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若真出手,臺獨會變積極的統派

石之瑜:只要有更強大的力量,比臺獨強大,他們恐怕還是搶先第一個風行草偃。


以陳水扁為首,謝長廷與蘇貞昌追隨,且由民進黨大力配合,不惜非法掏空財政而推動的入聯公投,在臺灣已經如火如荼。由于入聯公投形同推動法理臺獨,遂引起島內的辯論,層次已經上及“中央研究院”。


質疑者認為公投將對兩岸關係不利,因為反分裂法恰恰是針對法理臺獨而立法授權採取非和平手段。陳水扁于是指控質疑者為親中,甚至要他們自己去跳太平洋。


以胡佛教授為首的五名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無懼于政治迫害與人身羞辱的威脅,偕同其他四名學者署名要求陳水扁回答,問他究竟要如何因應可能的兩岸衝突。至此,辯論已將北京卷入。


北京會不會訴諸非和平手段遏制法理臺獨,迄今人雲亦雲。主要的考量有二,一是美國的反應,二是臺灣的反應。揆諸最近香港先拒絕美國艦艇到訪,抗議美國的親達賴,但不旋踵又開放的處理過程,顯然北京還是非常看重美國,未必願意斷然執行反分裂法。


關于美國可能的反應分析甚多,不過,北京高層對于臺灣的反應為何,迄今未見輿論認真討論。臺灣“國防部長”李天羽從軍事角度認為,兩岸若開站,北京最後可以慘勝。這正是各界反對武力解決者所強調的,拿下一個廢墟臺灣,不如不拿。


臺獨色厲內荏


慘勝真的是合理的判斷嗎?從臺獨領導與他們身邊政客或軍人的言行判斷,臺獨人格極為懦弱,他們碰到弱者當然會噬血無比的衝去圍毆,但碰到強者則向來卑躬屈膝。


且看臺獨勢力最近鎖定各種弱勢,齜牙咧嘴的羞辱恐嚇,肆無忌憚,駭人聽聞。故不論是老兵、臺商、退休情報員、外省人的後代與親屬等等,都成為磨牙的犧牲品,其目的不過是塑造自己無所不能,無所不敢的極權威勢。


但論者指出,這種瘋狂的撕裂與侵略行為,反而投射出臺獨勢力色厲內荏的空虛。的確,他們採取無所不怕,無所節制的政治攻擊與人格謀殺,剛好透露,在他們的眼哩,敵人無所不在,因此也就看出他們其實潛意識裏自覺孤立。


這是為什麼臺獨現在只要看到打不過他們的人,就把這些人貼上中國代言人的標簽,一陣痛毆,然後可以對臺獨感覺良好。故當他們面對院士們質疑說,那你要怎麼面對北京時,反而迫使他們變本加厲訴諸對內迫害,好證明自己可以對付被他們想像成中國代理人的無辜祭品。


這是為什麼過去曾為人性作家的民進黨“立委”王拓,最近挑上外省人的後代家眷為對象,要他們承擔至今已經泡制不出更多受害人的二二八事件,刻意把弱者種族化與污名化。外界固然有批評,但已足以嚇壞其他可能被挑中而遭圍毆的人。


記得呂秀蓮在市場上被小販阿珠嗆聲的反應嗎?好像反而喜出望外逮到天大證據,竟反控始終無言無語的阿珠為國民黨安排的暗樁。碰到弱勢,他們比誰都強,以此說服自己不怕反分裂法,不怕中共。


正因為他們有無數弱勢可以欺壓,所以一直能活在自己營造的勇敢萬能的假象中,也所以對于五位院士的提問,在情感上產生院士們是莫名奇妙的判斷,也就只能把院士們當成外省人或中國代言人來理解。而這種代言人,不是一向被他們打得稀巴爛的嗎?于是而可以放心。


只敢對付內部弱勢


但如果說臺獨是法西斯,卻又過于高估,因為他們只敢面對弱者,哪敢真的衝鋒陷陣?過去國民黨統治的時候,今天叱吒風雲對小民橫行霸道的人,也曾經對國民黨唯唯諾諾,從來不是真的好勇鬥狠。今天好勇鬥狠的姿態,只是對臺獨表態效忠,以犧牲弱勢來成全自己的好處。經歷文革的人看到他們,難免啞然失笑。


不但文人政客如此,“國軍”將領更是如此。李天羽公然表態會支持陳水扁片面戒嚴,而不理睬“憲法”程序,雖然已成為民主笑柄,但更重要的是,他居然對手無縛雞之力的在野黨發威,就知道他所形容的慘勝是假的,起碼他自己絕不會為陳水扁賠上性命。“國軍”由唐飛、伍世文、湯曜明、李傑與李天羽等唯諾貪圖之士相繼領導,不可能奮戰。


他們今天表現愈極端,就愈假,愈假就愈不能堅持,愈不能堅持就愈擔心,愈擔心就愈敏感,愈敏感就愈準備隨時轉向。


從這些性格與心理因而可以判斷,只要有更強大的力量,比臺獨強大,他們恐怕還是搶先第一個風行草偃。就像臺商靠倣冒起家,今天的臺獨主力,充其量是向李天羽或王拓這樣的倣冒臺獨。他們看似如此不同,但空虛而慘忍的風派作為則一。


故假如他們今天推動法理臺獨如火如荼,完全是因為他們認定北京不會有行動。假如北京不顧美國的反對,訴諸反分裂法,幾乎可以斷定,他們會立刻出賣臺獨。


出賣臺獨如何可取信于北京呢?那不只是要靠出賣同志,更要靠出賣反對北京採取反裂法的其他臺灣人。矛盾的將是,這些到時候被他們出賣的人當中,有大量是反臺獨的。


北京若真的採取非和平手段時,首先會想到的是如何安撫民眾情緒,也就會避免擴大打擊面,而會對臺獨陣營招降納叛。而招納來的,一定逼迫自己做牛做馬來效忠,簡言之,臺獨份子為求自保,多數反而將轉為積極的統派,屆時本來反臺獨的,倒是因為有殘存反共心理作祟,恐怕還繼續是被壓迫的對象。這樣的故事,在臺灣從日本光復時不是沒有上演過。


多數分析家關切的是,入聯公投後,北京受美國牽制會隱忍多久,而沒有同時觀察,非和平手段在臺灣的成本有多高。應該說,美國愈強勢,臺獨就愈強勢,只要美國能繼續敷衍北京,那陳水扁等人的狠招還會不斷。擺平了美國,臺獨一夜就會變成統派,從野狼變成小羊。因此,對臺獨不會有慘勝的問題。(作者 石之瑜,臺灣大學政治學係教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