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郭子仪平叛有功,除加官进爵外,朝廷在京城赐地建造汾阳王府,以示恩宠。王府建造过程中,郭子仪闲来无事经常到工地上转转,以便监督。一日,他正在和工地负责人说着建造质量的问题,不料那工头回答;王爷,我们家几代是造房子出身,在京城里很多大宅院都是我们家负责造好的,从来都是看见房子换主人,却没有见过房子有过质量问题的。郭子仪本就是比较豁达的人士,一听此言,笑笑走了,从此再也不来工地督工了。

唐末杨玢在尚书任内,快要告老退休的时候,他在故乡的旧屋地产,有些被邻居侵占了。于是他的家人们要去告状打官司,把拟好的起诉书送给他看。杨玢看了,便在后面批说:“四邻侵我我从伊,毕竟须思未有时。试上含元殿基望,秋风秋草正离离。”他的家人看了就不去告状了。

和杨玢类似,据说(待考)出在清代康熙、雍正间的桐城人张廷玉。他是清代入关后,父子入阁拜相的汉人。据桐城朋友说,桐城有一条巷子名为“六尺巷”。张廷玉当年在家乡盖相府时,邻居与他家争三尺地,官司打到县衙里,张家总管便立刻把这件事写信到京里报告相爷,希望写封信给县令关照一下。张廷玉看后,在原信上批了一首诗寄回来,这首诗说:“千里求书为道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谁见当年秦始皇。”张家的总管于是立即吩咐让了三尺地出来,那个邻居看到张家居然退让了三尺,他也让了三尺出来,于是留下了六尺空地,成为人人都能通行的巷道。

从这几个故事,我们就可了解孔子之所以讲到一个世家公子的生活,能够修养到“知足常乐”,只求温饱,实在是很难得的。像这样修养的人,如果从政,就不会受外界环境的诱惑了。

门前不改旧山河,破虏曾经马伏波;

今日独经歌舞池,古槐疏冷夕阳多。

……赵嘏经汾阳旧宅诗

汾阳旧宅今为寺,犹有当年歌舞楼;

四十年来车马散,古槐深巷暮蝉愁。

……张籍法雄寺东楼诗

两句诗的词句都很简单,但包涵的意味却发人深省;联想起前面郭子仪的督工,再比起“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又当如何呢?我们今天的人还有这几位古人一样的豁达和胸怀了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