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9/

上错厕所的人

文/张怀旧 2007-5-4

刘宝葵上小学的时候经常上错厕所,为此他经常遭到同学们的嘲笑,嘲笑他都快八岁的人了还不认识个“男”字。只有一个人对他的态度是友好的,这个人就是他的同班同学艾柳柳,她很同情刘宝葵的遭遇,在她的关怀下,刘宝葵有一天终于认识了“男”字。刘宝葵把艾柳柳当成了生活上的良师益友,他觉得她比他的老师还好。

刘宝葵的父亲是个黑社会头目,一九八三年严打时期因为奸淫幼女而被执行了枪决,留下了三岁的刘宝葵与他的母亲相依为命。所以刘宝葵是个没有父爱的孩子,他已记不清父亲的样子,是她的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的。母亲在一家国企做行政工作,在儿子上学之前她每天带着儿子一起上班,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一起上厕所,上女厕所。那女厕所的拐角处有个红色的“女”字,刘宝葵在这间厕所混了四年,在他眼中,只要墙上写着“女”字的地方就是可以撒尿的地方。他不知道在女厕所的隔壁还有个男厕所,他恨他的父亲,他只想跟着母亲走。所以当他离开母亲独自走进校园的那年,每当尿急的时候他就会冲进校园一角的女厕所,他确实不认识那个“男”字。

当艾柳柳为他指明了撒尿的方向之后,刘宝葵感到自己的生活发生了一些改变,他觉得自己背叛了母亲,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敢把自己去男厕所撒尿的事告诉母亲,他怕失去母爱。让他倍感欣慰的是,母亲依然带着他去女澡堂洗澡,他习惯了这样,他在那里并没发现什么奇特的东西,他觉得那个澡堂很温暖。

终于有一年除夕的上午,他被澡堂的大妈拦在了门外,他看到他母亲跟大妈争吵了起来,他很难过,因为他已经两个月没洗澡了。那一年,他带着满身的污垢过完了春节,他渐渐地发现母亲疏远了他。那一年,母亲给他讲述了他父亲的故事,他恨他的父亲,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被人嘲笑,被人阻拦。他恨自己。他因此患上了脑膜炎,就在那一年的春天,十岁。

艾柳柳成了刘宝葵的姐姐,她十几年如一日从来没有冷落过他。脑膜炎给刘宝葵留下了后遗症,他的智力一直存在问题,成绩总是排在班级倒数第一,没人喜欢这个人。艾柳柳在学习上给予了刘宝葵极大的帮助,课余时间她就带着他跟那些女同学一起玩游戏,如跳皮筋、丢沙包、叠星星之内的女性游戏。而对于那些如弹子、铁环、弹弓、地转等男性游戏,刘宝葵是没有兴趣的,因为他根本就学不会,也没人教他,这不只是智商问题。时间长了,同学们都把刘宝葵当成了女同学,所以一直没有男同学愿意跟他玩耍。刘宝葵很勉强地高中毕业了,他的母亲对此很满意。

艾柳柳上了大学。刘宝葵的脑膜炎后遗症被人说成是精神病,所以他很难找到工作,在母亲的努力下,他好不容易才被安排进了那家国企。他发现当年跟他母亲争吵的澡堂大妈死了,是因为精神病发作而跳楼自杀的。他并没有为此而欢呼,因为他的母亲下岗了。

母亲最大心愿就是让这个弱智的儿子能早日讨个媳妇过上安稳的日子,毕竟她自己无法照顾儿子的一生,她的头发已经白了。

在艾柳柳的撮合下,刘宝葵与他一位小学同班同学结婚了,同样没有上过大学,那女的在新婚之夜追问他:“你小时候怎么老往我们女厕所跑啊?哈哈!”

这话让刘宝葵无比怀念起自己那悲伤的童年,他开始同情他的父亲,他终于知道他父亲当年为什么要犯罪,在这个迷人的新婚之夜,他知道,他用来结婚的钱还是他父亲当年留下来的那笔赃款,他感谢他的父亲。那一夜,刘宝葵与他的妻子什么也没做,他睁着眼睛睡到天亮,他因此遭到妻子的嘲笑,相隔二十年之后的第二次嘲笑。刘宝葵感到万分恐惧,他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像父亲一样被人枪毙,所以他什么也没做。

三个月后,刘宝葵与妻子离婚了,原因是他们自结婚以来没有一次成功的性生活。

在母亲的撮合下,刘宝葵又与本单位一女同事结婚了,新婚之夜,在女同事的帮助下,他们勉强完成了一次成功的性生活,那是刘宝葵的第一次性生活,却是那女同事的第一千次。刘宝葵有些伤心,他并不爱他的女同事,他觉得自己背叛了远方的艾柳柳,自从艾柳柳上了大学之后,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她。

六个月后,刘宝葵的母亲了解到儿媳妇在婚后的半年间不来月经也未怀孕,有些蹊跷。经多方打听才得知这位女同事就是那位澡堂大妈藏匿多年的私生女,谈的男朋友太多,因为一次人流手术失败而被迫切除了子宫。刘宝葵笑了,他看到了生活的希望,虽然他只有过一次成功的性生活。他觉得丧失性功能并不可耻,没有子宫才叫可耻呢。他又一次地离婚了。

听到刘宝葵两次婚姻失败的消息,艾柳柳从外地赶了回来。作为一位心理学博士,她觉得刘宝葵的事跟自己有很大关系,如果她当年不带着他跟那些女同学一起玩耍,恐怕刘宝葵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作为一个善良的人,她不想刘宝葵沦为生活的杂碎,她坚信刘宝葵一定是个正常的男人,她想用自己的身体来证明这一切,她想洗清她多年来一直背负的罪名,她更想攻克她多年来一直潜心研究的关于男性变态心理的精神病难题。

刘宝葵成了艾柳柳的病人,艾柳柳成了刘宝葵的妻子。

事实证明,刘宝葵有着正常男人难以媲美的性功能,艾柳柳躺在床上愉快地呼吸着,她终于为自己洗脱了罪名,她似乎也看到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她在琢磨着自己的论文纲要,她还打算为刘宝葵生个孩子,她要这个孩子来见证这一切。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宝葵的脑膜炎后遗症已经发展成为间歇性精神病了,病情愈加严重起来,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严重,也许是他太高兴的缘故,他总是上错厕所,就跟小时候一样。所不同是的,小时候的别人只是嘲笑,现在的别人开始辱骂他了,并且有一次因为这事他被人送到派出所遭至一顿毒打,艾柳柳没少为他伤心。

艾柳柳始终没能怀孕,他们坚持了一年也没什么结果。刘宝葵留了长发,他一年前就发誓如果妻子不怀孕他就绝不剪发,所以他的头发很长很长,足够扎起一个辫子。刘宝葵跟艾柳柳是有感情的,在他精神正常的时候他总是陷入深深地自责,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艾柳柳,他不想剥夺艾柳柳的终生幸福。他终于鼓起了勇气邀请艾柳柳去一家餐厅吃饭,他准备在吃饭的时候向艾柳柳正式提出离婚。

他们一起来到餐厅点了些菜又要了瓶红酒。。

服务员将红酒打开了,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

艾柳柳有点不愉快,她对刘宝葵说:“今天我大姨妈又来了。”

刘宝葵感到自己又一次地蒙受了羞辱,在这一年之中他已经承受了十几次的月经之痛,他看着那杯鲜红的酒,就跟一杯月经一样让他心痛无比,他端起酒杯猛喝了一口,说:“恭喜发财!”

艾柳柳笑了起来,刘宝葵认为那是一种嘲笑,他第一次遭受了艾柳柳的嘲笑,这对他的打击是致命的,因为艾柳柳一直是他的良师益友,怎么可以嘲笑他呢?于是他认为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男人的确是可耻的。他大口大口地喝着闷酒,一会儿工夫就喝光了那瓶红酒,后来他又向服务员要了两瓶,不到半小时就喝光了,吃了很多菜,他感到肚自有点疼,他醉了,他精神错乱了。他站起身来冲向了一个出口,那里有厕所,他冲了进去解下裤子蹲上了大便池,他撒出了深红色的尿也拉出了深红色的稀薄粪便,他的低下头去审视着他的排泄物,长发拖了下来挡住了她的脸,他感觉自己就是个女人,他因此而感到恐慌。

就在这个时候,打扫厕所的妇女走了进来大声说:“小姐!您上错厕所了!”

他感到自己遭受了嘲笑与羞辱,他迅速提上裤子冲进了隔壁的厕所。在隔壁的厕所他看到一位老大爷蹲在那里悠闲地抽烟,他大声说:“大爷,您上错厕所了!”

那位“大爷”抬起头来大声怒斥道:“出去!出去!流氓!……来人啦!来人啦!有人耍流氓!……”

几个保安冲了进来正好看到刘宝葵正半提着裤子将生殖器对着一位边抽烟边大便的老大妈,他们对着刘宝葵的裆部就是一脚。刘宝葵愤怒地掏出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几乎哭了出来,他对保安说:“你们别过来!过来我就死在这里!”

女厕所的门前围满了人,刘宝葵并不知道自己上错了厕所,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上个厕所就那么难,难道这个世上就真的就没有合适自己排泄的地方吗?他想到了他刚才的那些鲜红的排泄物,他觉得自己更合适做个女人,他还想到了儿时的伙伴都已转身离去……自己连续失败了几次婚姻……艾柳柳以及他的父亲母亲……他担心自己又将被送进派出所,他害怕被人无辜地毒打或枪毙。

保安冲了上来,他挥舞着锋利的瑞士军刀不让其靠近,厕所门前的观众朝他疯狂地吐痰,纷纷骂他不要脸、流氓、变态、该死的家伙!他一怒之下将瑞士军刀对着自己那粗大的生殖器猛砍数十刀!

生殖器落地的同时,刘宝葵也倒下了,他倒在了他自己为是的月经里。

所有人都惊呆了,先前边抽烟边大便的老大妈也不见了。刘宝葵挣扎着爬了起来,他把掉在地上的生殖器丢进了大便池,一拉水闸,湍急的水流冲走了令他讨厌的一切。他不想留下任何证据,他想证明自己没有上错厕所,从来就没有错过。

刘宝葵被送进了医院,由于抢救及时,她保住了性命。医院给她做了变性手术,由于手术前期的阉割术是她自己完成的,这也让医院省去了很多工序。医药费是他父亲当年留下的那笔赃款。

出院的那天,艾柳柳也被确诊怀孕,她以人格担保那是刘宝葵的孩子。她们没有离婚,她们也不想离婚,她们以姐妹相称过起了幸福的妻妻生活。

后来她们听说那家餐厅被卫生防疫部门勒令停业了,因为他们卖了那种用色素勾兑的劣质红酒,导致很多人因消化不良而排出了红色粪便。

如今,刘宝葵与艾柳柳的孩子已经一岁了,是个男孩。一家三口很快乐,没事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一起上厕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