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朝倭之战 第十九节 再战乌岭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血色残阳落下了西山,天边留下了最后一抹绚丽的晚霞,山风徐徐掠过湍急的忠河,替忠州牧赶走了最后一丝暑气,经过这一场空前惨烈的激战,那个繁华富庶的忠州牧已经成为历史,只留下了残墙、断木、废墟、硝烟还有密密麻麻的尸体,成千上万条鬼魂游荡在忠州牧的上空,那阵阵呜咽的山风就是他们对战争的控诉和哀怨。

龙天漫步在硝烟未尽的忠州城外,守军将士们还在忙忙碌碌地打扫着战场,对于武警战士的敬礼,龙天并没有回礼,而是若有所思但又茫无目的地走着,眼前的景象让他有些惨不忍睹,一具具横七竖八死状各异的尸体,一滩滩尚未干涸还在汩汩流动的血迹,龙天深皱着眉头,胃里在急剧地翻动着。

“首长,你在想什么?好象不太高兴啊,能告诉我为什么吗?”,野蛮女友一直陪在龙天身边,细心地观察着龙天表情上的变化。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如果是我躺在这里,那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龙天指了指满地的尸首和尸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而后又微微地闭上了眼睛,血淋淋的战场让他有些惨不忍睹。

野蛮女友圆睁着双眼,显得异常惊愕,她一时间根本理解不了,而且她也不愿意去做这样的设想,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她轻柔地说道:“首长,我们都赢了,你怎么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呢?”

龙天转头看了一眼全顺姬,她和在场所有的将士一样,脸上洋溢着由衷的喜悦,连眼睛都变得炯炯有神,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捷振奋了所有人的精神,除了牺牲的烈士之外,每个人的脸上几乎都是同一种表情。

“野蛮女友,其实我们都应该庆幸,因为躺在这里的不是我们,但我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轮到我,呵呵,算了,说这些干什么呢?回去吧”,龙天感叹了一番之后,带着全顺姬穿过了满地的尸体丛中,步履轻快地回到了牧使衙门。

衙门里热闹非凡,一大群武警干部正悠闲地喝着茶在谈笑风生,不时地互相吹捧一番,还没进门龙天就听到了姜海那喇叭一样的粗大嗓门。

鸟岭伏击战只进行了不到二十分钟,赵子才一个侦察班就差不多把事情都搞定了,等姜海领着三千人杀到的时候,基本上只能做做扫尾工作,到了这个时候,姜海总算明白了龙天的一番苦心,整个战斗期间,守军的五十几门大小火炮楞是没有打响过,姜海曾经多次建议把五十门碗口炮用上,不过都被龙天给否决了,到了这个时候姜海才明白,原来龙天把忠州牧所有的黑火药都做成了一百多个炸药包,让赵子才提前搬到鸟岭来了,用飞流直下的“泥石流”轻松摆平了三千漏网之鱼,姜海此时除了把赵子才狠狠地表扬了一通之外,就只剩下对龙天五体投地的份了。

龙天一出现,在场的所有人立马安静了下来,姜海递上了这次战役的情况通报,倭军两万七千人全部被歼灭,缴获重型火炮八十门,铜火铳三百多具,以及兵器粮草无数,这些龙天早就预料到了,此时他最关心的是守军的伤亡,确切地说是武警部队的伤亡情况。

“唉,差不多一个中队没了”,看完了战情通报,龙天颓废地叹了口气,手中的纸张飘然落地,表情显得非常痛苦。

一个侦察中队加上增援的一个加强大队,忠州保卫战中共有六百余武警战士参战,牺牲八十五人,负伤二百余人,伤亡过半,其中包括支队长姜海,他是在总攻的肉搏战中受的伤,被垂死挣扎的倭寇一刀划破了后背,幸好伤得并不重,没有妨碍他继续作战。

“首长,别难过了,战争嘛,伤亡总是难免的,军人能死在战场上,死得其所,我相信烈士们都会含笑九泉的”,姜海看着龙天痛苦的样子,连忙上前安慰了几句。

“是,你们都是好样的,打出了我们中国武警的威风,妈的,我就不信了,还灭不了这帮倭寇”,龙天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

“首长,听您的意思,咱们还有仗要打?”,姜海一听龙天话里有话,连忙凑了上来,神秘地问道。

龙天冷笑了两声,“哼哼,别忘了还有乌岭关呢,清州牧那边还有两万鬼子,怎么样姜海?有没胆子再干它一仗?”,龙天打完了忠州牧之后,准备趁热打铁,把威胁乌岭关的山田铃木也连带着一块儿收拾了。

“首长,瞧你这话说的,你对我们也太没信心了吧,什么叫有没胆子?自从咱老姜跟着你一年多来,你什么时候见我熊过了?不就两万吗,一句话,干就是了”,姜海被龙天这一激将法,表示了强烈的不满,这个不满在总攻之前就已经有过一次了。

“好,大家原地休整一天,六月初八一早我们朝乌岭关进发,我相信那边现在一定打得很热闹,但愿丁念祖能挺过这两天,否则的话,我们去了也没用”,龙天开始为乌岭关的丁念祖担心了。

凭直觉龙天很肯定地认为,在忠州牧之战打响之后,乌岭关那边也肯定已经交上了火,自从五月十一的乌岭关一战之后,清州牧的倭军迟迟没有动静,再看今天龟木一郎这副拼命的架式,肯定是受到大本营的胁迫了,既然龟木一郎有攻城期限,那么山田铃木也逃不过去,所以龙天非常肯定,在忠州牧打响之后,乌岭关那边也消停不了。

龙天的直觉真的没错,也是在六月初六,当龟木一郎朝着忠州牧发动了如潮般的攻势时,西边清州牧的山田铃木也领着一万五千倭军驻扎在了乌岭关外,与上次的松下康夫不同,山田铃木是员老将,生性沉稳且多疑,自从松下康夫殒命乌岭关之后,他迟迟没有再发动攻势,而是养精蓄锐,等待时机反戈一击,对于乌岭关守军的火器,山田铃木还是非常忌讳的,他与龟木一郎是至交好友,所以才会在龟木一郎处于危难之时,拨了一万大军支援他,龟木一郎也曾经向他通报过朝军中出现了一种极为厉害的火器,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高手坐阵,所以龟木一郎才会屡屡吃败仗,有了松下康夫和龟木一郎的前车之鉴,让山田铃木行事变得更为小心谨慎。

“支队长,敌人上来了”,乌岭关外的东山阵地上,王小柱与丁念祖待在一起,共同指挥这次乌岭关保卫战。

丁念祖举起了望远镜,镜头里出现了十几门黑洞洞的火炮,后面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手举明晃晃的长刀,发出了野兽般的嚎叫,惊得山间的鸟兽满山乱跑。

“嘿嘿,让他们忙活去吧,打得越热闹越好,都别开枪,想睡觉的就趴着打个盹吧,没事”,丁念祖很不以为然地说道。

自从丁念祖领着海警陆战中队的战士到达乌岭关之后,王小柱立即就交出了指挥权,丁念祖非常仔细地勘察了一下乌岭关的地形,以及总结了一下上次乌岭关之战的经验之后,他很快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打法,不过这主意一说出来,把王小柱吓出了一身冷汗。

龙天在忠州牧打得是一场“巷战”,而丁念祖不同,今天他在乌岭关真的唱了一出“空城计”,不但把乌岭关内的所有守军都调到了关外两翼的阵地上,就连两扇关门都敞开着,仿佛要迎接山田铃木一行的到来。

面对空空荡荡的乌岭关隘,山田铃木开始胆怯了,他当然也知道有“空城计”这一战法,但面对近在咫尺的乌岭关,面对关门大开,他还是不敢轻易地派兵入关,松下康夫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可不愿再步松下康夫的后尘。

山田铃木先后派出了三拨探马,沿着山道小心翼翼地进入了乌岭关内,三拨探马均无一例外地回来报告说眼前是一座空城。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山田铃木根本不相信,他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大将阁下,我们冲进去吧”,倭军诸将纷纷向山田铃木请战,不过山田铃木根本置若罔闻。

一万五千大军面对空关一座,楞是不敢越雷池一步,白白地在烈日下耗去了两个多小时,眼看着士气逐渐低落下去,山田铃木很快就有了自己的想法。

“开炮”,山田铃木发出了第一道命令。

十五门五百斤重的火炮开始朝着关墙,频频地发射着实心炮弹,山谷里回荡着经久不绝的隆隆炮声,实心弹与关墙发生了激烈的撞击,关墙上的垛口被全部轰平,关墙上的箭楼也很快被炮火轰塌,整座乌岭关隘笼罩在一片浓浓的尘埃之中。

“支队长,这能行吗,这万一敌人冲进去,咱们想拦也拦不住啊”,王小柱望着关口上的漫天粉尘,一脸担心地问道。

“嘿嘿,你们上次把他们打得太狠了,放心吧,我敢保证他们绝对不敢派兵入关,不过我们马上就有活干了,传令下去,准备战斗”,丁念祖显得信心十足。

丁念祖摆出的可是正宗的“空城计”,除了关外两翼的前出阵地,整个乌岭关内没有放一兵一卒,这个时候只要山田铃木挥兵入关,他们即使想拦也拦不住,乌岭关本来有一个“机枪班”,被龙天带走了五挺AK47,现在整个乌岭关只有六挺AK47、二百多支单发马枪和手枪,朝鲜守军虽然增加到了四千人,不过丁念祖也没有指望他们,单就凭目前的火力而言,想正面挡住山田铃木的一万五千大军,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大将阁下,他们好象已经弃关而逃了,我们冲进去吧”,足轻大将川田上岛再次向山田铃木请战。

山田铃木的目光一直放在关口两侧的山间,对于部下的请战他还是犹豫不决,脸上挂着一丝挥之不去的愁容,眉头锁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

“川田君,你不要小看了敌人,我绝不相信他们真的会弃关而逃,别忘了上个月松下君就是中了敌人的埋伏,两千骑兵进去之后全部战死,乌岭关太险要了,如果我们冒然冲进去,说不定等待我们的又会是一次伏击,象这样险要的地势,进去容易出来难啊”,山田铃木说得头头是道。

经山田铃木这一提醒,川田上岛也觉得很有道理,朝军上个月在乌岭关大获全胜,绝对没有弃关不守的道理,那么眼前只剩下了一种可能,那就是朝军在关内已经设下了埋伏,正张网以待,等着他们自投罗网,想着松下康夫的结局,川田上岛只觉得背后凉嗖嗖的。

“那我们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吗?”,川田上岛焦急地问道。

进不行,撤更不行,一万五千大军连敌人的面都没见着,就一声不吭地撤回去,丢人不说,光是足利义持给的七天期限,也不允许山田铃木撤回清州牧。

山田铃木摇了摇头,“川田君,你带人往两边的山上运动过去,如果遇见敌人就立即发信号,然后就地歼灭,我相信他们一定都埋伏在关内的两侧,你们要悄悄地上山,声张地不要,你的,明白?”。

在山田铃木的指挥罡,倭军的十五门火炮快速调整了射击方向,朝着关外两侧的山上试探性地开了几炮,炮弹砸断了山间的几棵大树,惊动了林中的鸟兽,但依然不见守军的踪影,几轮试探性的炮火侦察之后,山田铃木立即中止了火炮的射击。

“川田君,看你的了”,山田铃木一挥令旗,四千轻装步兵分两路朝着东山和西山前进,当行至两山山脚之后,又顶着烈日开始沿着陡峭的山坡攀爬而上。

“支队长,敌人真的上来了,人不少啊”,王小柱抄起了冲锋枪,拉开了枪机,拨到了单发位置,然后对着爬上山的倭军准备开火。

丁念祖一把阻止了他,“再等等,等他们进入林子里再说,只要他们进了树林,就成了我们的猎物了,嘿嘿,看他们的长刀怎么在林子里施展近战绝活,嘿嘿嘿”,丁念祖看了一眼山下的倭军,满脸都是得意的奸笑。

东面的山坡上,川田上岛领着两千步兵累得气喘吁吁,六月的日头是非常毒辣的,再加上还要攀登两百多米高的山峰,不少倭兵累得直翻白眼。

“都别坐下来,到林子里再休息”,川田上岛自己也快支撑不住了,眼看着即将进入密林,那里的确是一个凉快的好去处,不过能不能在里面乘凉,他说了不算,得丁念祖说了算,东西山各有一个武警中队和两千名朝鲜士兵,他们拉开了一张大网,早就已经在林子里恭候多时了。

张网以待的守军终于等来了他们的“兔子”,四千倭军一头扎进了浓密的树林之中,还没等他们坐下来喘口气,以逸待劳的将士们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他们的“打猎”之行。

“砰”,东山阵地的王小柱打响了第一枪,伴随的是一条生命的结束。

“啪、啪、啪。。。。。。”,紧接着东西两侧的阵地上响起了阵阵清脆的枪响。

“啊。。。。。。”,密林里响起了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

四千倭军到了树林里,真的就成了四千只“兔子”,面对突然杀出的朝军,他们手中一米多长的倭刀根本无法在密林中施展他们的格斗特长,无奈之下,每个人都拔出了腰间的短刀护身,这把刀本来是用于切腹圆满用的,没想到今天却将它当成了救命的兵器。

林子里开始传出了激烈的打斗声和兵器的碰撞声,不过很快就被阵阵枪声所掩盖了,两个中队的两百支马枪频频开火,虽然射速不快,不过基本上还是斩获颇丰。

马枪本来就是现代社会的猎枪,专门用于狩猎的,只不过龙天将它变成了武警部队的制式武器,而就在今天,马枪终于又回到了它的本来用途,恢复了它的本来面目,打猎,有比猎枪更合适的装备吗?

武警打响了乌岭关保卫战的第一枪,并作为第一批反击的部队,与倭军展开了丛林追击战,很快朝军的弓箭手和快刀手也加入了战团,相对于武警战士来说,虽然他们手中的兵器不如人,但是他们有他们的绝对优势,熟悉地形,这乌岭关的一草一木他们都非常熟悉,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常年守备之地,也是他们自己的家园。

“啪,啪,啪。。。。。。”,林间的枪声此起彼伏。

“叮叮、当当。。。。。。”,这是冷兵器之间的激烈交锋。

“叽哩呱啦,叽哩呱啦。。。。。。”,这是朝倭两军士兵在战斗时发出的呐喊声,不过在丁念祖听来,朝语和倭语都差不多,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

川田上岛的部队现在处于极端不利的仰攻位置,更要命的是手下的这四千步兵在经过一百多米的攀爬之后,早就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已经成了一支“疲惫之师”,面对从林子里冲出来的守军,他们只能做一些本能的抵抗,不停地有士兵倒在枪下,不停地有士兵死在箭下,即使是倭军最擅长的短兵相接,现在也发挥不出他们的优势所在,整个东西山的树林此时都成了生者拼搏的战场,也都成了死者长眠的坟墓。

“喂,兄弟,几个了?”,两名武警小战士各自靠着一棵大树,正一边开火一边对话。

“十二个,你呢?”,战士回答道。

“嘿嘿,不多,十六个,继续努力吧”,另一名战士一边说话,一边又开了一枪,“不对啊,现在是十七个了”。

“别得意的太早,我一定会追上你的,等着瞧吧”,小战士说完又快速地闪了出去。

东西山上传出的阵阵枪声,让山下的山田铃木大惊失色,“果然有埋伏”,山田铃木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心中暗暗地说道,此时他不知道是该伤心还是该庆幸,总之他现在的脸色非常难看。

密林里的战斗进展得非常快,此起彼伏的枪声在两山间互相对应着,惨叫声激烈地回荡在丛林间,那凄惨无比的哀嚎声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山田铃木脆弱的神经。

川田上岛用短刀砍死了一名朝军士兵后,领着林中的残部快速地退了出来,朝着山下玩命似的窜了下去,不少倭军士兵甚至是一路滚下山去的,西山的战斗情况也差不多,两千倭军进了林子之后,出来的只有两三百人,个个没命似的逃窜,宛若受惊的脱兔。

“嘿嘿,想跑?崔连忠,让你的人送他们一程”,丁念祖冷笑了两声之后,叫过了身后的朝军首领崔连忠,鲜族女兵金哲美充当了翻译。

一边是倭军连滚带爬地往山下逃窜,而另一边则是朝军的弓箭手追出了丛林,密集的铁箭追着倭军的屁股后面到处乱咬,不时有人被背后的冷箭击中,“咕噜噜”地滚下山去。

川田上岛的运气还算不错,没有与他的部下一样战死在林子里,不过他被崔连忠一箭射中了屁股,在两名卫兵的搀扶下,狼狈逃到了山脚下。

山田铃木真的已经气急败坏了,面对川田上岛和他的残兵败将,他握了握腰间的长刀,控制住了心中想杀人的冲动,他没办法不冲动,四千人上去,四百人下来,而且完好无损的不超过四十个。

“八嘎,给我开炮,开炮,开炮。。。。。。”,山田铃木挥起令旗,十五门火炮架高了炮口,又一次朝着两侧山间疯狂地倾泻着实心炮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