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我们应该"重男轻女"吗?

一名3岁女童花蕾般的生命过早凋零,有很多值得人们思考的因素。


2007年5月29日凌晨,郑州市金水区公安分局接到举报,称一名年仅3岁的女童被父亲虐待致死。令警方吃惊的是,犯罪嫌疑人程刚居然是郑州市宏远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郑州市惠济区政协委员。警察赶到他家时,女童贝贝的尸体还躺在小床上。经法医鉴定发现,贝贝身上有多处伤口,而这些伤口并非一次性形成。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一个拥有千万资产的房地产公司老总、政协委员,为何要虐杀亲生女儿?



千万富翁的求子努力


今年35岁的程刚出生于郑州市郊区一个普通家庭。1994年,做鞋帽生意的他与在一家国有大型企业做会计的王玉春结为夫妻。1997年,凭着精明的商业头脑,程刚转身房地产业,创办了宏远房地产公司。不到两三年的时间,他就成了当地房地产业界新秀,拥有了几千万元固定资产。


美中不足的是,正当程刚打算孕育孩子的时候,妻子王玉春却被检查出患有严重的卵巢囊肿而无法生育。那些日子,程刚带着妻子辗转北京、上海等地的大医院求治,然而,尝试了几乎所有的方法后,王玉春还是没有怀孕。于是,王玉春主动表示她要与程刚离婚,但遭到了程刚的拒绝。


经过商量,两人找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领养孩子。2001年5月,一个刚出生3个月的女婴来到这个家庭。孩子的到来,虽然暂时让这个家庭充满了欢笑,但程刚并不甘心。


一次跟客户吃饭时,对方拍拍他的肩说:“程总啊,你就别这么拼命了,你就一个女儿,而且据说还是领养的,女儿长大了,就是别人家的了,你这么大的摊子,将来留给谁呀?”程刚那晚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后,他含含糊糊地对妻子说:“你知道我这辈子的最大理想是什么吗?呵呵,告诉你吧,不是成为巨富,而是一个儿子,我亲自生的儿子。”


虽然是酒后的话,王玉春还是听得心里发凉。她想,也许女儿慢慢长大后,父女感情会日益加深。


为了更好地教育孩子,王玉春请堂姐家的女儿陈玲来做保姆。陈玲当时17 岁,刚刚高中毕业。陈玲的父母指望其通过攀上程刚这门有钱的亲戚,将来能为女儿安排个好工作。渐渐地,程刚发现,陈玲不仅貌美,而且聪明懂事,手脚勤快,不仅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还十分善解人意。


慢慢地,程刚有了令他自己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想法:“要是陈玲能给自己生个孩子,那该多好呀。”虽然感觉不可思议,但这样念头却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2003 年6月的一天,程刚在外面应酬时,多喝了点酒,于是回家休息,妻子不在家。看到姨父满身酒气,陈玲倒了一杯开水,端到姨父的房间。程刚猛地抱住了她,陈玲大吃一惊,急切地想推开他:“不要这样,你可是俺姨父,俺姨要是知道了……”程刚说:“别担心,我已经爱上你了,我要和你姨离婚,然后娶你。你姨不会生育,你如果给我生个男孩,这家业,房子、车、钱都是你的。”程刚说着说着,激动得流出了泪水。慢慢地,陈玲渐渐闭上了眼睛,不再反抗了。


2003年9月的一天,陈玲突然呕吐不止,程刚预感陈玲“有喜”了,马上带她到医院检查。果然,陈玲已经怀孕3个月了。求子心切的陈刚与妻子离了婚。由于对王玉春心存愧疚,他把自己建了不到两年的别墅留给了她,为了尽量降低离婚的影响,他带着陈玲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区安顿了下来。


程刚对陈玲关心得无微不至,还专门为陈玲请了保姆,生怕她伤了胎气。陈玲催问何时结婚,程刚说:“我现在忙,过几天再办吧。”然而,几个月过去,程刚依然没提这事。其实此时他最担心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她肚子里是不是男孩!


为了提前知道胎儿的性别,程刚提出让陈玲去做B超,通过熟人,他们来到管理不太严格的郊区医院做B超,结果是个男孩!两个人激动得泪眼汪汪。2004年6月7日,陈玲临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竟然是个女孩。程刚的脸色随即沉了下来,陈玲也恨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她没有初为人母的喜悦,反倒担心起自己的命运来。程刚判若两人的表现,让她倍感伤心。


除了没盼来儿子外,慢慢地程刚还发现一个令他十分难过的事实,由于一心想着陈玲腹中的“儿子”,程刚并没有仔细考察他究竟与陈玲合适不合适。生活过一段时间后,他与陈玲的共同语言很少。生意上的事情,她无法理解,更谈不上帮助了,跟前妻无法相比。


另外,他离婚娶保姆的事情也让公司员工议论纷纷,很多同行至今还揶揄他的做法。




无辜女孩成发泄对象


由于程刚的态度急剧转变,陈玲同样苦不堪言。程刚不仅很少关心陈玲,而且总是借口工作太忙,经常不回家。女儿经常在半夜里“哇哇”哭闹,陈玲晚上只能休息两三个小时,陈玲看着一直哭闹的女儿就骂道:“你真是妈妈的灾星啊,谁让你来的,爸爸不喜欢你,因为你,爸爸也不喜欢妈妈了。你要是个男孩就好了……”


一次,已经一周没回家的程刚在酒后回到家里,听到女儿的哭声,就对着孩子骂了起来:“哭吧,哭死吧,哭死就不用操心了。”女儿的哭声并没有因自己的呵斥而停止,程刚就又对着陈玲骂了起来:“人家当妈就会哄着孩子不让哭,你是怎么当妈的。”


陈玲解释说:“几个月的婴儿哪有不哭的……”还没等陈说完,其脸上就挨了程刚两个耳光,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这时的陈玲却安慰程刚说:“你打我吧,你打我出出气,这样发泄一下,你好会受些……”可是程刚一走,陈玲就忍不住将怨气转嫁到女儿身上,她用手戳女儿的头,厉声地责骂女儿:“不争气的东西,谁让你来到这世上,让我也跟着遭罪!”


虽然程刚和陈玲都不喜欢女儿,连名字也懒得给她起。但姥姥却非常喜爱这个漂亮聪明的外孙女,她给外孙女取了个小名叫贝贝。


尽管有姥姥疼爱,贝贝却没能逃脱被父母虐待的命运。


贝贝不到8个月时,程刚教贝贝学走路。教了两天,见女儿还是没什么进步,他不耐烦了,猛地抽开手,骂道:“真笨!”被摔痛了的贝贝躺在地上“哇”地哭了起来。


这时,邻居看见了,急忙过来要扶起孩子。站在一旁的程刚却冷冷地说:“别管她!让她自己爬起来。”一旁的陈玲也附和丈夫,“是啊,都别管她,就叫她自己爬起来!”邻居不忍心地说:“孩子这么小,哪会自己起来呀!”程刚没好气地呵斥:“我自己的孩子,该怎么教我自己知道,不要你管!”邻居见他不近人情,只好走了。邻居都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怀疑小姑娘可能不是他们亲生的。


一次半夜,贝贝尿床了,程刚被尿湿的被子“温”醒了,他转手就是一巴掌,“我叫你尿床!我叫你尿床!人家1岁都不尿床了,你2岁还尿床。”这时,被惊醒的陈玲赶忙帮腔说:“打吧,不打她就不长记性!”


2007年3月,陈玲决定把贝贝带回郑州。她来接女儿时,贝贝死死抓住姥姥的衣服不肯放手:“我不走,我不走,我要和姥姥在一起!”姥姥抱着贝贝,泪如雨下。老人知道程刚不喜欢这个孩子,贝贝这一去又不会有好日子过。但老人家万万没想到,这一去竟然会要了这个可怜孩子的命!




儿童节前凋谢的生命


陈玲虽然不喜欢贝贝,但她还是希望女儿以后能有出息,不要重复自己的命运。另外,陈玲也觉得,如果把贝贝培养得有出息了,说不定能改变程刚对她们母女的态度。


于是,在经常拿女儿泄气的同时,陈玲也非常重视对她的教育。陈玲给两岁多的贝贝请来了家教老师,进行早期启蒙教育。一次,在家教的陪同下,陈玲带贝贝到商场玩,贝贝发现一个好玩的“电子水果拼图”,见到女儿喜欢,陈玲就买了一个拿回家。


玩具买回家后,贝贝整天玩得爱不释手。可是,由于电子语音发音不是很标准,音质杂,加上孩子太小,又辨别不清楚,常常念错。“苹果”这个词,贝贝老是念成“冰果”。


2007 年5月27日下午,程刚拿来拼图让女儿念,贝贝又把“苹果”念成了“冰果”。程刚认为孩子太笨,就使劲用手拧女儿的屁股和背,贝贝的背和屁股都被拧成紫色了。他还觉得不解气,又拿起拖鞋朝贝贝的背部、屁股、腿、胳膊上打了起来。他一边打女儿,一边责问陈玲:“连这都教不会孩子,在家整天干啥吃的?”陈玲觉得自己真是没有管好孩子,她下决心要教会孩子,让丈夫刮目相看。


5月28日下午,陈玲又教女儿念“苹果”。她对贝贝说:“这回再学不会,看我不打死你!”此时一心想在丈夫面前挣回面子的陈玲哪里知道,已经被吓得胆战心惊的贝贝哪里还有心思学习。贝贝颤抖着声音,还是把“苹果”念成了“冰果”。陈玲见女儿不给自己争气,怒火中烧,她使劲用双手拧女儿的脸蛋,贝贝尖厉地哭叫着:“妈妈,别打了,我会了,我会念字了。”陈玲气冲冲地说:“憋住!不许哭,再哭还要打你!”


这时,在一旁的程刚也大声地呵斥女儿,不许女儿哭叫。贝贝吓得浑身哆嗦,不敢再哭。女儿的哭叫“卡住”了,陈玲对女儿呵斥道:“到卫生间去念,学不会就别出来!”贝贝一步一步地走向卫生间,由于路面有一摊积水,太滑,孩子一下子摔倒在便池上。


晚上7点多,贝贝开始呕吐,吃进去的奶、水和食物都吐了出来。恼怒的陈玲把女儿粗鲁地撂到洗手间里,女儿的头撞到浴缸的边缘,头起了个大包!女儿又哇哇地哭叫起来,两个人竟熟视无睹,只管看电视。


5月29日零时左右,贝贝全身抽搐,呕吐加剧。这时,陈玲有点害怕了,她对程刚说:“别出事儿了,咱快到医院给孩子看看吧。”程刚冷冷地说:“没钱!不看!”凌晨4点多钟,贝贝脸色乌青,眼白上翻。陈玲更加害怕了,哀求程刚说:“孩子真的不行了,赶紧去医院吧。”程刚仍是无动于衷。孩子已经是有出气没进气了,陈玲赶紧打了120电话。


其实,就在陈打120 时,贝贝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贝贝的表情平静,嘴角上翘,像在微笑。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笑,也许这个可怜的孩子觉得,在属于她的节日前,终于离开了这个充满暴力的人世,离开了这个可怕的家。




女童死亡路上为何没有关卡重重


2007年6月26日,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罪名对程刚、陈玲两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


毫无疑问,等待程刚和陈玲的将是法律的严惩。然而,掩卷深思,这起悲剧的发生,除了程刚和陈玲外,还有更值得人们思考的因素。为何贝贝屡屡受虐、直到失去幼小的生命,却无人真正过问?


其实在贝贝出生后,陈玲的父母就发现程刚重男轻女并有虐待倾向,他们害怕孩子遭罪,曾经跟程刚和陈玲商量并达成了协议:贝贝由他们来养,程刚每月支付 600 元生活费。可是养了几个月后,程刚不愿意了,贝贝只好从姥姥家又回到了郑州。这样,本来可以避免的悲剧又重新拉开了序幕。后来,陈玲的父母虽然也经常到郑州,看到贝贝被虐待后,也经常训斥程刚、陈玲,但他们担心,万一干涉多了,程刚转身甩了陈玲母女,因此,也就没坚持过问。而且“虎毒不食子”,他们根本想像不到,程刚会对贝贝出手那么重。


据记者调查,在程刚、陈玲所在小区,邻居、物业听说此事后,也追悔莫及,就在悲剧发生前,邻居经常听到贝贝揪心地哭叫,很多人怀疑贝贝不是程刚他们的亲生女儿,但没有人去深究原因。当然也有人亲自跑到物业去反映程刚、陈玲平时虐待孩子的事情。物业也进行了记录,说要向上反映,可他们却十分困惑,“这不属于自己的管辖范围啊,所以犹豫再三,还是放下了”。


还有邻居认为:“这是人家家庭私事,别人怎么去管啊,说多了不是得罪人吗?把自己家庭的事情管好就行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对于程刚、陈玲虐待亲生女儿的深层原因,河南省心理学会常务理事、心理110 专家组李文中主任认为:两人的过激行为与这种畸形的组合有直接关系。程刚冒着对名誉伤害以及财富损失的风险,牺牲掉原先美好的婚姻,希望博得一子,他付出了巨大的成本却未能如愿,从而导致心理失衡,并迁怒到女儿身上。而陈玲既认为女儿影响了自己的幸福,进而对她产生怨恨;又希望女儿能为自己争气,因此对女儿拔苗助长、缺乏耐心。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