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烨选集 一些杂文 北京地铁众生相

玄烨号航母 收藏 3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66/[/size][/URL] 北京地铁众生相 我每天都在北京的地铁里奔波,地铁里不是每一天都能给我留下印象的,但是每天都能有所发现,里面有的是美的,也有的是丑的,甚至有的是惊喜,或许也有的是无奈。 北京的地铁是有自己的生命的,她用自己的包容、速度和效率每天承载着几百万人的喜怒哀乐,从天还没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66/


北京地铁众生相





我每天都在北京的地铁里奔波,地铁里不是每一天都能给我留下印象的,但是每天都能有所发现,里面有的是美的,也有的是丑的,甚至有的是惊喜,或许也有的是无奈。



北京的地铁是有自己的生命的,她用自己的包容、速度和效率每天承载着几百万人的喜怒哀乐,从天还没亮的时候,她就先于北京对早期的人们问好了。从苹果园、古城、积水潭的车辆段驶出,一声长鸣,就是在向北京问好。





我每天大约是八点半出现在地铁站,那时应该是高峰期的后段了,每节车厢的乘客还是很多,但不象更早一些那样密不透风了,此时的人们明显比更早时的人们的脾气要好很多了,因为没有那样拥挤了。不过你可以明显地看出身边的人有哪些是即将迟到的,他们总是前看后看的,似乎生怕别人挤到他,似乎这样也会耽误时间,不像有些人,悠闲的看着报纸,即使是摇摇晃晃的站着。



说到报纸,北京的早晨简直就是报纸的早晨,地铁里也是报纸的天下,如果你是个足够节省的人,那么你在地铁里、在拥挤的人群中,你可以品尝到不下十种报纸或杂志,《北京青年报》、《北京晨报》、《京华时报》、《北京娱乐信报》、《环球时报》、《体坛周报》、《参考消息》、《竞报》,还有女孩喜欢的《精品购物指南》、《北京青年周刊》,也有大爷大妈喜欢的《中国电视报》,更甚至买报纸送饮料的《新京报》。但是,如果你要看到免费的报纸,你要个子足够高,或者干脆期待周围的读者个子足够不高,呵呵呵。



我每天要在复兴门换乘环线地铁,到了站,下车的人都急匆匆地向同一目标飞奔,但这仅限于靠近换乘口的前面的几节车厢的人,大家好像比后面的乘客占有先天的优势,就是可以少走五六十米,于是更要加快步伐,以提早进入换乘通道,这样可以更早的到达环线车站,后面的人呢,大都不慌不忙,我就是其中之一。




环线的竞争要比一线轻的多了,因为是环线,所以可以有两个选择,而不想一线那样,大家的目标只有一个,这时,我可以在地铁里挑选一个自己满意的座位,或者在美女对面,如果实在没有美女,我就会选择在电扇下面,落得个凉快,当然二者兼顾是最理想的选择,一般情况下,都会随我心愿的,还是呵呵!



环线的车站普遍比一线人少,就这样,在没有搏杀的情况下,我会很顺利很舒适的到达目的地。



每天搭乘地铁回家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九点多了,虽然早已避开了傍晚的下班高峰,但是此时的地铁也是比较热闹的,但是每节车厢都不是很挤,所以众生就开始各显神通了。




这边,有几个哈韩族,穿着极其肥大的裤子,在依靠着车门,相互推搡着,他们似乎永远也长不大,似乎永远觉得自己的裤子瘦,似乎觉得自己应该叫金东七、崔权顺、李英爱,之类的韩气十足的名字。





这边,一对父子,爸爸约有不到四十岁,儿子看上去不到十岁,两人互相依偎着睡了,那叫一个安详,让我产生了错觉,恍惚间觉得现在是清晨,爷儿俩在地铁里补觉呢。儿子长得像爸爸,甚至睡觉时的神态。一定是原来住在城里平房的老北京,拆迁了,拆迁款不多,只能在四环外、甚至五环外买房子,孩子的户口还在原址,上学什么的都没解决。现在很多拆迁的人自己买房子,但是新小区的配套设施都没跟上。可怜的孩子和可怜的大人一样,一大早天不亮就出来奔波了,这不,晚上那么晚还要补觉,估计回家也就直接睡觉了。





这边,一个貌似许巍的男孩,在嘈杂的地铁噪音中,高唱着“蓝莲花”,我能捕捉到那歌声,因为他唱得很好,用力但又用心的弹着吉他,腰上系着琴带,那是让人们向里扔钱的,一曲唱罢,车厢里出现了掌声。男孩鞠躬说道:“谢谢大家,这掌声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今天我得到的掌声这个车厢是最多的,我再为大家送上一首我原创的歌曲!”也许这是他的台词,谁会在意呢,他的原创歌曲果然不如他唱的“蓝莲花”,也许是因为我对许巍的歌词都很熟了,而他的原创歌词确是被地铁的噪音掩盖了。许多人都在给他的琴带里扔钱,我能看出,他下车时感觉很有收获。





这边,来了卖报纸的,我不用多说,以前在深水发过两次关于卖报大姐的文章。她的叫卖绝对一流,她可以用自己的一句话把一天的新闻给总结一遍,多少人问她,她都是非常热情地回答:“卖什么吆喝什么,这报纸我每天卖之前都得通读几遍,然后再上地铁叫卖,这才有的说啊!”我除了佩服和敬重之外,就是每天只要遇到她就会买她的报纸,不论我之前是否买过其他的报纸,即使重样了也买。





这边,突然涌入了一大帮大姐,都是有说有笑,你们家、他们家、我们家的非常热闹,原来是商场下班的售货员,在交流一天的买卖经,听她们聊天,可以增长不少商品知识,至少我从不光顾的化妆品和女装,我基本上都是从那学来的。她们都应该住的很远,我下车时她们都还在聊着。没有座位,站了一天了,继续在地铁里站立着,还是兴奋的有说有笑。我觉得她们应该是不太满意自己的生活,但是足以满意自己的生存了。


这边,有扩音喇叭响起。“尊敬的各位大哥大姐、叔叔大爷、阿姨大妈,一场无情的大火打破了我们原有的生活,背井离乡的来到了北京,请好心的您帮助帮助吧,祝福好人一生平安。”是乞讨者,而且是面目全非的乞讨者,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们,此时我会转过头,什么也不表示,脑子里尽量的逼着自己什么都不想,在这里,我也什么都不表达。





这边,有一对情侣,“肆无忌惮”的相拥着对方,那份甜蜜、那份浓情,赛过地铁里偶尔张贴的情侣对表或情侣钻戒的广告。钻石的恒久远,远不如他们的恒久,哪怕是此时此刻的恒久,永远不要到站,永远不要停车,永远不要说再见,不论周围人们的目光是惊诧、是羡慕、是茫然。。。。。。




这边,有几个老外,支楞着耳朵拼命的在捕捉喇叭里报站时后出来的英文,然后打开自己手中的地图,一通私下的窃窃私语似的交流,再会心的相视一笑,恩,没有迷路。也或是继续迷茫的搜寻着地图上的信息,恩,终于还是迷路了。





这边,是几个外地游客,拖着一天游览的疲惫的身躯,还是在好奇的观察着地铁里的每一个场景,首都对于他们来说是美丽的,北京对于北京人来说,是生存和打拼得地方,这些不同造成了大家对北京理解的不同。都是中国人,放大去看,北京就是中国。


我该下车了,结束了一天的生活,明天又是一个轮回,周而复始,有始有终,我喜欢北京的地铁,虽然她有时候很拥挤,很热,但是每天在地铁里能看到这么多众生相,这比我手中的报纸更有吸引力,也更有说服力。





我爱北京的地铁,我爱北京的地铁的众生,我爱北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