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位网友闲聊:别把这次中国军舰访日的过程看得太低落

深圳号军舰今年十一月低对日进行访问,就中国军舰的相隔历史时间,大约有七十多年;就人民共和国这段新的历史进程来说,也有五十八年。一百多年来的中国历史,可以说在我中华民族的历史进程中,在相当程度上与日本有着难以忘记的历史冤仇。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世界的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日本自身的世界政治地位也发生了变化,人民共和国的壮大,也使得任何再想通过武力来侮辱我民族的企图也给予了历史性的终止。


我首先说这个,可能觉得这个历史前提有点空洞,可是返回头想想,日本在历史过程中卑劣的恶行,即使在今天,都不能不使得中国人在看待日本现实的时候在时刻警觉着它,这是我们共同所具有的认识前提。


变化的世界,有的时候,也必然要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我们采取必要的灵活方式,这次中国军舰对日访问,也是如此。


中国现在的处境很有点意思,中美之间的“共同点”中有日本的问题,中日之间的“共同问题”有美国问题,而美日勾结的“共同问题”,确实面对着中国。在这样的一个循环中,各自在相互之间的外交策略,回旋的余地不是特别大。


比方说中日之间共同利益的“美国问题”,这就牵涉到亚洲的未来是由西方殖民者还在影响着这个范围好,还是在求同存异中去协作做着亚洲人自己想做的事情。


比如说日本的真正的政治独立问题,日本总是想借用中美之间的矛盾冲突,在这其中是否可以获得自身的真正政治独立和安全。在这一点上,过去日本的政要在很多时候,都是这么做的,而且还做得唯恐不及。其中,小泉外交方针,至少在形势上表现得尤其明显。日本的这样的一些手段,使得其在国际政治的外交场合上,得到了什么?特别是在亚洲,它又得到了什么?今年,日本政治人物的更迭,是在对小泉政治行为在产生了“模糊”性的为难中,在做一些实质性的局部调整。


作为中国来说,全面性地走向世界,是中国开放过程的一个重要历史目标。现在仔细想想,在走向世界的时候,也得在相当程度上通过力所能及的一些努力,尽量最大可能性地有效融和亚洲国家之间的关系,使得亚洲能够在当今这个世界上,保持相互之间的友好安稳的环境,之后可能才是与世界全方位的深入环连促进过程。


在这样的一个所必要的前提中,中方也希望日本的政治人物,能够清醒地认识到这个世界变化潮流中的亚洲政治割据所演进的方向,也能在务实和面向未来的坦诚态度中正确把握住历史前进的方向。而这次中国军舰访问日本,作为一项重大的外交活动,其全端的政治意义所包含的内容,应该是最重大的。


作为重大的外交举动,特别是像深圳号军舰以军事访问这种方式的外交形式,事先应该是有一个详细的具体安排的。如果真如一些网友说的那样,一些事先安排确定好的过程,在过程进行中给出各种理由来回绝,那么这个回绝的行为,对我们来说,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其实是使得日方在这个过程中陷入到了一个被动的局面当中。


我们假设深圳号军舰访日进程中有某些事实是存在的,那么,作为日方,在今后的外交过程中,如果提出来要求其军舰回访中国,中国是可以在一个需要的时候,给予礼仪上的拒绝的,或者对这个回访有一个必要的重新严格限定条件,这是日方必须面对的一个基本事实,任何过多的解释,都是没有意义的。


在外交过程中,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往,作为一个像中国这样的伟大国家,行的是大道。对于那些在重大国家政治场合中玩弄小智慧手段的人,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自己的小智慧所耍弄。在这样的一个基本思路中,我们千万不能因为一些具体细节上的枝叶问题,疏忽了持道者真正的伟力。


中国深圳号军舰,以外交的方式走访过很多国家和地区,一些外在的形式上的内容,可以公开让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军事人员及专家在走访过程中看看,这算不上什么军事技术上的失效行为。即使中国深圳号不出访日本,日本海军所获得的一些情报,一样可以在一些其他方式中类似获得,不应该把这些过程太看得重。


目前,围绕着亚太地区,无论是深处其中的中国,还是日本,都在思考着这个复杂环境中的各类所必须现实去面对的问题。这次深圳号军舰访日,我们还必须看到日本这个国家,在依然还存在历史中的那个战略所图的时候,也应该很坦然地看到,这次中国军队的表演,它其实也是想在中美两个国家之间都做好人,把随后的一些原因,让中国人感觉这是美国人的制约而完不成的,像这样的小明堂,中国何必把这样的事情当作一件认真的事情去对待呢?


这次中国深圳号军舰访日,其实也包含着试一试日本政治人物的底牌和策略,从目前来看,日本政治人物的小智慧,已经使得他们的思维之后的结果,已经摆放在中国政治领导人的面前,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