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兴诚: 三论“两岸和平共处法”

三论“两岸和平共处法”─ 从科技发展与国际趋势谈两岸问题


本人于十一月二十日以广告再论“两岸和平共处法”(以下简称“和处法”)之后,原拟再讨论“真、假台独”问题;惟鉴于国内许多人不能就事论事,此次乃决定拉高视野,从近代科技发展与国际趋势之角度,谈谈两岸问题。


众所周知,近代科技发展始于十七世纪,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终于达到人类文明的一个新境界。在此以前,人类衣、食、住、行、育、乐种种需求,都属供不应求;必须彼此掠夺以求满足,所以世界争战不已。二次大战以后,各类工业产品的大量生产,使得人类日常需求的所有产品,都呈现“供过于求”的现象。即使今日石油看似供不应求,如果油价持续攀升,核能与其他替代能源将顺势再起,使能源不虞匮乏。例如法国之能源供应即有四分之三来自核能,目前世界各国核电厂之兴建亦已转趋积极。


工业产品之供过于求,虽然还没有解决所有个人的贫穷问题,却已大幅改变国际情势。在物质供不应求的年代,一个民族一旦强大,即对四邻展开掠夺,因而成为其他民族之威胁。但在供过于求的时代,物质的生产可以是无限的,市场却经常不足;厂商必须奋力促销,否则难免存货堆积。今日任何地区或国家的兴起,代表全世界增加了新的市场,所有人都会得利。这种情势,使得国与国之间不再有争战必要,反而有互相扶持之需求。



二次大战后,马歇尔计划验证了国际间的互惠能产生伟大的互利。1949年至1952年,美国提供了130亿美元重振欧洲经济,结果四年之间,整个西欧的工业生产增长了40%,共同体国家的国民生产毛额增加了32%。欧洲的经济复苏为美国建立了庞大的出口市场,帮助了美国与日本的经济成长,也陆续给亚洲四小龙带来了成长机会。


科技带来的生产能力,已经在先进国家之间建立起“互惠互利”的逻辑;也为世界的永久和平逐步奠立基础。今天美、日、欧先进国家之间,尽管曾经都有战争旧仇,现在却能同心协力来维持全球的和平与稳定。国际上的战乱冲突,目前清一色地发生在科技落后、无知贫穷的地区,显示战争是幼稚病;由于跟不上时代发展,没有能力与人互惠互利,因此仍想从事古老的掠夺与侵占。


今天美、日、欧等地由于科技大幅进步,国家、社会也因此发生巨大的变化;以下几点值得观察与探讨:


一、人权之提升及个人之解放:

先进国家迈向科技化的过程,证明了国家需要保障自由与人权,个人创意才能充分发挥,国家的“软实力”才能建立。此外,为了促进观光、贸易及投资,先进国家彼此之间,对人、财、货物之流通,都尽量予以方便。可见科技化不仅带来富足及和平,也造成了人权之提升及个人之解放。


二、政府地位由“统治性”转为“服务性”:

在过去战争的年代,政府或国家领袖往往被视为民族存亡之所系,因此也就被赋予至高的权力;个人权利及意志必须屈服于政府之下。但随着科技的发展,战争逐渐淡出文明世界的舞台,政府之权力位阶也跟着下降。目前世界各地逐渐普及之国家赔偿法案,即反应出人权与政权走向平等之趋势;政府也逐渐从统治的角色下降成为服务性质之组织。


三、国家施政走向全球标准化:

在政府转为“服务性”的同时,另一重要趋势,是各国施政的标准化。今后任何国家,想要融入世界贸易体系以与其他国家互通有无、互惠互利,则必须接受施政标准化之要求。以欧盟为例,这种施政标准化不仅仅涵盖贸易而已,还包括财政、外交、国防、文化、消费者保护、工、农业政策及环境保护等范围。海峡两岸目前虽然内部制度有许多差异,但为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都必须做出调整,使有关进出口管制、关税、外人投资、乃至智慧财产权保护等各种法规能符合WTO之规范;此即施政标准化之影响。


四、国界由“权利疆界”向“责任疆界”过渡:

国家行政标准化及对人权之尊重,将使国界由以往的“权利疆界”日趋转换成为“责任疆界”。换言之,国家对国境内之居民或旅客,不仅不再有予取予求之权力,反倒有提供各项服务的责任;如维持治安、清洁环境、便捷交通、健全法制、提供公平审判等等。今日欧人在欧盟境内旅游,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国家疆界的存在;表示欧盟内部已经完成了国界性质的转换。


五、独中有统、统中有独之未来世界:

二次大战结束以来,全球一共出现了125个新兴的独立国家,占目前193个独立国家的64%。在国家纷纷走向独立分裂之际,各国的立法及施政却又逐渐被统合在各种国际组织与协定之中(如联合国、欧盟、欧盟协定、WTO、北美贸易协定等);形成独中有统,统中有独之现象。所谓无国界(但却有责任疆界)之地球村,终将在这种统独交织的情况下,成为人类生活的新现实。


由以上的分析与观察,我们可以了解,两岸问题是过去中国科技落后、国家贫穷所造成而遗留下来的问题。今后两岸科技持续进步、社会逐渐富裕,两岸问题自将日趋和缓。如果未来两岸政府都已经成为“服务性”的机构,两岸政府施政都已经因“标准化”而渐趋一致,而两岸之边界也已经由“权利疆界”转成为“责任疆界”,则两岸问题将如日出雪融,自然消逝。


其实随着大陆的改革开放,大陆对台政策一直有所调整。从早期的“血洗台湾”到现在强调“以和平方式实现统一”,中间已有相当进步;但是从台湾观点来看,当然仍存有许多不够理想、应予改善之空间。


例如,“反分裂国家法”中,强调了中国的“领土”与“主权”,却忽视了台湾已经“民主化”的现实。1895年满清、日本签订马关条约之时,双方看到的只是台湾这块土地的“地权”,毫不顾及当时台湾居民的意愿。至今一个多世纪过去,大陆强调“地权”之时,仍只想对台湾人民进行“招安纳降”,却未认真征询台湾2300万人的想法。满清政府当时对台湾居民是“挥之即去”,今日大陆对台湾居民又打算“招之即来”。这反映出对台湾民意的漠视,也反映出大陆对台政策的不合时宜。


其次是大陆既然已经画出红线,不准台湾建立“台湾共和国”,却又在国际上全面封杀“中华民国”,意图让国际上以为台湾是一个“无政府”状态的“叛乱地区”。这或许有助于大陆把台湾问题解释为“中国内战的遗留问题”,可以“迳行平乱”而不受“外国势力的干涉”(反分裂法第三条);但这种“内战平乱”的思维,台湾百姓无人能够接受,也强烈激化了台独意识。


台独人士认为,既然“中华民国”在国际上已经“不存在”,台湾又何需背负此一“虚名”?且去除“中华民国”国号,改称“台湾共和国”,还可免去所谓“中国内战”的纠缠,可以“断尾求生”。此外,尚有人认为,更改国号如果没有得到国际承认,仍不算完成“法理台独”,因此未必会引起两岸战争。此观点如在台湾普遍获得认同,无疑又将为两岸关系投下新的变数。


本人以为,今天台湾所以尚未更改国号为“台湾共和国”,是因为台湾至今的民选总统皆为“假台独”,其高唱台独只是为了骗取选票;得到权位之后,即将台独抛诸脑后。但如哪天有“真台独”当选台湾总统,突然硬下心肠,把国号改为“台湾共和国”,相信许多台湾百姓会予支持,甚至不惜一战。届时大陆骑虎难下,恐怕也不得不动武。海峡烽烟一起,两岸将无宁日;大陆的“和平崛起”也将横生波折。所以,两岸要和平统一,必须由尊重“中华民国”开始。把中华民国“幽灵化”,迟早终将逼出“台湾共和国”。此点中共不可不知,不可不慎。


本人长期思考两岸问题之时,心中对统、独并无偏好。其实台湾的“独”,至今对大陆有百利而无一害,大陆的“统”,未来则可能让台湾百姓自政治混乱中“得救”。这些观点,本人将在日后加以论述。


目前两岸统、独问题之存在,标示着我们的思惟水平,离先进国家仍有相当距离。我们看德、意、英、法在二战时交战惨烈,死伤无数,目前却已同组欧盟,使用共同货币。美、日太平洋战争甚至以核爆终结,如今也以“美、日安保条约”结为联盟。两岸百姓为同文、同种之中华民族,且“国、共内战”早已走出绝大多数人之记忆;奈何今日大陆仍不时以武力威胁台湾?而台湾政府则对大陆满怀愤恨,欲“去中国化”而后快?


本人当然期盼,大陆能够“大事小以仁”,尊重中华民国的事实存在,给中华民国国际空间;同时以“近悦远来”的态度,去除任何对台湾的威胁恫吓。惟大陆幅员广大、人口众多、政情复杂,其政策之改变,可能如巨龙转身,需时甚慢。此时台湾应“小事大以智”,一方面坚持统一“需经公投”,以捍卫台湾的人权与民主;一方面确定不举办“独立公投”,以耐心来等待大陆跳脱“地权”意识,改以重视人权的态度,来处理两岸问题。而在此期间,台湾可以暂停统、独争议,同心协力发展经济。本人建议制定“两岸和平共处法”,其思惟单纯如此,故谓之“野人献曝”。


近日观看大陆卫星探月成功,心中激动不已。中国在十五世纪初,科技尚能领先世界,为知识大国。十七世纪近代科技在欧洲开始发展,中国因闭关自守无缘接触,在现代知识上急速落后,相对变为极端无知。无知导致贫弱,贫弱导致内乱外患,垂两百年之久。今天大陆卫星探月成功,表示中国又再度在知识领域力争上游,成就可观。依先进国家之经验,知识可带来富强,富强必定带来新的格局、新的视野,不致于再以十九世纪的思惟,来处理二十一世纪的两岸问题。探月卫星传回了照片,也传回了两岸的和平曙光。本人对此激动兴奋,虽可能遭独派人士误解怒骂,但仍忍不住在此披露,希能与有识者共享。


关心国事的小民



曹兴诚 敬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