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将军微合着眼睛,挺拔的身姿展现出一个老兵的傲气,没有一丝焦躁与不安,他在平静的等待,等待着交锋的开始。

马英给将军端了一杯咖啡,然后坐在将军对面。将军拿起杯子放在鼻子前轻轻嗅了嗅,浅浅的尝了一口,然后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一身黑衣的人。

“您就不怕我下毒?”马英首先开了口。

“哈哈,我年纪大了,但是并不蠢。你们想杀我的话刚才就可以动手,没必要下毒。我活着对你们的用处更大。说吧,你们是什么人?或者说是哪个军区的。”他的眼睛自始至终没有完全睁开。


“您这么肯定我们是军人?”刚一出口,我就意识到这句话是何等的愚蠢。

“哼哼,年轻人老夫从军快30年了。看看你们俩,坐姿挺拔,两腿微分目不斜视,双脚分开成45度,这是标准中下级军官的坐姿。你们袭击我的车队时,时间、车辆配置攻击和拦截的位置滴水不漏,很显然这些都是精心策划出来的。特别是你们攻击时使用的4:3:3攻击队形,所有人的行动契合度显示出了你们优良的战术素养。你们不但是军人,而且是特战部队的军人。还要我说下去吗?”

“精彩!既然您已经知道我们的来历。那么我们想要得到什么您也应该很清楚……”

“你们可以杀了我,但是……”将军缓缓的把眼睁开,“你们什么也不能得到,这……”他声音拉的很长,“就是我的回答。”

“等等,”马英打断了将军的话,“我还没说完。我们现在没有时间玩游戏了。所以,不得不使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 说着,马英起身把一叠照片放在老将军的手里。“我建议您先看看这些再做决定!”

将军接过照片,镇静的表情渐渐消失了。每翻开新的一张,他的嘴角都会不自然的抽动。到最后几张的时候,他脸上的肌肉已经达到了痉挛的程度,甚至连五官也开始扭曲。马英在一边用勺子搅拌着烫口的咖啡。

“卑鄙!你们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就范?有种冲老子来,狗娘养的,冲个孩子下手算什么英雄!”

“这里没有谁准备做英雄。还想看更多的吗?” 马英走到桌子前停了下来,端起咖啡呷了一口,“现在是凌晨2点,30分钟以后,如果我的人没有接到电话,您的孙子就要在另一个世界等您了。怎么做,周辛的命握在您的手里。”说完他把端着的咖啡舒缓的放在桌上。

屋里陷入了沉寂,在短暂的沉寂后,将军终于开了口 。

“我和你们合作,你们会放了周辛吗?”

“不可能,至少现在不能。不过我可以保证周辛的生命安全,而且会得到他应有的待遇。等事情结束以后,他还会回到他以前的生活。”

将军看着马英的背影,眼中的精神一点点散去。

“现在是2:05分……”

“你打电话吧!”将军靠在椅背,慢慢解开了领口的风纪扣。

“您先来,这是您要说的话。忘了告诉您,我的专业里还包括密码通讯,不用我再提醒什么了吧?”

将军无力的接过手机,从电话本里翻出了所有要打的电话,然后递给马英。马英接过来,确认无误后,交还给他。

“喂!我是周正明,给我接一号,嗯!喂,总理好,我是周正明,哦,部队情况很好 ,战士情绪很稳定。我在回来的路上血压不太正常,所以想休息几天。哦,没什么,您这么忙不用来看我了。我想和老伴一起带着孙子去香山住几天可以吗?哦,先让老刘代我处理一下。现在基本情况都安定下来了,不会出什么问题。嗯,好,我大典前赶回来。好,总理,那我不打扰了,好,再见。”马英冲老将军微笑了一下。

“喂!办公室,我是周正明!我要去香山休息几天,你通知各部长,我不在期间由刘参谋长主持工作!对,嗯!好!”

“老婆子,是我。我没事,我把孙子接出来了,咱们去香山休息几天吧。嗯,我马上派人去借你。好,你准备一下!”将军把电话扔给了马英。看着马英无动于衷,将军终于再也按捺不住了。

“你为什么不打电话?”老将军冷冷的看着马英。

“别紧张,周辛就在隔壁。而且你看到他脸上的伤也不过是一些特别化妆。但是,我们还有最后一件事!”马英冷冷的说。“周正明,我现在宣布以叛国罪逮捕你!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要见我孙子!”听完老将军话,马英无奈的苦笑。

“舐犊之情!2号,把周辛带来!”说完,他转身离开。

当周辛出现在将军面前的时候,将军再也控制不住了,老泪纵横。周辛猛扑到他的膝前,紧紧抱住了将军。

“爷爷,他们说你叛国!我不相信,您告诉我这些都是假的,您说话呀!爷爷!”周辛摇晃着将军萎靡的身躯。

我一把拉住他:“周辛,听我说!你爷爷是个好军人,是个值得所有军人尊敬的老兵!”的眼睛转向将军,此时他已不在是将军而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但是,人都会走错路!”

萎靡的他努力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谢谢你!”

我摇了摇头对周辛说:“好好陪陪你爷爷!”我转过身,泪水已经涌出了眼眶。

“首长,一会您夫人会过来。有什么需要告诉我!”说完,我和雪虎头也不回的离开。

走出地下室,我深深的吸了口气。雪虎递过来一根烟,我狠狠的吸了一口。

“军人一旦被卷入政治的漩涡,结局都很悲惨!古往今来无不如此!”

“他会是什么结局?”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不知道!”雪虎坐在台阶上,望着远方。

“我们呢?”

“我们?呵呵,马革裹尸而还,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吧。”说完,他轻轻的把烟头掐灭,点点火星渐渐熄灭!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