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的中国人 变态的中国人 嫖客追悼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9/


嫖客追悼会

文/张怀旧 2007-4-5


“这辈子,我非嘉敏不娶!”嫖客跪在地上对着他未来的丈母娘如是说。

嘉敏是个好姑娘,首都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她的男朋友是她的导师,一个大了她十二岁的离婚男人,两人同属猪,也同居一室。这个在校园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基本上大家都默认了他们的夫妻关系。即便如此,仍然有很多大学生尾随着她做些掩耳盗铃的事,有人请她吃饭,有人递给她情书,有人用铅笔为她画像,还有人在圣诞节的时候送给她水晶十字架挂在胸前。她是个基督徒,因此她善良而纯洁,所以她伤害了很多人,为此,她的导师经常在校外被人殴打,之后好几天上不了课,嘉敏就一直照顾他好几天。他俩的日子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快乐,他们时常胆战心惊,不敢一个人出去,只有到了晚上,她们才可以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个时候,那些经过他们窗口的不法之徒,总会听到一首忧伤的歌:拥抱的时候他们在我们身后,这是我们的爱情,要爱到永久……


其实嫖客在活着的时候没人叫他嫖客,他一直就是个老师,一开始是大学老师,等到嘉敏毕业的时候,他就变成了小学老师。他实在无法忍受他与嘉敏在大学校园的同居生活,那些人的所作所为、闲言碎语让他们毫无快感。在嘉敏毕业的那天,他们决定离开这所大学,他们要去西部的希望小学,他们以为在那个偏僻的山区可以过上他们田园般的夫妻生活。嘉敏的父亲早就死了,当她早已患病的母亲得知女儿要嫁给一个离婚男人的时候,突然就卧床不起了。她在电话中对女儿说:“我坚决不同意!我不同意你去那个穷山沟!除非我死了!”

两个人收拾好行李,登上了南下的列车。

嘉敏的母亲见到了这个外型猥琐、内心憨厚的男人,他看上去就像是嘉敏多年前死去的爸爸,又像是曾经与她相濡以沫的丈夫,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乱伦般的现实,她躺在病床上气得两手发抖。

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床前,泪雨连帘地说:“这辈子,我非嘉敏不娶!”

嘉敏的母亲突然睁大了眼睛紧紧抓住他的手,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之后她就咽了气,眼睛却是睁着的。在嘉敏看来,那双放大的瞳孔之中充满了愤怒与怀疑,而在他看来,他未来的丈母娘是带着他沉重的誓言安然死去的。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人,已经死了。

学校批准了他的辞职申请,他实现了梦想,如愿以偿地来到了西部某山区的希望小学当上了一名小学教师。而嘉敏却按照她母亲的遗愿留在了城市中,她是个基督徒,她不想背叛她的母亲,她要每天不停地为母亲祈祷,祈祷母亲在天国能够幸福地生活。

分别的时候,嘉敏像个孩子似得趴在他的肩膀上哭着说:“你去那里工作几年就回来好吗?我会一直等你,我会等你一千年。”

他说:“好的,我会想办法回来的。”


他的希望小学同居梦破灭了,他成了伟大的小学老师,他也再一次地成了孤独的离婚男人,每天陪伴他的是那些天真无邪的小学生,只有那些烂漫的笑脸才会带给他一丝的心理安慰。下班之后,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总会开起他的录音机,听着那首忧伤的歌,与他相隔两千公里的嘉敏会通过电话告诉他,她也正在听着那首歌:如果没有一千年的等候,就不会有今生短暂的邂逅……


回想起来,他与嘉敏的同居生活大概也就一年时间,正爱得如痴如醉的时候却分开了,这让他俩都很烦恼。嘉敏回到了家乡的城市,而他除了希望小学哪儿也不想去,作为一名大学教师,他非常了解中国西部师资力量的匮乏,他实际上从来就没打算要回到那可恶的城市。

他一直在劝说嘉敏去西部,而嘉敏也一直在勉强他早点回到城市,谁也说服不了谁。双方相持不下,很快一年时光就过去了,这期间他们只见了两次面,每次都是在那响彻云霄的哭泣与呻吟中度过的。

一年时间的确不算长,但对于两个热恋中的人却是很漫长的煎熬。终于,嘉敏妥协了,她在电话里对他说:“等我这里工作安排好了,我设法调到西部,大概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

他说:“太好了,我会一直等着你。”


之后的他们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他们每天晚上必须听着那首忧伤的歌,想着对方的笑脸和身体才能含着眼泪甜蜜地入睡,似乎那首陪伴了他们两年的情歌已经成了他们的梦中情人。他们之间的感情似乎也只有靠这首歌才能艰难地维系下去了。


突然有一天,嘉敏来了电话,她说她三天后结婚,没有理由,不要追问,不想解释。

他很平静说:“好的,我祝福你,我会一直等着你。”

嘉敏说了声谢谢就挂了电话,而他又听起了那首歌,这一次,他没有流泪,他想起了他曾经对嘉敏的母亲说过的那句话:“这辈子,我非嘉敏不娶!”


才过了三个月,嘉敏就生了孩子,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他在电话中很平静地说:“好的,恭喜你,我会一直等着你。”之后不久,嘉敏就杳无音信了。


他在这个时候学会了写诗,白天给孩子们上完课后就回到自己的单身宿舍,听歌,写诗,疯狂地写诗,他很快就成了诗人。他稿费不菲,他把大部分稿费都捐给了学校,剩下的一小部分用来嫖娼。他总是去找那些站在小镇路边的廉价妓女,只要三十元就可以倾诉他所有的苦闷。每当他与妓女同床的时候,他就会想到嘉敏,他总是把妓女当成了嘉敏并闭上眼睛与之深情的接吻,每当妓女拒绝接吻的时候,他总要加上十元以求一吻。就这样,他在妓女的肉体与嘉敏的爱情之间徘徊了八年。

八年的时间对他来说,一点也不算长。

但是现在,他已经由一位风流倜傥、学术渊博的大学老师变成了一位自欺欺人、麻木不仁的寒酸诗人,曾经对爱情无比信任的他却成了一名不甘寂寞的嫖客。又或许,他一直就把自己当成了一位为人师表的小学老师,在白天的时候,他也许是快乐的,他夜晚的痛苦无人知晓,他讲台下的生活也无人干涉,所以他是自由的,所以他才是真正的诗人!他把自己当成了一首浪漫的诗歌,他用他的生命谱写着他的爱情与事业,所以他是成功的。

可是,前些日子,他却死了。

因为遭到妓女的敲诈,起了争执,他被那个野蛮的中年妓女用剪刀不小心刺中了喉管动脉,大出血,死了。很突然,比嘉敏的孩子还突然。

第二天,报纸出来了,孩子们在讲台上看到了报纸,那有一行血红大字:昨夜一嫖客因嫖资与站街女争执丧命。

对于孩子们来说,他们不关心嫖客,他们关心的只是老师。

人们在他的遗物中发现了一个发黄的信封,邮戳的日期是八年前的,那是嘉敏寄来的,信中这样写道:老师,你不用等我了,我被人强`奸怀孕了,本以为那孩子是你的,其实不是,现在堕胎已晚,为了这个孩子,我必须嫁给他,我对不起你……

追悼会的那天,作为哀乐,校园里响起了他生前最爱听的那首歌——《一千年的等候》,歌中这样唱道:也许还要一千年的相守,才能换来今生的携手白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