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科技实力都来看真相

20世纪90年代以来,印度选择了一条与中国不同的国家现代化发展道路。其核心是一开始印度就致力于发展高新技术,特别突出软件产业和生物医药产业,利用印度丰富的智力资源,使印度的发展走上知识经济型的轨道。科学技术在印度的改革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印度的科学技术水平到底如何?恐怕对这一问题,不仅中国人一头雾水,对西方人来说也是五花八门,莫衷一是。2006年,两个国际著名机构出台了两份国家竞争力报告,比较了中国和印度的国家竞争力,但结论大相径庭。一时间,印度的科技实力如何这一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引子:2006年两份全球竞争力报告截然不同的结论

2006年9月26日,总部设在瑞士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公布了《2006-200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报告显示,中国的全球竞争力排名从去年的第48位下降到今年的第54位,而印度的排名上升了两位,列第43名,且排在印中俄及巴西所谓“金砖四国”(BRIC)之首。对于中国的下降,报告称:“中国对最新技术的掌握率很低,而其他国家在这一项上的提高速度很快。中国在中学和高等教育上的入学率,按照国际标准仍然很低。……中国今年降低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腐败、买方成熟度的评估水平低,以及对劳资关系的担心”。 反观印度,报告称:“印度排名第43是因为印度在创新和公司运作成熟度上水平较高,特别在科学研究的水平上,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数量上都有竞争力。尽管印度对最新技术的掌握度也很低,但是新科技转化率则较高”。

世界经济论坛排行榜的出炉,印度位居“金砖四国”的首位,并且竞争优势进一步扩大,这让印度各界感到欢欣鼓舞。“印度获得竞争力优势,中国继续下滑”、“印度竞争力领跑金砖四国,优势明显”,类似的标题占据了当天印度报纸的重要版面。印度《每日新闻分析》的评论称,印度相对于中国的优势“在于科学研究的质量以及从事研究的科学家人数”上,并指出正是这种科研优势,为各个行业提供了充足的专业人才储备。印度报业托拉斯也在同一天发消息认为,印度竞争力排名持续上升,证明“印度企业有能力进行科研和创新,并且能够积极地和知名跨国企业展开竞争”。印度《金融快报》在新闻标题中特意将“金砖四国”中象征印度的字母“I”划出去,言外之意是指在全球经济竞争力方面,特别在科技竞争能力上,印度已经不再和中俄巴西三国属于同一等级,而是已经遥遥领先。

不过仅仅在数月之前,2006年5月11日,同样位于瑞士的洛桑国际管理学院向全球发布了《2006年世界竞争力黄皮书》。报告显示,中国大陆的排名远高于“金砖四国”中的其他三个国家,中国大陆得分71.554,排名从上年的第31位大幅提升至19位。印度得分64.416分,排名从去年的第39位升至第29位;巴西得46.416分排名从第51小步下滑至第52;俄罗斯排名与去年相比原地未动,得44.738分列第54。

如何解读这两份世界影响力巨大但结论截然不同的报告,显然为各方所关注。印度科学技术部长卡皮尔·西巴尔(Kapil Sibal)在2006年访问中国时也做了一番比较。他认为,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的主要特征是政府推动,以制造业牵引,伴随着国内高储蓄、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境外直接投资和外贸扩张,是一种兼顾内需和外向的发展模式。而印度的发展模式较为独特,它重消费而非投资、重内需而非出口、重服务业而非制造业、重高新技术产业而非劳动密集技术含量低的工业,这种方式使印度经济对全球经济不景气冲击的抵抗力较强,表现出比较强的韧劲和经济平稳增长的长周期性。印度的经济增长突显出知识经济的贡献,软件产业和国际服务外包(Business Processing Outsourcing, BPO)以及生物医药产业的强劲发展,更体现出印度经济引领“世界办公室”的势头。

从以上的报道不难得出,中国竞争力之所以提高,主要得益于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投资和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的规模;而印度之所以竞争力强劲,却得益于其科技研究水平和企业创新能力,似乎中国是硬实力略胜一筹,而印度则是“软实力”独领风骚。但至少,在科学技术实力上,印度则要强于中国。

事实果真如此吗?印度研究开发(R&D)的实际情况

一、印度研究开发(R&D)的投入

据印度科技部2006年9月公布的《印度研究与开发统计报告》显示,2003年度全国研发(R&D)总投入1800.016亿卢比,合40亿美元,占当年国民生产总值的0.80%。1999-2003年,研发投入连续以每年9.6%的速度增长。由此,统计报告推算到,2005年全国研发投入2163.958亿卢比,合48亿美元。

在2003年度的全国R&D投入中,中央政府占62.6%,地方政府占8.5%,高等院校占4.1%,国有企业占4.5%,私营企业占20.3%。很明显,这一研发投入比例仍然以政府为主,而且主要以中央政府的投入为主,地方政府投入不多,高校研发投入较低。全国R&D投入中,基础研究占总投入的比例为17.8%,应用研究为41.7%,实验开发研究为34%,其他6.5%。

二、印度研究开发的支出

印度的研发支出中,中央政府的研发支出绝大部分流向了国防以及与国防相关的空间和核能领域,而投向涉及国计民生的领域的投入甚少。

2003年度,中央政府的研发经费支出主要流向到印度科学与工业研究理事会、国防研究组织、空间部、农业研究理事会、原子能部、医学研究理事会等中央研究机构,占了中央政府总支出的84.1%。其中,国防研究组织、空间部、原子能部三个部门的支出就占到63.8%;科技部、科学与工业研究理事会、生物技术部16%;农业研究理事会13.5%;环境部2.6%;而医学研究理事会、海洋开发部、信息技术部和新能源部总共加起来只占4.1%

2003年度,印度企业研发总额445.719亿卢比,约合11亿美元,占企业全年销售收入的0.47%。其中,国有企业研发总额80.894亿卢比,占企业研发的18%,主要方向为国防(41.9%)、其次为电力(22.1%)和电子(14.2%);私营企业研发总额364.825亿卢比,占企业研发投入的82%,方向主要集中于制药(21.3%)、通信(9.3%)和交通(7.6%)。由此可以看出,企业研发投入尽管比例不高,但是研发投入相对集中,主要投入到制药行业中,成为印度企业研发的亮点。

印科技部2006年9月出炉的统计报告还显示,全国研发机构的科技人员总计296343人,其中直接从事研发活动的科研人员93836人,占总数的31.7%;科研辅助人员90045人,占30.4%;行政管理人员112462人,占总数的37.9%。在直接从事研发活动的93836名科研人员中,59112人任职于中央政府和少数邦政府的研究机构,而企业研发人员(包括国营或私营企业)只有34724人,分别占直接从事研发活动人员总数的63%和37%。简单推算一下,印度科研人员的年人均科研经费很高,可达5万美元左右。

三、印度研究开发的产出

2003/04年度,印度共发表科学论文68830篇,占世界科学论文总数的2.16%,居世界第14位;其中农业科学论文占了12337篇,占世界这一领域论文总数的7.4%。2004年,印度全国共受理专利申请12613件,其中,印度专利申请3218件,占25.5%,美国专利申请3128件,占总数的24.8%。2004年,印度全国共批准专利2469件,其中,印度专利1078件,占43.7%,国外专利1391件,占56.3%。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印度研发投入的总量并不大,仅为中国的六分之一。即使如印度总理曼莫汗·辛格所说的要在2012年达到GDP的2%,其总量也只有100亿美元,仅能达到中国2005年水平的三分之一。

印度的科技研发投入具有比较明显的政府和企业相互补充的特点,即政府更加关注国防、空间、核能等领域,而企业的研发投入更加关注民生和市场,主要投在医药、信息、生物、发电和农林渔等领域。这说明,印度的政府研发投入和企业研发投入是分离的,相互基本上是你投你的,我干我的,很难形成整合和有效的国家创新体系。

总体上看,印度企业的创新投入并不强大,企业研发占全社会R&D的比重约四分之一,每年专利申请数量离中国的零头还差距甚远,根本无法相比。仅从数据上看,印度企业还没有成为科技创新的主体。

印度科技体制的结构性特点

印度研究开发的现状是与印度的科技体制结构密切相关的。印度现代科技体制是印度独立后在尼赫鲁政策的指导下建立的,至今变化不大。尼赫鲁在20世纪50-60年代制定了印度现代化的发展道路,归纳起来有:采取联邦议会制实现政治民主化;通过重点发展重工业和实行进口替代实现工业化;通过农业基础建设、土地制度改革和合作经营实现农业现代化;通过社会世俗化实现宗教平等和社会公平。这其中,科技体制的建立主要围绕发展重工业和实现进口替代产品,为此,印度的科技体制主要以中央政府下辖的国立研究机构为依托,借用少数国立大学的研究力量,以完成国家确定的战略目标而进行的一系列有计划的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活动。

迄今为止,印度国家的战略目标很大一部分是围绕“国家安全体系”和印度“大国形象”展开的。例如,印度把空间技术、国防科技研究、核能技术等当作提升其大国地位的象征,因而投入了国家巨资加以建设,在这三个领域的研发比例占到总研发投入的64%左右。其次政府投入的重点领域是农业,主要解决灌溉、化肥、农药和品种种质问题,提高作物产量。

以国家发展目标为导向,印度建立了以中央政府掌控的国家科研体制。具体来说,就是在中央政府部门之下设立“研究理事会”,再之下建立数目不等的国立研究所,由中央政府拨款,由研究理事会具体运作和管理研究所的科技研发活动。印度最大的研究理事会是印度科技部所属的“印度工业与科学研究部”(副部级部门)下辖的“印度工业与科学研究理事会(CSIR)”,该会共管理着38个国家级的研究所,分布在印度的各个地方。研究所的研究经费由科技部预算拨给,由研究理事会管理和监督执行。其他部门如农业部、卫生部、水利部等都建有类似的“研究理事会”,只是所辖的国立研究机构数目和研究人员数量无法与印度工业与科学研究理事会相媲美。

印度公立的研发机构高度集中,都由中央政府管辖。印度在邦(印度有28个邦,相当于省)和邦以下没有或基本没有相应的科技机构和研发组织,少数邦,例如班加罗尔所在的卡纳塔卡邦,建有邦出资建设和管理的“生物技术园”,是为数不多的特例。印度的基层科技推广工作一部分由邦政府承担,但大部分由民间自发成立的协会和非政府组织进行管理和运作,科学技术对社会底层的渗透作用十分有限。

由于政府科技政策的主导目标是实现进口替代,因此大量的科研经费投入到应用研究领域(占41.7%),而在产业化领域由于与企业研发的脱节,技术产业化转化能力显得十分薄弱。

20世纪90年代以后,印度实行经济体制改革,一批私营企业破土而出。这些私营企业的成长,主要得益于全球化的浪潮,特别是美国和欧洲的产业分包,即将部分低端非核心技术的开发和服务外包给这些企业,使之成为欧美企业生产链条中的一个环节。由于印度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劳动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无法与中国、墨西哥等国抗衡,因此,印度私营企业走上了以输出智力为主的软件和服务外包的道路,以减轻对本国资源和环境的压力。经过近20年的打拼,印度的软件产业和生物医药产业成就斐然,在国际化的道路上一路领先于中国,成为发展中国家独领风骚的一面旗帜。

但这一变化是在现行科技体制之外兴起的,并没有触及现行科技体制本身。对于现行的科技体制的最大触动便是如何将政府拨款的应用研究与企业的产业化开发相结合。但是,由于私营企业的兴起是印度科技体制之外的产物,其主导方向是以市场赢利为目的的民用科技领域,如信息技术、软件技术、国际服务外包、制药业等,与政府主导的空间、国防、核能等领域相脱节,因此国立研究机构的“应用研究”成果如何与企业的市场需求相结合,实在是一个难解的症结。

这样的一种中央政府主导的科研体制,由于受制于政府研发经费的限制,人数和规模都不会很大,形成一种“精英”阶层,因此容易理解为什么像印度这样一个有着11亿人口的大国,全国直接从事科研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只有9万多人,仅为中国的一个零头。又由于印度的研发高度集中在少数几个重点领域,这些领域的科学家手中掌握的人均科研经费可想而知,可谓“富得流油”,从无经费短缺之虞。




本文地址: http://bbs.qq.com/cgi-bin/bbs/show/content?club=3&groupid=10336&messageid=33206 复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