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第五章 科学是什么 第五章 科学是什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现代人的嘴随便一突噜,科学两个字就出来了,不管说什么事情,都喜欢在前面冠以科学这两个字以显示与时俱进,显示与猴们的巨大差别。科学本身在进步吗?科学到底是什么?在世界很多洋人反思这个命题的时候,至少中国人能说清楚的就不多。从小学、高中到大学的课本里,有的是科学知识,就是没有科学是个啥东西这样的思考。中国的科学教育思想已经非常狭隘了。据说在大草原上的美丽夜晚,开着车追兔子,兔子们就会在那道光里拼命奔跑。现代科学就是一只这样的兔子,中国科学教育能看到的更少。为什么人类拒绝跳出来看看美丽的大草原呢?因为现代科学从来就不是什么神圣的东西,但是标榜成神圣!绝大部分科学家也不是伟大的,他们就是从事某种工作的人而已。人性阴暗面的“光辉”不会因为科学家就不照耀着他们了。冥王星是怎么被开除“行星球籍”的? (发现之时就有争议,可能是因为美国人发现的,一颗小行星就变成了行星)



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西方科学史上最大的悖论出现了。如人们所共知的,所谓科学是一种完全客观反映自然现象的学问。科学的小眼睛里不容半粒沙子,主观世界的爱恨情仇掺和到科学中就不叫科学了,主观的臆断更不属于科学精神。但是量子力学的研究中一个悖论的身影清晰了起来,就是意识不知怎么的忽悠到科学研究中去了。颠覆了笛卡尔的还原论。



“在原子物理学中,在很大程度上,人类意识决定着被观察现象的性质。这是量子理论的又一个重要洞察,看来它将会产生意义深远的影响。在原子物理学中,被观察的现象只是在作为各个观察过程和测量过程相互间的关系时,才能够被理解。……我的意识对于如何观察电子作出决定,这个决定在一定程度上便决定了电子的性质。如果我提一个粒子的问题,我将得到一个粒子的回答;如果我提一个波的问题,我将得到一个波的回答。电子并不具有独立于我心的客观性质。在原子物理学中,笛卡尔关于心和物、观察者与被观察者的划分,再也无法维持了。我们在谈论自然的同时,不能不谈论我们自己。”(《转折点》P61)




想当年这本《转折点》是在书市中半价书堆里发现的,一读之下,立刻返回去又“气吞万里如虎”的买了五本,然后“金戈铁马”的给每个宿舍免费的、无偿的、别有用心的送了一本。因为洒家经常“义愤填膺”的认为,中国人对自家的东西一点也不了解,却先让外国人似是而非的说出来,脸上就不用擦胭脂了。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花了爸爸妈妈的钱重复买几本书,也算说得过去,可惜的是那五本《转折点》可能早就转生成为纸浆了,在五谷轮回之所几度轮回之后恐怕就是您手上那块洁白而香喷喷的纸巾。这类科学哲学性质的文字,就连一般搞科学的人都不太感兴趣,何况吾等为求大肠满足而学习的人,能知道卡先生在忽悠什么乎?



窃以为,卡普拉的结论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心与物之间直接相互作用的重大“科学事变”,此时人还不象上帝。但是就科学精神而言,科学家的好恶带到了研究中,并且因为这种立场的不同,对同一研究事物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科学的客观性就没有了。所以,当西方科学发展到二十世纪长袖善舞横扫一切迷信垃圾的时候,一不小心,自己的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记耳光,虽然响亮但是很多科学家马上好恶起来装聋子。在生命现象的研究中,心与物的关系更加暧昧了,很多时候两者简直就是穿一条裤子,一个鼻子眼出气儿。一个鲜活的人类生命体内,精神与肉体的对立不存在了!这真是冒经典科学之大不韪。科学的脸蛋子被啪啪的扇成了猴屁股,聋子装不成了于是乎老羞成怒,满脸通红的破口大骂起来。


不管科学的老脸被打红了,还是像洒家经常的那样“义愤填膺”的红了,随便骂人“伪科学”是不对地,有失科学的光辉形象地!西方科学史本身就是一个否定再否定的过程,有时还否定得比较彻底。如果自己不是爱因斯坦那样的真正伟大的大科学家,就都还是人类,咱们最好把人屁股或者猴屁股暂时坐在一起来谈一谈。谁敢保证现代科学不被后来者否定的狗屁不是呢?聪明一点,不要作中流砥柱式的绊脚石,科学的独轮车变成双轮车的时候,会把有臭又硬的石头碾成路基的。现在就作路基比较明智一点。ZK拿事儿说话的时候,科学家懂吗?何况院士者,就真的都是科学家乎?


家者,到家也,大家也。绝非科学大爷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