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的中国人 变态的中国人 处女的谎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9/


处女的谎言

文/张怀旧 2005-11-25


一个三十岁的已婚男人,生活基本平静,没啥涟漪。可突然有一天,这种平静被一个处女在突然之间打破了,生活跟我玩了一个脑筋急转弯,这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处女已经成了过去……

她,是我一生中遇到的第一例处女,我不能保证我以后是否还能遇到,但她,真的是第一例。一年多过去了,想起她,还是要说点什么,即使我不是那么地爱她,确切地说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爱过她。

记得那是2004年的春天,我还没有来到大上海,我老婆怀孕七个月挺着大肚子在乡下修养生息。我看到一个论坛上贴出了一张北航女孩的照片,年纪不大但很成熟,穿着空姐的服装,红色的套裙,五官很端正,头发很长被扎了起来,腿也很长并裸露着。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在大半年没有性生活的状态下看到这样的照片,与其说是兴奋还不如说是煎熬、与其说是坚硬还不如说是勃起、与其让他勃起还不如为她手淫、与其为她手淫还不如跟她做爱!

我终于不能再面对自己已经面对了十几年的显示器冰冷地自慰了。

我用了四个星期的时间,在那个论坛灌了一万多字的水,终于,引起了北航女孩的注意。别人用文字来卖钱,而我用文字来找女人。

她说:张怀旧你真是牛人。

我说:那就跟我做爱吧。

她说:今天不行。

我说:那就等你大姨妈结束。

她说:好的,下星期三。

我说:你不会是处女吧。处女我是不要的!

她说:放心!绝对不是!


我不知道女人的大姨妈持续了七天是不是太过于长,我只记得那七天,从来不怎么抽烟的我却连抽了七包烟,骆驼牌的。

七天之后,夏天到了。

星期一她公开发帖说:一想到星期三要跟某人做爱,心理直发抖。

我回贴说:你装逼可以,少跟我装处!


星期三到了,我很高兴,心想终于可以不用套子了,终于可以不付现钱了。窃喜的心情难于言表。晚上,我跟她一起去汽车站附近吃大排挡,她穿了白色超短裙,上身配了黑色T恤。

我有恋足癖,首先看了一眼她的脚,穿了北京凉鞋,不大。

这时有了大批的蚊子飞过来咬她的腿,我就帮她拍打蚊子,顺势抚摸了她的腿,蚊子的血留在了她修长的大腿上,很红。

我们点了几个菜,有青椒土豆丝、红烧鸡块、花生米等,开始喝啤酒了。她给了我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根。我一看,骆驼牌的,她说是她从北京刚带回来的。

她抽烟的动作比男人还要娴熟、潇洒。

我说:你抽烟你爸爸知道吗,他允许吗?

她说:不允许抽,我平时躲在厕所抽,被他发现一次,打了我一耳光。

我说:那你还抽?

她说:没办法,瘾大。

我说:你做爱瘾大吗?

她被烟呛了一口,眼泪都笑了出来,连连点头说:大!大!

我看了她的乳房,真的很大,与我那怀孕的老婆的乳房所不同的是:一个挺拔一个下垂。


她说:兄弟,你咋就那么幽默呢,比北京爷们还幽默。

我说:那你跟多少北京爷们做过?

她不说话,一边抽烟一边笑,笑得乳房两边直晃悠。

我一连喝了两大杯闷酒。心想:北京回来的婊子!够野!


接下来,她似乎不太能喝酒,我越是不给她喝她越是要喝,害怕我说她不是在道上混的。我喝一杯她也喝一杯,绝对不欠我一滴酒,害怕我不把她当兄弟。见她如此讲义气,以至于我都不好意思跟她提开房间的事了。就这么一直在大排挡喝下去,喝到凌晨两点多,她几乎要昏迷过去了。我头有点晕,但思维异常清晰。

我反复问自己:今天我们干嘛来了?

我又回答自己:不是喝酒,是做爱!

于是我对她说:我送你回去吧。

她半睁着眼睛说:张怀旧,你这人真他吗的没劲,我们不是说好今天做爱的吗?你告诉我今天星期几?

她的舌头已经不太好使了,两只手托着下巴,快要睡着的样子。

我说:今天星期三。

她突然把桌子一拍:那不就结了!


我于是付了大排挡老板娘36元钱(含四瓶半啤酒),带着她,两个人踉踉跄跄地去找宾馆了。小城市就是小城市,他吗的小旅馆全部关门打烊,大宾馆全部“客满”,总台只有灯亮着,值班服务员不知道跑哪去睡觉去了。我们坐三轮车几乎找遍了所有的宾馆,这个城市竟然没有留给我们一张床。

她,已经趴在我的肩膀睡着了。我推推她,问道:要不去我家吧,我老婆不在家。

她闭着眼睛说:不去,那是你跟你老婆的床。

我对三轮车夫大叫一声:阳伟路69号!

那是她跟人合租的地方,送她到门口,便回头去了自己的家。


那夜,我没有手淫,我默默发誓:迟早有一天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四,她打电话问我昨天晚上我们在哪儿做爱的。

我说:没做。

她说:兄弟,你真没用。

我说:什么?

她说:我不会欠你的。

我说:你不会是处女吧。处女我是不要的!

她说:放心!绝对不是!


那天,是星期四,我记得很清楚。天还没黑我就开好了一间价格不扉的房间,就在大排挡对面一百米远的一家刚装修的宾馆,单人间。晚上我们又去那家大排挡喝酒。老板娘说:今天可不能象昨天那样喝多了。我们说:那是那是。

我只记得我们点了同样的几个菜,青椒土豆丝、花生米、红烧鸡块,随便喝了点酒,吃了点米饭。就匆匆进了宾馆。思维异常清晰。

进了房间,她就象个呆子一样,不看电视不说话,看着白色的床单发呆。我说你先洗澡吧。于是她进了卫生间,不久我听到了唏沥哗啦的水声。半个小时了,还不见她出来,我有点急了,我推开卫生间的门,看着她的裸体问:你怎么还不出来啊?

她说:我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出去。

我拿了一块大毛巾给她,说:用这个将身体裹好就可以出来了。

她说:奥。


她出来了,坐在我的床边,不说话。我将她压在身下,用右手中指去探索她的下身,她的下身早已如洪水泛滥,润滑无比。我心想:北京回来的婊子!够野!

她随手关了灯。在黑暗中,借着夏日窗外的月光,我插入了,将她从从床尾顶到床头,她一直喊疼。我心想:你装逼可以,少跟我装处!。

半个小时下来,我们换了很多姿势,我发现她对做爱是很生疏的,根本不象他抽烟那样娴熟。自从我插入的那一刻起,她就再也不叫我“兄弟”了。她知道,我跟他是不一样的。

此次做爱全程,完全由我指挥,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一泻如柱的。我只记得完事后我问她:为什么你跟我配合起来缺乏默契,你以前是怎么做爱的?只知道喊疼,不知道叫床!

她说:我以前没有做过。

我说:别逗了,你以前要是没做过,今晚你会流血的。

她不说话。

我开了灯对她说:你去洗洗吧,我要睡觉了。

她起身下床,进了卫生间,我又听到了唏沥哗啦的水声。同时,我也发现了在洁白的床单上出现了横七竖八的血迹,刺痛了我的双眼。

她洗好出来了,光着美丽的身子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的双眼再一次地被刺痛了。我问她:你怎么大姨妈还没结束就跟我做啊?那么着急!害得我要赔宾馆一条床单了。

她没说话,蒙上被子睡了。我去检查她的蕾丝内裤,闻起来很清香没有臭味,看起来很干净没有血迹。我又检查了卫生间垃圾筒以及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均没有卫生巾的存在。

我推推她,问道:你是不是在荫道里放了碎猪肝啊?她蒙在被子里不说话,我听到了抽泣的声音。

这时我才发现,她躺在床上的身体比我长。

这时我才发现,我竟然还没有洗澡,就带着肮脏的身体跟处女做了一次突如其来的爱。

这时我才发现,我比她大了十一岁。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发现她人已经不在了。我看到床头的烟灰缸里有半支没有抽完的香烟,烟蒂已经跌落,骆驼牌的……


后来我们又陆续做了几次爱,开的房间一次比一次差,做爱质量一次比一次高。终于她提出了要结束我们的关系我也表示同意,因为她知道我不爱她,而她却爱我爱得越来越深。

接下来,我继续过着我没有涟漪的生活。


两个月后,她打来电话,说她怀孕了。

我说:是我的吗?

她说:不知道,反正我没有跟第二个男人做爱过。

我说:你想生下来还是要我陪你去做掉?

她说:我去做掉,但不要你陪。

说完,她在电话那头大声哭了起来,我的耳朵被震得很疼。


几天后,在同一家医院的妇产科,她流产了,我儿子也出生了,她流泪了,我老婆也流泪了,我知道她们都很疼。我抱着我刚出生的儿子在医院的走廊里看到了她,她也看到了我,她笑了,我也笑了。

她拖着虚弱的身体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兄弟,恭喜你生了个儿子。啥时候请我到大排挡喝你的喜酒啊?

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场景,就跟电影一样,我今生今世都难以忘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