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战争曾将患病驴子用作生化武器

据国外媒体报道,加拿大科学家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早在3300年前,人类就曾在战争中使用过“生化武器”,只不过这种“生化武器”是感染了致命病菌的驴子而已。

在最新一期出版的《医学假说》杂志上,加拿大科学家刊登了他们的一篇研究文章,称在公元前1320-1318年的安纳托利亚战争期间,古代阿扎瓦人和赫提人都曾“在双方交战中将感染患病的动物用作武器”。加拿大分子生物学家西罗-特维桑纳托博士说:“这些动物都曾是土拉弗朗西斯菌的携带者。土拉菌病又称兔热菌,其病原体就是土拉弗朗西斯菌,即便是在今天,如果不使用抗生素及时治疗也极易致命。”特维桑纳托表示,这种病菌曾在东地中海一带最为活跃,直到公元前14世纪末,这种持久的致命性传染病在中东大部分地区引发了有名的赫提瘟疫。约在公元前1335年,有人将发生在今天黎巴嫩和叙利亚之间的边界之城,当时的西米拉市的这场瘟疫写成文字,报告给了埃及国王阿肯纳顿。

为了防止这种传染病扩散,人们禁止用驴拉大篷车,然而病菌还是感染了从塞浦路斯到伊拉克以及从以色列到叙利亚之间的广大地区。后来,战争使这种病传播到了安纳托利亚中部和西部。最后,随着曾在西安纳托利亚作战的爱琴海战士返回家园,传染病得到进一步传播扩散。特维桑纳托说:“这场瘟疫持续了35-40年,土拉弗朗西斯菌通过诸如驴等啮齿类动物,感染了人类和动物,并导致他们发烧、残疾和死亡。此外,还有迹象表明,该地区的土拉菌病可追溯至公元前2500年,这意味着土拉菌病是该区域的地区病。”

加拿大研究人员表示,位于今天的土耳其至北叙利亚的赫提王国也曾在攻打了西米亚市后,在战利品和囚犯的传播下感染了土拉菌病,几年内两位国王相继死于该病。赫提王国为此大受重挫,于是来自西安纳托利亚的阿扎瓦人趁虚而入,因此公元前1320-1318年,力量薄弱的赫提人用感染土拉菌病的驴和羊作为武器,在两年内成功击退了敌军。有记载表示,公羊曾神秘地涌上阿扎瓦的公路。一块可追溯至公元前14-13世纪的石板上描述了这段情景,上面写着“这个国家发现他们将受可怕的瘟疫控制”,从而证明了生物武器的说法。据特维桑纳托称,这些公羊就是赫提人放出来的,为了将土拉菌病传播给敌人。阿扎瓦人看穿赫提人的用计后,立即以牙还牙,也将染病的公羊赶上了敌军的公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