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路 第二卷 不归路 第六节 雇佣兵的故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0/


第六节 雇佣兵的故事


飞机降落时的颠簸把我们惊醒了,淫虫他们几个望着机窗外的跑道,开心的笑了起来,互相举起拳头碰了碰以示庆祝,庆祝他们这次又活着回来了,庆祝他们又有了一笔不菲的收入,而且还有一段假期可以供他们把这笔收入挥霍掉。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了一段距离,停了下来,舱门打开,没等登机梯放好,淫虫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下来举着手中的枪大喊:“啊,和平的空气还真他妈的新鲜啊,哈哈,美女,美酒,我来啦,哈哈哈哈。”话音没落,他的脑袋就被随后下车的谢辽沙拍了一下,谢辽沙拍过之后什么都不管,绕过他继续向前走着,接着,淫虫的脑袋又被北极熊拍了一下,淫虫这家伙刚要说什么,瞄准走过来又拍了一下,然后剩下的几个人就站在那里哈哈大笑,把淫虫这家伙笑的一点脾气没有,灰狼走了上来,伸出手,淫虫以为又要拍他的脑袋,慌忙抱住头,说:“不许再打我脑袋,谁再打我脑袋我就。。。。。。”灰狼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看开点,兄弟,谁叫你这么贱呢,他这么一说,大家笑的更厉害了。

我在旁边看着,不由得会心的一笑。这就是战友情啊,看到这个场景,我又想起以前的那些战友,以前看《兄弟连》的时候不知道哪个老兵说的一句经典的话:谁曾经与我一起出生入死,他就是我的兄弟。是啊,最铁的关系就是一起扛过枪了,因为在战争上,个人英雄主义毫无用武之地,你自己一个人素质再好再能打你也只是一个人,你肌肉再发达也挡不住子弹,而在当你在战场上,处在枪林弹雨中的时候你一个人是很渺小的,曾经有人统计过,在现代战场上,单独的一辆主战坦克生存时间不会超过一分钟,而处在营级建制中的一辆坦克生存时间却能达到半个小时。主战坦克尚且如此,别说你一个身穿防弹衣一个小小的战士了,防弹衣再好也能比得上主战坦克的复合装甲吗?当你身处枪林弹雨中,趴在掩体里被炮弹爆炸震的七荤八素的时候,你所能依赖的就只有你的战友,什么是战友?身边能够为你挡子弹的,就是你的战友。

他们几个一起到跑道边上,那里停了两辆悍吗,和一辆卡车,他们把手里的武器装备扔上卡车,我的也丢了上去,然后跟着他们一起上了车,出了机场。一路上,大家放浪形骸,高声的唱着笑着叫着,我能感觉到他们从心里透出来的那股喜悦。

这个机场是美军的一个基地,这个基地在东欧,以前是前苏联的一个基地,自从本大叔炸了世贸大楼,这里就成了美军驻东欧为数不多的几个基地之一。这个基地边上有一个小城市,城市里人口不多,但街道上还是能够让我感受到一股浓烈的东欧风情。

两辆悍马径直来到街道上的一个酒吧门口停了下来,大家下车进了酒吧各自分头行动。

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了,酒吧里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坐在那里慢慢的品着杯子里的酒。我坐在吧台边上,叫了一杯苏打水,在那里慢慢的喝着,淫虫这家伙已经开始找酒吧里的单身女性搭讪,杀人狂、瞄准镜、灰狼都是一个人在那里喝闷酒,其他人坐成一围,要了几瓶伏特加在那拼起了酒。我就在那里坐了一会,谢辽沙来到了身边坐了下来,他手里拿了一瓶啤酒。

“尤,你不来点酒吗?”

“不用了,我不喝酒。”

“哦,那太可惜了,这么美的酒啊,可惜你享受不到了,哈哈。”

我也像他笑了笑,继续对付手里杯子里的苏打水。谢辽沙拿起酒瓶,向自己的嗓子里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尤,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这次的任务你的表现很不错,刚才北极熊对我说了,说他对你的表现非常满意。”

“哦,谢谢,毕竟我以前在部队也不是白混的。”

这时北极熊也过来了,他的手里拎的是一瓶伏特加。

“尤,你这小子刚刚的,你这次的表现的不错,对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呵呵,谢谢你的夸奖,我一开始以为你们跟恐怖分子有什么勾结,想跟出去侦察一下,阴差阳错之下参加了你们的行动,等你们休息够了,我想回中国去,这还要麻烦你们把我送到中国边境,因为我这次出来算是偷渡啊。”

“哦,这太让人遗憾了。”谢辽沙说。

“尤,能不能听我说一句。”

“请讲。”

“你以前在PLA的时候参加过实战吧,而且你参加的战斗还非常惨烈,我说的没错吧。”

“是的。”

“呵呵,果然没错,没上过战场的人不可能在行动中表现的那么镇定的。你现在应该有了战争综合症的困挠了吧?”

“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哈。。。。。。”

离我不远的杀人狂听到这话,大声的笑了起来,“小子,这里所有的人都有战争综合症,哈哈哈哈。”

我听到这话,向杀人狂望了一眼,然后又盯着北极熊。

北极熊的眼神变了,变的深遂,让人感觉如此的孤独,如此的冷漠,他从衣服里拿出一张照片,默默的看着。我看了一眼,是一群俄军战士。

杀人狂此时还在笑着,可是他的笑声让我毛骨耸然。他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在那里一边看,一边笑着,他的眼角分明有一滴泪水挂在那里。

谢辽沙说:“杀人狂以前是三角洲的,他在93年从索马里回来后就退役了,退役后不久,就发现自己得了很严重的战争综合症,甚至有一次他把进入他家里的小偷给杀死了,还好是小偷,法官判他无罪,可他还是没有摆脱战争综合症的影响,直到有一次他在沉睡中把叫他起床的妻子的脖子拧断了,考虑到他的战争综合症,法官才判了他五年,出来后他就加入了佣兵组织,一直到现在。唉。。。。。。”

边上的北极熊接着说:“他现在每天都生活在自责中,只有在出任务的时候能好一点,他的心肠很冷,很喜欢杀人,尤其喜欢虐杀,所以大家都叫他杀人狂。”

“那你呢?”

“唉,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如果你想听的话就留下来慢慢听吧,哈哈,走,尤,一起喝酒去!”

北极熊搂着我的脖子把我拖向那群人。

我到了那里,脑子里是刚才北极熊讲的那些话,又想着自己的的遭遇,心里很复杂,弗拉基米尔递过来一杯酒,我一口干了,然后不知道谁又给我倒了一杯,我又喝了。

我就这么一杯一杯的喝着,直到酩酊大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