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 第五十八章 营院失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


刘一南被战友唤醒的时候,突然想起队长和他说的早上可以不出操但必须吃饭的话。一个翻身,迅速的将迷彩服、丝巾、帽子穿戴整齐,蹬上军靴,然后一路小跑到楼上。

“报告!”面对没有门的房间,刘一南和沈涛以及所有的中国士兵一样在严格执行着中国部队的纪律。

“请进。”袁剑说。

袁剑此时正在和齐翻译下棋。

“队长,我。。。。。。”刘一南吞吞吐吐。

“怎么了?”队长一边下棋一边问。

“我起晚了!”刘一南低头小声说。

“一南,你过来,看看我这步棋该怎么走?”袁剑没接刘一南的话茬。

刘一南走过去,看看了阵势,知道队长快要输了,但是也有生还的可能,当然这招就是釜底抽薪,不过,对齐翻译用这样的招数好吗?不说是损招,但是邪招,会让人很气愤地。

是的,邪招,象棋其实就是一部兵法,一场战争,就是趁敌不备,出奇制胜,刘一南在十三岁的时候就学会了这样的招法。

中国北方的一个小村里。

在学校最角上的一间小屋里,一群人正围在一起,乱喊乱叫,其间的噼里啪啦不绝于耳,这是晚上,整个村都很寂静,只听见这里的吵闹。

原来只有两个下象棋的,围观者多,在喊声里,有一个小男孩,白白净净的,瘦瘦的,他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站在边上看,不过紧张的神情也是溢于言表。

“一南,你来一盘。”旁边一个大男人说。

“我不行的,你们玩吧。”

“来吧,你都看了快3个月了,试试。”大男人拉他。

刘一南只好就位坐下。

对面的认识一个很老的,胡子拉碴,但很沉稳。

几招下来,刘一南有些招架不住,眼看就要输了。

“给我回家,天天在这里泡到凌晨,不知道家里着急。”外面闯进来一个人,大声怒斥。

“我在玩一会,就一会。”刘一南不离开位子。

“不行,给我走!”男人架起刘一南就往外拉。

没办法,刘一南只好出去,可是对手——也就是那个老头的棋路他记得一清二楚了。

第二天晚上,刘一南又照常来到这里,还是看,不说话。

就这样,一直看了将近半年,他的棋术大增,打败了村里的所有人,还在市里的比赛的了奖。

所以他也学了很多的招,所谓的怪招也是从比赛里学来的,虽然大家说太狠,太毒,可是评为判定有效。这就像战争,像自己现在参加的维和,遇到歹徒,必须出枪,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你能赢就行,要不然就是牺牲。

“队长,你的棋没救了。”刘一南说。

“是啊,我也是这样看。”

“不过。。。。。。”

“不过什么,快说。”袁剑迫不及待。

“你看。”

刘一南说着用手在棋盘上摆起来,不过和齐翻译才3招地对决,袁剑的棋马上占了上风。

“将。”随着刘一南的手落,袁剑一声喊,齐翻译的棋已是死招。

“佩服!”齐翻译正好甘拜下风。

“承让。”袁剑打趣着。

“谁说你,我说的刘一南。”齐翻译队员间这种傲态所气。

“队长,队长。。。。。。”此时外面进来一个人,大声喊。

“不知道打报告?”袁剑有些生气。

“报告。”来人赶紧退出又进来。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袁剑看不惯遇事不冷静的人。

“队长,我们在北面清理杂草时,突然不小心引起火了,旁边可就是输油管道啊!”来人惊恐的说。

“什么,你们怎么搞得,快去看看。”袁剑十分生气。

袁剑走下楼,刘一南也跟着出去。

跑到失火地点,刘一南看到大家正在用铁锹、枝条什么的抽打和望火里填土。

“齐翻译赶紧报告联L团,我的安排。”

“好。”

“大家听我说,一定要控制好火,不能让他殃及输油管道,一排长你带领。。。。。。”袁剑吩咐着。

过了2分钟,突然风力大做,火势随着扑向输油管道。

“不好!”袁剑大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