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


男孩叫磊,女孩叫芸,他们的相识,缘于磊作为一名插班生,中途转到了芸这个班上。那一年,他十一岁,她十岁,老师把他安排到了她的身边坐下,他偷眼瞧她,心头暗想:“好明亮的眼睛!”她也好奇地看着他,不过是被他头上那顶款式新颖的帽子所吸引!


刚开始,他们也跟其他男女同桌一样,画着“三八”线,虎视眈眈地盯着,防止对方过境。他若过了境,她就用铅笔戳他;她若过了境,他便逮住机会照准她的背心一拳挥下去!有一次,男孩许是打得狠了,只听到女孩背上发出一声沉闷的空响,待她回过头来,眼里已是泪光盈盈。男孩呆了,心虚地低下了头不敢做声。至此以后,他不再打她,常拿了好看的画报来哄她开心;她也不再戳他,常早早地来到学校,把他俩的座位擦干净。


男孩的学习成绩甚是优异,也许是因为他有一位就在这所小学校任教的父亲;女孩是一个“数学弱智”,曾经在期末测试中考过六点五分!男孩说:“我们一起学习吧,让我来帮你,好吗?”女孩看着他,乖乖地点了点头。仅比她大一岁的磊俨然象个小老师,一本正经地安排道:“快点读书,是多少课就得读多少遍喽!”她偷偷瞄了一眼:17《邱少云》!她一惊,那是要读17遍吗?身上惊出的冷汗还没干,他又布置下来了:“快点做数学练习哦,呆会儿我爸爸要来检查!”因为磊的缘故,芸也慢慢熟识了他的父亲母亲:父亲是一位温文儒雅的教师,常给他俩的作业做批改修正;母亲是一位精明能干的主妇,常常笑容满面地端了可口的点心来给他们吃。等到作业完成,调皮的男孩便拿起一根枯树枝作马,带着女孩在空旷的校园里嬉闹!


转眼到了小学毕业的时分,成绩出色的磊考取了城里的重点中学,而芸只上了一所普通中学。女孩失落至极,男孩安慰道:“不要紧,好好学,上哪儿都一样!”女孩眺望远方,暗暗发劲:是的,我要好好学,跟磊一样!


从此,磊和芸天各一方,虽是音信全无,却未断了心中的挂想。


再有消息时,已是四年后。可这是什么样的信息呢?简直是一个惊天霹雳:磊的母亲,吸食贩卖毒品,已被依法判处死刑!芸想不明白,过去那位面带恬美笑容,端点心给他们吃的贤惠阿姨怎的今天会沦为一名毒贩呢?!磊!他现在怎么样了呢?芸夺门而去,她要去看望一直以来自己心中牵挂的磊!


终于到了磊的家,可这是“家”吗?家徒四壁,空空如洗,凄凄惨惨,冷冷清清!曾经博学多识、谈笑风生的教师(磊的父亲)仿佛遭遇了严寒霜打,白了头,佝偻着腰,木木讷讷;几年未见的磊,更高更帅了,只是不见了儿时机敏温暖的眼神,他沉默着,冷冷地看着这个世界,眼中一闪而过的泪光泄漏了他自卑的心,受伤的感情。酸楚的泪水储满了芸的眼睛,她回想起多年前男孩对自己说的话:“我们一起学习吧,我来帮你!”今天,就让我来帮你吧,磊,让我帮你受挫的心走出困境,好吗?


从此,女孩有空便去看望磊和他的父亲,为父子俩说说新鲜的高兴事儿,做做家务,还常常给磊写一些励志的信。但也许是作母亲的所作所为给这个家带来的打击太深,也许是社会舆论的压力太甚,磊有时明明嘴角已经泛出隐约的笑纹,却又在一瞬间黯然消失,郁郁不振!


三年过去了,女孩从学校毕业分配了工作,她兴冲冲地来到那简陋的家门,可敲了半天,里面毫无动静。半晌,从隔壁探出了一个头来,瞥她一眼,说道:“这家老头在街上摆书摊,儿子早就没上学了,在工地做泥水工呢!”辍学?泥水工!芸发疯般地跑到工地,四处找寻,终于,在一群满身泥浆的工人中找到了磊。男孩愣愣地站着,泪水充盈了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嘴唇一张一合,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蠕动着喉结咽住了,转身离去。“磊!!!”女孩轻轻地呼唤着这个十岁时便在自己心里留下了烙印的名字,满面泪痕。蒙蒙泪影中,她仿佛看到午后幽静的校园内,一个男孩骑着一匹枯树枝作的马在追自己!心底不禁忧伤地飘过那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可是如今,为何没有了“竹马”的踪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