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南怀瑾先生“为谁辛苦说菩提”,倏忽半生,春风化雨已洒作漫天如丝甘露,觉醒着中华大地改革开放后又一代一代少年中的“有缘真心人”,千百代人的理想正渐渐汇聚到这个时代,他老人家自然不会白辛苦。接引一个人的精神生命是一件天大的难事,接引地球上一大片人的精神生命,包括直着腿走路的洋鬼子,就是比天还大的难事。不客气地说,南先生的“述”就略略显不那么辛苦了,甚至会有些苦中作乐的意味。渡人反被人渡,至少动机纯正,工作没做好到了上帝或者释迦牟尼佛那里顶多停职反省,然而未证言证,未悟言悟还纷纷著书立说结果就不那么好说了。南怀瑾先生形容“下地狱如射箭”。所以庞明先生的“作”理应不简单,再看看庞明先生周围的学生,恐怕庞明先生苦中作乐的感觉都不多。(气功流行到时候,洒家浏览过大部分气功的大著,除了庞明先生的智能气功科学,文化意义上的系统性理论是没有的,“法轮大法”是所谓“气功”里面最傻X的一个。按照佛教观念外道都算不上,地狱里逃出来的一只小鬼,到人间穿了人皮,还使劲儿的乱画;按照常人的观念李洪志那货不知道天高地厚,满嘴胡柴。但是那么多“高知”相信的一塌糊涂又说明了什么?这个时代有各种层次得知识教育却没有文化修养的氛围,物质发达了,精神却更加空虚了,东西方邪教都是一个邪样。)


还是用庞明先生自己的话说吧,庞明先生“创编”了智能气功科学理论。这套理论恐怕做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说得“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了,很可能就是未来人类新文化的理论基石或者理论基石之一。洒家曾认真通读庞明先生的书,在个人知识范围里反复寻找是否有较大的理论漏洞,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明显的问题。也许洒家的知识面不够吧。当然,庞明先生“有鬼不说鬼”什么的,此一时彼一时的话,动动自己的脑子追问自己的“灵魂”,不费什么力气的。如果非要说自己没有灵魂好像可以按照现代观念给予个人隐私的待遇,不必为自己贴个标牌刻上“本人没有灵魂”了。


庞明先生的书不好读,但是读懂一点就会有相应的收获。读理论性的东西比较费脑细胞,而且一般人有了先入为主的知识,庞明先生的书很可能会有不中不外,不佛不道的印象。从“渡人”的工作角度,未来人类如果不彻底自我毁灭,并能迈向更高的文明享受全人类的和平,新的文化观念必然不会特别的东方化或者西方化。里面可能有些南怀瑾先生说的“通变”“变通”的道理。


所以开宗明义,把什么是气功讲清楚就很重要,而能够讲清楚的人目前非庞明先生莫数。




气功是建立在整体生命观理论基础上,通过主动的内向性运用意识活动的锻炼(调心、调身、调息是其外延),改造、完美、提高人体的生命功能,把自然的本能变为自觉智能的实践。




在这个定义下,南怀瑾先生所传授的修炼法门也叫做气功。是不是这个样子,请各类气功的爱好者,包括所谓佛学修炼者们,把彼此有关的文字逻过来辑几下子,对比对比。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