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二卷  生死九一八 第二十六节  陆家父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二十六节 陆家父子

“陆机,你怎么来了?”陆厂长见到儿子喘着粗气,闯了进来,吃了一惊。儿子供职于第七旅,为620团的参谋,这个时候应该呆在部队里才对。难道部队被打散了?先前听到厂卫队长朱长发说,北大营被日军占领了,半信半疑,日军才多少人啊,怎么可能占领北大营呢?

“爹,日军就要来了,你快将工人给武装起来,……”陆机喘着气,急急忙忙的说。

“这是上级的命令?”陆厂长皱起了眉头,将武器分发给工人,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没有上级的命令,出了问题,枪毙都够了。

“不是。”陆机在父亲面前不敢撒谎,“我们得到可靠情报,日军这次不是演习,而是想要占领沈阳,吞并整个东三省。少帅还被蒙在鼓中,以为只是挑恤,我们只有自己组织起来,进行抵抗,……”

“不是上级的命令,你来做什么?”朱长发拔出手枪,顶在陆机的脑门前,“你为什么在这里?是不是当逃兵了?”

“我是奉团长的口令,来城里公干!”陆机沉稳的说。

“朱队长!小心走火!”陆厂长一见顿时急了,万一走火,陆家可是要绝后了。

“公干?有公文没有?”朱长发又问。

“团长的口令,哪有公文?”陆机脸色沉了下去,“难道你想枪杀军官不成?”

“军官,我是不敢枪杀,不过呢……”朱长发右手用了点劲,枪口戮得陆机脑袋不得不往后仰。“如果是逃兵就不一样了。”

“我是不是逃兵,也轮不到你管!”陆机喝道。

“你不是逃兵?”朱长发将脸凑到陆机的面前,两人仅相隔数厘米,粗气直接吐到陆机的脸上,“我且问你,北大营是不是被日军占领了?”

“是。”

“所以,你畏敌如虎,趁人不注意,逃跑了是不是?”

“胡说八道!”陆机急了,“朱长发,你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开这种玩笑,干什么?我如果想逃跑,也不可能跑回来,让父亲给工人们发枪,进行武装抵抗了。”

“那可就难说了……”朱长发拉长了声音道:“只要枪到了你们的手中,组织起陆家军,那时候,你们的枪口,指不定对着谁呢!我老早就怀疑,你们陆家对少帅不忠心,现在暴露出来了吧,哼,想混水摸鱼,自立为王,得先过了我这一关。”

陆厂长气得脸色发青,指着朱长发的鼻子骂:“少在这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朱长发冷笑着,“刚才你说了什么话,难道就忘了?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其实你平常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报告了上去。少帅爱惜你们父子都是人才,一直不忍处理你们。只是吩咐我暗中严密监视,哈哈,在此非常时期,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来人啊!”

“有!”在外面站着的二名厂卫队的人,冲了进来。

“将这二个背叛少帅的二五仔,关起来!”

“是!”

陆厂长顿时明白了,外面枪声大作,而朱长发却一大早就呆在厂长室的原因。赶情儿,他是在监视自己啊。

陆机也明白了,在军阀的地盘上,讲爱国拥戴国民政府,等同于异类。而这朱长发,不过是借抓逃兵的由头,趁机解除了自己的武装。

陆家父子,明白得太晚了一点。

厂卫队有一间禁闭室,这里平素是用来关押小偷的地方,现在成了临时牢房,关住了陆家父子。朱长发随即给上级打电话,说是陆家父子,要给工人发枪,企图谋反。已被他关了起来,等候发落。上级一听,这还了得?值此非常时期,人心浮动。万一闹出一个火星来,还不炸了?于是下令,就地枪决。又吩咐,严密监视工人的动静,稍有异动,格杀毋论。

得到枪决的命令,这倒让朱长发吓了一跳,因为他并不能肯定陆家父子就是谋反。再者,假如真要谋反的话,也不会当着自己的面说,给工人发枪的事。他和陆家之间虽然道不同,但这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还没有到那种你死我活地步。告陆家一个冤状,只要他们丢掉官职,他就很高兴了。

但枪毙……?远远超过了朱长发的心理承受能力。如果枪声一响,二条人命丧在自己手中,怕是一辈子都活不安稳。

“长官,这个案子,还有疑点,现在就枪毙,恐怕不妥。”

“有什么疑点?你刚才所说的,难道不是真的?”

“是真的。不过,陆机他说,日军想占领沈阳,给工人们发枪,是为了抵抗日军的进攻。”

“乱弹琴!少帅下的不许抵抗的命令,你没有收到吗?军队都不抵抗,一些工人闹腾什么?他们想绕过少帅,直接给工人们发枪,不是谋反是什么?”

“……”朱长发不知该怎么说了。军工厂原本就是敏感地区,在没有得到少帅命令的情况下,给工人们发枪,不管谋不谋反都够枪毙的了。

“听我命令,立即枪决,以正法纪!如不枪毙他们,我就枪毙你!”

“长官,请三思啊!”朱长发硬着脖子劝道:“陆老头,是少帅亲自请来的。少帅还没有下令,我们就把他给枪毙了,少帅如若问起,我们怎么应对?”

“哈哈哈,小朱你倒是提醒了我,我一时性急,差点陷你我于险境。”电话那头传来长官的笑声,让朱长发神经放松了去,“先关着吧,等我问过少帅,再作决断。不过,那些工人你可要盯紧了!”

“是!”朱长发举着电话,作了一个立正的动作。

放下电话,朱长发叫食堂炒了几个好菜,又叫卫兵去搞来二瓶好酒,亲自送到禁闭室去。他这样做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想吓吓这陆家父子,看看他们,在死亡面前,是怎样的一副熊样。这样,既便今后少帅不究追他们的责任,宽大了他们,朱长发也可叫他们父子俩抬不起头来。

在朱长发打电话这会,陆子父子也在交谈着。陆机趁着这段时间,将如何发现日军意图的事,详细的给父亲说了一遍。当他谈到卫华杀敌如斩草时,神采飞扬,两眼闪动着光芒,佩服得五体投地。

陆老爷子刚开始不信,一个人怎么可能对抗一支军队呢?还在数千日军当中,狙击多门二郎中将,刀斩数十军官?现在又不是三国时代,光凭着武将各人的英勇,就能冲锋陷阵。枪炮时代的军队作战讲究是团队配合、武器搭配、单位时间内弹药投放吨数。于是问道:“这些你又不亲眼看到,道听途说,不能作数。”

“爹,我当时听了,也和你一样,不相信。但后来不得不信了。卫华在鬼子医院那会,他仅凭一个人、一把刀,就将鬼子伤兵医生屠戮干净。那医院里有几百具尸体,这可是我亲眼所见啊,假不了。还有卫华用的那把武士刀,就是当年天皇赏给多门二郎的。我也亲眼看到了。当时,我因为误信了熙洽,被他架去医院,卫华一个照面,就在熙洽的二名警卫面前,将汉奸熙洽给砍了。熙洽的警卫被卫华的英雄气概所震惊,非但没有攻击卫华,反而发誓要跟着卫华去打鬼子……”

“哈哈,好一个英雄人物,都赶得上赵子龙了……”朱长发大笑着走了进来,“我机会,我也要去会会他。”

“中华有此等英雄,小日本不会昌狂太久了……”陆老爷子也是心生感慨“若有机会,我定要会上一会。”

“陆厂长,你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朱长发将酒菜盘子放到桌子上,“这是送行酒,吃了好上路。”

“什么?”陆家父子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嘿嘿,荣长官命令我就地枪毙你们,以儆效尤!”

陆老爷子老泪涌了出来,滚滚而下。

陆机脸色铁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