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那遥远天堂里的小哥,你是否收到我清明烧给你的问候?今夜你是否能走进我的梦中?聆听我对你述说多年的怀念,让我知道你在异地他乡可好?独坐窗前,听淅淅沥沥的雨声落在空蒙的花园,世界在此时显得如此孤单,而我更加孤单。

在这茫茫黑夜里,似乎已融入了你那一缕轻魂。不然为何雨中总有你的身影,伴着我孤寂的心灵,太久远了,你我阴阳相隔,生死两茫茫的你是否幽梦还乡过?是否仍记着我-------------与你同生共长的妹妹。

小哥,记得你上山下乡吗?由于父母常莫明其妙地吵个不休,让小小的你和更小的我心中多了好多无可奈何。为了摆脱这些痛苦、忧愁与烦恼,你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瞒着父母一个人到当地派出所销掉自己的城市户口,非要去当知识青年,你带着热情带着无奈到农村广阔的天地锻炼去了。去了过后你才知道挖地、挑粪等等农活那里是你一个小小少年能够承受的。同时,你下乡时的中队长,常常找一些借口到我们家里来“敲榨”。要知道,当时一切可都是凭票供应的计划经济时代,并且他来一次,便给家里增加更多的负担和烦恼,每次走时,都要带走两斤肉或是一斤白糖之类的东西,而我们家有要好久吃不上肉了。父母不敢对他不好,怕他对你不好,怕你被穿小鞋,而你却常常想,这样的日子何日是尽头。于是你带着哭声告诉父亲你要离开那个地方,就在父亲准备将你调回城里时。可谁知你那可恶的中队长硬是不放你走,说一年都不到不能回城。其实我们全家都知道,你回城后,他便占不到我家便宜了,他怎么舍得你这个小小的财神爷呢。就这样你只能盼来年早些到来,这一天终于被你盼来了。当地征兵工作开始了,父亲怕再有意外发生,便要了一个内部特招指标,将你送入部队,你也光荣地穿上了绿军装。可谁知道,这一次却成了你与我们全家的诀别。自卫还击保卫边缰的战斗打响了,你的很多梦想还没有开始就必须放弃,奔向战场。你在战斗中英勇无畏,杀敌无数,并荣立战功,全家为你高兴的同时也为你祈祷一切平安。可战神也保佑不了你,在一次战斗中你为了救战友,自己倒下了。你所救的战友至今仍很好地活着,而你却永远地化作了一片粉尘落进了方盒之中。而我竟然怎么也不会相信,你十九年的岁月就如此化作流星,消逝于天际之中。

你是那天边的最后一抹夕阳,悄然地隐去。在以后每个清冷的夜里,伤痛一次又一次地袭上全家日渐苍老的面容,而让人心碎的清明节,柔和重九的思念和每个佳节的孤单,我们是怎样的凄凉?你走后五年,父亲也离我们而去。小哥,当我写到此时泪与墨同干。秋去冬来,你没有母亲缝制的厚衣来取暖,没有母亲可口的饭菜来饱肚,没有母亲与亲人的温暖你可孤单?……可是我相信同一片天空下的风儿和雨儿都是一样的,我将对你的怀念告诉雨儿,告诉风儿,请它们飘到和吹到你的坟前时暂停一下,告诉你一声:妹妹好想你。小哥,又是清明夜,你还好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