功法学》第一章)




练智能气功的形、气、神(意)的不同练法


对智能气功的形、气、神的不同练法,不能理解为单纯的形、气、神的锻炼方法。说形练法是说侧重于形,是神、气服从于形(虽然神在其中也要起主宰作用),从而强化形的功能(神气之功能也相应的加强),如武术气功;说气练法是说着重于气,是神、形服从于气(虽然神在其中也要起主宰作用),如丹道气功;说神(意)练法是说侧重于神意,形、气要服从于神,从而使神意功能得到强化(形、气也会相应得到强化),如佛家禅宗功夫。智能气功练功时是神形、神气并重的。下分述之:


一、神气并重练法


这一练法的根本特点是,要求神与气相需为用,或者说是神与气为伍。分如下步骤:


(一)神念气。要求意念要想着气。众所周知,气是无形无相的,但不是空无所有,因而要求意识和这种特殊的无形无相的特殊物态相合。鉴于意念的强化能力,久久行之,则可感觉到气的实在性。


神念气有念人体内气与人体外气之别。智能气功开始时主要是念人体外气,而且以人体外之最原始混元气为主。如练外混元时的想虚空,目的就是神念原始混元气。必须注意的是,想虚空时不要空得空空荡荡,而是虚空中有种非常均匀的无形、无相、无色的特殊物质。一般来说,这一物像是难以感受到的。我们练功时感觉到的气,是自身的气弥散在自身周围的那部分。


(二)神观气。观是体察、察照之意。神观气就是用神意来体察、察照气。可以是看到气,也可以是对气的一种特殊感觉,有观内气与观外气之别,如拉气、看气是观外气,当能感觉到气的实在性以后,把精神按练功需要与气紧密结合,可使精神高度集中,而收到强化气的作用。观内气往往需要在观外气有感觉的基础上进行,因为观内气难度更大一些。这是因为人的有形之体都是气的凝聚表现,因而对人体中的气有交互干扰作用。人体中的气,有局部的气,有整体的气,这些气不仅受形的变化的影响,也受意念变化的影响。所以古人强调静观,又称“寂照”。随着“寂照”程度的深入,神意照到周身后,可能会感觉到一个模模糊糊的气态人。有两种表现:一是笼罩在自身的实体外面较大的气态人——这是感受到了自身气弥散到自身周围的景象;一是在体内恍惚的气态人——这是充斥在人体膜上的气的形态。


(三)神入气中。在神观气阶段,神是主动观察者,气是被观察的对象,神与气似乎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东西。神入气中阶段,则要求神进入气中,形成“神在气中”、“气包神外”的景象。如何达到这一境界呢?当能明确地观察到气后,把全身上下的气认真地反复观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气包神外”的景象了。关键是神意高度集中,连续不断地观察周身。


(四)神气合一。在神入气中阶段仍未消除神与气的区别,神与气还是两个东西。神气合一阶段则要求神与气了无分别,这就要求,气必须不断升华,使人体混元气向意元体转化。它是如何实现的呢?神意观察周围的气(混元气),当意元体充斥、笼罩了全部的气之后,神(意)就与气合一了。神气合一后还有功夫,这里就不介绍了。


二、神形并重练法


这一练法的根本特点是,要求神(意)与形相需为用,或者说是神与形为伍,分以下几步骤:


(一)神念形阶段。这里的“神”指神意,“形”指形体。这一阶段主要是把练功者的意念活动和形体活动结合在一起,按照功法要求发出意念,指挥形体运动,每一个动作都要受到意念的指挥。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容易的,练功时稍不集中就违背了“神念形”的要求,真能做到“神念形”后,杂念就自然消除了。


(二)神观形阶段。这一阶段是用神意观察形体活动,又可分为两步:


1、神观外形。练功时闭眼“看着”自己形体动作,似乎是看别人练功。可以是从对面看,也可以看自己体内,放在丹田或是其他什么地方均可,有一个小的自我形象练功。需说明的是这一阶段的练功若无第一阶段的基础是难以收到应有效果的。我们过去对这种练法讲得不细致,致使一些人盲目地一开始就应用这种练功方法而练出了毛病,这是必须提醒智能气功爱好者注意的。当神意能观察形体练全套功时,则意念具有了高度自控能力。


2、神观内形。当神观外形有了一定基础后,一是内气的增强,一是神意的体察与渗透能力的提高,可以透视人体内部了。譬如,肢体运动时,神意能观察肢体内的传输指令以及肢体内部输布混元气。随着观内形的进步,观察能力一步步完善,逐步达到观察内景的程度,如人体内部气血运行,人体与大自然之间的气交换等。需要注意的是观察时,只能是静观其变,不能有进行分辨等主观意念。这在传统功法中称为“寂照”之功,“寂”指意识处于寂静状态,“照”指体察体内各种变化。意识越是宁静,察照的能力越强,察照得越深入、细致,越能导致意识的更专一于静。此即古人所谓“寂而照”、“照而寂”、“寂照圆融”之意。能做到神照内形时,功夫已经到了中等水平了。练外混元的捧气贯顶法可以用“照”,照其内外气机交通情景;练形神庄也可以用“照”,照其皮肉筋脉骨经络与气的充斥、流行的状态;练五元庄也须用“照”,照其五脏之形、气变化及其与混元窍的混融的景象……


(三)神入形阶段。这一阶段是把神意进入到形。上述的神观形——即使是神观内形,也是神形各异的,即神是对立于形之外的观察者。而神入形则要求神进入形体之中,这是较神入气中还难达到的,因为形体由各微小的组元——如细胞组成,而细胞中又有更细微的组织,因此要达到深入微小的形体中是非常困难的,进入一个小的局部则可,要深入到广泛范围的微细组织则是难以达到的。这里所说的神入形是指宏观而言。它是在观内形的基础上进行的。当能观察到内形时,先把神意“固定”到被观察的形中某一“点”上,然后以这一点为中心,向周围观察,当能同时观察到周围的景象时,则神入形中了。我们现在连中脉混元尚未练,所以对神入形是难以想象的。


(四)神形合与神形妙,这是高层次练法,难以一语道尽,故从略。


需要说明的是,无论是神形并重练法,还是神气并重练法中的各阶段,都是为了讲述方便而划分的,实践上,往往是各阶段——尤其是第一、二两阶段——相互交织在一起的,而且神形、神气的练法,也往往是交相辉映的。不仅如此,如果我们把智能动功的六步功法,练功的三阶段(外、内、中混元),神形并重与神气并重的练法联系来看,则可发现,它们都是从初级到高级的练功序列。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呢?六步功法与三个混元阶段是一个内容,它们都属于功法序列的范畴,讲的是按此功法序列练功,能使人从常态智能进入到超常态智能,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纵的序列,每一步功法间都有承接关系。然而智能气功是开放性功法,我们虽然把练功历程分了六个层次,但是每个层次之间是可以自动过渡的。人们的身心素质基础不同,练功后呈现的效益也有很大差别。有的人练第一步功后,就通了皮肉筋骨,有的通到内脏或中脉,使之内外融通。但有的人练到五元庄,外混元通的也还不彻底……于是使练功效果呈现犬牙交错局面。神气并重与神形并重的练法,则可看成是横的练功序列。它可以从上述的六步功中任何一步入手,仅练一步功按此序列练功,最后也可达到高层次的超常智能。不过,我们教练智能气功,是把各序列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功法学》)




抛开具体的智能功名词,说庞明先生所传授的东西是大乘的理法,真的不是乱盖的,字里行间找不到丝毫“封建”迷信的内容。从现实效果上看,至少庞明先生在理论高度完全摒弃、排除了历史、宗教带给气功的神秘外衣。先秦时期“大道至简”的练法,让庞明先生“现代化”了。这套理法是不是避免了南怀瑾先生和庞明先生稍带即过讲到的“四禅八定”、“三炼精气神”中的歧路,洒家从文字上还不能辨别,想来应该有这个用意。而且,在平时行、住、坐、卧中“如理行之”的“作意”,是为秘中之秘而完全脱去神奇妄想的病态。也可以想见庞明先生创编制能气功科学理论所耗费的巨大心血。随便改动前人的东西是要承担巨大责任的。


好的理论必然是理论和实践紧密结合起来的,古云:理法不二。能把古典气功中的核心的、上乘的东西提炼到这个程度,并且形成具有自洽性的理论体系,你说这容易吗?有人说庞明先生的这套书是在超常能力下完成的,洒家却不是这么认为,就是读书、思索加上功夫上的经验,用手一笔一字写出来的。那时微机不流行,不能使用更高效率的打字罢了。


活人里面无非精气神这三样东西变来变去的,不是练功修行的人就算了,如果自认为是“业界”人士,自己看看自己的“气”在什么质量,首先做到不自欺。当然也有不少活宝觉得自己中脉通了,结大丹了,明心见性了,YY的利害。在全球化不择手段的商业社会,气功YY们自欺的目的大多数是为了欺人,想不被人欺的话, 拿庞明先生这套神气关系去看去听。一般来说,一听就可以听出马脚,听不出来仔细看,狐狸尾巴不容易藏的。实在不行祭出洒家代庞明先生送给你的那件“辟邪米”大法宝,为自己打开能量护罩!


另一方面,由于现代人的思想心理已经十分不纯净。每天“一省乎己”就可以知道,做个好人的想法基本上敌不过社会上不好的事儿太多的经验,至于平时“一省”也不省,直奔直立动物而去的人,恐怕是大有人在。气功爱好者们、佛道修行者们中的绝大多数每天比划比划、打打坐、参参禅,虽然“主动内向性运用意识”了,严格来说和“省”还有一些差距。真正的儒家思想,也就是《论语别裁》才是大乘功法。 什么是大乘功法?大乘即捷径,自利利他不二换成儒家思想就是做个好人,做个大好人并不断的内省而变化气质。《论语》加上《大学》、《中庸》就是一套大乘理法,当一个人不得不游戏红尘的时候,在迎来送往中,尤其是当代社会不论草根下里巴还是阳春白雪,都逃不开极目声色、人际关系的纷扰,做一个高层次“和光混俗”的人,活用儒家的思想比较容易做到“外圆内方”,从而每一个个体的中国人才会颇具“中国特色”。这个观点是洒家读了好几遍《论语别裁》的“心得”。所以从“外用”的角度,《论语别裁》应该是南怀瑾先生等身著述的精华。人都做不好,还想修道,格老子的和扯蛋差不多!这句话是说俺自己的。


鼓捣这个身体和锻炼生命的“身心整体”大不一样,所以庞明先生有“涵养道德”“修养意识”两大章的“劝善”文字,南怀瑾先生也是不断地说修行要从“心地”、“行愿”上下手,还讲了由“贪、嗔、痴、慢、疑”变化来“八十八结使”,地球人美其名曰“心有千千结”等等,在文字上看懂了的,似乎不多。 因为每个人天生的“气质之性”很难自觉转变,目前的现代社会,一个人想通过气功锻炼提升整体生命达到较高的层次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有些老前辈身体的功夫是很不错,但是死的时候却比普通人还痛苦。因此辩证的看,练气功或者说修道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就是在人世间的中国,考一个大学还必须经过十几年的学习,何况修道乃穷究天人之际的“宇宙大学”,“人类文化总根源”性质的学问,希望一朝一夕有所成就,恐怕练了还不如不练的好,一般学习还有很多学傻了的。练气功也好,修道学佛也罢,常常学了个“神神道道”的,大有我“误”佛道的反面宣传作用。洒家有时就会不由自主的表演这种垃圾形象,现在可能就是这个德性。家里人说俺:自绝于社会,自绝于人民!冤枉啊,堂堂5.2尺高的男儿,怎能让人如此奚落,古人不是说过:泥鳅岂是池中物,一遇油锅便做——轰隆隆。俺也是志在四方地!




曾经跟随一个朋友去劝说另一个朋友不要皈依“佛门”。当时,这个朋友是一个北京某大学即将毕业的小姑娘,已经“追随”佛法数年,也算佛学“发烧友”吧,热度恐怕到了四十来度,于是乎非要慧剑断青丝的做尼姑。洒家的朋友见了这个准尼姑小姑娘,边聊边劝。据洒家旁观,小姑娘确实是出乎一种纯粹的信仰,而且虔诚。聊劝良久,怎奈四十度的发烧友如何能几句话解开“千千心结”。青山绿水,红墙飞檐,粗茶淡饭,却是一个闭门专修的好地方,然而和尚、尼姑腰上别着手机,整天介忙前忙后的宏法捏。真所谓:先渡众生后渡己,无边烦恼难自已。可惜了大好所在!现代社会,庙里多一个和尚,不如社会上多一个好人。依此类推,社会上多一个练气功的人,不如多一个敬业的百姓。




话说回来,从理论上就个体的人练功修行而言是解决生死问题,这一点在庞明先生表面的论述中在刻意回避,但是回避的效果似乎一点儿也不理想,潜意识里面“灵魂”的鬼影还是若有若无的。当你了解了足够多的人和事,主要是华夏智能气功培训中心某些辅导员的言行会得出一个结论:都是人而已!“神念钱”的功夫不错,有的还不错到了混元球球的境界,不过这种球球不太圆,椭圆的那种!自然啦,哪儿都有好人也有坏蛋。


而在南怀瑾先生那里则老婆心切的说:佛因为一个大事因缘而来世间,大事因缘就是生死问题。反伪斗士可能认为这个意义上的生死问题是伪科学命题,而从基因角度研究衰老问题就成了真科学命题。真也好伪也好,别说生死问题,能让人轻轻松松健健康康活上一二百岁就是了不得的事情了。到目前为止,不论总统还是老百姓不想死,“真”科学理论还是不答应的,非让您老人家到死神那里去报到不可。但是道家说:我命由我不由天、神仙本是凡人做。洒家理解按照庞明先生的划分的功夫层次,可能到了“神观内形”阶段人的这个身体就差不多可以老而不死了。根据南怀瑾先生讲述的知识大约还属于“分段生死”范围,在宇宙上中学了——阿罗汉是也。南先生所说的“变易生死”可能归于“形神俱妙”的层次,是宇宙大学里面的课程了。地球人还在宇宙某乡村幼儿园玩儿命抱着“实证科学”这个粗糙的玩具不撒手,有的小宝宝拿着“宗教”画册说梦话。




虽然庞明先生表面上不直接说长生不老,甚至说没有那回事儿,但是庞明先生在讲述锻炼智能功的效益的时候说:




……其实,人本来就应该寿命长,只是人已经习惯了活得少。什么六十六是“坎”年,七十三是“坎”年,八十四是“坎”年,到了这个岁数就“坎”住了,过不去就死了,这是人们对寿命不正确的看法。其实,人的寿命不是这么一点。现在有各种计算寿命的方法,一般比较普遍公认的方法是按照生长发育期来计算,整个寿命是发育期的五至七倍(各种动物大致都如此)。人是25年发育成熟,所以人应该活125到175岁。那怎么活不到这么多?有的是环境影响,吃不饱、穿不暖,起码的能量得不到保证,活不到正常寿命了;有的吃饱穿暖了,能量多了会糟蹋,发脾气呀,酒、色、财、气等等都是糟蹋,这就违背了生命运动的规律,这么一来,生命力就丢了,活不长了……延年,就应该活二、三百岁,民国初年才死的四川李青云,活了257岁,青城派的李八百,说是活了八百岁,其实比八百岁还多。(《函授辅导材料之十二》《概论》P29)




所以庞明先生的书要前后联系着看,南怀瑾先生引用古人的话说:读书要顶门之上别具只眼。不看书不好,看书看傻了更不好。假如庞明先生所举的例子是真的,真的有人类能活得像千年不老松一样,结合现代生物学“细胞的程序性凋亡”研究或者“干细胞”研究成果,癌症就有解决办法了,一千年和一万年就没有生物学意义的差别,三见沧海桑田就是耐心问题了。因此,神观内形阶段参考南先生的《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具有超级巨大的现代生物学意义。




总之使用智能功的名词,就是把中华文化的髓核换了一套马甲,洋人土人文盲高知都可以一勺烩。南怀瑾先生说过的“新的理论”是不是以庞明先生的理论为蓝本的,让 俄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还有一点,从具体教导人们练功、修行来看,南怀瑾先生给人的感觉是喜欢“得天下英才而育之”,好比清华北大每年都会把全国学生中的“麦穗”割走(割走了为什么只能做馒头、面包而出不了精品点心呢?而且面包们大多都溜出国门去做洋人的廉价高级奴隶,然后格老子的回来玩儿“海龟”);庞明先生则致力于大众气功的推广,好比二流高校的境况。所以南怀瑾先生周围的人“精英”多一些,可能颇有几个禅定功夫登堂入室的门人,而庞明先生周围的人嘛,基本上都是……呵呵,呵呵呵了。但是从宗教观念衡量,大众功法才是真正的大乘功法。当然南怀瑾先生当船长的这条渡人船更结实也很大。在洒家这里的图书市场,有几家卖南先生的书,其中一个老板曾经说:买南怀瑾书的人都是好人。听这话您有啥感觉?








其实庞明先生的智能气功科学理论,既然已经成为洒家认为的自洽性很强的理论体系,里面不会就这些东西可说,但是马甲换得比较新,具有时代性创意的内容,洒家认为就是这么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