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2016 第一章 宣战 6.医院的伤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19/




我们建团一开始就忽视了一个事情,就是医疗后勤保障的建设,几场零伤亡的战斗更是让我们忘了这个致命问题的存在。

那天我们在村子口伏击敌人的战斗中,当场牺牲了二名战士,重伤三名,轻伤七名,轻伤的七名战士回到老营房休养,而那三名重伤的战士,我们在午夜时分悄悄地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我们给了值班的主治医生和护士很多钱,让他不要乱说话。当时他们很平静并很认真地救治了我们的重伤员,挽回了他们的宝贵生命。并在病历上写上了“交通事故外伤”的诊断。

然而天还没亮,医院外就警笛声大作,几百名联军和“伪军”包围了医院。

当时我们只安排了五名战士负责这三名的重伤员的安全和护理,而且这五名战士身上只有手枪和匕首这样的自卫武器。联军和“伪军”一开始就没有按楼层、按病房地搜索,而是直接来到位于医院四层的外科住院部。显然是有人告密走露了风声。

“和他们拼了!”一个战士拔出手枪说。

“拼了!”“干它娘的。”“参加新一团老子就没想着能活着!”

“不行,冷静点,看看我们能不能利用医院复杂的地形突围出去。”一个叫祝强的班长说。

“你们还是轻装杀出去吧,不要管我们!我们在这儿拖住敌人。”受伤的战士起身要参加战斗。

“不行,我们是中国军人,我们是新一团的兄弟,决不能扔下战友,要死一块死,要生一起生!少废话!”祝班长命令道,“你们两个利用楼梯的拐角顶着,尽量拖时间,你们三个伤员不方便行动,就利用室内的的拐角把守着窗户,防止他们用云梯或直升机上来,你守在走廊,防止敌人从其它房间上来,一定要小心!现在只有靠我们自己了!”

“那班长你呢?”

“我和小郑,从走廊的窗户下去,在外面策应,我们要劫一辆车,或者------看情况再说吧,记住:要么我们一起冲出去,要么全死在这儿!行动!”

祝强和小郑利用消防缓降索在后楼光线昏暗的楼角滑到楼下,这时四楼的走廊里传来激烈的枪声,战士们和试图冲上来的敌人交上火了。敌人注意力全集中在走廊和四楼的窗户上,祝强从人群后面消接近到敌人的指挥。祝强想,现在就得用人质这一招了,他的目标是那个负责现场指挥的一个英国少校。但那个少校周围 有很多卫兵,很难靠近他。

四楼枪声爆炸声大作,大楼楼玻璃在爆炸声中向空中飞溅。三个战士倚托墙角和楼梯用手枪挡住了敌人的进攻,敌人不敢直接进攻,不伸脑袋只伸枪身,凭感觉大概瞄准朝四楼楼拐角处乱射,密集的子弹把墙壁打成马蜂窝,乱射一阵后静了下来,没有伤亡,只有碎破璃脱落窗户掉落在地上摔碎的声响。“咚,咕噜噜----”一颗手雷从下面飞了上来掉落在一个战士脚边,那个战士一抬脚把它踏了回去,手雷在撞到三楼拐角的墙壁后向拐角内侧滚去,“轰”地一声炸响,紧接着传来一阵痛苦的哭喊声,那个踢手雷的战士得意地撇了一下嘴,“操你妈的,自作自受!”

四楼的枪声在激烈地响了一阵后,暂时停了下来,大门里抬出几个人来,祝强仔细看清,确定不是自己人,看来战友暂时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很快敌人的第二次进攻又开始了,这次他们先向里面射了几枚催泪弹,然后又开始进攻,里面仍传来更激烈的枪声。原来战士们利用医院的多房间掩护和方便的通风设备很快排空了催泪烟雾。

就在这时,敌人开始增加人手,开始用消防云梯向四楼送人进攻,密集的子弹射向四楼的室内,室内光线黑暗有效地保护的战士们,他们还准确地向敌人还击,被击中的敌人从高高的云梯上重重地摔了下来,楼道里仍在加紧进攻着,祝班长开始担心起来,焦急得就象热锅上的蚂蚁,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氧气瓶从四楼一个窗户扔了出来,重重地落在那个正在升云梯送特种兵的消防车,“轰”地一声巨响,这个大个儿头的炸弹以无比的威力把云梯几乎真的送到云端去了。

突然的竟外使人群的敌人乱了一阵。祝强和小郑乘机干掉了两个靠着墙角蹲守的两个联军美国士兵,这两个联军士兵是被从后面扭断了脖子,悄无声息地回到他山姆老家去的,基本没有痛苦。换上敌人军装的祝强和小郑混进敌人人群中,很快接近到指挥官身边。

那个现场指挥官正大声叫喊着指挥着手下如何进攻,显然他现在被眼前的形势搞得很恼火而又无奈,他一定为低估这八名新一团的军人的战斗力而气急败坏。

大摇大摆地走到指挥官身后的祝强突然一把从后背搂过那个指挥官,手枪直直地顶在那家伙的太阳穴上,“让你的人撤下来!否则你的脑袋开花!”虽然那个英国佬并不能完全听懂这个凶猛的中国人的话,但却能完全明白他的意图,只好下令撤下进攻的士兵。小郑右手据着枪,左手握着两枚已拔出保险的手雷,左右来照顾着可能冲上来的敌人,其实这种担心是没必要的,此时的美国人、英国人、韩国人和小日本都是怕死的胆小鬼。

楼内的战友看到外面的形势得到了控制,于是互相搀扶着走出了医院,伤员和战士一个不少,还好没有一个牺牲。

祝强押着那个英国佬很快来到一个装甲车前,打开车门后赶下了里面的美国兵,战友们强行夺下敌人几支枪后陆续上了车,有个战士居然夺下一把连发榴弹发射器,祝强最后一个押着那个英国佬上了车。敌人蜂拥着围着但被有办法,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上司被劫上车。

一个以前开过坦克的战士比划了两下后把车发动起来,装甲车轰然开走了,小郑把头伸出车盖外,“嗨------”向敌人招了招手算是告别,大家都做好了作战准备,每个人把枪伸出射击口,高度警惕着可能出现的意外。

由于有人质,他们很顺利度过了重重关卡,到了进山前最后一站就要彻底摆脱敌人的追赶了,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天空轰轰地传来直升机的声音。

“妈的,干掉他一个,让他们尝尝我们历害!”祝强命令手下的战士。

“这先进的玩意儿没人会使呀,刚才把它开跑就不容易了,老美的东西全是全自动的,妈的!”开车的那个战士骂着敲打着车载火控系统,却不知怎么用。

“人工操控!看我的!”小郑自告奋勇道,把枪递给一旁的战士就钻出顶盖。半空中两加黑鹰直升机来回在头顶溜着低飞,小郑能看到在敞开的机舱门上据着重机枪的美国兵。

“来吧!”小郑用力摇过机炮瞄准一个半空中悬停的黑鹰,“嗵嗵嗵.......”十几发小口径机炮象火蛇一样直扑向那架黑鹰,小郑清楚地看到机舱门处那个机枪手最后的害怕表情瞬间淹没在一个大火球中,那个黑鹰直直摔到地上腾起一个更大的火球.小郑又掉转机炮向另一个直升机开火,那架直升机在半空中来了个灵巧的倒飞躲过了一串火龙,机舱口的那个美国兵用手上的卡宾枪“哒哒”地点射还击,但飞机很快飞出了有效射程。

“呦---喝----白白了您嘞------”小郑得意地向飞快远去的敌机挥手告别,装甲车飞快地驶入深山的峡谷中,消失在郁郁葱葱的山林中。


“团长!报告团长!报告赵部长,我们回来了!还缴回来了一辆装甲车、抓了一个英国佬!”祝强兴奋地跑进老营房指挥所向刘团长和赵部长报告,但指挥所里沉重的气氛一下定格了祝强的兴奋表情。

赵部长抱着脑袋痛苦着低着头,刘团长大拳头用力砸着沙盘案沿子。几个战士在旁边难过得不知怎么办。

“怎么了?”祝强小声嘀咕着,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这时过来一个战士拍着祝强的肩膀说:“今早,联军去我们昨天伏击的那个村子了,全村三百多口人全被鬼子杀了,全村被烧得片瓦不留,赵部长全家也-------”说到这那个战士再也说不下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