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第九章 庞明先生“作”了什么 第三节 形气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气”这个中国字很值得玩味。


气功的这个气又是什么,庞明先生说:


(1)气功之气源于我国古典哲学的气论,因此,必须从我国古典文化的整个背景上来理解气功,才有可能得到关于气功的完整、正确的认识;(2)现代科学实践证明,气功之气是客观存在的,是物质的,而且是一种尚未被现代科学所揭示的新的基本物质。


以上两点,是全部气功和智能气功科学的基石。(《概论》第一章第一节)



现代中国的“反伪”斗士也是因为一个“气”而说真论伪,不过洒家已经口诛笔伐把他们定义为哲学思辨和科学修养薄弱的厚脸皮家伙,都封做250品搅屎棍儿大将军,出场费总要继续给的,但是强烈建议一人多发几枚“屎”制勋章,如果使用进口原材料制作,比如日本MM的什么“盛”,应当与时俱进的更有科学味儿。


南怀瑾先生也经常提到“气”,因为探讨人这个生命现象,否认气与神的存在,生命只剩下这一堆走着的肉,不论这堆肉肉多么精密,即使到了分子水平的亚微观层面,它也不过是一架机器。西方医学和现代主流生物学正是沿着这条羊肠小路自以为是的昂首前进,但是假如这是宇宙中的真理,做人就没啥意思了。人的肉和猪的肉有什么区别呢?,吃一口红烧人肉和吃一口红烧猪肉,在格老子的营养学大专家嘴里两者的营养成分差不多嘛!也不用煞费苦心或者掏腰包给自己的孩子起好名字了,你叫什么名字只是为了区别一架机器的不同,以防这架会乱动的机器走失时容易寻找,不论你的姓氏高贵低贱,在纯粹的主流生物学家眼里差不多就是“机床1号”“机床2号”的意思。


在西方医学中这种理论基础上的社会伦理意义非常突出,而且尖锐。医生就是一个修理人形精密机器的工程师,西医相对“心”狠手辣、面无表情、脸长如驴有大大的理论支持。第378965号机床坏了,正躺在病床上或者手术台上发出一些声音,哦,这是声带这个零件的机械振动,这个功能本主治工程师也有,只是不要振动的这么难听!喂!这个机床,我用声带给你传递信息呢!


这就是基础理论反映到现实的巨大意义。西方医学不相信“心”的存在,当然同人类之“心”的同情心在“理论”上证明不存在,拿你点儿红包包算个鸟事儿。所以,以理推之,司马氏机床和何氏机床们,不断地发出一些难听的声音,初步诊断是核心部件进水了。是人的话,就拿出来在阳光下晒一晒吧!




人是精气神三位一体的整体


混元整体观认为:人体是精(形)、气、神(意识)三位一体的整体。其中的精是人体混元气凝聚的实体物态,是人体生命活动的依附;气是人体混元气的非实体性物态,是整体生命活动的体现,起着充养形神的作用;神(意识)是人体混元气的特殊表现形式——意元体中的运动,是人体生命活动的主宰,三者的表现形式虽然有很大的差异,那只是人体混元气的不同存在形式及其显现出的性能罢了。三者相互依存、互相转化,形成一个有机整体。(《智能气功科学基础——混元整体观》第三章第四节)




这大约是在《内经》身心整体观的基础上发展充实来的,更具有修证上的指导意义,文字上含有中西合璧、三教合一的深意,因而从狭义的修证层面讲,其中的大乘味道是不言而喻的。那些智能气功的专有名词不要看着不顺眼,没有佛没有道以前,那个东西叫什么?


首先发一点儿牢骚。从文化继承上中国人傻乎乎的扔了多少自己的宝贝,比如中医,在《中医基础理论》这么说:




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


人体是由若干脏腑、组织和器官组成的……人体以五脏为中心,通过经络系统,把六腑、五体、五官、九窍、四肢百骸等全身组织器官联系成有机整体,并通过经气血液的作用,完成机体统一的机能活动。




文字对比就可以看出为什么现代中医被那些一知半解的搅屎棍喷粪了。编中医书的人也是一知半解的瞎编,也可能是不敢全部说出来。但是为什么要说“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乎?整个把事儿做反了,不让人家骂才怪呢。


说人体只把“肠子肚子拨浪鼓子”当作主要内容,哪有西医生理学解剖学来的精确。医道同源,中医根本上是“内求”的学问,必须具有意识CT的扫描功夫才算做到了中医的初步。汉唐以后没有大医家的说法是有道理的,大约内求功夫一代不如一代,到了现代中医意识CT物化到只会扫描病人腰包鼓与不鼓的程度,只好摁着肠子肚子蒙事儿。虽然现代中医自己没本事,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彻底否定中医却是更加没有本事的大问题。祖宗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自己说自己不科学,本来是爷爷的份儿偏要做西方实证主义的孙子,真是愧对自己的姓氏。


形气神比照现代理论名词就是物质、能量、信息,按照一般人的观念物质是物质的,能量也是物质的,信息是不是物质的就会有很大的争论。在生命现象里,我们会走动的这堆肉是物质的,可以叫做生命物质,气和神可以叫做生命能量和生命信息,按照庞明先生的理论,二者都是一种客观存在。气功乃至中医是否是伪科学的口水大战,在理论高度辩论的第一个焦点就是“气”是什么,第二个更重要的焦点“意识”是什么,也就是说作为一个院士——中国国家级的科学工作者,被一般人称作“家”了,仍然和司马南老大一样仅仅使用江湖小伎俩中的骗术作为一个严肃科学话题的反证论据,作为一种“家”来说颇为掉价。老百姓茶余饭后练练嘴皮子,消消食儿就算了,你一个享受国家津贴的院士埋头做科学家该做的事多好,上窜下跳干什么呢?不务正业!当然了,洒家也是不务正业,一个小老百姓,既不懂政治也不懂科学,在这儿斗什么嘴皮子?(修道据说很苦的)


为什么说气功的理论研究是一个严肃话题,因为形气神三者的关系可以简化成身心关系,身心关系的探讨一直以来都是西方人会写字以后的热门哲学话题,流派多多。目前的主流派别主要是身心二元论,大意是人的肉体是一种存在,心灵是另一种存在,没有完全把心灵当作虚无,只是经过古今西方哲人反复找来找去总是没有认清“心”的真面目,只好把这件工作交给上帝,“灵魂让上帝去拯救吧”。当然现物理学的发展使生物学升级到分子原子水平,以为可以看清生命的本质了,试图把意识还原成一系列分子原子的运动的努力,在西方科学家眼里变得更加饶有兴趣,比如克拉克教授。但是仍然解决不了作为一个人的自主行为和原子集合的因果律之间的矛盾。所谓矛盾就是问题,问题没有解决之前,说真说伪意思都不大。说急了眼,翻脸成仇,拉帮结派的斗狠就叫做内耗。




举几个小例子,这几个实验都是严新做的。最早做的是外气改变水分子的拉曼光谱的结构试验,即把水分子用拉曼激光仪测一下,描出图谱来,然后发放外气,水起作用了,再拿拉曼激光仪一量,图谱变样子了,说明外气有它的物质性……以后又搞了放射性同位素241镅的r衰变计数率试验,就在北京高能物理研究所搞的。最稳定的放射性同位素,它的放射性要衰减,衰减到一半叫半衰期,这个时间从现代科学来讲绝对绝对不能变,物理、化学手段均不能使它变化,它的速度绝对稳定。搞这个试验,一开始拿仪器一试,记录下来,看看仪器有没有问题,速度是正常的,严新发气之后让别人拿走,交给开仪器的一放,一量不对呀,怎么变了!很紧张:是不是仪器坏了吧?一检查仪器没有坏。科学家不能轻信,再做一个还是同样变了。后来又做,远了行不行?几百公尺、几千公尺,最后到广州、到昆明、到贵阳往北京高能物理研究所发气,放射性同位素照样起变化。而且让他快点就快点,让他慢点就慢点。这下不得了了,气功外气的作用非常非常强大,对于气功要重新认识。说明对外气必须重视,外气必须搞。在这种背景当中,外气的证明成功了。


特异功能的研究也来劲了。以前对特异功能不是批过两次吗?81年又批了一次,是于光远亲自出马在《知识就是力量》连续发了六篇文章。没有办法,张震寰、钱学森给胡耀邦写信要求,给我们权力,我们要公布材料与他辩论,胡耀邦说不要辩论了也不要批了,在研究的内部研究行了。到了1986年之后,整个气功外气的科学试验获得了巨大进展,特异功能也蓬蓬勃勃开展了。什么试验也做,不仅搞耳朵识字、意念致动,把东西搬走,药瓶里的药片往外搬出来。这个试验我们是做过的。把100片药片放进瓶子盖好,用蜡封住,然后用线拿个针穿进胶皮塞,把外面的线剪断,这样就变不了戏法,你要打开瓶塞,线就脱了,也恢复不了原样子,这就是搞研究的严密性,也叫产品的唯一性。而且用国防科工委拍摄爆炸原子弹的高速摄影机摄出了药片从瓶子里往外出的相片——里面一半外面一半。特异功能得到了确认。


现在有的人对待气功的态度不是去开展气功科学研究,去培养气功人员,从而使气功人员出功能,而是看哪里有个气功师可以来搞研究。这样的研究实际对气功师们是个“他杀”。如张三科学家对李四气功师研究,有现象,一公布,王五说张三科学家胡说八道没有科学态度。张三说,不信你来做个实验,如此循环往复,非把气功师累死不行。就在80年代初,最早搞气功研究的赵伟,他离两米远发气能把绳打动了。他把气发到水里,从水里能检测到蛋白质的微屑。他每发一次气,体重掉两公斤。全国就他一个。发气打绳的那个试验,做了很多次,也记录了很多次。那测量原子核的仪器记录下来很多粒子,做了不下几千次试验,应该说重复得够多了,可科学界照样不承认。到了1979年向中央汇报的时候,赵伟自己已发不出气来了,他发气时需要别人在旁边帮助他点气才能发出气。所以这样搞研究非把气功师消灭了不行。照这种研究方法几十年也研究不出来,所以,必须树立起气功是一门独特的科学的旗帜……(《函授辅导材料之二十》《概论》)




难道真的需要一个著名的科学家话来解释这一切吗?量子理论的奠基人普朗克曾经说:一个新的科学真理取得胜利并不是通过让它的反对者们信服并看到真理的光明,而是通过这些反对者们最终死去,熟悉它的新一代成长起来。这一断言被称为普朗克科学定律。这恐怕是西方科学界“争论史”的真实写照,这时科学家的科学 求实精神呢?科学史上,科学家们破口大骂,气死人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特异功能的搬运术有录像资料的证据,这类精神直接作用到物质的重大科学事变,哪怕仅有一次成功就够了。难道真的要等到反对者“哏儿屁”了才能真相大白于天下乎?按照现在的国际经济政治军事形势,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中华民族每当内耗严重的时候就是民族衰弱的开始,内耗严重的极处百家就剩下一家。可喜的是前些年中国“一放就乱,一抓就死”的情况正在慢慢扭转。所谓天下有四大,王居其一。作为一个人,权力最大责任也就最大。解决好了气功问题的理论研究也就是解决了身心关系的旷世之辩,相应而来的科学技术飞跃和现实利益,是一件决定人类文明发展方向的大事,关乎人类及每一个个人的最根本利益。从大浪淘沙的角度,司马南大哥和何祚庥教授是做了很大的好事的,孩子洗干净了应该穿上崭新的漂亮衣裳给这个世界添光彩了。“坏事儿”总得有人去干才行。呵呵!


身心关系在西方实证科学之风吹进中华大地之前本来不是一个问题的问题,因为古时候的文人多多少少都会自觉进行一些各种方式的“内求”训练,而现阶段成为口水战的热门问题,大约此时的文人非彼时的文人。所以新的一代年轻人做新的功课需要博览群书,慎思明辩。适当的辩论虽然可以出真知,但是一知半解的“口水战”只是“做秀”,并为某些人提供舞台而已。


“气”在生命活动中是一种能量存在,不是ATP这种能量。“在已经死亡的细胞内,DNA双螺旋结构在结构上仍然完整无缺,但它却停止了自身复制以及合成RNA的生命过程。”生命能量没有是没“气”儿了,目前还不是实证科学的物质认知水平可以观测到的。按照南怀瑾先生的预测,不远的将来就能观测了。


蛋白质变性试验,高中生物学过的东西,“变性”后生理活性没有了,蛋白质就“死啦死啦”的啦。不过在西方崇信的宗教里有一位圣人,亲自搞过一次蛋白质变性后又恢复生理活性的试验,那位圣人叫“耶稣”。耶稣先生被人痛苦的害死,死硬了之后又变活了,腰上还有个放着光的大洞,吓傻了的信徒不相信他老人家复活,有的还亲手摸了摸,证明确实还是肉做的。耶稣先生不但自己死而复生,还复活过别人。假如这件事是真的,不管是上帝干的,还是耶稣先生自己干的,在生物学上必然有其痕迹可循而且意义重大;如果说是假的,一般会被很多虔诚的基督徒问候十八辈祖宗。所以反伪科学可以,千万不要断言灵魂象自己说过的话,说过就没有了,这不等于说耶稣大人在骗人么?这个地球世界起码有以亿为计数的人等着救世主他老人家脚踩七色彩云从天而降呢。


气功热的中期,不知为什么严新先生非要跑到美国定居(俺把这类事情定义为内耗),在那里曾做过一个试验就是把变性了的蛋白质恢复生理活性,办法大约就是“发放外气”这种“伪科学”手段。不想辩论实验本身的真假,内求法的气功科学和外求法的实证科学对立而又互补、相辅相成(《概论》第二章第四节),大脑完全被实证科学的成就占据和被气功里面的特异能力洗脑都是一种迷信。拿出点儿科学精神吧,现代实证科学已经走到了一个瓶颈,假如我们都是在认真地用“心”而不是用原子运动在思考问题,洒家会提供一个试验验证气功理论的真伪(只为个人负责)。


“人是精气神三位一体的整体”理论如果成立,引申出来的问题会很有意思。庞明先生的粉丝因为先生“有鬼不说鬼”,以至于有很多人不相信人还有“死后”;也有学生自立山门玩儿大仙儿搞得比迷信还迷信。试问神为主宰怎么说,形气统一于神,那个神又是什么?


拥有“整体观”知识产权的中国人,因为白话文的流行对整体的理解相当肤浅。庞明先生的《混元整体理论》加上讲课的解释,几十万字的内容,象南怀瑾先生一样絮絮叨叨、反反复复的讲,大量的“老婆心”化作别人的耳旁风。虽然系统论的知识告诉人们整体不等于部分之和,也可能会比喻什么是整体,比如微机,只有一台微机通上电,装好软件作为整体的微机才能在人们眼前显现“计算”能力,硬件、电能、软件类比到人的生命就是“形、气、神”,但是还不能内化到思想深处,建议中国人以后不要说身心整体观是朴素的古典唯物主义观,把自家宝贝不当宝贝看。




我们说的世界观、本体论、方法论、认识论,都是超常智能而不是一般常态智能的知识。……在同学们超常智能还不具备时,在我们还不能感受到这些客观存在时,我们拿什么认识这个世界呢?我们怎么去学呢?因此只能借助已有的语言,借助已有的知识来论述它。同学们读书时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我们用现代科学的语言只是为了大家很好地领会它,不是说它就是这个样子。过去佛家练功讲明心见性,别人不懂,怎么讲都不懂,所以禅宗就讲,直指见月,拿手指头一指,那是月亮,大伙顺着手指头看过去能看到那个月亮,可不是指头就是月亮。咱们用现代科学语言讲混元整体理论,那个语言是借用的,它本身不是混元整体理论的实际,是为了帮助大家领会混元整体理论。学这本书要用这样的方法去学,要这样去对待才行。


混元整体理论看起来不是功法,但是如果你能够把这些道理懂了,就会按照这个理论去想,按过去讲就叫“以理作意”或“依理作意”,这样去想、去运用意念,就能够不知不觉地提高功力……(《函授辅导教材》之十一)




其实一个“整体”什么都在里面了,但因渡人故,才说此理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