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初中生活

读初中的时候正好十三岁。那还是一个懵懵然的年龄。亦也可说是半农半学吧,每到农忙季节,弃学从农那是很平常的事了,于是每天作了学校作业,还有那许多的农活在等着我。在那个年代,对于一个农家孩子来说,最大的奢求就是吃饱穿暖,痛痛快快地大玩特玩。毕竟玩是人之天性,尤其对于一个刚刚十几岁的孩子来说,更是千方百计地为自己开辟一个玩耍的天地。在那个既要学习又要忙农活的日子里,我们也拥有自己的天地,那就是学校旁边的一个树林。尤其是在夏天,当酷烈的阳光炙烤着大地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躲进我们的这片小树林里,延续着自己的一个又一个梦想,演绎着自己苦中作乐的一个又一个游戏,诠释着童年的一个又一个乐趣。大地当纸,树木当笔,绿色是主色彩,我们就这样在创造自己的作品,没有任何的造作,有的只是纯真。逝去的时光就这样深深地刻印在这一片小树林里。

每天中午,刚吃完午饭的我们便不约而同地跑进树林里,开始我们的游戏。每天都有新的花样,永远也玩不累。而当上课铃声不耐烦地叮当作响的时候,快乐,可以使我们完全听不到,或者是充耳不闻。于是常常可以在上课十几分钟后看到我们匆匆溜进教室的身影,更有老师那无奈的摇头。而上课半晌,当那昏昏欲睡的寐意袭上心头,我们又可以趁着老师走开的空隙,偷偷跑出教室,又来到我们的快乐天地……

游泳也是我们一大活动。我们可以整天浸在水里不出来,只为享受那份自由,那份清凉的惬意。扎一个猛子,再从另一个地方猛地钻出来;或是捉鱼摸虾,那就更是我们的拿手好戏了。看着活蹦乱跳的鱼啊虾啊,那丰收的喜悦便自然而然地涌上心头。

我们就这样享受着这样的生活节奏,完全融入了这个充满自然气息的氛围之中。这里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鸟兽虫蝶,便是我们的全部世界。

童年就是好啊,可以这样无忧无虑地玩着,忙着。生命的活力是我们最大的本钱。于是我们也就这样无忧地享受着我们的快活。荒芜着我们的学业。万幸的是,我那时候还保存着一个爱好:读书。在那个经济落后的年代,尤其是农村,物质的匮乏,造成所有的一切的匮乏,没有电视,很少电影,书籍也是严重匮乏,我们强烈的求知欲,也就大多来自大树下那几个老人喋喋不休地讲述着曾经的故事。而当时我的条件还好些,在国营企业工作的父亲,可以经常给我和妹妹、弟弟三人带来一些书刊杂志。而最对于我们有益的是《中学生》和《我们爱科学》。我应该感谢我的父亲,我也应该感谢这两种杂志,是这些杂志,给我带来一个多彩的世界,使我养成爱读书的习惯,使我在课内书没读好的情况下,还可以学到许多的知识。我只记得,每当星期六下午,父亲带着胜利的笑容,从单位回家来时,我们便可以准确地预测到他拿来了我们梦寐以求的精神食粮。于是乎,三人便不约而同地凑上前去,在父亲快乐的笑声中,慌乱地翻着他的皮包。终于有谁最先搜到了一本崭新的〈中学生〉或者〈我们爱科学〉,便是欢呼雀跃,带着胜利者的喜悦跑到书桌前认真地看了起来。而另外两个自然是围在一边,等着下一轮的角逐了。这是一种很深的求知欲望,也反映了那个年代精神食粮的严重匮乏啊。

我想,正因为玩耍、农活占用我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所以那时的我学习成绩很不稳定,很不理想。我可以有时候代数、几何、物理、化学考个满分或者全班第一名,有时候却可以使我的地理、植物什么的考个二十几分。可以说,每次的考试,我都可以做出让班主任大跌眼镜的事情来。还好在初三下半学期,我开始“改邪归正了”,于是便静下心来,专心地学习了。篮球场上再也不见我的身影了,教室里却倒是常常可以找到了我。就这样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我硬是弥补以前学习上不足。并且参加了师范学校提前招生的考试,没想到顺利过了三关,考取了我们这里的师范学校。

初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写日记了。这个也应该归功于经常读的《中学生》杂志,看到里面谈到写日记可以提高写作能力。于是当时我就只是抱着这个单纯的目的来写日记的。当然,也难以持之以恒,只是兴趣来时,抑或是受了某些文章、事件的感动,才会提笔勉强养成一篇日记。大多是短小如武二郞者,却不敢说是精悍了。以至这杂乱如兹的三年初中生活竟然委屈地浓缩于那一本小小的破旧笔记本了。看着这本破旧的日记本,内容杂如春秋战国的诸子学说,百家争鸣,什么都有,却什么都写不好。后来实现了数码化,把日记全部录入电脑,算是一视同仁,看起来就还不那么刺眼了。第一篇日记是写于1983年10月5日:


“1983年10月5日星期三 晴

今天下午,学校是教改活动,同学们就在家里自习。到了下午四点半,我就到卫生院载妈妈回来。妈妈还未下班,我就等她。这时,一个差不多四十岁的妇女匆匆走过去。她看见一个医生就叫她。医生问她为什么这么焦急。她便将事情一一地向医生说明。我在一旁只听见一个大概意思。只见那个医生的眼睛射出愤慨的眼光。这时,几个公社干部对那个妇女说:“救护车来了。”那妇女便随他们走去。傍晚,我到去洗澡时,也听到几个青年正在谈论这事。我这才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原来是昨晚放映电影,一个差不多五十岁的老人不慎碰着两个青年。那两个青年就蛮不讲理地将老人打伤,还将他推下粪池,被人捞起来后,又被他们推下去。最后才被送进医院。讲到这里,旁听的人都很气愤。我也愤愤不平。我想:这两个青年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文笔的幼稚可见之一斑,却倒也不失其真实性。如此二十几年过去,重新温读,别有一番温馨在心头。故而已经将其当为古董级文物加以呵护矣。至于其他日记,也难以跟现在这样争取做到天天一记,而是兴之所至,三两天来一番热情,之后热情消退,又搁之一边,称之为周记或月记也不为过也。有时候就很遗憾,那时候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跟现在一样持之以恒地把每一天的事情都记下来,那该是多么宝贵的回忆啊。那三年的初中生活,有太多太多的快乐,太多太多的丰富多彩,它们被无情的时间给吞噬了,而今我只能在可怜的记忆中去搜索它们的点点滴滴了。

公元1985年6月27日,咱们的快乐无言同学从老师手中接过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便有点不好意思的告别了他的初中生活,完成他学子生涯的一个轮回,准备去开始他的师范生活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