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气功,前两年噤若寒蝉,近乎人人喊打的气功就是脏水里面的孩子。


***不是气功,那是打着气功牌子的邪教组织,李大教主现在当了汉奸也想玩什么政治派别,恐怕他时间和距离概念不分的水准,只能充当国际反华势力的傀儡走狗。以及其他的这个“功”、那个“法”只要不是借助气功谋一己私利,就算气功。




气功印象小结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气功风行中华大地,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现实生活中乱糟糟半途而废的一场闹剧。


个人的印象中,八十年初,由赵金香推广并以自发动功为神奇的鹤翔桩,是第一波次的全国大流行。


随后严新先生的大型带功报告及近乎耶稣式神迹的治病效果,是气功第二波次的大流行。


稍后因为自发动功出现的人多了,局面有时会失控,气功热潮降温而学与教更趋于理智,有系统有组织的气功学校开始显现,其始作俑者好像就是庞明先生。


庞明先生创办华夏智能气功培训中心,始于河北石家庄,终于秦皇岛。十几年呕心沥血,培训中心解散时庞明先生头发斑白矣。


其余各“大”家功法,说佛说道,然而多数非佛非道,依葫芦画瓢,办班儿的办班儿,开学校的开学校,名利双收,风光一时。至中国现代邪教祖师李洪志横空出世,三拳两脚,几句胡话,就迅速搞定了“大好”的气功热潮。(其实也不完全是这么回事儿,所谓“由来渐矣”)


气功很快偃旗息鼓,曾令俺百思不得其解,青年时认为气功是大道隐传数千年,而现在好像忽然遍布人间的文化大事,直到05年无意中了解了一些人和事,终于恍然明白,气功组织,不论正邪,垮台是其必然结果!在无限感慨中,才对南怀瑾先生在1994年正当气功大师满天飞的时候,他老人家在厦门的主持的一个禅七(人们叫做“南禅七日”)中评说气功的话释然于心。南先生说:



真正的佛法,尤其是真正中国儒释道三家综合的文化,都是讲一个生命的科学,因为前几年,大陆有几位科学家,经过一个朋友的介绍,他们流行这个气功,我就笑,我说,我们中国的宝贝多得很,气功算什么,我说你们不知道,我们年轻的时候都玩过的。第一步是武功,练武功,武功练好了进一步练气功,气功练好了再进一步道功,道功练好了进一步禅功,这是传统的中国的东西哦。



姜还是老的辣。不论先生甚深定静修养当世无几,仅这一份历经沧桑的眼光,也必令后生小子们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了。不过俺的内心颇有些苦楚的。气功内败于以道求名,以功逐利的鱼龙混杂,外毁于举世皆商的历史洪流。


闹剧谢幕,同学星散,事理微有见地者,似无一人。二十几岁、七八年的大好年华!呜呼,痛哉!虽曰天命,岂非人事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