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心阁与文夕大火

天心阁历史悠久,与湖南文化密切相关。抗日战争中的文夕大火毁掉了这座百名楼,也引发了我们对历史的指导。文夕大火发生在1938年,日军入侵湖南,国民党队伍缺乏兵力和决战信念,欲以“焦土政策”抵抗,11月12日深夜,士兵由于误将失火当作信号,引发了惨烈的全城大火。虽然国民党对此负有很大的责任,但日军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国民党采取“焦土政策”也实属无奈之举。历史应该公正批判这个过程。

一. 天心阁简介

怀揣着对天心阁的深厚历史文化的瞻仰之情,我们走访了这座历史名楼。

天心阁建在长沙老城东南角古城墙上。天心阁的古城墙系明洪武(1368--1398)年间长沙守御指挥使邱广所营建,元代所筑土城墙全部改用石基砖砌。天心阁的命名是非常讲究的,最初也称天星阁。李汪度《重修天心阁记》明确指出“心旧作星”。而天心阁作历史名楼其经历坎坷曲折。清乾隆年间天心阁成为长沙文运昌盛之地,还与这一时期建在天心阁下城南书院有关。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湖南巡抚杨锡为减轻赴岳麓读书学子的渡江之苦,决意将岳麓诸生迁移至湘江东岸的城内就读。遂寻得天心阁都司衙门空暑一所,改建书院。从此天心阁下一片弦诵之声。晚清著名方志学家陈运《登天心阁怀古》一诗点明了天心阁、城南书院以及湘水校经堂之间的关系。诗云:天心阁亦鲁灵光,俯看郊原暗自伤。岳麓称南无觅处,莫言湘水校经堂。天心阁就因此与长沙文运联系起来。而天心阁的魅力之处在于它对历史中的两次大战有深远的影响。

历史一场著名的铁城鏖战发生在天心阁。咸丰(1852年)九月,太平军西王萧朝贵率部攻打长沙,直达南门及天心阁下。湖南巡抚骆秉章下令将北门铁佛寺内一尊铁佛铸成两座大炮,命名为“红毛大将军”,安放在城墙上轰击太平军。而萧朝贵身先士卒,执旗督战,不幸为炮弹击中,战死在城南。太平军攻城不克,于十一月底撤军,长沙城成为太平军入湘征战以来唯一没有攻破的城池。而正是长沙没有被攻克为后来的镇压太平天国运动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而在这一历史事实中,天心阁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对后世的影响颇大。

二. 文夕大火

文夕大火又称长沙大火,是长沙历史上毁坏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城人为性质的火灾,也让长沙与斯大林格勒、广岛和长崎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毁坏最严重的城市。大火开始于12日晚,12日电报代码是“文”,大火又发生在夜晚(即夕),所以称此次大火为“文夕大火”。

文夕大火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武汉会战后,武汉的机关、工厂以及大批难民和伤兵涌入长沙,使当时30多万人口的长沙骤增至50多万。加上之前长沙作为上海、南京等会战的后方,长沙已经积累了许多的战略储备,商业也很繁华。但长沙有限的铁路、公路和水路交通根本难以承载如此大量的迁入,这些都给之后的巨大损失埋下了隐患。

11月8日,日本侵略军攻入湖南,并轰炸了长沙和衡阳。9日、11日,临湘、岳阳接连失守,中日对峙新墙河,长沙的局势十分的严峻,当时中华民国政府对长沙能否守住十分缺乏信心。蒋介石提出焦土抗战的思想,认为即使烧毁长沙也不能让日本获得任何物资。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接到电报,在11月10日(一说12日)的会议中传达了蒋介石的思想,并组织纵火队伍。此时的天心阁珍藏有长沙城内春秋战国至今的绝大多数文物古迹,诸多古人在此留下的作品,但随着这场大火,一切都变成了灰烬。11月12日,即岳阳失守的第三天,日寇先头部队已达汨罗江北。谣言不胫而走,或说敌人已达新河(距长沙仅10多里),或说敌艇已距省河不远等等。此时的长沙城陷入巨大的惊慌之中,省会警备司令部中司令悌、警备二团团长徐昆和长沙市公安局局长文重孚接到了蒋介石的命令,按计划徐昆迅速将警备二团以3人为一组,编成100个放火小组,分发放火的器材,调集大量消防车,灌入汽油,作为放火车,并在主要街道预备大桶的汽油和煤油等易燃物,有些墙上用石灰写着“焦”字,或画了其他的纵火暗号,或用日文写着对敌宣传标语。

深夜,全城戒严,行人绝迹,只有三五成群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或提油桶,或提着小火炉、或拿着其他放火器材,紧张地等到全市街头巷尾,准备执行放火任务。正在这个“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紧张时刻,南城门外伤兵医院不慎失火。紧接着天心阁和一些地方也起火了。预先守候在各处的放火队员一见天心阁的火光,纷纷将点燃的火把投向油桶或民居的房屋。顿时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热浪灼人,爆声阵阵,美丽的长沙古城顿时一片火海。

楚人一炬,可怜焦土。焚城以火,焚心以火。

三. 文夕大火的影响及国民党处理情况

这场恐怖而又无情的大火一直延烧了五天五夜,造成了空前绝后的浩劫。全城80%以上的房屋被烧毁,原来繁华的街道变成断壁残垣。学校、银行、工厂、商店毁于一旦,据国民党湖南省政府统计室编印的《湖南抗战损失统计》估计,大火造成的经济损失约为10多亿元,相当于抗战胜利后的1.7万亿元。据国民党当局公布的数字,直接死于火灾的有3000人。

这次火灾中,中国共产党表现出积极态度,对人民深切的关爱。文夕大火前,周恩来、叶剑英正在长沙。大火当夜,他们率八路军驻湘通讯处工作人员冲出火海,撤往湘潭。14日,他们立即赴南岳,就大火的善后问题与蒋介石交涉。面对各方的责难,蒋介石连夜从南岳赶至长沙处理善后,迫于长沙和全国人民的舆论压力,蒋介石接受了周恩来提出的三点善后办法:一,拨款50万元救济灾民;二,调集5000民工清理街道,掩埋尸体,搭盖窝棚,安置灾民;三,严惩放火首犯。九天后蒋介石下令判处悌、徐昆、文重孚三人死刑;给张治中以“革职留任”的处分,仍继续负责火灾的善后。17日,周恩来最先赶到长沙,领导善后工作。22日,省府也成立了长沙市临时救济委员会。郭沫若等在回到长沙后,同八路军驻湘通讯处工作人员一道组成了“善后工作突击队”,开展善后救灾工作。整个善后工作至11月底完成。

四. 对文夕大火的思考

周恩来评价文夕大火是“这是国民党所犯下的重大错误,但归根到底是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所造成的”。由于天心阁的历史地位以及天心阁的地理位置,蒋介石所下的命令焚城的标志是天心阁着火,而一场旷世奇难的发生竟是失火。不但千年阁楼毁于一旦,而后连接着的整个长沙人为焚城而得到严重的后果。这是事件的偶然还是历史的必然让人不能定论。

现在的主流评价文夕大火是国民党蒋介石犯下的严重的政策错误,而从另一方面来看那政策在当时实属无奈之举,鉴于长沙作为战争后方的重要补给站,起大量物资一时难以转移,此时长沙城已经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而随着时局的发展,由于日本侵略者采用的是以战养战的侵略政策,一旦其攻占某一地区,该地区的一切物资便成了他们的供给,战争的需求也让长沙不能成为日军的“补给站”。蒋介石据时局下的政策也无奈至极。其实现在来看蒋介石的个人,在民族大义面前总是正面的。抵抗日本侵略者,指挥国民党军正面迎战日军,多次大会战遏制日军迅速霸占中国的企图。现在若想如果没有国民党的正面抗战,没有蒋介石抗战到底,而都像汪津卫一样投敌卖国,做汉奸,那么历史就可能要改写了。其实在外交方面他所领导的国民政府拒不承认外蒙古独立以及退居台湾后绝不搞两个中国等都表明蒋介石不是卖国贼,只不过阶级立场与时局面对情况不同,引起他做出的种种决定在现在看来失败很多。但只要是怀揣爱国之心的立场,其行为要颤栗在特定的角度来看待。要看待事情还是要看见事情的本质。而正好有周恩来说文夕大火归根到底的原因是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造成的。周恩来及其他的共产党人及时的行动,其思想具有先见性。这也可能是共产党能最终夺取政权的原因吧。

文夕大火是场悲剧,正确客观的评价事件、人物,找出真正的原因,历史的必然、偶然都应避免悲剧的发生。

五. 对历史的感悟

从血和泪的灾难中我们不难得到一些宝贵的经验和教训。一个国家民族在近代史中,不断地进行着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百年屈辱,归根到底是国家力量弱小,无力抵御帝国主义侵略,愚昧的统治阶级固步自封,妄自尊大,将全国人民带入水深火热之中。只有当最广大的人民觉醒并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时,国家才能获取新生,才能强大,民族才能富强,社会才能向前推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